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哥!白鹤染也迎了上去,多谢四哥帮忙集结医院,也得亏有四哥帮忙,否则我一个人还真是忙不过来。她一边说一边指指自己马背上驮着的两只大包袱,这些日子一得空就得准备药品,如果再由我来组织医队,怕是什么都来不及了。

君慕息冲她摆摆手,我也没操多少心,你的徒弟做得很好,上都城内的医馆也都很积极地配合。另外父皇说了,随行医队的赏银宫里已经备下了,每人三百两,就是药童也有一百两,回京之后就发放下去。如果有医者不幸在大啸中丧生,赏银会翻三倍发放给他们的家人,为他们免除一切后顾之忧。

白鹤染点点头,多谢父皇思虑周全,我还真没有想到这些。想来有了这些重赏,大家更会没有后顾之忧,会更加尽心尽力救济难民。

染丫头!二人正说着话,突然听到一声喊,白鹤染立即听出是东秦国医夏阳秋的声音,顺声望过去,见果然是夏阳秋来了。

她翻身下马,快步迎上前,夏老前辈,您怎么来了?

老朽过来看看,顺便嘱咐你几句。夏阳秋一脸严肃地告诉白鹤染,你的医术老朽并不担心,且有你在,老朽也不担心灾后疫情。但是染丫头,你可一定要知道,对于你来说,最危险的不是灾难过后的大疫小情,而是灾难正在进行的过程,那才是最危险的。大啸不比其它灾难,它比地龙翻身还要可怕,有时候你明明看着海浪不大,可是等到了眼前就变得数丈之高,眨眼间就能把人给拍到水里去。

夏阳秋很重视这次大啸,本来他也想去的,但是年纪大了,腿脚没有年轻时那么利索,

大啸灾区有时候不只要靠医术,还得时刻准备逃跑的,他实在是怕自己的身子骨拖累了医队。

再者,白鹤染离京了,他在这种时候就必须坐镇京城,以防万一。

染丫头,你听着。夏阳秋继续传授经验,大啸来临的时候,不管你会不会游水,水性好不好,都没有用。因为被拍到水里不是最致命的,最致命的是会撞上水里的其它东西。你要知道,被大啸卷进去的可不只是人,还有一棵棵大树,一幢幢房子,砖头瓦块,桌椅板凳,包括菜刀。这些才是最致命的,一旦人在水里遭遇了这些玩意,那就离死不远了。

白鹤染问夏阳秋:夏老经历过大啸?

夏阳秋摇头,我没经历过,但我的师父经历过,他曾经给我讲过大啸的恐怖。我现在把这些告诉给你,希望你能平安回来,千万别把命搭在青州。

白鹤染郑重地点了头,夏老请放心,这些我都会牢牢记着,不但自己要保住性命,我也会把所有带走的人全部平安带回来。只是上都城这边就交给夏老您了,您多费心。

夏阳秋摆手,京里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以前没有你的时候不也好好的,你只管处理好西边的事。他说着,将一只布卷成的筒递给白鹤染,我新给你打制的一套金针,备着,万一丢了缺了,也有个替换的。

白鹤染十分感动,将布卷接在手里,好好的放进了自己的药箱。

这时,东宫元和宋石也走了过来,东宫元说:师父,走之前您还是跟大家说两句吧!他们有些人还没见过天赐公主,也是怀着一腔热情参与到医队中来的。

白鹤染点点头,她明白,这种大规模的行动,最需要的就是一个集体向心力。得所有人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处使,队伍才不至于带散了。何况这还是一次带有危险性的任务,大啸面前,人类是渺小的,就连她都不敢保证一定能在大啸中活下来,何况是这些医者。

她走向医队,所有医者都从马车里走了出来,一个个目光带着企盼地看向她。

白鹤染笑了笑,寻了处高坡站了上去,又将所有人都看了一遍,这才开口说话。

她说:我很高兴能够看到这么多的同行参与到这次救灾的行动中,我看到这里面有我今生阁的人,也有国医堂的人,还有平日里与今生阁合作密切的医馆送来的人。当然,这是你们从前的身份,不管你们从前服务于哪一家医馆,从这一刻起,你们都将由我白鹤染直接负责。我对你们会一视同仁,绝对不分亲疏,所以我也希望你们与我也能够真诚相待,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完成任务,才能更专业地体现出我们的医疗水平。你们愿意吗?

下方众人集体高呼:愿意!我们愿意!

