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她知道白兴言同李贤妃的风流债被叶家捏着把柄时,就猜测过大叶氏嫁进白家来的真正目的。也想到当时既然有淳于蓝在,大叶氏想要嫁进来势必要做些什么。

她甚至想到,很有可能淳于蓝的死也跟叶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当时她心里堵着一口气,再加上白兴言跟李贤妃的事给她带来了不少困扰,她心绪烦躁,毫不手软地把叶家给灭了,只想着剩下的帐有待来日去跟歌布国君再清算一笔。

她也不是没想过大叶氏也参与其中,也对淳于蓝的死起了一定的推动作用。可她从来没想到小叶氏竟知道这一切,看来这个叶家庶女这些年蛰伏在她姐姐的背后,看似势弱无能,可实际上,不知声不知气的人,信息到是没少掌握。

她走到小叶氏跟前,伸手托起她的下巴,告诉我,你知道什么?

小叶氏此刻心里头有着无尽的恐惧,她从白鹤染的目光中看到了杀意,她知道,如果自己不说,这位二小姐会毫不留情地将自己给杀死。

可是说了呢?她又会有何下场?

不要拿走我的主母之位,我就把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小叶氏忍着恐惧,开始跟白鹤染讲条件。我跟着我的姐姐去过段家,又跟着她嫁入白家,她的许多事情别人不知,我却知道得一清二楚。二小姐,我只是要一个国公府主母的位置,你能成全我吗?

不等白鹤染说话,边上的白花颜先不干了,因为先前遭了白兴言一顿毒打,原本勉强能下地的人这会儿又得要两个丫鬟架着才能站得住。可这并不妨碍她动口,并不妨碍她骂自己的母亲,只听白花颜恶狠狠地对小叶氏道:你哪来的脸还想做主母?你看看你这副样子,哪里像个主母?谁家的主母会提菜刀杀人的?你连杀人都找不到最好的方法,这种脑子你还想做主母?我呸!叶三,赶紧带着你肚子里的孩子,给二夫人腾地方!

小叶氏差点儿没气昏过去,她今日之所以冲动到提到砍人,一来是白兴言亲口告诉她,让她把主母的位置给让出来。再者就是这个亲生女儿,一大早就找到了她,冷嘲热讽,句句都说她不如大叶氏,从长相到计谋,没有一样比得上她的姐姐,根本不配坐在这个主母的位置上。甚至还指着她的肚子,诅咒她这个孩子生不下来。

她气急了,根本未加思考就拎了菜刀。眼下酿成这样的后果,她也是追悔末及。

可是为什么她的女儿还在骂她?那是她亲生的啊!

小叶氏看着白花颜,眼底的泪汹涌而出,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孩子,你也是我的孩子,我虽没有从小就养着你,可你也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对我来说你跟他是一样的呀!

我跟他一样?白花颜一下就笑了,我跟他怎么可能一样。他生下来就是嫡子,我却被生母抛弃,从小就跟在别人的屁股后面做一个没脸没皮的庶女。你那时可有想过我的感受?当我像个丫鬟似的跟在白惊鸿身后时,你在干什么?你也像个丫鬟似的跟在你姐姐身后。叶三,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孩子,你为什么还要生下我?我永远都会记得你带给我的耻辱,活该你有今日的下场!

小叶氏听着这些话,情绪开始涣散,目光也开始迷茫,整个人好像都在崩溃的边缘。这种时候只要有人再刺激她一下,她就疯了。

白鹤染看着这样的小叶氏,轻轻地摇了摇头,将随身带着的一枚药丸倒在掌心,揉搓两下塞进了小叶氏的嘴里。再一捏下颌,都不等咀嚼就咽了下去。

小叶氏惊恐地看向她,你给我吃了什么?

没什么,不是毒药。她淡淡地道,不过是让你神智清醒一些的药丸罢了。叶三,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要疯,也得等问题回答完了再疯。

小叶氏愣了下,随即阴笑起来,我也说过,保住我的主母之位,我就把当年的事情告诉你,否则一切免谈。二小姐,你也不用威胁我,我如今都落得这般下场,最坏的结果就是一死罢了,大不了我就带着那个秘密一死了之,而你却失去了一个知晓当年事的机会。

她说到这,又看向白兴言,笑得更邪恶,老爷,您也没想到吧?看似叶家之女嫁你为妻,门当户对,除了带着两个拖油瓶,别的也没什么不好。可是这一切都是叶家的阴谋,你取叶之南,从根本上来说,就是叶家的一个大阴谋。

白兴言身子一颤,大惊之后便是深深的恐惧。

这一刻,他突然希望白鹤染直接杀了小叶氏,因为他害怕,他怕小叶氏也知晓那个秘密,他更怕小叶氏把那个秘密给说出来。十皇子还在呢啊,万一当年之事揭晓,他哪有活路?

