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到了很久以前的一些事情。白鹤染喃喃开口,目光直瞅向车厢的帘子,像是想要透过帘子看到些什么,却终还是什么都看不到。她告诉身边两位皇子,如果我的预想没有错,那海阵是用一千多根阵柱布设而成,阵柱是用特殊材料而制,后期加注灵玄之力,让它们产生一种能量,打入到海底,形成的镇压大阵。

君慕凛听得直皱眉,灵玄之力?什么是灵玄之力?什么人能有如此本事,竟能将一千多根阵柱打入海底?

自然是奇人异士。白鹤染一边说一边极力地回想着,当初夜温言对于海阵的描述。

她将腕间纱绫解下来,将里面的银针一根一根取下来,然后自己也蹲到地上,开始用银针摆起一道针法。

两位皇子盯看了一会儿,君慕凛不解地问:染染,你这是在试阵?

恩。白鹤染说,如果能将一千三百根阵柱的位置都推衍出来,那么海阵就有可能被修复。当然,这一切都要在根柱没有损坏的前提下,否则一旦阵柱损坏,那纵是我推衍出阵法来,也是徒劳无功,我们依然压制不住无岸海的肆虐。

君慕息阵阵惊讶,他想说压制无岸海的海阵连他的师父灵云先生都无能为力,白鹤染如何能推衍得出?还有,刚刚说起的那位奇人异士,为何他有一种感觉,白鹤染认得那人?否则她如何准确的指出海底有阵柱一千三百根?这分明是对那大阵有一定的了解。

然而,终究是什么都没说,君慕凛也什么都没说,二人就静静地看着白鹤染一点点推衍,从白天推到黑夜,眼瞅着车队一点点接近那处山脉,白鹤染的头终于抬了起来。

成了。她唇角扬笑,指指地上银针的摆位,记忆中就是这个样子的,依我的判断,应该是根柱经年累月,已经在海水的冲击下产生了偏移,只要能够有人潜下海底进行正位与加固,海阵的作用就还可以重新恢复。只要海阵恢复作用,大啸自然就解除了。

她说完,又看看身边两人,不解地问:让你们看我摆出来的阵法,你们看我干什么?哦,是不是看不懂?对,车厢位置有限,所以我把阵法给简化了,没有用上一千三百根银针。但大体还是能够看出来的,你们二位不也是阵法高手吗?我来把这个阵法的原理讲给你们听,你们有不懂的咱们再一起来探讨。

她说着就要讲解原理,被君慕凛给拦住了:染染,原理这事儿都好办,问题是就算知道了原理,谁能潜入海底去恢复阵柱?那是海,不是湖,就是我跟四哥,再加上九哥,甚至再加上四哥的师父,那也是做不到的。

白鹤染怔住了,她忘了这一点,忘了这个年代没有潜水设备,纵是武功高手也抵抗不了深水压力,也无法长时间闭气作业。他们是普通人,与夜温言是不同的。

可是如果不这样,海啸是抵御不了的。她有些无奈,默默地将银针都收了起来。我们是来抵御大啸的,来治灾,我们不能让灾难蔓延。放弃一座城池已经是迫不得已,已经是我们承受的极限,绝不能再让下一座城池也陷入大啸的恐慌中。收容难民不是那么简单的,医队未到,恶疾未控,就这样进入下一座城池,将会有更多的百姓面临灭顶之灾。

染染,你怎的说起这些?这是我同落修说的话。君慕凛握住面前小姑娘的手,这才发现她双手冰凉,还微微颤抖着,染染,到底怎么了?

白鹤染哭了,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说不清楚。君慕凛,我不知道该怎么同你们说,有些事情说了之后我怕你们以为我是疯子,但是我不说你们又不能理解。君慕凛,我心里难受,我重复你对落修说的那些话,是因为我突然发现所有我们担心的一切,都有可能成为现实。我空有一脑子记忆,我能推衍出无岸海底一千三百根阵柱的摆位,可是这些有什么用呢?我们什么都做不了,我们没有那样的能力,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切发生。