有人提议:不如给我们医队取个名字吧!以后我们只要集结在一起,就用这个名字。

白鹤染眼一亮,这是个好主意。

君慕息问她:就叫天赐医队,如何?今后不管去哪里,只要由天赐公主带队,只要大家集结,就以天赐医队的名义出发。生死不离,荣辱与共。

好主意!生死不离,荣辱与共!

人们的积极性很快就被调动起来,白鹤染都不得不佩服君慕息,不愧是皇子,哪怕是个最不愿染政事的皇子,当他认真起来,依然很快就会进入角色。

她没这个本事,她也甚少经历这种场面,她上一世都用来跟白家人斗智斗勇了,都用来研究怎么才能把自己给毒死了。可以说,白活了三十年,正事儿一样没干。

这一到关键时刻就见出高低了,在聚拢民心和号令三军这种事情上,她跟这东秦王朝的皇子们,差得真不是一星半点。哪怕不是三军,只是四十个人的医队。

君慕息见她失神的模样,不由得笑了起来,然后偏头同她说:不需要沮丧,每个人扮演的角色不同,肩膀上担负的责任就也不一样。我是皇子,有这么一层身份压着,对他们来说是皇家足够重视,是一种荣誉。而你却是他们的精神领袖,是任何人都代替不了的存在。所以你根本不需要表达太多语言,你只要往这里一站,只要告诉他们,无论如何你都会一直和他们在一起,这就够了。阿染,这就是精神的力量,是比任何言语都要厚重的表达。

白鹤染还在回味这些话,君慕息已经将皇上的赏赐宣布出去,医队众人纷纷叩谢皇恩,自此也对自己往西边走这一趟,彻底地放了心,再也没有了后顾之忧。

医队的积极性都被调动了起来,就像君慕息说的那样,白鹤染就是一个精神领袖,她只要站在那里,就能汇聚所有的目光。人们感谢着皇恩浩荡,但目光却是纷纷投向她的,连她都看得出来那一双双眼里带着的景仰与崇拜,肩上的责任感便又重了许多。

这一番动员做得很成功,最后由东宫元说了此行的安排,也说了白鹤染与四殿下要快马先行,他们紧随其后。

人们开始担心白鹤染,开始挨个嘱咐白鹤染一定要小心再小心,然后才依依不舍地挥手送白鹤染先行。直到白鹤染一行人已经绝尘而去再看不到影子,东宫元这才催促着人们赶紧上车,他们也得立即赶路了。

白鹤染的队伍中除了她和四皇子君慕息之外,还有默语冬天雪刀光剑影,以及四皇子的随从燕关。如此一算人也不少,足足七人。不过明面上只有六个,剑影没有跟他们并行,而是选择了另外一条离他们不太远的路,悄悄跟随保护。

君慕息告诉她:昨天夜里,镇北将军悄悄离京了,带走了郭问天的兵符。

白鹤染一愣,为什么?随即想起来,君慕凛临走时和她说过,这次无岸海大啸,肯定是需要军队赈灾的。他不打算用自己的兵,而是征调了郭问天手里那部份。

君慕凛的理由是,他的兵距离西边太远,征调不方便,且太跨区域的征调兵马,会引起百姓恐慌。镇北将军手里的兵马也是一样的情况,所以只能征调郭问天的兵。

对此,郭问天只能吃个哑巴亏,毕竟他不能拒绝赈灾,这是为国为民的事。

可白鹤染还是不解:郭老将军为何不要求亲自带兵?真的就放心把兵符交给我三叔?

四皇子笑了,他是不想交,他也的确想亲自带兵,甚至为此还一派大义地当着满朝文武说,保家卫国人人有责,他绝不懈怠,就算要死也要死在自己的队伍里,死在保家卫国的第一线。当时父皇同意了他的请求,让他亲自带兵前往西方参与赈灾。可惜他自己不争气,两日前突然就病了,且病得还挺重,躺在床榻上起不来。没办法,赈灾是不能等的,所以不得已之下,只得将兵符交给镇北将军,由镇北将军领着他的兵马往青州府去了。

白鹤染听得直发笑,天底下还有如此巧合之事?四哥,你别告诉我那郭问天真是自己病的。那位老将军我见过,高寿不说,身子骨硬朗得很,嗓门洪亮,走路带风。虽说大半辈子都出入沙场,可是身上并没留下多少隐疾,这样的人轻易是不会生重病的,除非是外伤。

四皇子点点头,你猜对了,的确不是他自己病的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