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晚没睡多久,天亮得很快,白鹤染感觉自己好像还没有睡着就已经醒来。

她是被一阵歌声给吵醒的,那歌声时而凄哀,时而决绝,时而悲怆,时而妩媚。就好像一个十分矛盾之人在进行自己的演说,说着她的一生,说出悲欢离合。

如果歌声就一直这样下去,她会觉得也很不错,虽然吵醒了她,但多听一会儿也能在歌声中继续入睡。

可偏偏那歌声越唱越离谱,悲怆的意境全无不说,妩媚也变成了轻拂,最后听着就像是青楼歌妓在唱曲儿,更像过了气的老鸨站在花楼门口当街拉客。

她听到这里就心生厌烦,偏偏那歌词里唱的还是跟她有关,跟四皇子有关,说什么四皇子看上了自己的弟妹,宁愿抛弃青梅竹马的爱侣也要维护自己弟妹。

这些乱七八糟的词一出,白鹤染就已经怒了,这时,迎春和默语的对话声也传入耳来。

迎春说:这样不行,再这么唱下去小姐要被她唱成什么了?也不知道咱们药屋里有没有哑药,喂她一剂,把她毒哑得了。

默语说:用不着那么麻烦,我去剪了她的舌头,我看她还拿什么唱。反正她那条破舌头也是后接上的,自己不知道珍惜就怪不着我了。

说完转身就走,迎春也没拦,白鹤染也没拦。

唱歌的人正是那苏婳宛,默语说得对,那条舌头原本就是她自己咬断,又被白鹤染给接上的。好心好意接上了她的舌头,她却拿那条舌头唱这种污言秽语,白鹤染想,既如此,便将那条舌头收回来,也没有错。

一个人,如果自己都不懂得珍惜自己,那别人为什么要替她珍惜?她又不是圣母,更从来都不是善类,这一世虽然做了不少好事,可她始终都记得自己的身份,她是毒女。

苏婳宛凄厉的惨叫传了来,却一个字实质的内容都没有,因为默语做事干脆利落,一个照面就取了她的舌头,疼得苏婳宛当场就昏了过去。

不多时,默语回来了,迎春的声音又扬了起来:快拿走快拿走,你拎着那东西回来干什么?恶心死了,快拿走!

默语却没走,只是对她说:找个东西包起来吧,也不知道小姐还有没有用,万一得留个证据或是纪念呢?再有,得请个大夫来,那苏婳宛被剪了舌头可别再死咱们府里。

迎春也觉得这是个大事儿,苏婳宛挨打不怕,但万一要是死了,会不会给自家小姐惹麻烦?毕竟这是四皇子从前的心上人,谁知道四皇子对她还有没有情谊。

我还是进去跟小姐说一声吧,小姐一向浅眠,那女的这一番折腾,怕是早把小姐给吵醒了,进去问问吧!说完,吱呀一声,迎春推门进了屋,往榻上一看,果然,她家小姐正睁着双大眼睛瞅她呢。于是赶紧迎上去,小姐也被吵到了吧?那苏婳宛实在是太过份了,默语气不过,去割了她的舌头。小姐您看,要不要请个大夫过来?总不能让她死在这儿。

白鹤染一脸烦躁,请什么大夫,既然她自己都不想好好活着,我们便成全她。只是我养了她这么久,她不付银子也就罢了,居然还没完没了的跟我找麻烦,看来十殿下摔她的那一回,摔得还是轻了。去通知马平川和刀光,让他们把人直接送到今生阁去,今后试药试针什么的,就用苏婳宛试,什么时候试死了什么时候算完。

迎春觉得这个主意极好,乐呵呵地出去办事了。

白鹤染却怎么也再睡不着,心底对苏婳宛的厌烦便更甚。好在两个丫鬟手脚麻利,很快就把苏婳宛给抬出了念昔院儿,也算还了她一片清静。

迎春回来时告诉她:四小姐正好要往今生阁去,就带着那苏婳宛一起走了。只是四小姐的脸肿了,说是昨天晚上被老爷给打的,一半边脸上都挂着手指印子,嘴角也渗着血。

白鹤染听得直皱眉,但再一想,以白蓁蓁的性子不可能白挨打,既然她没闹,也没来找她治伤,就说明这脸上的红印子还有用。

没事,四小姐吃不了亏,但咱们府上的老爷估计要倒霉了。

迎春抿着嘴就笑,敢打九殿下的未来的王妃,怕是九殿下一定不会饶了老爷。说完,又看向白鹤染,有些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她起了身,下地洗漱。

迎春这才道:少爷的事奴婢都听默语说了,小姐什么时候还到红府去看大少爷,能不能把奴婢也一并带去?奴婢想去看看大少爷。咱们折腾老爷这么久,天天晚上给他泡水,为的就是给大少爷报仇。如今大少爷活着回来了,奴婢高兴死了,小姐一定要带奴婢去见见,奴婢去给大少爷磕头。

白鹤染点头,好,下次去红府时一定带你。再想想,明日吧,明日我去给哥哥送药,你同我一起去。对了,府里这几日可还消停?那大叶氏有没有什么动静?

