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家大老爷郭闻宇突生恶疾,就在白浩宸从郭家回来的第二天,郭家那头就传来消息,说是郭闻宇发烧不退,全身都起了疹子,与疫症无异。

大叶氏吓坏了,一下就想到了白浩宸跟梅果。郭闻宇生病她不担心,她就担心再把白浩宸跟梅果给过了病气,那文国公府可就完了。

一想到文国公府有可能完,她就又想到郭家也有可能完,她如今就剩下郭家一个靠山了,郭家可不能完啊!

大叶氏急得火上了房,可偏偏又不敢到郭家去探望,怕过病气。就这么生生急了好几日,这几日也把白浩宸跟梅果给关在屋子里一步都不让外出,就连吃的喝的都是下人放在门口,由里面侍候的丫鬟自己取进去的。

如此五日,总算白浩宸跟梅果还活得好好的,郭家那头也又派人来报,说大老爷见好了,也请了国医堂的大夫来诊,说不是疫症,只是普通的疹子,大叶氏这才放了心。

虽说是虚惊一场,但也够吓人的了,五天的工夫,大叶氏足足瘦了一圈儿,眼窝都塌下去了。由此可见郭家对她的重要,也可见郭家但凡出事,对她的打击绝对是致命的。

白浩宸和梅果过得也不好,活是活着,但活得不舒坦,原因就是梅果不开心。梅果一不开心,白浩宸就不开心,所以他得琢磨梅果为什么不开心。琢磨琢磨着,就觉得梅果之所以不开心,还是因为母亲祭日刚过的原因。

他于是问梅果:你爹呢?从未听你提起过爹娘,你爹还在吗?

梅果看傻子一样看他,我爹娘都不在了,你不知道?我是怎么被领进的文国公府,你不知道?我就是因为没爹没娘身世凄惨,所以才被大夫人买下来,带进国公府的呀!

白浩宸有些尴尬,你看,你也说了,是大夫人在时候的事情,那时候我还没进府呢,哪里会知道这些。再者,就算进了府,我那时也就是个孩子。

梅果点点头,哦了一声,到也没有隐瞒,开口跟他说起自己的身世:我娘早亡,我是跟着爹爹长大的,母亲的记忆已经很浅淡了,只记得她很爱笑,笑起来也特别好看。她是怎么死的我不知道,所有人都告诉我是病死的,但我不信。至于我爹,我爹突然有一天就被我大伯关了起来,我祖父也被大伯杀死了。我现在也不知道爹爹是否还活着,如果还活着,就是十数年不见天日。如果已经不在了,那我总有一天是要为他报仇的。

白浩宸十分意外,你们是什么人家?怎么会有这么多事情?

梅果笑笑,我家在西北向,原本也是大户人家,可是经了十几年前那场风波,如今已经算不得我的家了。我是一个流落在外的孤女,今后的人生可就靠着大少爷您了。

一股子使命感在白浩宸心中油然而生,梅果凄惨的身世让他升起了强烈的保护欲,当时就千万般保证,一定会给她名份,一定会给她好的生活。

梅果挑唇而笑,笑里藏刀

阎王殿二堂内,九皇子君慕楚正接过白蓁蓁递过来的卷宗,白蓁蓁说:这是状告青州府尹甄永正的案子,告状的人是青州通判曹和顺。状子写得文绉绉的,看着别扭,但附过来的帐册到是看明白了。如果这帐册是真的,那青州府尹甄永正还真是跑不了干系。

二人正说着,外头有人来报:殿下,嫡公主到了。

君慕楚点点头,快请。

官差退下,不多会儿,君灵犀大大咧咧地从外头走了进来,跟平常没什么两样,一边走还一边跟已经退到门外的官差说:把门关起来,本公主有事要跟我九哥九嫂说。

外头的官差立即将门关好,还往院子里站了站,离门口有一段距离。

君慕楚看向来人,还不等问话,白蓁蓁到是蹦蹦跳跳地迎了上去,把面前的君灵犀两手一抓,笑着道:灵犀,你来啦!不急着回宫好不好?今儿我们到留仙楼去吃饭好不好?他们那边新请了北边儿来的厨子,烤肉做得特别好,我想去吃。

自二堂外门关起来的那一刻,君灵犀的表情就没有刚刚那么自然了,特别是白蓁蓁抓起她的手后,她更是添了几分为难,目光还频频看向九皇子,像是在等九皇子替她拿主意。

白蓁蓁就不懂了,你看他干什么?他还能管你去哪儿吃饭?

