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灵犀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两只手拧在身前,晃来晃去地看着自己的四哥和十哥,一会儿又瞅瞅白鹤染,心里思索着该先找哪一位说好话。

可惜,看来看去,面前这三位的表情都是一样的,都是那种恨不能立刻把她给送回京城的样子。就连他们身后站着的丫鬟和随待都是一个德行,盯着她就像在看一个怪物。

君灵犀就不高兴了,见着我没有惊喜和热烈欢迎也就罢了,这怎么还一个个板着个脸。我跟你们有啥深仇大恨是怎么着?我不是你们的妹妹怎么着?作何这样子看我?十哥,你把你那双紫乎乎的眼珠子收回去,再瞪都要瞪出来了。还有四哥,你几天没刮胡子了?我不喜欢你现在这个造型。染姐姐,你瘦了,是不是想我想的?我就知道你想我,所以我就来了。

我要是说不想你,你能回去吗?

不能!我好不容易来的,打死都不回!

白鹤染一个头两个大,君灵犀,你别告诉我是父皇母后让你过来的,打死我我都不信。

当然不是他们,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不然我怎么可能跑这么远。这可是我有生以一第一次出远门,感觉真是累极了。她的小脸儿垮了下来,染姐姐,让我到你的帐子里歇一会儿,睡一觉吧,我快要被马车给颠散架了。

知道长途马车能把人颠散架,你还来?白鹤染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位小公主,君灵犀,你说父皇母后不知道你跑来青州,那你有没有想过,你跑了,京里会如何?宫里会如何?父皇母后会如何?好好的一位嫡公主丢了,让他们上哪去找?青西边水患已经够朝廷喝一壶了,整整一座城都没了,还死了那么多人,这何止是损失,这几乎就是毁灭。这种时候你不在宫里好好陪伴父皇母后,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我来给你帮忙啊!君灵犀答得理所当然,我知道我是当朝嫡公主,所以我肩上也是有担子的,我也是有使命的。我不能够眼睁睁看着我的子民在受苦受难,而我却还是在皇宫里锦衣玉食,这种时候我就该跟我的子民站在一起,我就该跟他们同甘苦求患难。哪怕他们渴了我给他们端口水,他们饿了我给他们端碗饭,这也是我的一番心意,也算是我为青州做了事情。如此,我的心里才能舒坦一些。

山地能安营扎帐的地方不多,所以人们住得十分密集,就是皇子和公主的帐子也都和普通百姓挨得很近。医队上山原本就引来了许多人围观,君灵犀的话被围观百姓听得一清二楚,人们纷纷叫好,毫不吝啬地赞扬着嫡公主的品格。

人们都在说:这才叫当朝公主啊!这才是与百姓同甘苦共患难的公主啊!

说着说着,就有人跪了下来给君灵犀磕头。一个人牵动一群人,很快地,所有人都跪了下来,齐声高呼:嫡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君灵犀当时就膨胀了,跪拜这种事她不在意,毕竟从小被拜到大的,早就习惯了。可是像现在这种带着崇拜的高呼千岁,那还真是头一回。

这一声声千岁喊的,君灵犀的嘴都合不拢,当时就跑上前去搀扶群众,一边搀扶还一边大声地说:大家快起来,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不但是东秦的公主,我还是嫡公主,我的母亲就是皇后娘娘,所以我应该比其它人更有责任。一听说无岸海起了大啸,一听说青州城要保不住了,我在京城就也待不住了。瞒着父皇母后跑到了这里,就是要跟大家在一起,帮助你们一起渡过这个难关。现在我的哥哥姐姐生我的气了,怪我任性,你们快帮我说说情,让他们不要生我的气,把我留下来,好不好?

不得不说,君灵犀这招儿实在是太狠了,她都学会利用群众了。

然而,没有最狠只有更狠,她不但利用群众帮助自己,还帮助了冷若南。

就见君灵犀一把将冷若南给拉到自己身边,指着她跟无数百姓说:还有这位,这位是户部尚书家的嫡小姐,姓冷,也是为了这次大啸特地过来参与救灾的。大家一并帮着求求情,让我们留下来,让我们跟大家共患难,好不好?

百姓了,纷纷叫好,开始齐心合力地替他俩跟君慕凛君慕息二位求情,甚至有的人跪下来给君慕凛磕头,一边磕一边说:求求十殿下了,让嫡公主留下吧,公主皇子都在,咱们才有主心骨啊!

有人比较理智,听他这么说就有了反驳:不是已经有了个天赐公主吗?

