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天德死也没想到事情居然会演变到这种地步,更是死也没想到这些女人会集体造他的反,甚至都不惜豁出去自己的名声,只为证实他不是真正的段天德。

她们图什么?他真想问问,你们把这些闺房之事爆出来,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但是很快他就想明白了,白鹤染跟知县之间的几句对话,已经把真正的段天德给定义成死人。既然已经是个死人了,这些姨娘还有什么忌讳?至于之后的事,她们是清除假段天德造反叛乱的功臣,就算身子不干净了,也不会有人动她们。非但无过,反而有功。

总之,无论怎样,都比造反被诛九族强。

可是,段天德突然就笑了,你们怎就如此笃定,可以活着离开这个地方?只要你们都死了,我就还是段天德,就还是段家现任家主。至于公主不公主的,这漫天风雪的天气,明明就是她们自己出城遇了险,同我段家又有什么关系?

他看向白鹤染,笑得更甚,你的皇妹还在我手里,你弄了这么一出,是真不怕我的人手起刀落,让她立刻人头落地吗?白鹤染你可别忘了,这世上还有同归于尽这一说,你把我逼到绝路上,我就只能带着你的皇妹与你同归于尽。她只是你的义妹,如果因此陨落在此,你能保证回到京城之后,皇帝会原谅你?会体谅你?别做梦了,亲的就是亲的,你不是亲的。

我呸你个段天德,你也太不要脸了!不等白鹤染说话,君灵犀先不干了,是你说能跟我同归于尽,就能尽得了的?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本公主是谁?我就告诉你,有我染姐姐在,你的这些大话一样都实现不了,我的人头落不落地,从来都不是你说了算的。哪怕你的刀已经架到我的脖子上,我的人头也不可能随你的心意,说什么时候落地就什么时候落地。我姐姐会保护我,就算你的刀扎到了我的身体里,她依然能够把我救活。

这是君灵犀对白鹤染的信任,这信任可不是白来的,她是真正见识过,亲身体验过的。

当初那一刀扎进她的后心,就是白鹤染妙手回春,不但让伤口迅速愈合,还把她体内的顽疾给治好了。所以她相信白鹤染,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相信。

白鹤染笑了,没错,他只是虚张声势罢了,别说他手下的人现在还会不会听他的,就算会听,那又如何呢?她仰起头,面上含笑地看着天空,下雪了,段天德,你知道下雪了意味着什么吗?我告诉你,下雪了,意味着即便今日这些姨娘们不来,即便我不绑了段家的孩子,你都不再是我的对手,我都不会像前几日那般对你还有所忌惮。

她往前走了几步,之所以还是让她们都来,只是想当着她们的面揭开你的面具,只是想让所有人都看看你的真面目。只是想还段家一个清清白白,只是不想让忠心于朝廷的段家断了根,寒了心。不是假做真是真亦假,假的它真不了,永远都真不了。

她说话间,突然一抖手腕,腕间两道长绫飞射而出,直奔那段天德就冲了过去。

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想到在嫡公主还在对方手里的情况下,白鹤染居然先出了手。

这万一对方真的对嫡公主下手可怎么办啊?

知县张尘立即往君灵犀那处看去,就见那押着君灵犀的人显然是有这样的打算,他心头一紧,纵身就要往前跃,要去救下君灵犀。

然而,没想到的是,对方是有想灭了君灵犀的打算,可是手脚却完全不听使唤,不但使不上力,甚至就连站都站不稳了,更别提拔刀。

张尘的人还没等到近前呢,就见段天德那伙人一个接一个地倒在地上,个个印堂发黑七窍流血,且流出来的都是黑血。

这是中毒的迹象,可这毒是什么时候下的?

张尘站在君灵犀面前,有一瞬间的发愣,等他再回过神来时,君灵犀已经被默语和冬天雪接回自己那边的队伍中去。那个假的段天德也在白鹤染的长绫挥舞间,从马上跌落,白鹤染长绫一收,那人也跟着到了跟前。

他松了口气,想到得自阎王殿的信息,天赐公主医毒双绝,世间所有都可以成为她的毒药,也都可以成为她的解药。她能救人于水火,也能下毒于无形,深不可测。

这是阎王殿对白鹤染的评价,评价很高,但也算是客观。

染姐姐,我表现得还行吧?没给你丢人吧?君灵犀被救了回来,这下更不害怕了,乐呵呵地凑到白鹤染跟前,同她邀功,可别忘了你欠我个人情,我要什么你给什么。

白鹤染笑着点头,那是自然,不过现在你给我到马车里坐好,一会儿咱们可能要跑路。

跑路?往哪儿跑?君灵犀不解,人不都逮住了么?为什么还要跑?

