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白鹤染还没离开平王府门口时,就见白家又有一辆马车奔着这边来了。待车停稳,竟是迎春从车厢里走了出来。

默语一愣,最先发问:是不是家里出了事?迎春姐怎么来了?

迎春快步上前,冲着白鹤染俯了俯身,这才道:的确是家里出了事,但不是咱们家出事,而是镇北将军府那边,是三老爷府上出事了。

恩?白鹤染也是惊讶了下,三叔府上能出什么事?一边说一边招手,让迎春上自己的马车,然后又问白蓁蓁,你是回今生阁还是跟我走?

去三叔家吗?白蓁蓁想了想,道:我跟你一起去吧!

白鹤染很是无奈,为了八卦,都放弃治脸了,这哪还有个姑娘家的样子。人家小姑娘都是把一张脸摆在第一位,不管发生什么事,脸都要保护好的。却偏偏她们家这位,八卦第一。

走吧!白鹤染挥挥手,招呼众人上了马平川的车。

迎春这才说起将军府的事情,原来是跟白瞳剪有关。

奴婢之所以急着赶来,是因为三老爷派人找到咱们府上,点名要请小姐您过去。说是堂小姐她她服毒了。

什么?白鹤染这回真吓了一跳,刚见了一具服毒而亡的尸体,这会儿又说白瞳剪也服了毒,如何能不吃惊。问题是,白瞳剪为什么要服毒啊?她不是才订了亲事,应该正是喜盈盈准备嫁妆的时候,怎么会服毒?原因怎么说?

迎春道:就是因为这门亲事,原本都是好好的,堂小姐眼那位未来的姑爷也算是青梅竹马,就连老夫人都认为这是一门好亲事。可也不怎么的,就在今日一早,有个挺着大肚子的女子找上门来,告诉堂小姐说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未来姑爷的,就算姑爷要娶正妻,她也得一同进门,哪怕做妾都行,一定要让自己的孩子跟爹爹在一起。

白鹤染都惊呆了,这简直是后世电视里演的那种伦理剧啊!小三找上门,挺着肚子跟正室耀武扬威,通常都是把正室气得当场晕倒,然后默默离开,给小三让了地方。

其实也不光是电视剧里这样演,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事也有不少,她们白家就是个例子,她的母亲虽然没有默默离开给小三腾地方,但却一命呜呼,比离开还不如。

没想到这样的事被白瞳剪给摊上了,还走了服毒这条路,真是叫人唏嘘。

她在感叹间,听到白蓁蓁跟迎春问:怎么会出这样的事啊?不是说瞳堂姐跟未来的堂姐夫感情很好吗?那户人家也是知根知底,对方的爹还是三叔营里的副将,说起来,瞳堂姐这算是下嫁啊!他们怎么敢做出这样的事?三叔难道都没提前了解一下,那位姑爷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就稀里糊涂地把亲事给订了?

迎春也糊涂,说得就是呢,奴婢也纳闷。按说那副将跟随三老爷那么多年,是什么样的人三老爷心里应该有数啊!家里的儿子肯定也都见过许多次呀!怎么会出这样的事儿?反正将军府的人只说堂小姐气得服了毒,府上请了大夫,大夫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没去今生阁请人吗?白鹤染问完这句话就立即摇了头,自家侄女就在京里,还去请什么今生阁,是我糊涂了。马平川,将马再赶得快一点,往三老爷府上去。

马平川择了人少的小路,马已经跑得要飞起来。白鹤染却一直在想,白瞳剪手里头怎么会有毒药?她哪来的毒药?这怎么说服毒就服毒,一个正常的家庭,不应该把毒服随时随刻放在明面上的啊!白瞳剪吃的到底是什么?

这话问迎春,迎春也不知道,因为将军府的人没说,只说让白鹤染快去。

白蓁蓁也是着急,白瞳剪是个好性子的姑娘,她很喜欢这位堂姐的,本来还打算着等白瞳剪出嫁时,拿一份大额的添妆银子,也好让堂姐嫁到婆家之后手头宽裕点儿。可是没想到亲还没成呢,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

白蓁蓁开始为白瞳剪打抱不平,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从小一起长的也是靠不住。区区副将,能攀上将军家的亲事还不知足,居然还没成亲就开始花天酒地,把人家肚子都搞大了。这样的男人要了有什么用?多亏还没成亲,这要是成了亲,指不定后院儿里得有多少个妾呢!就瞳堂姐这种遇上点儿事就自尽的性子,如何能应服得了?

默语也听得一肚子气,真是人善被人欺,堂小姐自己服什么毒呢?应该一脚就把那女的踢出门去。姑娘家不学好,偏偏学着勾搭男人,肚子都大了,怎么好意思?

