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晚的一幕幕再一次在徐天晴的脑子里回想起来,很快地她便想起一个以前被忽略的细节,她说:凌昭不是,是那个人,那个人右腿大腿里侧,好像有一个肉疙瘩。

她说着话向仲凌昭望过去,目光中充满了迷茫。

当初凌昭伤在心口往上的位置,我和我爹娘都给他上过药,所以我记得他伤口的模样。现在想起来,那一晚,那个人似乎在躲避我的视线,不让我看到他的脸。而我因为实在紧张,眼睛也基本没睁开几下。但因为伤口的位置就在表面,所以我的手触碰到时,发现那个人跟凌昭有一样的伤口,再加上他身上那股药味儿,便认定是凌昭。可是现在想想,我确实是从来没见过那个人的脸,而我也同样没有机会知道,凌昭的腿上有没有那个肉疙瘩。

徐天晴越说越绝望,因为她已经听到仲凌昭在说:随时可以验,如果徐姑娘不相信旁人,自己亲自验查也可。我相信我的未婚妻不会介意,毕竟只有这样才能证明我的清白。

徐天晴面上泛起苦涩,不验了,还有什么可验的?你是处子之身,这就足以证明你跟这个孩子没有关系。是我想多了,冤枉了你,也害了我自己。她说到这,再度掩面而泣。

一时间,屋里气氛有些尴尬。不管怎么说,这徐天晴是仲凌昭的救命恩人,单从这一点一讲,她遇到困难,仲凌昭理应帮一把手。再者,这件事情十有八九是冲着仲家和将军府来的,否则怎么可能有人刻意模仿仲凌昭的伤口,挑在凌昭刚离开的节骨眼上占有了徐天晴?

白瞳剪开始同情徐天晴,因为这件事情如今已经说清楚了,仲凌昭没有错,她也不能怪徐天晴找上门来。因为对于徐天晴来说,她确实是认为那个人是仲凌昭。

而且白瞳剪此刻清醒了不少,也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既然这件事是人为处心积虑下进行的,那么当时很有可能已经给徐天香下了轻微的迷药。既让她睁不开眼睛,又让她保持一定程度上的清醒,如此将来有一天,就可以指认仲凌昭。

仲副将的儿子喜欢白将军的女儿,这不是什么秘密,许多人都认为白仲两家结亲是早晚的事。所以白瞳剪想,如此构陷一番仲凌昭,这就是一步暗棋,有一天能用上更好,用不上,对方也没有多少损失。不过就是搭进去一个徐天晴罢了,可一个村姑,对于那些人来说又算什么呢?她的生死从来都不会在那些人的考虑范围之内。

徐姑娘。白瞳剪开口,问了一句: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找不到那个人,你以后怎么办?你的家里还能回去吗?你父母愿不愿收留你和这个孩子?

徐天晴愣了一会儿,无奈地道:不能回去,他们也不会收留。我是逃出来的,我的父母觉得我是个耻辱,是我让他们在村子里抬不起头来,走路都要被人戳脊梁骨,所以我不能回去,他们也说了,我只要回去,就要送我去浸猪笼,这是对不贞之女的惩罚。

她再看看默语,恳求道:你放开我吧,让我一头撞死,我真的活不下去了。这个孩子我曾经那么喜爱,可现在我只要一想到他的父亲不知道是哪个畜生,我就觉得恶心,我一刻也不想他再待在我的身体里。你说我不配脏了将军府,不配死在这里,那你就把我送出府门去,我死得远一些就好了。说完,又苦笑了下,其实什么配不配的,你们说的话我也听明白了,分明就是有人要对付将军,也对付凌昭的父亲。这本就是你们的恩怨,我好心救人,却被你们连累成这般模样。早知如此,当初我就不该救他。

默语闻听此言也不知该怎么说了,再说什么配不配死在这里的话已经说不出口,因为徐天晴没有错,这事儿说起来,是将军府理亏。

徐姑娘。又是白瞳剪开口,如果你真的无处可去,不如就留在我家里,我认你为义妹,我的爹娘也会把你当亲生女儿一样看待。你受我们牵连有些遭遇,我们就会尽一切可能去补偿你。这个孩子我们白家也会把他养大,将来你若想嫁人,我们会帮你觅一门好亲事。

徐天晴茫然地看向白瞳剪,你要收留我?你可知我的心里头一直想着凌昭,你还敢收留我?你就不怕

我不怕。白瞳剪很坚决,经此一事,我更加相信他。我也相信你是个好姑娘,否则你不会冒着风险将来路不明的重伤者救回自己的家里。你只是一时想不通罢了,待时日久一些,自然会明白日子该怎么过。当然,追查孩子生父的事情,将军府责无旁贷。不管你将来要如何打算,我们只要找到那人,就一定会带到你的面前,任凭你处置。你看如何?

