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确定大少爷又去找那梅果了?大叶氏阴沉着脸站在一个岔路口,一边是通往韬光阁的路,一边是通往福喜院儿的路。

奴婢看得清楚,是往韬光阁去了,梅果姑娘在院子门口迎出来一段路,奴婢瞧见了。说话的是丫鬟芸香,是大叶氏身边新添用的丫鬟,那日从郭家跟回来的。

大叶氏如今信不着国公府上的人,觉得所有下人不是白鹤染的人就是红氏的人,根本不可能一心一意侍候她,替她做事。郭家想必也是知道她这个情况,于是临她回来前,塞了个十八岁的大丫头过来,给她做近侍用。

大叶氏听着芸香的话,气得呼呼直喘,什么梅香姑娘,她也配称一声姑娘?她就是个贱婢,是个勾引大少爷的妖精。芸香你记着,一定要盯紧韬光阁那边,留意那梅果的一举一动,绝对不能让梅果把大少爷害了去。

芸香点点头,夫人放心,回头奴婢想办法在韬光阁买通个下人,也好随时打听大少爷的消息。咱们手里也有些银子,夫人不必过得太节缩。

大叶氏叹了口气,外公是给了些银两,可那些银两对于整个文国公府来说,实在是杯水车薪。想要撑起这么大一座侯爵府,非得红家那样的财力不可,郭家不行的。

夫人为何要撑起整座文国公府?咱们只管撑起咱们自己的小日子就可以了,养文国公府的事自有那红氏去做。芸香小声劝着大叶氏,夫人,别忘了咱们要的是什么。

大叶氏猛然惊醒,是啊,别忘了她要的是什么,别忘了她嫁到国公府来为的是什么。

她可不是要当什么国公夫人,她是带着任务嫁过来的,如今叶家已经在这个任务执行的过程中覆灭了,可她还要继续前行。她还活着,她的惊鸿也还活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除了叶着韬光阁,还要盯着那个五小姐。她吩咐芸香,在惊鸿没回来之前,五小姐的病必须要好起来,我留着她还有用处。如今白府的几位姑娘都管不住了,白鹤染白燕语白蓁蓁,没有一个会听我们的话,但是我的惊鸿不能一块垫脚石都没有。

锦荣院儿里,李嬷嬷将在小白府听到的事情跟老夫人说了。原本就因为那个孩子的事情伤心难过的老夫人,在听了这个事后更是堵心,连哭都顾不上了,直呼冤孽。

她问李嬷嬷:你说是不是我的问题,我一共生了三个孩子,老大抛妻弃子几欲弑母,老二是个混不吝,破罐破摔只知道伸手跟主宅要银子。唯一的女儿出嫁之后立马不认我这个娘,后来更是向我下毒。如今老二家的女儿竟把她大伯和她姑母的下作手段全学了去,连她的亲娘和亲弟弟都害。你说我这个肚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生出来的都是这样祸害?

李嬷嬷赶紧劝:老夫人可千万别这么想,这儿孙自有儿孙福,您都是一样养着的,他们长成什么样那是他们自己的主张,您想拦也拦不住不是?

老夫人摆摆手,不是那样的,我是有错的,错在打小对他们太溺爱,什么事都由着他们,明知道孩子都养歪了,却没有本事纠正。你再看看兴仓,他是庶子,老太爷在世的时候,他是最不受待见的一个,我甚至很少正眼瞧他,因为只要一瞧他,就能想到他那个娘。

李嬷嬷再劝:当年的确是他娘勾引老太爷,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夫人您不待见他们娘俩也是正当的。就算现在三爷当了将军,他也不能否认当初他娘趁老太爷醉酒,爬到老太爷榻上的事。何况您虽然不待见他,但也没有多苛待他,该给他的也给了,至少可比如今二夫人待府里其它几位小姐少爷要好多了,可没把他像从前的二小姐那样,一关就关十年。

老夫人点点头,你要这么说,我心里也好受些。可我要说的不是这个事,我要说的是,她虽然爬床,但儿子确实是养得好。人家养出来的儿子是征北大将军,是皇上和十殿下都看重的人,是能为国杀敌镇守边关的大将。可是我养出来的儿女呢?你看看我养出来的,不但他们自己不行,他们的孩子也学得跟他们一样,我到底怎么生养的啊?

哎哟,老夫人您可千万别这么说。李嬷嬷急得直跺脚,二爷家的那位是个意外,您膝下可是还有好孙女的。您多想想二小姐,四小姐,还有如今三小姐也跟从前不一样了,她都不穿以前那些又紧又露的衣裳了,整日在天赐镇的作坊里替二小姐做事,本份着呢!