不是,四小姐,我

你叫我什么?白蓁蓁都听糊涂了,伸手往君灵犀的额头探了去,没病吧?怎么突然跟我叫起四小姐来了?那我是不是得跟你行礼问安,叫你嫡公主?

不是,不用,四小姐我九殿下,您说句话吧!君灵犀实在没辙,开口求助。

九皇子君慕楚绕过桌案走了过来,伸手将白蓁蓁拉到自己身边,声音稍稍压低了些道:蓁蓁,她不是灵犀,她只是我安排在灵犀身边的暗哨。

暗,暗哨?白蓁蓁都惊呆了,开什么玩笑,暗哨怎么可能跟灵犀长得一样。一边说一边又上下打量面前这人,还是一模一样,高矮胖瘦都没差,你偏谁呢?

面前的君灵犀跪了下来,属下叩见王爷叩见四小姐。说话间,已然是另外一种声音。

白蓁蓁吓得一蹦三高,还真不是灵犀?这,这怎么回事?灵犀呢?为什么弄个假的?

君慕楚示意那暗哨站起来,然后拉着白蓁蓁又绕回案头,这才将君灵犀失踪的消息告诉她。同时也告诉她已经查明君灵犀混进西行的医队里,连带着那位冷家大小姐一起,认了东宫元和宋石为师父,准备要去青州府找白鹤染了。

白蓁蓁都听傻了,公主出逃,还逃到那么远的地方,还是个要生大啸的地方。君慕楚,你们家的公主还真不是盖的,这胆子也忒大了。我自认为我胆子也不小了,但这种事儿我可干不出来,借我几个胆子我也不敢。

我也没想到会出这种事儿。君慕楚是悔得肠子都青了,我布了暗哨在她身边,就是保她在宫里平安的。结果也是巧了,那天我将人叫出来询问这段时日宫里有没有什么动向,偏偏就这一回放跑了那死丫头。等暗哨回去再找人时,已经没了影子。

白蓁蓁盯着面前这个君灵犀,琢磨了一会儿问她:你肯定不可能长得就跟灵犀一模一样,你这是做了易容。我在话本子里听说过江湖上有易容术,你们阎王殿也会?

那女子点头,回四小姐,正是易容术,阎王殿的易容术比江湖中流传的要高明许多。

是挺高明的,连我都没认出来。

君慕楚笑她,何止是你,父皇母后都骗过去了。那日得知灵犀不见了,我立即派人在京里暗中搜寻,结果没找到。后来随行保护医队的暗哨悄悄回来一个,我这才知道灵犀居然混进了西行的医队里。没办法,只能让她易容成灵犀的模样先稳住父皇母后,毕竟她跟了灵犀多年,对灵犀从声音到举止都能仿到九成以上。

白蓁蓁明白了,最高明的易容是不止易容样貌,还要易容声音。说罢,又问那女子,你原本的声音是什么样的?

这便是属下原本的声音。那女子再开口,完全不似刚刚君灵犀的说话的动静,声音有些粗,不带丝毫感情色彩,冷冰冰的。声音的改变不叫易容,是伪装术的一部份。

白蓁蓁可算长了见识,愣愣地点头,真是一山还有一山高,以前以为话本子里的已经很厉害了,可见识了你们的手段才明白,最高端的还是在宫里。

殿下。装扮成君灵犀的女子再开口,有些为难,真的不能把小公主叫回来吗?纵然我们的易容术和伪装术再高明,可属下依然感觉就快要露馅了。因为皇后娘娘对自己的女儿实在是太了解,属下能伪装得了一切,却伪装不了小公主身上的味道,那不是香料的味道,是一个人独有的体香,母亲对自己女儿的味道太敏感了。

母后问过你了?君慕楚想了想,最多还能瞒多久?

那女子答:属下觉得随时都有可能暴露,皇后娘娘今早已经开始暗中试探,早膳时放了几样小公主不爱吃的点心。幸好属下跟了小公主多年,对这些习性都知道,这才没有被挑出错来。可是皇后娘娘的疑心已经起了,这样的试探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属下实在担心。

君慕楚也是一脑门子官司,可就算现在把君灵犀给叫回来,那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回来的,医队已经走了半个多月了,已经走出很远了。

既然知道她在哪,就给叫回来吧!白蓁蓁也主张叫回君灵犀,总这么瞒也不是办法。

那女子也道:是啊殿下,如今还不只是要露馅这一个问题,属下还被迫听到了宫中秘闻,关于她看了看白蓁蓁,关于十一皇子的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