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蓁蓁觉得今儿信息量有些大,先是嫡公主出逃,这又扯出来个十一皇子。

东秦不是只有十位皇子么,其中一位还早逝,这怎么突然又冒出来个十一皇子?

君慕楚也是无奈,拍拍白蓁蓁的肩,这事儿回头定给你说个清清楚楚,眼下咱们还是说说灵犀。他说出自己的想法,灵犀的性子我太了解了,只怕人没找回来,再激得她往别处跑。跟在医队里至少安全,到了青州府也还有凛儿和你姐姐在。可万一给激得跑到了别处,那安危就很难保证,就算有阎王殿的暗哨在,依然不能放心。

那怎么办?白蓁蓁跟着着急,这灵犀的胆子太大了,实在是太大了。

没办法,只能继续瞒下去。君慕楚告诉那女子,今日起,你就不要回宫了,一会儿本王派人送你到他想说送你到慎王府去,就像从前君灵犀在时那样,隔三差五就到几位哥哥府上住一阵子,慎王府也给她备着院子的。可随即又想起眼前这位不是真正的君灵犀,他可以让自己的亲妹妹到家里小住,但却不能容忍其它女子住到慎王府里,暗哨也不行。

于是九皇子立即改口:你跟四小姐回国公府吧,回头本王会禀告父皇母后,就说灵犀同他未来九嫂到国公府小住,过阵子再找个理由把你送到外头去。

那女子明显松了口气,多谢殿下。然后又冲着白蓁蓁施礼,叨扰四小姐了。

白蓁蓁摆摆手,这也算是为皇上和皇后娘娘分忧,不算什么,一会儿我还要到今生阁去,不如你就跟着我,正好与我说说十一皇子的事。说罢,投给君慕楚一个满意的目光。

君慕楚立即明白这个满意的目光是满意在什么地方,挥挥手打发了那女暗哨,这才又拉着身边的红衣姑娘表明心迹:你放心,我的慎王府轻易不会让女子出入的,除非至亲之人。

白蓁蓁这才笑得更加灿烂。

这晚,昭仁宫的陈皇后破天荒地主动去请天和帝到这边歇下,天和帝起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好几次方才确认消息,然后一脸懵比地往昭仁宫去了。

他到时,陈皇后已经躺在榻上,仰面躺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天和帝就郁闷了,都这个时辰了你急吼吼将朕叫来,朕还以为出了什么事,结果你就搁这儿躺着,你这是抽的什么风?多大岁数了还来这套?

陈皇后眉心一皱,头就偏了过来,说谁多大岁数?你看我像多大岁数?我又跟你来哪套了?你脑子里一天到晚能不能想点儿别的?都老成这副模样,还有脸在本宫面前扯些个风流事,臊不臊得慌?再说,什么叫抽风?本宫年轻的时候也没得到过年轻的待遇,你那些个宠妃一个接一个的上位,本宫净顾着给你善后了,你对本宫是连一丁点儿的真心都没掏过。

你有病吧?老皇帝气得直转圈儿,好好的你提这些个事做什么?那都是以前的事了,咱都说好了以后不提了的。谁还没年轻过?谁还没风流过?再说,朕不也是为了繁衍皇嗣,我容易么我?要说什么真不真心,你怎么知道朕就没对你付出过真心?朕要不是真心对你,能让你当皇后?能让你这么多年一直当皇后?真是好心没好报,狼心狗肺!

陈皇后从床榻上坐起来,想跟老皇帝争辩争辩,可今晚心里实在有事,没有争论的兴致。

于是只冲着天和帝招了招手,你过来,我想同你谈点正经事,关于灵犀的。

一听说关于灵犀的,老皇帝也严肃下来,颠颠儿地到了皇后跟前,一屁股坐到榻上,紧张地问:是不是灵犀有意中人了?相中谁家孩子了?该不是红忘吧?阿染还没给治好啊!

不是。陈皇后摇头,跟意中人无关,我总觉得灵犀最近不大对劲,或者说,我总觉着灵犀不像灵犀。

老皇帝听不懂了,什么叫灵犀不像灵犀?她还能是别人?

陈皇后盯了他一会儿,说:还真有这种可能。

胡扯!老皇帝都气笑了,你自个儿闺女什么样儿你不知道啊?别人怎么可能装成她的样子,她可是嫡公主,嫡公主是那么好冒充的?再说,就算要冒充,那也得长得咱们家灵犀那个样儿,还得有灵犀那个脾气,那股子劲儿。眼下都好好的,朕没看出来她是冒充的呢?

