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婢说,让大少爷投靠母亲。梅果脆声声地答话,相比住到不是亲生的妹妹屋子里,儿子投靠母亲,这才是天经地义之事。怎么,二夫人觉得不妥吗?

我  母亲如今同我不亲了。白浩宸很是有几分失落,出了事非但不关怀于我,还斥责我烧了院子。现在我无处可栖,又要赶我到二妹妹的屋子。母亲,梅果说得对,二妹妹她不是我的亲妹子呀,我们不是一个爹,更不是一个娘,我怎么能去睡她的屋子,这传出去成什么样子了?母亲,如果您不收留我,那儿子就带着院儿里的丫鬟小厮

去睡大街。逢人问起,我就说是被母亲赶出来的,看看母亲所谓的脸面还要不要。



大叶氏这会儿是除了你啊我啊的,都不会说别的了,别说是大叶氏,就是其它人也被白浩宸给惊够呛,谁也没想到有一天跟大叶氏对怼的,居然是她的宝贝儿子。

白蓁蓁拉着红氏往后退了两步,顺手还拉了林氏一把,眼下已经没她们什么事儿了,只管看戏就好,她相信大叶氏和白浩宸会把这出戏演得很精彩的。

大叶氏的脸色千变万化,手里的帕子捏得都快碎了。也是难为她只有一只手,只能捏捏帕子出气,这要是有两只手就可以拧了,拧得可比捏得过瘾得多。

福喜院儿里没你睡的地方。她冷冷地告诉白浩宸,除非你要把我赶出去。

那怎么行,哪有儿子赶娘的道理?梅果一脸的为难,大少爷,要不咱们还是走吧,睡大街是有点儿不太好,毕竟白家还是要脸面的,咱们去住客栈。

白浩宸更加为难,我手头哪有银子?上都城的客栈都是很贵的。  同红夫人借一些吧!这点银子相信红夫人还是会借的。梅果说完,自顾地走到红氏跟前,屈膝行礼,奴婢斗胆,跟红夫人借些银子给我家少爷,日后少爷谋得差事

,定当双倍奉还。说完,还悄悄地冲着红氏眨了眨眼,眨得红氏一脸懵。  白蓁蓁也看到梅果眨眼了,她突然想起她二姐姐曾说过,梅果以前是侍候过大夫人的,难不成那就借给你们吧!想到这里,白蓁蓁把话接了过来,需要多少你

们说个数,回头我取了银票来。住客栈也是要住好点的,我大哥哥是国公府的大少爷,可不能委屈了。虽然二夫人不待见大哥哥了,可我做妹妹的还是很尊敬大哥的。

梅果一脸感激,多谢四小姐,四小姐真是人美心好。  白浩宸也赶紧走过来,在梅果的示意下向白蓁蓁行礼,多谢四妹妹,为兄一定记得这份恩情,也一定会双倍奉还。说完,又转身看了一眼大叶氏,广袖一挥,哼!

大叶氏气得肝儿疼,儿子就这么同她不亲了?怎么可以这样?她到底哪步棋走错了?

身边的丫鬟芸香悄悄扯了几下她的袖子,凑到近前低声说:夫人不可以把大少爷赶出去,更不能让他拿四小姐的银子,否则母子情份就更淡了。

大叶氏深深吸了口气,也问芸香:难不成咱们给银子?

不,让大少爷住到福喜院儿来,住厢房,看在眼皮子底下。

大叶氏点点头,也好。她看向白浩宸,当哥哥的向妹妹伸手要银子,你也不嫌臊得慌。罢了,你们就搬到福喜院儿来吧,但只能住厢房。

多谢二夫人,多谢二夫人!梅果突然跪下来给大叶氏磕头,口中不停道谢。

白浩宸气得一把将她给拉了起来,不要给她磕头,她是自己脸面挂不住了才肯收留我们的,真不明白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母亲。  梅果赶紧劝他:大少爷,您少说两句吧!如今文国公的爵位不再世袭,您将来唉,国公府给口饭吃就不错了,今日要不是有四小姐帮衬,咱们差一点就要被赶出

去睡大街了。少爷您消消气,快给二夫人陪个不是,今后咱们还得在这个家里活下去呀!

