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要不躲一躲?立春急劝着白燕语,老爷欺负不了二小姐和四小姐,早就积了一肚子怨气,奴婢真怕老爷把这怨气都发在小姐身上。

白燕语苦笑了下,躲得过初一躲得过十五吗?我总不成一辈子不回国公府,父亲想找我麻烦还不是易如反掌之事。只是我给五殿下缝斗篷的事,究竟是谁传出去的?

立春想了想,道:您缝斗篷的时候虽说小心,但咱们院儿里的下人还是有不少看到了的。那些下人都是国公府的,虽然一直侍候着小姐,但也难免被其它人利用了去。依奴婢所见,小姐只要想想在国公府里,谁同您有仇怨,那八成就是谁了。

白燕语听得直皱眉,我从前没跟谁有过仇怨,但也跟谁都不算亲近。如今我亲近着二姐姐,怕就是因为这个仇怨变得多起来了吧?

立春也叹了一声,是啊,跟老爷一样,那些人对付不了二小姐,就把怨气都转向了您。可是老爷也不至于发这么大火,直接冲到天赐镇来吧?立春实在搞不明白,就算要训斥小姐,或者惩罚小姐,大可以派个下人来招呼一声,让咱们回府就好了,自己找上门算怎么回事?这种事情至于气成这样吗?

白燕语也想不明白,虽说女孩子家家的,芳心暗许是一件挺羞人的事,却也不至于让她爹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教训她。她还是了解这位父亲的,虽然文国公府在这一代势弱人单,可白兴言的骄傲一直都在。他可以在家里对叶家郭家卑躬屈膝,但是只要一出了门,那必须是把额头高高仰起,把一代侯爵的气派给做得足足的。

所以若是听说了她倾慕五殿下的事,最多也就是把她叫回去,关起门来骂一顿打一顿罢了,怎么可能亲自冲到天赐镇来闹腾?难道父亲不记得天赐镇是什么地方了吗?这万一激怒了她二姐姐,怕是父女俩在这镇上就得打起来。

白燕语心里头胡乱想着这些,一时也理不出个头绪。但她也想到了许是父亲被气得冲昏了头,这才不管不顾地找上门来。但话又说回来,就她一个小小庶女暗恋五皇子那档子事,至于气得冲昏了头?

思索间,白兴言已经冲进了作坊,许是太着争太生气了,一进屋的时候险些被门槛给绊倒。那些在作坊作工的女子见突然冲进来个男子,还差点儿摔了,起初的惊讶就变成了想笑,有几个人更是没憋住,直接笑出声儿来。

白兴言老脸一红,顿时大怒:放肆!一群没有教养的丫头,竟敢看本国公的笑话?

突然就被人骂了,这些女孩子心里有些不爽。可又听到一句本国公,先前的不爽便立即压了下去。她们再不懂事也知道国公爷是个大官儿,绝不是她们这等庶民能惹得起的。

于是谁也不敢笑了,但心里却是在质疑着,不知道这位大官儿为何要跑到这作坊来?买胭脂吗?买胭脂也该到京里的胭脂铺去,跑作坊来干什么?

白燕语坐不下去了,带着立春迎上前去,到了白兴言跟前俯身施礼:女儿见过父亲。

人们恍然,原来是三小姐的爹啊!

可还不等人们恍然完,更不等白燕语这一礼起身,白兴言的耳刮子嗖地一下,带着风声就甩了过去,狠狠地甩到了白燕语的脸上。

白燕语猝不及防,一下子被打飞出去,身子撞到刚做好的一堆胭脂上,不但人摔了,那些胭脂也摔了。几十只瓷瓶子打瓶在地,噼里啪啦的,摔得这些女孩子心都疼。

人们呼呼啦啦地围上去,有扶白燕语的,有去查看还有没有没损坏的胭脂的。可是一看之下,不但白燕语一边的脸肿了起来,嘴角也被打出血,就连那些胭脂也是悉数尽毁,没有一个完好的保留下来。

有人喃喃地道:我们这几日的工夫,白费了。

白燕语顾不上自己脸上身上的疼痛,也跟着回头去看,看到之后心瞬间凉了半截儿。

可惜了这些胭脂,这可是她们做了几天几夜的,是她掌管胭脂作坊以来,做出的第一批成品胭脂,可就这么被白兴言给毁了。

白燕语此刻已经顾不上什么父亲不父亲了,她就是心疼这些胭脂,心疼这些跟着她一起熬夜赶制胭脂的姑娘们。

于是她站了起来,嘴角还在淌血呢,面上却没再有丝毫畏惧。她仰着头大声质问白兴言:父亲打我也就罢了,可为何要毁了我们的胭脂?这些东西是属于作坊的,不属于我个人,父亲您有什么权力毁了作坊的东西?