眼见白兴言将求助的目光投向自己,白鹤染却缓缓摇头。

她不相信小叶氏会知晓那么多,因为她知道,那个秘密就是大叶氏也是不知道的。真正握着那个秘密的人,怕只有叶家的叶成仁,和宫里那位老太后。

如今叶成仁已经把秘密带进了棺材里,她也想过,不怕叶成仁之前就说出去,因为他根本不敢。秘密,只有它不被人知时才是秘密,一旦哪一方主动说了出去,它便不再是秘密。

当秘密不再是秘密时,它也将不再有任何震慑作用。

叶家只要还想对白兴言乃至文国公府有所控制,那叶成仁就绝对不会傻到把秘密往外说。就算是死,他也得咬紧牙关,因为宫里还有一个太后呢!因为他还有一个儿子呢!

所以她无惧小叶氏,她只想知道当年淳于蓝的死,叶家参与到什么程度。

她的手又捏到小叶氏的下巴上,声音愈发冰冷:别跟我谈条件,你没那个资格,就算你死了,这还有你的姐姐活着,我用主母的位置同她交换也是一样的。叶三,其实你说与不说,与我来说都是一样的。叶家设计我母亲,终至我母亲身死,可是你难道忘了?我已经为我的母亲报过仇了呀!你们所依仗的叶家,已经没了,下手的人,就是我。

小叶氏猛地一颤,身体瞬间冰寒。

是啊,人家已经报了仇了,不管当年有什么阴谋,白鹤染已经把叶家给灭了,什么仇都报完了。她说与不说,还有什么意义?

小叶氏凄凄然闭上眼睛,罢了,我说,我也不要什么主母之位,只求你看在我肚子里这个孩子的份上,给我留一条生路。

白鹤染没吱声,白花颜却发出了一声冷哼,然后君慕凛也听不下去了:说了没资格谈条件,你聋啊?染染,跟这种废什么话,杀了便是。若一定要保孩子,便圈禁起来,孩子一落地立即去母留子,多大个事儿。

众人一愣,许多人这时才反应过来,屋里还有个十皇子呢!

再回头一瞅君慕凛,好么,正大咧咧地坐在椅子上看热闹。只是一只手始终捂着鼻子,眉心也紧皱着,一脸的厌恶。

白鹤染点了点头,有道理,那便这样办吧!她说干就干,立即吩咐迎春,找根绳子把三夫人绑了,扔到柴房里去。每日三餐恩,就照着从前我在国公府受虐的时候一样的标准,她爱吃不吃。

小叶氏吓坏了,白鹤染,你为何如此对我?当年苛待你也不是我做的,是叶之南啊!明明是她对不住你,你为何要将这笔帐算到我的头上?

白鹤染晃晃手指,你错了,我不是单单算到你的头上,我是算到你们叶氏一族的头上。至于你肚子里的孩子,放心,有我在,你就是想把它堕下来都没有可能。你吃不饱,孩子一定吃得饱,就是喂药我也能把他给喂活了。

小叶氏抖得更甚了,因为她知道,白鹤染说得都是真的。

我说,我都告诉你!小叶氏终于绷不住了,当年叶家看中了国公府爵位的世袭,一心想把这个世袭的爵位握在自己手里,这才让和离的叶之南带着一双儿女嫁过来。可是你的母亲已经是正室主母了,叶之南不可能做妾,所以叶家找到了当时有意夺位的歌布国大皇子,联合了他,发动了一场歌布国的政~变。你的舅舅失了势,成了监下囚,叶家便将这个消息渗透给你的父亲,让他相信他也会跟着吃瓜烙。不信你问问你父亲,是不是这么回事?

白鹤染不用问,她当然明白,就冲白兴言的胆子,他肯定害怕歌布的这一场政~变波及到千里之外的他。这并不是她想听的,她想知道的是——你说这一切,跟叶之南有何关系?

小叶氏又笑了起来,如果只是叶家所为,身为女子的叶之南当然可以说自己只是一枚棋子,一切都与她无关,她也是被家族逼的。但是我却知道,根本不是这样,因为联合歌布打压你舅舅的主意,就是叶之南出的!

此言一出,白鹤染的目光终于凛冽起来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