你大叶氏又不会说话了,气得脸都青了。  偏偏白浩宸特别听梅果的话,当时就给大叶氏行了礼,多谢母亲收留之恩,多谢母亲赏口饭吃没让儿子饿死,儿子一定记得母亲大恩大德,今后会夹起尾巴做人的。

芸香扶着大叶氏走了,不走不行了,人已经翻白眼,要晕过去了。

一场风波算是平息,只是府里烟熏火燎的味道还没散去,闻着有点儿呛人。  白浩宸没什么可搬的,东西都烧没了,就一个人带着一群丫鬟小厮去了福喜院儿。又因为福喜院儿是内院儿,小厮用不上,就连丫鬟也安排不下那么多。最后干脆只

收留了白浩宸跟梅果,给他们分了厢房住下。

如今梅果已是大少爷的屋里人,自然是一起住的,芸香说起这个事时,大叶氏又气得差点断气,只好躺在榻上休养。  另一头,红氏等人将前院儿发生的事跟老夫人说了,老夫人听了也是疑惑不解,想不通白浩宸跟大叶氏的关系怎么就差到了这种地步。只隐隐约约觉得是那梅果从中

作祟,但又不明白梅果为何会这么干。

到是白蓁蓁给出了一个说法:兴许是二姐姐安排的,反正那梅果怎么看都是在挑拨二夫人跟白浩宸之间的关系,对咱们没坏处,咱们能帮就帮一把吧!

老夫人点头,没错,那梅果从前是侍候过她们娘俩的,看来这是要给旧主报仇了。

是夜,福喜院儿主屋里,白兴言沉沉入睡,大叶氏却瞪着双大眼睛怎么都睡不着。

她刚刚特别想把白浩宸白天的所为说给白兴言听,可忍了又忍,到底还是没说出来,  白浩宸是她的儿子,并不是白兴言亲生的,这要是说了,万一白兴言一急眼真把人给赶了出去,那她可就得不偿失了。她不是真的怨恨儿子,她只是恨那梅果,都是

梅果把她儿子给带成了这样,如今搬来一个院儿里也好,在她眼皮子底下气着,她就不信还能掀起风浪来。

福喜院儿厢房,白浩宸跟梅果也没睡,白浩宸正跪在榻上给梅果跪头,一口一个主子地叫着,然后顺利从梅果手中接到了一枚糖果。

这一枚糖果让他的美梦做了一夜,次日清晨神清气爽,对梅果更是感恩戴德。

只是他也有些想问梅果,于是小声问道:你那晚是在给谁烧纸钱?

梅果撇了他一眼,也不隐瞒,诚实地道:给我娘,那天是我娘的祭日。

啊!白浩宸一愣,随即道,那你怎么不早说,早说我跟你一块儿烧啊!咱娘的祭日,我这个做姑爷的怎么能不烧点纸钱给岳母。

梅果白了他一眼,用不着你烧,我娘也不会承认你这个姑爷的。

为什么?白浩宸不解,岳母大人怎么不承认我呢?梅果,我是真心要娶你为妻的。  那你娶了吗?你我现在这算什么?我在别人眼里就是你的通房丫鬟,身份低贱着呢!还有你那个娘,口口声声不让我进门,防我跟防贼似的,就你这样的还想给我娘

亲烧纸?你不怕我娘亲半夜抽你巴掌啊?

白浩宸一哆嗦,继而开始表起决心:梅果你放心,我说到做到,我说娶你就一定会娶你,我母亲要是不同意,我就去求父亲。

那你父亲要是也不同意呢?梅果问他,父亲如果也不同意,你还能求谁?

我白浩宸也不知道还能求谁了,叶家没了,老太后在深宫里,据说也被打压得不行,他已经没有靠山了,还能求谁呢?

要不你去求郭家吧!梅果给他出主意,现在叶家没了,二夫人能指望的也就是她那个外公,你只要能求得郭家的支持,咱们俩个就还有希望。

郭家啊?白浩宸有些犹豫,郭家人都很高傲的,他们未必会帮着我。  不试试怎么就知道人家不帮?梅果眼一立,白浩宸我可告诉你,虽然我只是个丫鬟,但我跟了你的时候也是清清白白的大姑娘。你要是连个名份都给不了我,那我

同你之间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咱们一拍两散,从此以后你再也别找我要糖吃。

不不不,不行,绝对不行。白浩宸急了,我去,我去郭家求情,梅果你千万不要离开我,我一定会娶你为妻的,正妻,而且绝不纳妾。

梅果挑挑唇,你纳不纳妾我不管,先把我娶进门再说。至于到郭家去求情,你带我一起去,我们两个一起求郭家,成算还能更大一些。

白浩宸点头,都听你的,你说怎样就怎样。

大叶氏是做梦也没想到白浩宸居然为了一个梅果,能闹到郭家去。然而,等她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晚了,白浩宸跟梅果已经从郭家回来了。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郭家大乱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