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白明珠败了

随着白鹤染一声开始试毒,冬天雪二话不说,冲上去就把君长宁给按住了,两只胳膊往后一押,任凭君长宁怎么挣扎都没用。

白明珠想冲上去解围,跟着白蓁蓁一起回来的默语却嗖地一下站到了她面前。

有毒的点心已经端到君长宁跟前了,于本亲自端的,冬天雪腾出一只手捏开了君长宁的嘴巴,于本速度地将一大口点心给君长宁塞进了嘴里。塞完之后还不忘喂一口水,以便那点心顺利咽到肚子里,省得再被君长宁给吐了。

白蓁蓁这头也不含糊,主动地吃了一大块儿,然后跟君长宁面对面站着,面上尽是冷笑。

六公主,现在咱们俩都吃了点心,跟祖母先前吃的一样。别着急,等等看,看看会有什么反应。我相信我的二姐姐一定会把我给治好,但就是不知道你的母妃愿不愿意救你。其实我挺替你担心的,因为你的母妃连自己亲娘都能下死手,万一为了不暴露自己,真的就把你给豁出去了呢?中毒这种事不是生病,这个大夫不行就换个大夫,中毒只能求解药,而最好的解药自然是在下毒人的手里。六公主,你猜,你的母妃会救你吗?

君长宁的脸都吓白了,她顾不得跟白蓁蓁争辩,巨大的恐惧已经让她乱了方寸。

她看向白明珠,哆哆嗦嗦地问:母妃,外祖母的毒究竟是不是你下的?如果是你下的你就认了吧,你不能把我的命也搭上啊!

闭嘴!白明珠厉喝一声,心里也是一团乱麻。白鹤染逼到这个份儿上,几乎就是把她给逼上了绝路。解毒,就相当于认了毒害亲娘,不解毒,就要搭进去女儿的命。

她太了解那种毒了,那是她去年悄悄跟罗夜毒医呼元蝶要的,很是霸道,而且非常遭罪。人服食了之后,会在半个时辰左右开始出现中毒反应,七窍流血,五脏绞痛,不管是吐出来的还是流出来的血都是黑色。

这还是先期,到后面,中毒之人会把自己的五脏六腹都给吐出来,然后才会咽气。

她原本不想给老夫人下这么霸道的毒,那怎么说也是她的亲娘,她不是不记得幼时跟在娘亲身边的那些岁月,她不是真的没有一丁点的感情。

只是她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她已经恨白鹤染恨到不择手段,她只要白鹤染死,哪怕搭进去亲娘的命,只要能拖白鹤染下水,她都是开心的。

何况,除了这种毒,她手里也没有别的毒。这还是她花了大价钱跟呼元钱买的,是留着以防万一,留着到了关键时刻跟人拼命的。

只是没想到,宫里的日子平静如水,根本也没什么万一发生,到是今日,让她神使鬼差般用在了白老夫人的身上,如今又让自己的女儿也尝了恶果。

白明珠心里矛盾极了,对白鹤染的恨意更是升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她很想冲上前去劈了白鹤染,可她没那个本事,别说还有默语拦着,就算没有默语,她也不是白鹤染的对手。

屋子里开始陷入沉寂,死一般的沉寂,所有人都死死盯着白蓁蓁和君长宁二人,都在等着毒症发作,同时也在等着康嫔最终的决定。

其实这屋子里除了白兴言之外,几乎所有人都已经确信了那毒是白明珠下的,包括君长宁。因为她从自己的母妃眼里看到了一丝挣扎,还有一丝恐慌。

这种恐慌绝不是因为她中毒而恐慌,而是两难之际无从选择给她带来的恐惧和慌乱。

她太了解自己的母亲了,所以她开始绝望,开始憎恨,也开始替自己悲哀。

原本就有了让她做准备嫁往寒甘一事,如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惹恼了白鹤染,恐怕人家不只不会为她说话,还会落井下石吧!

她还是怨恨康嫔招惹白鹤染,却忘了原本就是她自己最先辱骂人家亡母。她跟她的母亲,半斤对八两,谁也没比谁好到哪去。

但是君长宁不敢把心里怨恨表露出来,因为她害怕康嫔会彻底抛弃她,她还不想死,哪怕是嫁去寒甘,好歹也有活命的机会,也比就这么死了强啊!

