郭闻宇一听这话脑袋都大了,白家大少爷?那不就是白浩宸么?他来干什么?

下人紧跟着又补了句:白家大少爷不是自己来的,还带了个女子,说是他未来的夫人,带过来给老太爷瞧瞧,也是求老太爷为他们的婚事做主。这下人说完,往郭问天那处瞅了一眼,心下就摇了头。老太爷自顾不暇,哪还管得了白家的事。

果然,郭闻宇大手一挥:让他回去,就说老太爷有军务要忙,没空见他。

下人点点头,转身就跑了出去。

将军府门外,白浩宸带着梅果倚着马车站着,他正低头安慰梅果:放心,太外公一定会为我们做主的。母亲最听太外公的话,只要太外公答应,她就不敢不让我娶你进门。

梅果翻了他一眼,轻哼一声,得了吧白浩宸,什么太外公,人家连府门都不让你进,还会为你做主?我是不知道二夫人到郭家来是个什么待遇,但就冲着郭家对你的这个态度,我估摸着他们对二夫人也好不到哪儿去。亏得二夫人还总心心念念地想着郭家,还动不动就往郭家送银子,十来年下来当祖宗似的供着,结果人家根本没把她当回事。

白浩宸连连摆手,不是这样的,绝对不是这样的,梅果你想多了,郭家对我们真的很好。我娘虽然一直在往郭家送银子,但那些都不是白送的,没有郭家的支持,我们娘仨怎么可能在国公府站得住脚?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那继父,他看中的永远都是利益,亲情于他来说狗屁不是。所以咱们以后也得找靠山,而郭家就是个现成的靠山。

梅果对此嗤之以鼻,还靠山呢,上自己外太公家还要下人去通传才可以进,就这样的怎么可能成为靠山?怕不是那种一靠就倒的山吧?

不会不会,往日里都是不需要通传的,今日是个例外。

哦?梅果来了兴致,那你说,是什么例外能导致这种结果?该不会是郭家出了什么事吧?你猜郭家会出什么事?会不会是见不得人的那种?

别胡说!白浩宸吓得赶紧捂住了梅果的嘴,你要说什么回家去说,回到咱们屋里随你怎么说。但这是郭府门口,一个不小心被人听见可就完蛋了。

完蛋?梅果听得直笑,完什么蛋?郭家能因为一句话就杀了我?刚才你还跟他们说我是你未来的夫人,他们要是连你的未来夫人都敢杀,那二夫人这些年还真是养了一群白眼狼。她伸出手,在袖子里狠狠地拧了白浩宸一把,我之所以要到郭府来,就是想见识一下将军府是有多气派,可没想过要那郭问天成全咱们的婚事。白浩宸,我可没说要嫁给你。

你不嫁给我?白浩宸被拧得一脑门子汗,梅果,你怎么可以不嫁我,咱们不是都说好了的,我明媒正娶,迎你入府做大少奶奶。

梅果偏头看他,明媒正娶?怎么个明媒正娶法?白浩宸,婚姻大事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我只是白家的奴才,你这个明媒到哪里去明?正娶又要从哪里娶?

一句话,把个白浩宸给问得没了话,嘴巴张张合合好几次,才勉强挤出一句问来:那该怎么办?我只知道你的娘亲已经故去,那你的父亲呢?要不我们把他给请进府来?或是我给他买个宅子,让他住在京城?梅果,甚少听你提起你父亲,他在什么地方?

梅果低下头,眼中泛起一层雾气,但也很快就散了去。她告诉白浩宸:我父亲在很远的地方,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可就算活着,你也没有可能把他接进京里来。

她把头抬起,眼中哪里还能见到雾气,依旧是那副冷冷淡淡,寡情寡义的模样。

白浩宸想跟她说自己是真心的,可是梅果没给他机会,因为郭家的下人已经跑了出来,到了他二人身前先行了个礼,然后道:白大少爷,真是对不住,老太爷正在处理军务,不方便见客,请您改日再来吧!

白浩宸下意识地就看了眼梅果,果然,在梅果的眼睛里看到了浓浓的讥讽之色。

他不甘心在女人面前丢脸,便追问道:那我要见舅姥爷,三位舅姥爷总该有一个有空见我的吧?再不济我就见我的舅舅和姨母辈的,反正不管是谁,今日我一定要入府。

这话说完,郭家突然涌上来十几个护院把白浩宸严严实实地给堵在了府门外。适才传话的那个下人说:白大少爷,念在您跟咱们郭府沾亲戚的份儿上,奴才劝您一句,凡事都有个度,您得掌握好这个度再说话,再做事。否则非但事情办不成,还容易惹一身麻烦。老将军在府里说一不二,今日他说不见就是不见,其它人也不会见你。这个府门今日你注定是进不去的,就不要再徒劳了,免得伤了两家和气。

说完,还做了个请的手势,白大少,请吧!

