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户部尚书的反击也不是好抗的,户部是六部之首,户部尚书掌着国家财帛,包括所有人的户籍朝政税收官员俸禄,以及国库开销等等。

可以说,户部虽无军权,但手握财权,根本就不是个好惹的主儿。

不说别的,就说东秦朝廷上上下下,不知道有多少人的家底被户部盯在眼里,不知道有多少人的小门小道都经了户部之手,不知道有多少人曾跟户部打过交道,更不知道多少人的财务支出被户部暗中统计着。

谁家做了什么生意,交了多少税,谁家没有生意光指望俸禄,日子却过得跟红家似的那么奢侈红火,这些事,户部心里都有一笔帐。

于是,来自冷星成的报复一点一点地开始了。

郭问天起初还感觉不到,因为冷星成并没有一上来就直接把矛头指向他,冷星成采取的是包围策略,先从那些支持郭问天的官员开始着手,一点一点地刨郭问天的根脚。

朝中官员接二连三地出事,接二连三地被阎王殿请去吃茶,全部与钱财有关。

阎王殿异常的忙碌,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大规模地清理贪官污吏了。

有户部的支持,有户部源源不断地提供证据和线索,不出半个月的时日,便有七人踉跄入狱,其中五人还被抄了家。而这七人,全部都是支持郭问天的一派,全部都参与了对冷家的打压行动。递给天和帝的所有参奏冷星成的折子里,都有他们一份。

冷星成的反击强而有力,一击一个准儿,就在郭问天还懵着的时候,阎王殿的大牢里已经关了十二个人了。

冷星成养好了病,重新上朝,再也没有人敢在朝堂上参他一本,再也没有人敢在递上去的折子里提一个冷字。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不管是不是郭问天的同党,不管是不是得罪过冷星成,他们都害怕,因为没有一个人是完全干净的,没有一个人禁得起户部和阎王殿的双重拷问。

这是冷星成的反击,也是直到这一刻,那些曾经抄着手想看冷家笑话的人方才想起来,这可是户部的尚书啊!六部之首啊!他们是凭什么认为郭家就一定能扳倒冷家?

为了将声势进一步壮大,为了让自己更加稳当地站住脚,冷星成的手又伸向了那些不是跟郭问天一伙的官员。当然,对于这些人他不会往死里整,倾家荡产也不至于,但伤筋动骨还是必须的。否则如何能激起他们的愤怒?

没错,这些被牵连的人就是愤怒,他们恨死了郭问天,认为这一切都是郭问天造成的。要是没有郭问天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要是没有郭问天惹恼了冷星成,冷星成怎么可能被逼得急了眼,开始联手阎王殿干这么一大票买卖?

这才一个月不到,朝堂上就空了三成的人,全都上阎王殿报道去了。

对此,天和帝采取的态度也很明确:朝堂也有些年头没有整顿了,正好借此机会让朕看清楚,下方站着的都是哪路牛鬼蛇神。你们跪在朕的面前高呼万岁,背地里却是在怎样的刨着朕的江山。

冷星成的反击很漂亮,虽然冷若南被掳劫一事已经成了事实,无法弥补,但是那些散布谣言的人和始作俑者也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郭问天也不得不消停下来,暂时不敢再对冷星成出手。当然,他就是想出手,如今也没有几个能帮得上他的人了,该送进去的都被冷星成给送进去了。

这虽然是个两败俱伤的局面,但对于冷星成来说,也好过只他一个人倒霉要强。

不过也有人疑惑了,也没听说冷家跟阎王殿有什么交情啊?更没见九殿下平日里跟冷星成多说过话呀!这怎么一说要合作,两边就合作得这么好?简直就是严丝合缝一拍即合啊!

朝臣们百思不解,但白兴言心里却琢磨了个七七。

他知道冷星成那个女儿,就是传闻被掳劫的那个,似乎跟白鹤染关系很好,还到文国公府来坐客过。如今白鹤染虽然不在京城,但白蓁蓁在啊!而白蓁蓁的未婚夫不是别人,正是那掌管阎王殿的九皇子。

如果是冷家求到了白蓁蓁头上,那么冷星成跟九皇子合作得如此密切,就很好解释了。

白兴言心里郁闷,他的女儿一个个的本事都这么大,可是偏偏这么大的本事都不用来振兴白家,都不用来帮着他,这怎么能让他不郁闷?