终于,毒性开始发作了,先是君长宁猛地吐出一口黑血来,然后鼻子耳朵也开始流黑血。

渐渐地肚子也开始巨痛,五脏六腹都搅了起来,疼得她直不起腰。

白蓁蓁那头也有了反应,状态与君长宁一般无二。

白鹤染立即冲上前将白蓁蓁扶住,同时开口对白明珠说:毒性开始发作了,我没你那么狠的心肠,我的亲妹妹我必须得救。你们都看好了,我就用金针解毒。

众目睽睽之下,白鹤染以十四枚金针刺穴,大约一柱香的工夫,白蓁蓁口鼻的血就止了住,脸色也渐渐缓合过来。

但反观君长宁就没那么好命了,毒发作得愈发凶猛,以至于她整个人都已经倒在地上,身体蜷缩着,不停地打着哆嗦,黑血流了一地。渐渐地,脸色苍白,人一下子失了一半生机。

若夕盯着白明珠,大声道:康嫔娘娘,您真的想害死六公主吗?真的不打算把解药拿出来吗?别怪奴婢没提醒您,让公主少遭些罪,今后她还能记得你这个亲娘,否则最后你就算救活了她,她也不会再对你这个亲娘存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当然,您也别想着既然女儿跟你不亲了,干脆就不要了的打算。因为一旦您那样做了,您也活不成。

于本在边上嘿嘿一笑,如果康嫔娘娘自己不想活了,那这点事还真就难不倒您。

白明珠心下更乱了,她不想活吗?不,她想活,她还想着有朝一日借着哥哥的光飞黄腾达,还想着有朝一日哥哥当上国丈,自己也能混个一等太妃,或是干脆成为下一任太后。

她还有大好的人生没有走完,怎么可以就这样死了?她的长宁是她的心头肉,她害了谁也不能害了自己的女儿。

正想着这些,君长宁也刚好翻滚到她脚边,一把将她的脚抱住,呜呜地哭。

白明珠终于败了,突然大叫一声——快去取解药!就在本宫枕头下面的暗格里!快去!

于本一听这话,立即扬声吩咐跟随而来的两个小太监:还愣着干什么,快回宫去取啊!

君灵犀不放心,我跟你们一起去,万一行云宫不让进呢!我跟着一起去更保险一些。

一行人匆匆走了,小半个时辰后,又匆匆赶了回来。

其中一个小太监手里拿着一只瓷瓶子递到于本面前,请示于本是不是给六公主喂下去。

于本也没主意,于是看向白鹤染,见白鹤染点了头,这才又将药丸给了若夕,让若夕亲手给君长宁喂了下去,然后静静地等着起作用。

解药入口,小半柱香的时辰,终于起了效果。

君长宁的七窍流血止住了,五脏六腹也不再拧劲的疼了,身子也不再哆嗦了,只是整个人依然没什么精神。这场毒耗损了她大半元气,即便毒已经解了,人还是无力地趴在地上。

白蓁蓁就比她强多了,甚至跟君长宁比起来,她根本就不像中毒的样子。这会儿正坐在边上喝茶水吃葡萄,谈氏还在同她说:这葡萄是你二舅舅前些日子派人送过来的,孝敬老太太的,我挺着个肚子跟着沾了光,没少吃。但因为送得多,所以吃不完,就放在冰窑里存着,正好你来了,多吃点,你刚解了毒,身子还弱着呢,该吃点好的。

白明珠咬牙,白鹤染,你明明能解这毒,却为何还要让你的祖母拖上这么久,直到现在还没有醒来?你这也叫孝道?你这也佩在本宫面前称孝道?

白鹤染摇摇头,我当然比你孝顺,因为我是在知道祖母中毒之后,立刻就赶过来施救了。可惜当时我在国公府里,来回这么一折腾,已经错过了最佳的解毒时机。不像刚才为蓁蓁解毒,她就在我面前,我可以第一时间施针。所以,康嫔娘娘,要怪就怪你下的毒太阴损,如果立即就能显现毒症,老夫人也不会拖成这般。

事情到了这个份儿上,也容不得康嫔再抵赖,她也赖不掉什么了。于本和若夕走上前,对康嫔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后面还有一众小太监也围了上来,分明是将康嫔包围的架式。

白鹤染告诉默语:你跟着往宫里送一趟,也省得路上出了差子。

你是怕本宫跑了?康嫔恨白鹤染恨到了骨子里,真恨我哥哥当初娶了你那个短命的娘,要是不娶她,就生不出你来,要是不娶她,就不会有今日之事。白鹤染,你该死,你们母女都该死。老天还是开眼的,先收了那个贱妇,接下来就是你了!

白鹤染无谓诅咒,但是当着她的面骂淳于蓝肯定是不行的,于是她对于本和若夕说:麻烦二位,待康嫔娘娘打入冷宫之后,一定帮我好好照看着。

于本和若夕对视一眼,都明白了白鹤染这所谓的好好照看是个什么意思,于是笑着点头,王妃放心,奴才一定会把人给照顾好了。

白鹤染点头,目光移向君长宁,还有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