君慕凛想说你不要太悲观,却发现自己又说不出来。如果白鹤染说得都是真的,那么除了悲观,他们还能做什么?解决的方法已经摆在面前,他却做不到,谁都做不到。

百万强兵当前,他都没有绝望过,他也没有惧怕过,可是面对这场大啸,这位战神将军,终于还是怕了。

一会儿到了落脚地,将阵图画出来,不管行不行,我们总要试试。这是他能做的最后的努力。染染,如果

没有如果。最先绝望的人,却是最先冷静下来,就按你说的办,我将阵图画出来,我们一起商量看看有没有更好的办法。至于我是如何推衍,又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君慕凛我,我只能告诉你,在我的脑子里有另外一段记忆,那是不属于文国公府二小姐的记忆。在那段记忆里有跟海阵相关的信息,所以我都知道。

包括无岸海对面的那位姓凤的皇后,也是你记忆里的朋友?这话是四皇子君慕息问的,依然带着和煦的笑意,温温和和的声音,将车厢里那种绝望的气息冲散了许多。阿染,不用害怕,不管你有着什么记忆,也不管你是什么人,都无法改变你是现在的你。不信你问问凛儿,看他是不是在意这些,看他是不是在意你究竟是谁。

君慕凛放声大笑,我的傻染染,你何苦绕这么大一个弯子,你不如直接告诉我你根本不是文国公府的二小姐,根本不是那白兴言的女儿。你只是长得和白家二小姐一模一样,所以便用了这样一个身份来到上都城,并且生活在这里,是不是?

白鹤染抽了抽嘴角,算是吧!你们可以这样理解,我也可以告诉你们,真正的白家二小姐已经死了,就在君慕凛中毒,被人逼到温泉里的那一天。她是被白家派去接她的下人毒死的,白家的下人扔下她跑了,她临死之前遇到我,把一切事情都告诉了我,并且嘱托我给她报仇。她说得有点儿心虚,也真是巧了,你们说,这世上怎么会有长得这么像的两个人,我第一次见着白鹤染的时候自己都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在照镜子呢!

行了。君慕凛揪了一把她的耳朵,白家的人对我们不重要,你才重要。如果你想要以白家二小姐的身份继续生活下去,那就要承起白家二小姐的一切因果。如果你想要换一个身份,只要说一声,我同四哥会给你办得利利索索的。

她抬头看他俩,你们不问问我究竟是什么人吗?

四皇子都听笑了,你要想说,早就说了,既然没说,那就是有不说的理由。凛儿既然认定了你,那你就是你,不管你是什么人,本王只认你是他的未婚妻,这就够了。

她笑得一脸灿烂,君慕凛,你怎么说?

我?君慕凛耸耸肩,我没什么可说的,要的是你的人,又不是你的身份,问多了没意义,想说的时候当故事讲给我听就行了。何况他紧紧握住白鹤染的手,染染,眼下真的不是聊这个事的时候,大啸似乎来了。

随着君慕凛的话音落,就听到有风声呼啸而来,车厢外已经有人发出哀嚎,一棵大树被连根拔起,咣啷一声砸到三人乘坐的马车上。

车厢碎裂,车内三人飞身而起,连带着赶车的车夫,迅速逃离。

这会儿已是深夜,先行的百姓已经有一部份入了山脉,正在兵将们的协助下向山顶攀爬。还有一部份落在后头的也到了山脚下,官差们尽力维持秩序,可是狂风肆虐,风力比之在青州城时还要大上数倍,小孩子甚至要抱住树木才能站得住。

可惜,树木也是不牢固的,随着那棵树撞毁了白鹤染三人的车厢,后续又有不少树干被刮断,树根被拔起,就更别提漫长树枝如荆条般抽打在人们身上脸上。

人们绝望地哭喊,哀嚎,有人寻了山洞钻进去,想着可不能没被淹死就先被风吹死。还有人咬着牙继续往上山爬,因为只有到了山顶,才有可能在这一场大啸中活过来。

官府的车队已经落在后头,好在也没落太远,白鹤染担忧地往后看了一眼,到是见着车队正朝着这边疾驰而来。只是许多车厢都被大风掀得没了顶,有的还没了梁柱,赶车的人儿狠不能把刀子插到马身上,只求马能跑得再快一些,他们想活着。

车里的人被颠得七荤八素,但是没办法,还是得跑。

君慕凛将白鹤染的手塞到四皇子的臂弯里,大声嘱咐:抓紧四哥,往山上跑,别回头。

小姑娘瞬间就掉了泪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