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家已经闹翻了天,郭箭当着郭问天的面儿向那个小妾表达了浓浓爱意,气得郭问天直接就晕了过去,就是那小妾也吓得花容失色。

田开朗下的情~蛊是可以传递的,郭箭中了蛊后,通过二人欢好传递给了小妾俞氏俞双双,于是那俞氏就也受情~蛊影响,也对郭箭一往情深。她之所以花容失色,那完全是被郭问天晕倒给吓的,因为郭家人见顶梁柱晕倒都急了,要把她给打死。

郭箭拼死护着俞氏,谁也不让靠近,甚至还冲着他爹娘大喊道:不许再给我安排亲事,我谁家的闺女都不要,什么冷若南冷若北的统统不要,我只要她,我这辈子只娶她一人!

如此深情,那俞氏也忍不住开始表白,她跪到地上,不停地给郭家人磕头,一边磕一边说:求求你们,成全我和少爷吧,我跟双双我们俩是真心的呀!求你们成全我们吧!

郭问天这会儿刚被掐人中掐醒,一听这话又晕过去了。

不但郭问天晕了,二老爷和二夫人也跟着晕了。

郭箭一边喊着爹娘,一边又去求他的大伯和三叔,气得郭家一家子都处在要晕倒的边缘。

郭箭跟俞氏很无奈,很痛苦,很害怕,也很倔强,他们拒不认错,一心想为真爱买单。见苦苦哀求不成,郭箭开始说起郭问天的不是来:祖父都八十了,双双才十八,搁在咱们家是孙子辈的,这要是搁在别人家里这都是重孙辈的了,祖父怎么可以对双双下手?这话传说出简直要被别人笑话死。你们都聋吗?你们都听不见外头的人怎么说我们家吗?他们说郭老将军老牛吃嫩草,说郭老将军越老越不正经,甚至还说郭老将军平日里对自己的儿媳们都不怀好意。这样的话你们都没听见吗?为何还是要纵容祖父如此这般?

一番话,说得郭家人差点儿没背过气去,他爹郭闻右已经醒了,但听了儿子这话,他决定不睁眼,继续装晕。

大夫人张氏气得直拍桌子:混账东西,庶子生的孩子果然混账!郭箭的父亲郭闻右是郭问天的庶子,一向不得老大郭闻宇一家的待见,无论是嫡子郭闻宇,还是他的夫人张氏,都认为郭闻右一家会同他们抢家产争地位,所以对郭闻右一家很是不友好。

眼下老二家出了这么一档子事,说实话,张氏的心里是有些窃喜的。

于是她指着郭箭和俞双双说:老太爷的事还轮不到别人来管,所以我们谈不上纵不纵容。再者,她既为妾,那就不是正室,一个妾室年轻一些又有何妨?谁规定的说因为自己年老了,就不可以纳年轻的妾室进门?东秦可没这律法,反到是孙子占了祖父的女人,是要被世人所唾弃的,是毫无廉耻,不念伦理,该打,该杀!

郭箭让张氏说得一愣一愣的,特别是最后一句该杀,更是说得他一哆嗦。

但是再害怕,在情~蛊的作用下,他的手依然还是紧紧地揽着俞双双的肩,完全没想过要放开。此刻他心里想的就是:死也要把双双争到手,他爱俞双双。

张氏狠狠地哼了一声,看了一眼老二家两口子,不再说话。

那俞双双听得张氏这样说,心里也是害怕,于是紧跟着控诉:大夫人,我才十八岁,花一样的年纪,却被一个八十岁的老头子强抢入府,我心里有多苦你知道吗?郭家家大业大权势滔天,我想拒绝都不敢,想跑也跑不出去,只能硬着头皮成了他的妾。这其中的苦谁能理解?你们要是想不出这是个什么滋味,你们也找个八十岁的老头子试试!她一伸手,指向了厅里站着的几个女人,你们这些人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拼命给我扣罪名,可是当初我被强抢入府的时候,你们谁又可怜过我?谁又替我说过半句话?

我呸!二老爷郭闻右的一房小妾站了出来,指着俞双双破口大骂,你这个恬不知耻的小贱人,说什么被强抢入府,你当初入府的时候咱们可看得真真切切,那是乐得嘴都快咧到耳根子了。你是什么出身?不过一介贱民,能入将军府是你的造化,连你的那对爹娘都跟着沾光,逢人便夸女儿有出息,入了郭军府,还说咱们这些人都是你的晚辈,将来你给老太爷生下的儿子,是要继承家产的。就你这样还叫被强抢入府?你骗鬼呢?

