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染的讲述让君慕凛觉得十分新奇,几乎就是跟听故事似的给听完了,听完之后还问:没啦?

白鹤染点头,没了。

怎么能没了呢?你得继续往下讲啊,你才讲到你回国公府。

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我还有什么可讲的?她翻了个白眼,君慕凛,我同你讲的是真实发生的事情,你不要当故事听完就算了,这是真的。

我知道这是真的,我就是还想再听听,要不你从头再讲一遍吧!

你累傻小子呢?她一脚踢过去,好话不说二遍,行了,现在你看看该怎么处理我?

君慕凛就懵了,怎么处理你?为什么要处理你?咱们就该怎么样还怎么样呗!

就该怎么样还怎么样?她愣了愣,我刚才说的那些,就没有引起你身体不适?

他摇头,没有啊!

那心理上呢?

心理上也没有啊!

哎,我这么问吧!她凑近了他,还抓起他的手放到自己脸上,你现在摸着我的脸,有没有一种正在摸尸体的感觉?

给你给滚蛋!他急眼了,有这么说自己的吗?什么叫摸尸体?我摸我自个儿媳妇儿,怎么整出尸体来了?你不是都还魂了吗?那你现在就不是尸体,是个活生生的大活人。

你真这么想的?她还有点儿遗憾,我本来想着,就算你不害怕,可心里总归会有些隔阂,我都想好了怎么劝你,往后怎么才能把你这种感受给消除,你怎么不给我机会呢?

他一听就乐了,哟,都想那么多了?那行你劝吧,消除吧!别说我不给你机会,我这可是把机会都送到你眼前了,你自己可得把握住了。

她却摇了头,唉,真没意思,刻意给的机会就不好玩了。

你当我跟你搁这儿玩呢?他气得一巴掌拍她头上,却没舍得落太重,平着擦了一下,一点儿都不疼。白鹤染,这么大的事儿,你就自己在心里头装着,谁也不跟谁说,你万一在白家露馅儿了怎么办?万一白家人都不接受你,要算计着收拾你呢?

不能露馅儿!她往后退了一步,用手在自己身上从上到下比划了一下,我这原本就是白家二小姐的身体,怎么可能露馅儿?不管他们怎么查,往哪里查,我都是白鹤染无疑啊!何况我跟你说,这人哪,不信命不行,这位国公府的二小姐不但跟我在前世的名字一模一样,就连我们的长相也是一模一样的。所以,就算是我自己照镜子,我都没有半点违合感,就是自己在看自己。他们怎么可能发现女儿被调了包?再说,送走三年了,怕是自家女儿长什么样儿,他们自个儿都忘了。

他听着听着就觉得好像也是这么个理,小姑娘就又说了:再说,就算露了馅儿,你觉得他们算计得成我吗?自从我回了上都城,白家的人还少算计我了?可是哪一次得逞了?

君慕凛想想,确实,白家人真没少算计,不只她回来之后算计,没去洛城之前也算计,去了洛城之后还算计,这简直就是算计了女儿的前世今生。

没想到堂堂文国公府嫡小姐,最后的结局竟是被下人婆子扎满毒针推下山崖。他摇头叹气,这些王公贵族府宅内的污垢之气千百年都没断过,看来东秦律法还是不够严明,以孝为先没有错,但任何事情都是相互的。想要儿女做到孝,首先长辈要先做到慈。父慈子才孝,这都是规律。若父亲当得如白兴言那般,儿女再孝,那就是傻子。

白鹤染点头,你说得没错,任何事情都不能只抓住一个片面去谈,有多少儿女婚事都是被父母和家族所操控的?有的姑娘家直到嫁过去了,才知道自己夫君长什么样子,才知道他的脾气秉性。可是那时已经晚了,管他是地痞流氓还是泼皮无赖,更有甚者还是花间浪子,她们都得和那样的人过一生,别无选择。而在这背后,是她们父母接过的满意的嫁妆,留给家里兄弟娶媳妇儿用。一声长辈,压他们一辈子,断送他们一辈子,却还要子女反过头来继续孝敬他们,凭什么呢?

她深吸一口气告诉君慕凛:等这场大啸结束之后,我要抽出时间来治理天赐镇了。我说过,天赐镇要施新法,有些律法东秦不便更改,那我便用在天赐镇上。到时候让你们看一看,什么叫做新世界,什么叫做新生活。她还挺有自信。

君慕凛表示到时候一定全方位支持,然后话题又绕回原点:你说如果能见到那位姓凤的皇后,就有可能止住这场大啸,是为什么?那位皇后能修复阵柱?莫非阵柱是她布的?