迎春叹了一声,这分明就是成心给堂小姐添堵去了,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居然敢上将军府去折腾,三老爷这个镇北将军当得,真是太善良了。

白鹤染也觉得她三叔是有点儿太善良了,她来到这里半年多了,还没见她三叔发飙过。即便在白家一直是挨欺负的角色,三叔也没发飙过。但记忆里却有这位甚少发飙的三叔,因为原主被欺负得太狠了的事,跟白兴言争取的场面。

所以她一直愿意亲近这位三叔,当然,除了这方面的原因之外,最重要的是君慕凛告诉过她,她三叔是自己这边的人,可靠。

将军府很快就到了,有下人特地站在府门口迎着白鹤染,一见国公府的马车来了,赶紧跑上前,一看白鹤染下了车,一颗心当时就放下了一半。

二小姐您终于来了,快快随奴婢进府吧,小姐她等着您救命呢!

白鹤染被个丫鬟拉着就往将军府里跑,白蓁蓁则带着迎春默语还有自己的丫鬟小娥一路在后头追,一边追一边抓了个将军府的丫鬟问:瞳堂姐到底服的是什么毒?

那个小丫鬟哇地一声就哭了,我家小姐没有服毒,她是吞金!

什么?吞金?白鹤染都惊了,这白瞳剪是疯了不成?吞的什么金?多大一块?

小丫鬟用手比划了下,就这么大,是个金疙瘩。

白鹤染简直要气死了,她真想不明白古代人这个脑回路,抹脖子上吊这种她都能理解,吞金是个什么行为?那玩意是怎么咽下去的?人得有多大的意志,才能把那么大一块儿金子给吞咽下去?不得卡死啊?

对,她想起来了,古代许多吞金行为,最后都是卡死的。

白鹤染带着这样的怨念来到了白瞳剪的房间,此时将军夫人关氏已经哭晕过去,镇北将军白兴仓一手托着妻子,一手抓着女儿,嘴里头不知道呢喃着什么,神智也不是太好。

白浩风看样子是从学堂刚赶回来,正扑在床沿哭。

屋里站着两个大夫,正在一脸无奈地说:金块儿已经过了咽喉,我们真的是没有办法,除非天赐公主来,否则上都城里没有人能够救下白小姐的命。

白兴仓身子不住地颤抖,他握着白瞳剪的手,口中呢喃终于能够听清,这时人们才发现他一直在说着的竟是:阿染你快来,阿染,你快些来。

白鹤染心头一紧,赶紧加快了脚步,三叔,我来了,不用担心,我能救堂姐的命。

这话说完也不多等,更顾不上再看任何人,直接拿出随身带着的七枚金针,大步走到床榻边,手起针落,从白瞳剪的咽喉处一直扎到胃部上方一寸位置。

被金块儿卡得痛苦异常的白瞳剪又开始产生剧烈的反应,但这次跟之前的窒息不同,这次是她感觉到自胸腔处突然有一股力量袭来,将她的五脏六腹都在往上顶。那块卡在喉咙底下的金块儿就在这股力量下也涌了上来,只两息工夫,就过了咽喉。

她忍不住与阵干呕,才呕了两下就把那金块儿吐了出来。

金块儿出来的一瞬间,白瞳剪憋得通红的脸终于有所缓解,血脉重新流通,呼吸变得顺畅,除了喉咙有被划伤的地方还在疼痛之外,性命是无忧了。

白鹤染将七枚金针拔下来收好,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我再晚到一刻,金块儿就要入胃了。虽然也能取出,但堂姐势必要遭很大的罪,日后恢复起来也会慢上许多。堂姐啊堂姐,你干什么不好,非得用这么强硬的手段,你都不知道疼吗?

白瞳剪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哭得肝肠寸断。

听着女儿哭,白兴仓心里难受极了,但此刻再怎么难过,他也觉得女儿的哭声特别好听。

因为会哭就说明没事了,之前别说是哭,喘气都费劲了,他甚至都要放弃希望,以为要失去自己的宝贝女儿。

夫人关氏也在白瞳剪的哭声中醒了过来,一见女儿躺在床榻上哭着,再看白鹤染手里正握着取出来的金块儿,心一下子放了下来,竟是眼一黑,又再一次昏了过去。

白鹤染实在无奈,只得吩咐下人赶紧扶关氏去休息,又安慰她白兴仓:三叔放心,三婶就是伤心过度,睡一觉就没事了。堂姐也没什么大碍,喉咙里的划伤因头我写个方子,照方子抓药吃上两天就行了。

白兴仓都要给白鹤染跪下了,白鹤染好一顿拦才把人拦住,这时,就听白蓁蓁的声音传了来:那个副将的儿子呢?他家在哪,告诉我,我去砍了他全家!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