白浩宸被说得一点儿面子都没有,最后还是梅果先上了马车,他这才跟着钻了进去。

文国公府的马车从郭家灰头土脸地离开了,这让白浩宸很是没面子。他心里郁闷,愈发的想吃糖,梅果这次到是没拦着,很痛快地摸了糖递给他吃。

就在白浩宸吃过糖球飘飘欲仙之时,梅果掀了车帘子告诉车夫:把车停下,我下去买些点心。大少爷睡着了,你将车靠边停停,我很快就回来。

车夫不明所以,听着她的吩咐把车靠边停了下来。梅果下了车,果然走向了一家点心铺。

这家点心铺很火,排队的人很多,因为点心出名,卖得又贵,所以普通百姓根本吃不起,基本都是富贵人家的丫鬟出来给主子买着吃的。

排队的人见梅果过来了,有出于礼貌点头示意的,有八卦心盛上下打量的,更有干脆上来与她说话的。一个小丫鬟乐呵呵地问她:你是哪家的丫头?

梅果微微施礼,我是文国公府的奴才,是侍候大少爷的。今儿陪着大少爷到将军府探亲,因为没让进去,在外头站得久了,大少爷说有些饿,我便下车来买些点心。

这话一出,听着的人纷纷扭头去往路边看,果然看到一辆马车停在那里,车厢外头挂着的牌子上刻着一个白字。

这些都是高门贵户里的丫鬟,一个个都跟人精似的,平日里又都喜欢八卦。每每趁着出来采买的机会,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打听八卦,然后回去讲给自己的主子听,逗主子一乐。

今日梅果说的话可是透出一个迅息来,于是有人问了:怎么将军认还没让进呢?你们白家跟将军府可是沾亲的呀!我若没记错的话,文国公府的当家主母可是郭老将军的外孙女呢!你家大少爷可是当家主母的亲生儿子,这实在亲戚呀,居然没进去郭府?

梅果轻轻地叹了一声,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就是被郭家下人堵在门口,不管我家大少爷怎么求,说什么都不让进去。

梅果的话透着满满的八卦讯息,惹得这些小丫鬟们纷纷猜测。终于轮到梅果买完了点心,临走时,她状似不经意地嘟囔了句:将军府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就是这一句,八卦点再次升华。

次日清晨,大叶氏敲响了白浩宸的房门,砰砰砰的,有多大力使多大力。

梅果厌烦地将白浩宸一脚踹到地上,开门去!

白浩宸赶紧外到外间去给大叶氏开门,门一开开,大叶氏直接就闯了进来,揪着白浩宸衣领子就问:昨天你是不是去将军府了?将军府到底出了什么事?

白浩宸刚睡醒,还懵着呢,冷不丁被大叶氏这么一吼也有点儿急,回话就带了火气:我怎么知道他家出了什么事,我一头热的去给老爷子问安,结果他们连门都没让我进,就这种破亲戚他们爱怎么着怎么着,我管不着。

大叶氏气得伸手就要打人,被白浩宸给躲了,这时候就听屋里头,梅果的声音传了来:懒洋洋的,堂堂文国公府当家主母,一大清早就闯到已经长大成人的儿子屋里撒泼,你儿子衣冠还不整呢,你都不臊得慌吗?就算自己不顾脸面,好歹也得顾一顾文国公府的脸面。

大叶氏气得差点儿没背过去,偏偏白浩宸还跟了一句:就是,母亲,我这衣裳都没穿好呢!您来得也太早了。

我问你将军府怎么了?大叶氏开始咆哮,她还想冲进去撕了梅果,可是才迈了一步就停住了,不因为别的,就因为自从梅果搬进福喜院儿后,她就没在梅果这儿讨着半点儿便宜。每次气势汹汹地到了,都是灰头土脸地离开。这让她想起她被白兴言冷落到下堂的那段日子,也是梅果照顾她,她就是从那时起才知道国公府里居然还有这么厉害的一个丫头。

大叶氏不敢去碰梅果,只能拿白浩宸撒气,可这气还没等撒出来呢,外头有个丫鬟急匆匆地跑了进来:二夫人,快,快到将军府去看看,外头都在传,说老将军不行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