经了白燕语的提醒,其它姑娘们也反应了过来,个个都将愤怒的目光投向白兴言,那股子气势丝毫不输此刻白兴言的震怒,甚至还有人往前走了两步,一副要跟白兴言对垒的架式。

白兴言气得肺都要炸了,他伸手怒指白燕语,大声喝骂:不知廉耻的东西!身为一个女孩子家,居然藏在私下里为男人缝制披风,我们白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他这一句把人们都给骂懵了,给男子缝披风?三小姐吗?给谁缝了?

她们都住在天赐镇上,自从来到痨病村之后,一直到如今天赐镇已经快要建成,她们就从来没进过上都城,自然也听不到上都城里的传言。就是白燕语听到的话,也是林氏昨晚趁夜派人来通知她的。

但是白燕语那天那五皇子送披风,到是被许多人给看见了。可是人们并不觉得怎么样,反而都在背地里夸三小姐勇敢,还有惊叹五皇子生得好看的。

此时见白兴言竟是因为这个事儿打上门来,一个个都愤怒不已。

有人开了口,大声替白燕语说话:三小姐给五皇子缝件披风怎么了?这有什么可丢脸的?再说,那披风五皇子都收下了,我们都看见了的。五皇子对三小姐很好,两人说了好一会儿话,您这当父亲的难道不应该为女儿感到高兴吗?

就是,要是我能交往到这么优秀的男子,我爹娘怕是得跪地上烧高香了。

这绝对是祖坟冒青烟的事,怎么到了你们白家就成了丢人现眼呢?

就算是文国公府也不能跟皇族比吧?你们白家就这么看不上皇族?

一时间,白兴言被怼得眼冒金星,满头是包。这一群小姑娘叽叽喳喳说个不行,一个个横眉冷对的,就差没动手挠他了。这让白兴言感到十分的羞愤,火气也随之更大了些。

白燕语也是不理解她爹为何发这么大火,于是开口问道:父亲,就算您觉得我败坏门风,这种事情也该是把我叫回家里,关起门来教诲。可是您这口口声声说我有辱家门,却还大张旗鼓地闹到这里来发火,这不是在故意散播吗?这不是在故意让更多的人知晓吗?您究竟是不是在为家族着想?你大老远的跑来打我,究竟因为什么?

白兴言被问得哑口无言。

因为什么?因为什么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还不是因为那五皇子根本不是皇家孩子,而是他的亲生骨肉吗?还不是因为五皇子跟白燕语他们本就是亲兄妹吗?

其实他从前也知道这个三女儿跟她姨娘是一个性子,一身媚骨,见谁勾搭谁,甚至还勾搭过白浩宸。但是他从来没想管过,一来对这种媚骨之人他很是受用,二来白浩宸本来也不是他亲生的,就算两人发生了点什么也无所谓,从道义伦理上一讲,都不是大错。

甚至他更想过,如果白浩宸以后娶了白燕语,那么至少这个文国公的爵位也不算是自己拱手让人,至少这里头还有一半白家的血脉。

可是换了五皇子就不是那么回事了,那可是亲哥和亲妹啊,他怎么能不着急?

但这话怎么说呢?他总不能把真相说出来,可不说真相的话,今天自己确实师出无名啊!

一时间,白兴言愣在当场,很是尴尬。

到是有反应快的姑娘说了句:难道三小姐和五皇子的事就是个幌子?国公爷其实是冲着我们的胭脂作坊来的?这姑娘说得有理有据,早就听闻国公爷跟天赐公主并不和睦,虽说是亲爹,但国公爷当年可是逼死了公主的亲娘,还一连十多年都不给公主饭吃。非但如此,还对亲生的女儿不管不顾,最后干脆打发到洛城去。国公爷,难不成您的本意其实是想要捣毁我们的胭脂作坊,其实是为了给天赐公主添堵吗?

这话一出,姑娘们瞬间反应过来。

是啊,冲过来责骂三小姐理由不足,到是给天赐公主添堵的理由挺充分的。

人们再看看坏了一地的胭脂,那可是她们几天几夜的辛苦啊!

有人想起胭脂作坊落成那日发的誓言,我们说过,要与作坊共存亡,有谁想捣毁我们的作坊,我们就和谁拼命!

对,这是公主的恩赐,这是公主给我们的谋生之路,这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根本。谁毁了我们的作坊,我们就和谁拼命!姐妹们,现在拼命的时候到了!

拼命的时候到了!姐妹们!挠他!

一群小姑娘愤怒之下嗷嗷叫着,呼拉一下朝着白兴言这个罪魁祸首冲了过去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