其它人立即反驳:天赐公主跟嫡公主那能是一回事吗?天赐公主是后加封的,嫡公主可是皇后娘娘亲生的,谁亲谁疏这不明摆着嘛!

人们一听这话也觉有理,于是理智的那位也不吱声了,大家伙儿又开始一起求君慕凛让嫡公主留下,顺带着还求让冷若南也留下。

有人小声在下面说:这种皇权贵族留下的越多越好,他们的命比咱们金贵,只要咱们一直跟他们在一起,就有得活命的机会。

是啊,现在青州乱成这样,家都没了,没有这些皇子公主的保着,咱们吃什么喝什么?你看,他们在,储山城就会往这边渊源不断的送粮。还有那些药材,都是天赐公主点着名要的,谁也不敢不给。只有把他们全都留下,咱们才能好好活着。

于是,人们求情更下力度了。

君慕凛差点儿没让这帮人给气死,当然最气人的还是君灵犀,因为这都是被她给鼓动的。

可是君灵犀的想法就比较单纯了,她只是想要留下来,却根本没想过,这些人之所以替她求情,是想将她困在这里,以此来要挟朝廷不能不管他们。君灵犀利用群众,可是她和冷若南在这些群众的眼里心里,其实就是人质。

人性就是这样,非亲非故,我帮你,必有所图。

灵犀,跟四哥回营帐。君慕息走上前去,抓住君灵犀的手腕,留下可以,但是你必须听我的话,寸步不离跟在我身边,自己哪里也不能跑。

君灵犀乐得一蹦老高,就知道四哥最疼我,四哥你放心,我一定听你的,我一定跟着你,走哪跟哪。那什么,四哥,要不我睡你的帐子吧!

君慕息拍拍额头,我同你十哥住一帐,你跟你染姐姐挤一挤吧!

君灵犀耷拉了脑袋,回头往白鹤染那里看了一眼,一点儿心虚,四哥,染姐姐不会打我吧?你看她那个表情,明显是生气了。四哥,我打不过染姐姐的,你得帮我。

君慕息手上的折扇啪地一声拍到君灵犀的头上,你染姐姐心疼你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打你?她就算是生气,也是因为担心你的安危,回头跟她道个歉,没事的。

哦,那十哥呢?君灵犀被领进了帐子,看着她四哥提了水壶,将半温的水倒在一只盆子里,又将一块崭新的布巾摆到盆子边上。她心里不好受了,四哥,我这次是不是真的做错了?我是不是太任性了?

四皇子失笑,还不算太笨,行了,快洗脸吧,看你这一脸灰土,哪还有个嫡公主的样子。也就是到了我们面前来说,这要是我们不在,你说你是嫡公主,你看看有无人信。

我知道我样子不好看。君灵犀也不辩解,老老实实地洗脸,只是告诉她四哥,十哥来了,你跟染姐姐也随后追了出去,我实在是待不住了。就算有九哥在京里,我也待不住了。四哥,你一会儿帮我跟十哥和染姐姐求求情,说点好话,我知道刚刚鼓动百姓把他们气着了,但是我也没办法,我就是不想回去,我想和你们一起面对困境,想设身处地参与到这其中。

她把布巾按在脸上,鼻子发酸,低低地抽泣了两下。

君慕息走上前,轻拍她的肩,委屈了?

嫡公主摇头,不委屈,就是心里难受。四哥,我是个女儿家,过不了几年就要嫁人的。我还不知道我要被嫁到什么地方,命好就留在京城,命不好就是远走他乡,到那时,也许我除了同和亲的夫君好好过日子之外,一辈子都不可能再为东秦做些什么了。所以我挺着急着的,就想着在没嫁人之前,能多做点就多做点,好歹在百姓心里留下个好名声。将来人们再提起我时,除了皇后亲生的嫡公主之外,也有个更好的说头。

眼瞅着从小呵护到大的妹妹红了眼圈儿,君慕息的心终还是软了,不哭了,不是说了么,让你跟在四哥身边,你想做什么四哥陪着你去。你十哥和染姐姐那边,四哥也替你去说。

谢谢四哥!君灵犀破涕为笑,就知道四哥对我最好。四哥放心,这一路上我看了不少医书,东宫先生也教了我一些本事,我可以帮医队打下手,不会惹事的。

四皇子点头,好,我们灵犀长大了,知道做事了。

帐外有声音传来,杀猪一般:白鹤染,你要是敢把我送回去,我就死给你看——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