迎春说:还算平静,如今她又成了二夫人了,到是没摆从前那般架子,想来也是因为刚被砍了胳膊还在将养,顾不上在府里收复失地呢!谁知道胳膊上的伤养好了之后会怎样。不过现在的文国公府已经不是从前的样子,她的女儿也不在了,爵位的世袭制也被取消,大少爷也就掀不起风浪,想来二夫人也没什么好折腾的。

白鹤染轻笑,那可不见得。有些人啊,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失势的时候想着只要翻身,让她干什么都愿意。可一旦这个身真的翻了过来,那从前立下的誓言便也都不做数了,只会想着如何能扬威立腕,如何能把自己的形象再次建立起来。不过这样也好!她勾勾唇角,要的就是她这位二夫人在国公府重新起势,只有她恢复到从前的样子,只有让所有人都相信二夫人又是二夫人了,该出来的人才会放心出来。

迎春有些担心,小姐不会放任二夫人再像从前一样吧?

怎么可能。白鹤染失笑,今非昔比,她想蹦哒可以,但只能在咱们划出的圈里蹦。

她想了想,吩咐迎春:一会儿你去买些莲藕来,要那种大的,长的,我有用。

迎春不解,买莲藕做什么?小姐想吃吗?我让厨房做就好了,应该有备的。

白鹤染摇头,我不吃,只是有用。她告诉迎春:放出话去,就说叶家虽然没了,但国公府从前的二夫人却是跟国公爷夫妻情深。三夫人行刺二夫人,令其断了一臂,国公爷一怒之下将三夫人处死,扶二夫人重新回到主母之位来。如今天赐公主也同二夫人握手言和,从前仇怨一笔勾消,天赐公主还给二夫人做了条莲藕臂,让二夫人不至于那么难看。

迎春都听愣了,买莲藕是给二夫人做手臂啊?那东西能做手臂吗?

试试呗,反正就是个装饰,做做样子而已,又不是真的。

那要怎么接到胳膊上?迎春实在不解,粘上吗?莲藕那么沉,粘不住啊!

白鹤染都听笑了,粘什么粘,缝上不就得了。

迎春一愣,随即忍不住笑出了声儿,那二夫人可有得罪受了,莲藕是会烂的,怕是一条手臂缝上去没有几天就得换新的,最多挺不过十日。这样算算,每隔十日她就要受一次罪,这种应该叫针刑吧?

白鹤染点头,你这个名字取得贴切,就是针刑。她总不能白回到这个位置上来,总要为此付出代价。而且这种代价得是持续性的,否则容易好了伤疤忘了疼,得意忘形。

迎春笑着应了差事,乐呵呵地出去想办法散布谣言了。

要说古时候谣言散布得也快,虽然不像后世那般达,不出家门就可以得知天下新闻。但古代也有古代的好处,那就是口口相传,更容易让人信服。

迎春只需要联系几间平时接触多的可靠的茶馆,不出半日,有关于文国公府二夫人重新得势的消息,就传遍了上都城的大街小巷。

只是白鹤染没想到,随着这个消息一起传了开的,却是三皇子平王殿下自问罪孽深重,以手书的形式承认了自己的一众罪行之后,自行了断的消息。

据说三皇子承认的罪有很多,包括囤积私兵,包括手足相残,包括谋权篡位,还有十年间不间断地买凶杀人。

因天赐公主将三皇子困在府中,到是让三皇子在冷静之余产生了顿悟,深刻地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自觉无颜面见自己的父皇兄弟,一刀抹了脖子。

这个消息是韩天刚亲自上门来告知白鹤染的,同时也表达了皇上的意思:王妃,皇上的意思是想请您将毒障撤去,既然人已经死了,就得派人进去将尸体运出来。好歹也是皇子,活着的时候没活明白,死后给他个体面,但愿来世能够重新做人。

白鹤染听着这样的话,表面上没什么毛病,但是她心里明白,三皇子绝对不是自杀的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