徐天晴的情绪出现了一丝波动,可她在意的不是能留在将军府,而是能够在有一天手刃仇人,她一定要宰了那个毁了她一生的人。

徐天晴想点头,可是这时,白蓁蓁却突然说了话:不能留在将军府。

此言一出,连白瞳剪都愣了下,蓁蓁,你说什么?

白蓁蓁拧着眉,有些急,堂姐就要出嫁了,三叔还要去军营,家里三婶要照顾浩风,哪有工夫再照顾一个孕妇啊?而且将军府太显眼了,如果对方打的就是祸害将军府的主意,那她住进来不是正中人家下怀吗?这不是给了对方可乘之机,将来再耍什么手段不是更容易?所以她不能住在这儿,得另外安排地方。

话说到此,自己立即就有了主意:住到天赐镇去,天赐镇有的是地方,而且原本那里的人就来自四面八方,冷不丁出现一个新来的也不算突兀。反正大家都不认识,就说是死了丈夫的年轻寡妇,不会被人嘲笑的,还正好可以开始新生活。

徐天晴又是一愣,天赐镇?

她也听说过天赐镇那个地方,人人都是说是一片乐土,是不归东秦朝廷管,只听天赐公主话的乐土。虽然公主府还没有建成,天赐公主还没有搬进去,但是那个镇子里面的人却把日子过得井然有序,每一座房子都盖得有模有样。

徐天晴心里升起向往,比起留在将军府日日伤心,莫不如到天赐镇上去开始新的生活。

于是她立即道:我愿意,我愿意到天赐镇去。

白鹤染感觉到站在身边的白蓁蓁正在用小手捏她胳膊,她撇了白蓁蓁一眼,看到的是白蓁蓁皱着眉悄悄冲她使眼色的模样。

她心头一动,便对那徐天晴点了头,好,那便去天赐镇吧!她看向默语,你陪她往镇上走一趟,就在作坊附近安排个住处,留些银两,再找个婆子侍候着。她现在怀着身子不方便,你告诉燕语一声,平时多照顾些。说完,又对徐天晴道:我家里的三妹妹在那边负责一间胭脂作坊,一会儿我说默语带你去见见她,往后在镇上有什么事你找她就好。

徐天晴跟着默语走了,这出乌龙看似结束,可是对于将军府以及仲家人来说,这才只是刚刚开始。一天找不到那孩子的父亲,他们的心就一天都不落地。

只是,究竟是什么人设计了这一出好戏呢?

在白蓁蓁催促下,白鹤染没有在将军府继续逗留,很快就出了门。

临出门前给白瞳剪留了养喉咙的方子,看到仲凌昭正轻声细语地跟白瞳剪说话,便也安了心。她不会看错,这个未来的堂姐夫是个靠谱的,白瞳剪命好,遇着了一个好男人。

一行人上了马车,却不知该去哪里。

白鹤染想起那苏婳宛的事,她已经将人送去今生阁,就是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彻底送出去。

这不是她第一次将苏婳宛送走了,上一次十皇子君慕凛将苏婳宛给摔了个半残,她就已经让刀光把人往礼王府送过一回。

可惜那次四皇子不在,礼王府的下人一见了苏婳宛,一个个都跟见了瘟疫一样,避都避不及,怎么敢放她入府。

据刀光讲,当时礼王府的侍卫和仆人跪了一地,苦苦哀求他们千万不要把苏婳宛送回礼王府来,哪怕扔到城外去也不要再往礼王府送。他们求天赐公主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不想要了,就扔到城外得了,是死是活都无所谓,就是千万别送回来。他们这些做下人的到是没什么,可是他们实在看不下去主子受苦遭罪,那苏婳宛干的简直不是人事儿。

刀光没办法,他又不能把人真的给扔了,最后跟马平川一合计,只得又把人给送了回来。

白鹤染此番是第二次送走苏婳宛了,也不知道顺不顺利,于是便提议到今生阁去,她要去看看苏婳宛。

白蓁蓁是没所谓的,去哪都行,她只是想跟她二姐姐说一件事情,一件她直到这会儿都还想不太明白,但却隐隐有些后怕的事。

姐,我好像知道徐天晴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