这小妾恨俞氏是狠到了骨子里的,打从俞氏入了府俩人就不对付,后来她怀了孕,二老爷的正室夫人乔氏都对她照顾有加,却没想到最后腹中胎儿却是死在了俞双双的手里。

她气愤难平找郭闻右替自己做主,可惜,郭问天对俞双双正当盛宠,哪里听得进去这些,还斥了他们一个诬陷的罪名,把二房一家好顿训。

她一直想给自己的孩儿报仇,却苦于同有机会,眼下机会来了,哪里肯放过这俞氏。

于是,这小妾嘴一张,噼里啪啦把个俞双双从头到尾给损了一通。最后更是指着郭箭想一起骂,可是话到了嘴边突然又想起来郭箭是自家老爷的儿子,到了嘴边的话就又咽了回去。

俞双双被骂了个狗血淋头,想反驳,可偏偏人家说的又都是事实,全府上下那么多双眼睛都看着呢,她还能怎么辩?

她心里也郁闷,怎么好好的姨奶奶不当,非得跟个庶子所出的孙子辈搅在了一起?她是哪根筋搭错了不成?这郭箭有什么好的,要身份没身份,要长像没长像,要本事也没本事,可就是她偏头看了一眼一直护着自己的这个男人,心里又是一声叹息,可就是让她舍不下,让她会心疼。特别是郭箭一直护着她的这种感觉,是郭问天给不了的。

当然,还有郭箭的年轻,更是郭问天给不了的。同郭箭在一起那才叫女人,同郭问天在一起,她就是个玩物,没有丝毫尊严。

俞双双意识到自己在迅速地沦陷,意识到自己深深地爱上了郭箭,可是眼前这局面该怎么办呢?郭问天能成全她跟郭箭吗?郭家二老爷能认她这个儿媳妇吗?

二夫人乔氏装不下去了,倒吸了一口气醒了过来,醒了之后就狠狠瞪向俞双双,哆哆嗦嗦地道:我们要叫你姨娘,郭箭要叫你姨奶奶,你是他奶奶辈的人啊,你怎么能忍心对他下手?小贱人,我今日非打死你不可!乔氏说着说着,突然就急了眼,从地上跳起来冲着俞双双就扑了过去。

郭箭眼瞅着他亲娘要打他女人,赶紧就把俞双双搂在了怀里,偏偏乔氏恼怒之下还拔了头上的一根发簪,打定主意要扎死这俞双双。

没想到她儿子护俞双双护得紧,整个人把俞双双都给搂在怀里了,以至于乔氏这一簪子没伤着该伤的人,到是把个郭箭给扎得一身是血。

整根簪子都没入了郭箭的肩膀,郭箭疼得嗷嗷大叫,乔氏也吓傻了,张大了嘴巴一声声喊着箭儿箭儿,却换来郭箭用另一只没受伤的手把她狠狠一推。

乔氏咣啷一声撞到椅子上,再看郭箭这头,那俞双双也反应过来郭箭受了伤,哭得是肝肠寸断,那样子比死了亲爹还要难过。

郭家人都懵了,不管女人还是男人都懵了。他们虽然都已经生儿育女,可是他们的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夫妻二人基本都是相敬如宾,就算是小妾,那也没宠到可以用自己的身体去挡刀子的地步。

这郭箭喜欢俞双双是喜欢到命里去了?为了她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而俞双双抱着郭箭哭的场面,似乎也让他们看到了爱情的样子。

这就是真爱吗?郭家人懵懂地看着眼前这一切,一个个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更不知道该怎么劝。郭问天那头还晕着呢,他们也不敢把俞双双就这么给处置了,别说郭问天舍不舍得处置了爱妾,就算舍得,那这口气也得人家自己来出。他们这会儿要是越俎代庖,怕是老爷子醒了之后一口气上不来,还得再晕。

不能处置,也不能就这么搁着,那可该怎么办呢?

郭闻右也装不下去了,睁开眼醒了过来,当时就大声喝道:请大夫!快去请大夫啊!

人们这才反应过来,对,不管怎么说,先请大夫保命才是要紧事。

好在府里有客卿大夫,很快就一起到了两个,正好一个抢救郭问天,一个治疗郭箭。

俞双双跪在大夫身边一个劲儿地磕头,口中不停地念叨着:求求您救救他,救救您一定救救他,我给您磕头了。砰砰砰,额头一点儿不含糊地磕在地上,不一会儿就出了血。

郭家人气得都火上了房,郭闻佑一个巴掌就糊了过去,把个俞双双给扇出老远。

贱人!你是老爷子的妾,这种时候要求大夫也是去求治老爷子的大夫。你跪在我儿子的大夫身边是要干什么?你还嫌郭家的脸丢得不够吗?

郭闻右这头正骂着,有个下人匆匆跑进前厅,在大老爷郭闻宇耳边悄悄说了一句:老爷,白家大少爷来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