老夫人点点头,心里头稍许安慰了些,李嬷嬷也跟着松了口气。可说实在的,李嬷嬷也怀疑是不是老夫人的肚子有问题,怎么她生出来的孩子都这样儿呢?一个不如一个呢?

未来几日,白兴言开心地等着当新郎官儿,大叶氏从红氏那儿拿到一百万两银票,用来给白兴言操办亲事。红氏为此怄得两宿睡不着觉,白兴言却还觉得红氏太抠了,才给了一百万两,一百万两银子够干什么的?连幅好点的字画都买不起,红氏一定是嫉妒了。

一想到红氏因为他要纳新妾而嫉妒,白兴言还有点儿小兴奋。

大叶氏开始大张旗鼓地着手将白家在外的庄子和铺子都操持起来,也不自己经营,全部出租,只吃租子,哪怕租金低一点,也比闲着强。

红氏对此一概不理会,只让大叶氏自己折腾去。她管着白家这些日子也不是没想过那些庄子铺子,可国公府名下就没有多少铺面,庄子也只有一个,铺子满打满算才三个,还有两个特别小,最多只能外卖点心。

这样的铺子红氏是看不上的,租吧租不上价,自己经营吧,赚的还不够累的。她手里攒着红家的不少买卖,都是红家分出来给她经营的,哪一个都能顶上白家所有铺面总价值的数十倍,有那个工夫她还不如好好干自己的事,凭什么搭精力管白家?

所以这些东西红氏没理过,如今大叶氏操持起来,她也没在意。只是不知,正是这种不理和放任,为日后埋下了隐患,当然这是后话。

京城往西九百里,丑时三刻,白鹤染一行依然疾驰在官道上。

四皇子紧跟着白鹤染的马跑在最前面,身后默语等人已经被甩开一段距离。

君慕息回头看了一眼,皱了皱眉,提醒白鹤染:歇一歇吧,不能再这么赶下去,人受得了马也受不了。咱们两个骑的马脚程快一些,但速度也降了下来,何况他们的马。咱们只是赶路,不是逃命,不必赶得这么急。

白鹤染一脸忧色,她当然也知道只是赶路不是逃命,可这马一跑起来就跑得她愈发心慌。

四哥。她偏头看他,我这心里发慌,总觉得无岸海那头要出大乱子。这场大啸淹了唐兰,如果再蔓延下去,我们东秦又能挡住几座城?我只是个大夫,我只能救人,我阻止不了大啸。可是救人能救多少?大啸又要吞没多少?她无奈地摇头,其实我这个大夫也是个半吊子,救人也是半路出家,我不过就是个毒女,与其把我扔到灾区去救人,不如把我扔到敌军里去下毒,我保准能下个惊天动地。

君慕息失笑,医毒不分家,你能把毒使好,医自然也能医得好。再者,你别当自己是去医人的,只当是去陪凛儿,这样想会不会好些?

她细细思量,点头,确实,这样是能好些。不过早知道嫁个皇子这么麻烦,当初在山中温泉里,我就该把他给拐了,也省得日后淌这些个混水。我吁!吁!

正说着话,突然就勒了马,因为她发现前面路上居然晃晃悠悠撞过来一个人。

夜里天黑,今晚又阴云遮月,官道上黑得就差伸手不见五指了。几人骑马赶路基本也是靠个人经验和常识以及马的辨识能力去认路,目视距离勉强也就能达到五步开外。

这突然就出现一个人,惊得白鹤染措手不及,下意识地勒马,又因马跑得太快勒不住。她下手恨了些,马前蹄抬起,一声嘶鸣,好不容易躲过去了那个撞上来的人,却把白鹤染给掀翻出马背,眼瞅着就要摔到地上。

后面赶来的默语等人听到前头有动静,但还看不清楚是发生了什么,只听到四皇子惊呼了一声:阿染!她们便知怕是白鹤染出了事,一个个立即打马,冬天雪甚至已经飞身而起,离开马背,运起轻功直冲了出去。

君慕息吓坏了,好在反应也快,几乎是在白鹤染被马掀翻的同时就也离了马,终于赶在她落地前将人给接了住,而这时,冬天雪也到了。

主子!冬天雪直奔白鹤染就冲了过来,见白鹤染没事,这才略放了心,师兄,发生了什么事?主子为何会坠马?

君慕息扭头去看那人,同时吩咐已经到了近前的燕关:将人擒住!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