那是因为你跟灵犀接触少,但我是母亲,她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的感觉最准确。虽然现在还只是怀疑,但我真的觉得自己的怀疑是对的。现在这个灵犀虽然哪哪都跟咱们的女儿一模一样,可我还是能闻出她身上那股子味儿是不同的。我说了你也不能明白,反正就是只有母亲能感受出来的那种味儿,只属于灵犀的味儿。现在这个不一样,不是灵犀的味儿。

这么玄乎?老皇帝还是不信,如果有人冒充嫡公主那可是大事,如果她真的不是灵犀,那我们的灵犀上哪去了?还有,如果她就是灵犀,被你这样怀疑可怎么是好?以后你还要不要疼她?会不会总想着她是假的?要不咱明儿把老九叫来问问,让他给辩一辩,老九的眼睛最独,而且他们阎王殿的手段多,像这种冒充顶替的买卖,他一眼就能瞧出究竟。

陈皇后又叹了一声,晚了,人已经出宫去了,说是要跟未来九嫂交流一下感情,住到国公府去了。信还是老九派人送进来的,人也是老九亲自送到国公府门口的。你说她是不是瞧出我的怀疑,故意躲出去的?皇上,咱们的灵犀到底哪去了?我这心里急得很。

老皇帝拍拍她的手背,你不要这样急,依朕看,这个事儿兴许是你多虑了。你想啊,既然是老九把人送到国公府门口的,那就说明老九已经见过灵犀了,如果她是假的,老九怎么可能不看穿?就算怕咱们担心不往宫里报,那也不敢把一个假妹妹安排在自个儿未婚妻身边,他那个未婚妻可不像阿染一身本事艺高人胆大,白家四姑娘不会武功啊!

这是老皇帝给的分析,陈皇后听着听着到也觉得有一番道理,只是还是担心,万一老九看走眼了呢?那骗子伪装那样高明,万一把老九也给骗过去了呢?

那不可能!老皇帝大手一挥,对自己的九儿子给予了百分百的信任,只要是老九老十还有老四办的事,你就放一百个心在肚子里,绝不会错。实在不行,明儿你还是把老九叫到昭仁宫来问上一问,或者干脆就直说了你的怀疑,让老九给你分析分析,给你断断。再不行,你就让老九带你往文国公府走一趟,看看究竟是姑嫂情深,还是她故意躲出去了。

陈皇后想了想,也只能这样,别的办法也没有,于是点点头,明儿叫老九进来问问吧!

然,这主意本就是老九出的,自是有说词等着堵陈皇后的嘴,打消她的怀疑,她又如何问得出真相?到是被九皇子说了一通之后,开始反省自己为何会怀疑自己的女儿。

西行路上,君灵犀的斗志也没有刚来时那么昂扬了,她有点儿想家。

冷若南安慰她:虽然京里有你父皇母后,但是西边也有你四哥十哥还有十嫂,亲情嘛,哪边都是一样的。何况又不是去了就不回,没几个月就回去了。

你不懂。君灵犀有些烦躁地摆摆手,嫡公主丢了,那宫里可就乱了套,搞不好再闹出刺客什么的,再以为我被谁给绑了,那可不是小事。

怎么,你反悔了?想回去?冷若南往后缩了缩身子,你想回就回吧,反正我是不会回去的,我一定要到青州府去找阿染。我这门亲事要想拒,只有阿染能帮忙。

我也不是想回,这不就是思念嘛!君灵犀也不想认怂,好不容易跑出来的,再回去,多丢人。往后提起,还不得让她那几个哥哥笑掉大牙。

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冷若南同她分析,如今京城从镇的人是你九哥,九殿下那是什么人啊?那是阎王殿的殿主,我就不信他到现在都发现不了你不见了,肯定是早就发现了。我觉得九殿下一定会想办法稳住皇上皇后,也稳住宫里形势的,绝不会乱。至于咱们俩在这医队里,灵犀啊,不是我悲观,我是越往前走越感觉咱们已经被那些暗哨发现了,只是发现归发现,却没有人猜穿。这就很明显了,是九殿下默许了咱们到青州府的行动。

真的假的?君灵犀有点儿不信,九哥能默许?

不管信不信,二人还是一路跟着医队向西走着,君灵犀也再没提要回去的事。

如此又走了二十多天,医者行程走过了三分之二,而白鹤染君慕息一行,则已经到了青州东城门外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