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白蓁蓁,你好好说话

君慕凛说的好地方,原来是小六子又在城西开了个大的馄饨摊。

当白鹤染君慕凛和君慕息都坐在馄饨摊上时,九皇子君慕楚也到了,白蓁蓁也到了。只是白蓁蓁的半边脸还肿着,根本就没上药,这让白鹤染十分无奈。

你这顶着个大肿脸还顶上瘾了?九哥是君子,他总不能提了刀剑上门去砍白兴言一顿,你以为他是十殿下呢?说完,撇了君慕凛一眼,那种不顾身份的事,就他干得出来。

君慕凛不干了,什么叫只有我干得出来?事情干不干,跟君不君子没关系,关键还得看这口气能不能咽得下去。这种打了媳妇儿的事要是能咽下去,九哥他就不是个男人。

九皇子君慕楚瞪了他一眼,闷哼一声,又看了看白鹤染道:本王自是不会亲自上门,但是本王派了手下到国公府里,盯着白兴言自己抽了自己五十个耳刮子。

白鹤染扶额,行了,你们两个果然是亲的。她扯了扯四皇子的袖子,四哥,你可别跟他们学,你是斯文人,解决事情就要用斯文的方法。

四皇子不解,如何才算斯文的方法?

白鹤染想了想,说:想要脸肿也不一定非得上手去抽,下个药就完了。恩,我还是比较提畅下药,而且下药可以延长伤势的持续性,以及可操作性。抽出来的红肿过几天就消下去了,多没意思。但是毒出来的就不一样了啊!你想让它肿几天它就肿几天,一个不高兴,这辈子肿都褪不下去,这也不是什么难事。你们说对吧?

几人恍然,纷纷点头,君慕凛忍不住夸赞:还是我们家染染的法子聪明。

白蓁蓁笑嘻嘻地问她:姐,那种药能不能给我备点儿?我带身上,下回他再打我,我把药就糊他脸上。我跟你们说,对我那个爹绝对不需要手软,他就不是个人。

说这话时,白蓁蓁明显是想到了红忘,不但气愤,还有隐隐的恐惧流露出来。

能活到这么大,还真得感谢那个爹的不杀之恩。白蓁蓁说,现在想想都后怕,如果我出生那会儿被那个爹看不顺眼,一把把我给掐死,现在可就没有我,也没有我弟了。又或者没掐死,把我掐成了傻子,也就没有今儿坐在这里吃馄饨的福份了。她说着,看向九皇子,君慕楚,你可得好好感谢感谢我父亲,能订下我这么个活泼可爱又聪慧凌厉的媳妇儿,全仗着我父亲当年大恩。你要知道,白家的孩子能够平安长大,太不容易了。

白蓁蓁的话到是说进了四皇子的心里,他的目光朝着白鹤染递了去,想起在今生阁时,这个小姑娘说,真正的白鹤染已经死了,是在遇到凛儿那一晚,被人用毒针扎死的,还把尸体推到了悬崖底下。她说白鹤染死了,她来了,那么,她是谁?

目光中的探究之意被白鹤染捕捉到,还给他的却是神秘一笑。

是啊,白家的孩子能活下来不容易,所以你们要珍惜。这是白鹤染的话,不过既然活了下来,就要好好地继续活下去。那些曾经加注在我们身上的苦难,总有一天要送还给那些始作俑者。不管是苦难还是人命,都得有人来偿,而我,绝不会任由仇恨随风飘远。在我的人生观里,就没有恕罪这个概念。宽恕是美德,但是也要分人对事,过份宽恕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对死去的人们的不敬。所以我不会宽恕,我自己的仇,我母亲的仇,我兄长的,我会一点一点的都报回来。

她淡淡地说着这些话,语态平和,没有丝毫波澜,就像在讲别人家的故事,与自己无关。

君慕息总觉得在这些事情里,面前的这个小姑娘更像是一个旁边者,而不是切身参与进来的白家二小姐。也正因为她旁观,所以她才更清醒,才更冷静,所以她不像他,整个人的心神全部都陷入到苏婳宛那一桩事情里,很难自拔。

原来是旁观,所以才能不深陷。

君慕息心里泛起一个苦涩的笑,怪不得她能跟自己讲出那些大道理,怪不得她能够在经历了那样苦难的岁月能在看到自己母亲撞死在自己眼前还如此冷静,还能按部就班地谋划着报仇。原来她是旁观,这一切都因为她只是旁观。

四哥,你走神了。白鹤染突然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想什么呢?