她摇头,她主医,我主毒,我们都不会修复阵柱。阵柱是一位主玄之术的人布下来的,我们都没那个本事。但是我从疯书生的话里分析出,她应该是带着芥子空间过来的,那么说不定里面就会有潜水设备,那样就能够满足长时间潜入海底的条件。

君慕凛听不懂什么叫潜水设备,潜水还有设备?但他就是有一个好习惯,那就是听媳妇儿话,媳妇儿说得都是对的,既然媳妇儿说有办法,那就一定是有办法。

只是,要如何才能见到那位姓凤的皇后?

这个问题依然无解,两人无奈地回了帐子,白鹤染同蛊师田开朗交替着看诊,如此,又是三日过去。她算计着,最多再有两天,医队就能到了。

这日清晨,有将士来报,说海潮彻底退了,青州城已经能进人了,虽然临近西城门的地方还有些水,但也深不过脚踝,估计再有几日就会退出东秦地界。

就是不知道会不会退回原本的海岸线,那被海水淹没的唐兰国会不会重现天日。

这是好消失,可同时也有个坏消息,那将士说:青州城的西城门被大啸冲毁了,城墙也有一块倒塌,大啸白进来时,许多东西都跟着被冲了进来,都是唐兰国的遗物,还有遗体。如今青州城尸横遍野,那些尸体都是被水泡过的,又肿又胀,有的都看不出人型,十分恐怖。

白鹤染的眉就拧了起来,这几日海潮退,太阳也常露头了,雨下得愈发的少了。正常来说西边的天气都冷得早,可因为这场大啸,生生将气候打乱,青州百姓说,今年的天气比往年暖和许多,根本就没有入冬之意,到像是中秋。

这样的气候,青州城又尸横遍野怎么能行,那不是干等着生疫呢吗?

君慕凛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当时就挑了帘子走出帐外,开始吩咐增派大量人手前往青州城,目的就是将那些尸体集中焚毁。除此之外,还得修复城墙和城门,否则刚烧完一波,就会有下一波尸体再被冲进来。

唐兰虽小,但也是一国,一整个国家都没了,得死了多少人?尸体是怎么都焚不完的,等到大潮再退,会有更多的尸体展露出来。他几乎不敢想像大潮退后的唐兰国境会是个什么样子,只怕到时候一道城墙一道城门根本就挡不住疫情,青州将面临更大的灾难。

所以,山里的百姓短时日内还不能回家,即便青州已经没了水患也不能回去。除了不知道大啸是不是真的结束之外,他还担心唐兰的灾情会令青州城也跟着沦陷。就算有白鹤染在,她也只是一个人,以一人之力,又何管得了一国?那得放多少血?

将士按照吩咐去做了,只是修复城墙城门的事得向储山城求援。好在这时候,白家三老爷白兴仓带着兵马赶到,少许寒暄之后,留下一部份兵马支援君慕凛这头,其余的则由白兴仓亲自带着,立即投入到了青州城的重建之中。

白鹤染不放心,叫上青州城逃难出来的大姑娘小媳妇儿一起,连夜赶制了无数草药包,交给白兴仓和随行的将士随身带着,以免疫情横生。

但疫是肯定会生的,白鹤染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她甚至已经开始每天适当地放一些血出来,既要保证自己的体力和生命安全,又要做好血液储备,以备不时之需。

其实在来时路上就应该隔几日就储备一些血液,留待后用。但是她还要赶路,体力不允许她那样做,便只能等到了青州安顿下来,才能考虑这些。

陆陆续续地,储山城数家医馆筹集的药材送了过来,红家运送粮草的队伍也到了储山城,待穿过储山城就可以直奔山脉来了,白鹤染很高兴。

再过两日,东宫元的医队到了。当默语把消息传递给她时,白鹤染才是真的松了口气。

她的医队到了,她便终于可以松一口气,有了帮手。

只是她和君慕凛君慕息谁都没有想到,跟着医队一起来的,还有当朝嫡公主君灵犀,以及户部尚书冷星成的女儿,冷若南。

当这两个人跟在东宫元和宋石身后,笑嘻嘻地出现在他们面前时,君慕凛的头都要炸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