白鹤染叹了一声,逮是逮住了,可是这四周的伏兵却还没撤啊!

她说得没错,伏兵的确没撤,但好在也没有群起而攻之。

之前白鹤染这头闹的动静不小,段天德是假的这些话也让他们听了个七七,听得个个一脸懵比,一时间也忘了原本是来干什么的。

对,原本是个配合段天德,听段天德的命令,将天赐公主留在德镇。他们是太后的兵,但如今太后不想自己暴露,也不想手底下私兵太引起东秦朝廷的注意,所以她打算祸水东引,打算把这些兵记在段天德名下。不管事情能不能成,这支兵马都已经扣上了段天德的帽子,朝廷只会以为是段天德私下里囤积的人马,不会怀疑到她。

老太后一心想马这潭水给搅乱,甚至她还在想,当朝廷知道了段天德还有这么一批人马后,会是个什么态度?会闹心吧?会乱吧?会郁闷自己以前没有注意到段天德那头吧?

只要朝廷将注意力分散给段天德,她这边就可以松一口气,暂时缓缓。

所以,这支兵马得到的命令是,前往德镇,配合段天德行动,一切都听段天德的。不管事成还是事败,所有的一切都往段天德身上赖,事成要宣扬,宣扬段天德避过朝廷耳目蓄养私兵的成功。事败也要宣扬,宣扬段天德不会就此放弃,还会重头再来。

可是他们没想到这个段天德是假的,假的段天德他们还能听吗?万一他是有别的目的可怎么办?万一这个目的跟老太后的截然相反呢?

当然,目前为止并没看出目的哪里不同了,可这凡事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经白鹤染那群人这么一分析,现在这个段天德可不是多高明的人,一场局布得也是乱七八糟,把府里的姨娘小妾还有德镇的官府衙门都给引来了,这么乱套呢?

他们这头虽然人手多,可真就这么冲出去,把白鹤染一行人全杀了,把段府人全杀了,把德镇官府也全杀了,这事儿是不是就闹得太大了?老太后的本意是闹这么大吗?

他们犹豫了,也正是因为他们的犹豫,给白鹤染一行人创造了更多的机会。

白鹤染就当着所有人的面,从假段天德脸上扯了一张面具下来。

那是一张人皮面具,薄如蝉翼,做得跟真的段天德一模一样。

可是当这张面具一揭开,里面的人却是丑陋无比,脸上还因为揭面具时白鹤染手劲儿大了,扯掉了一块皮。可以说这人除了脸型和身量之外,竟没有一处跟段天德有相似的。

段府的姨娘都要看吐了,她们实在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原来这半年就一直被这样的人祸害着?原来这半年进了她们房的,是这个丑陋无比的家伙?

十四姨娘最崩溃,冲过来就挠啊,一边挠一边骂。

有了她的带动,其它姨娘也过来一起出气,白鹤染也不拦着,干脆将人交给这些姨娘。不一会儿的工夫,再看那个假冒伪劣产品,就已经被打得不成人形,只能趴在地上哀嚎了。

白鹤染同张尘说:多谢大人前来相助,您看这后续的事情还有需要我帮忙的吗?

张尘赶紧给白鹤染行礼,再道:不必劳烦公主殿下,下官会做好善后之事。

那真正的段老爷

唉。张尘长叹一声,真正的段老爷已经死了,是被这个歹人害死的,下官一定严惩凶手,为段老爷报仇。另外,公主您是段家的大恩人,要是没有您,段家如今就是个操家灭族的大罪,段家上上下下该感念您大恩大德。

这话被打完人回来的姨娘们听了去,一个个都过来表示一定要感谢白鹤染。

白鹤染自然不会拒绝,将她们的孩子都还了回去,这才答应回到段府,接受段家的谢礼。

知县张尘表示要同白鹤染一起回去,被打得爬不起来的假段天德也被官差押上囚车。至于地上那些尸体,自有官差上前处理。

一行人匆匆而来,浩荡而去,大雪很快就将车轮脚印都掩埋个干干净净,就像什么都未曾发生过一样。

白鹤染坐在马车里,车帘掀开,目光朝着远处投了去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