跟白兴言同样郁闷的人还有郭问天,但他郁闷还跟冷星成这事儿无关,而是他的将军府里发生了一件更让人闹心的事情。

郭家后院儿起火,他的孙子郭箭跟他的一个小妾偷情,被下人给揭发了。

上都城东街的一家客栈里,田开朗盯着手里的蛊虫告诉剑影:成了。

剑影对蛊这种东西十分好奇,他问田开朗:你到底给郭家那孙子下的什么蛊?

田开朗说:情~蛊!

剑影不解,就在街上擦肩而过的机会,你就下完了蛊了?

田开朗点头:如果下蛊需要很复杂的过程,那也就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了。蛊这种东西之所以能叫人闻风丧胆,就在于它出其不意,在人完全没有防备的时候就着了道儿,让人防不胜防,躲也没处躲。就像我给郭箭下的蛊,当时我只是撞了他一下,他还骂了我两句。却没有人知道,就在我撞他的时候,情~蛊已经下好。

剑影打了个哆嗦,你跟主子还真是像啊!她给人下毒也是这一手,防不胜防。

田开朗嘿嘿一笑,不如主子,蛊虫是需要实际接触的,但主子的毒似乎连接触都不需要,按你路上给我讲的那些事情,她给人下毒好像通过空气就可以。

剑影点点头,确实,我这辈子都忘不了当初平王府的那片毒障。好了,不说主子,咱们还说你这情~蛊。情~蛊是什么意思?下给郭箭之后会起到什么效果?

田开朗露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我这个情~蛊下得很有讲究,之前你夜探郭家,不是说起郭问天很宠一个小妾吗?那小妾还喜欢腊梅花,正赶上这冰天雪地的季节,郭问天就命人在她院子里种满了腊梅。所以我就给这个情~蛊里头也加了料,郭箭中了情~蛊之后,会对腊梅的味道十分敏感,自会寻着腊梅而去,也会对染有腊梅味道的妇人产生难以抑制的情感。

你的意思是,他会选中郭问天的小妾?剑影不得不佩服田开朗,真够损的,这样一来,郭问天等于后院儿起火,他哪还有心思顾得上为郭箭求取冷若南。不过也有风险,万一他碰着的是别人呢?

管那个干嘛?是别人就是别人呗,反正都是郭家人,紧着他随便祸害。田开朗对郭家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好印象,不过盯准那个小妾的机率会更大一些,毕竟她院子里腊梅花最多,她又是院子里唯一的妇人,郭箭找上她的机率会很高。

刀剑听得直乐,郭家后院儿起火,想想都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郭问天那老贼嚣张了这么些年,老了老了碰着咱们主子,也算老天开眼,他罪有应得。接下来咱们怎么做?

什么都不用做,等着就行了。情~蛊无解,只要俩人不死,那就是天上地下一生纠缠,根本就不可能分开。郭问天他就闹心去吧!田开朗特别高兴,能害着郭家,他做梦都能笑醒。就是心里还有那么一点儿小别扭,毕竟他是个正义感很强的人,郭箭不是个好东西他知道,可是被牵连的那个小妾,就让他有些拿不定主意。他问剑影,你说那小妾害死了郭家一个孩子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剑影点头,是真的,不过也不能算是孩子,只能算是未出生的胎儿,是郭家二老爷的一房小妾怀着的。要说这女人也是狠,那个小妾跟她有过节,但也就是平日里互相看不惯,绊绊嘴,再加上郭问天的小妾觉得自己跟的是老太爷,算是长辈,便觉得二老爷的小妾不尊重自己。于是捡着那小妾怀孕的机会,一碗药把人家的孩子给打下来了。

剑影拍拍田开朗,你不用有任何心理负担,这是我得自阎王殿的消息,精准无误。所以这就跟你在那村子里给村民下蛊是一个道理,都不是什么好人,该死。

田开朗点点头,那我就放心了,咱们只管看戏,郭家家宅不宁,后院儿出了这等丑闻,郭问天肯定是没心思再去理会冷家。不过咱们还是回来得晚了,冷姑娘被泼了盆脏水,咱们没来得及阻止这个事。而且那位冷大人也是够刚的,自个儿就把仇报得差不多了,我想来想去我们这也就是锦上添花,达不到雪中送炭的效果,有点儿愧对主子。

剑影也是这么觉得,他想了想,道:要不这样吧!我再回阎王殿打听打听,看看还有什么是我们能做的。好歹赶回来一趟,不能光给郭箭下个蛊就算完,咱们得再给自己找点事做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