四皇子一愣,随即展了个无奈的笑,你们说的我都听着呢,就算走神也都能听得清楚。

但是走神却是对我们的不尊重。她沉下脸来,四哥你看看,九哥为了给蓁蓁出气,都能让自己的手下去国公府盯着国公爷抽耳刮子,你呢?不做点什么吗?

君慕息有些不懂了,我?我要做什么?

白蓁蓁开始怂恿他:四殿下,谁给你气受你就找谁报仇去呀!人生不就应该是这样吗?何况你不是没有能力,你是有能力,那为什么还非得自己憋屈着?心里的怨气只有发泄出来,才能狠狠地打击那些跟你使坏的人。但如果只是憋在心里,非但对敌人没有任何打击,反而还要伤了自己,敌人会更加开心。你这一来二去的,却是让敌人过得更痛快,图什么?

白鹤染也叹了一声,是啊,图什么?人生在世,唯有自己痛快才是真的痛快。任何不让我们痛快的人,都是我们的敌人。

君慕息失笑,阿染,你也说过,人活在世上不是只为了自己而活。

对呀,没错!白鹤染也笑了起来,愿意交流就好,有交流才有希望。四哥,人是不能只为了自己而活,但你所为了的那些人,都是你的亲人和朋友,而做为你的亲人和朋友,自然是看到你开心痛快,他们才能开心痛快呀!所以说到底,人生在世还是要奉行两个字,那就是痛快!而你,这些上就一直都不痛快。

四皇子长叹,他确实是不痛快,可是他的这个仇,要找谁去报?

君慕凛把话接了过来,四哥,都说冤有头债有主,但苏家的事到说到底也是他们苏家自己不干净,这个怨不得别人。就是当初把事情交给我和九哥去做,苏家最后也得不着好结局。唯一的不同,就是能把婳宛姐给你留下罢了。但是你不得不承认,有些人的心性是需要通过改变去激发的,就比如苏婳宛,经此一事,她的本性被激发出来,而这个本性是你能接受的吗?她还是你理想中的苏婳宛吗?

九皇子君慕楚也接了话道:就算不经历罗夜一事,当初由我和凛儿来办苏家一案,最后留下了苏婳宛。四哥你觉得,她是会承认自己的家族背叛了东秦,还是会把灭族之罪归到我们君家人头上?他一边一边摇头,或许多年以前我们相信她,但是现在,四哥,我告诉你,她绝对会把这个灭族的仇恨记在我们君家人头上,你同她在一起,换来的就是永无止境的疯狂羞辱和报复,你的日子会跟现在一样,甚至比现在还不如。

白鹤染说:难道四哥明知苏家通敌叛国,会因为一个苏婳宛,而纵容苏家吗?

白蓁蓁想了想,也道:这样算起来,这个仇是没处可报的,因为根源在苏家。但是我最近帮着阎王殿分析卷宗,也了解过苏家当年的案子,案子里还是有疑点可寻的。比如苏家当初为何放着大好的日子不过,非得去干通敌叛国的事?而这个疑点这些年几位殿下应该也查得差不多了,那就是叶家以及老太后在背后作祟,在不停地给苏家挖坑,等着苏家往里跳。

她说到这里,又看了看君慕凛和君慕楚,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件事情你们也有责任,因为老太后联合叶家给苏家挖坑,说到底是为了能过摧毁苏家来打击四殿下。但四殿下这个性子,一不争权二不夺势的,他们打击他没有用啊?所以再归根结底,他们真正要打击的是你们二位。白蓁蓁深吸了一口气,通过摧毁苏家来毁了苏婳宛,再通过毁了苏婳宛来打击四殿下,然后通过打击四殿下来打击九殿下和十殿下这尼玛,叶老太太是个傻b啊!

九皇子实在听不下去了,好好说话。

白蓁蓁握拳,好好说话已经无法准确表达我的情绪了!那老太太她绝对就是个傻b啊!她折腾这么大一起子事,最后她真正想打击的人打击到了吗?非但没打击到,还促使你们一气之下建立了阎王殿,然后一步一步捣毁她的藏金窟,现在连叶家都让她给折腾没了。当然,叶家没了是我姐干的,但我姐之所以这么干,她也不全是为了给自己报仇,她是也纵观全局之后才下的手啊!所以这叶老太太除了一个傻b,你们说说,还能用什么词来形容她?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