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越的身子成了,听了这个消息后,最激动的人便是天和帝。

当时他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也顾不上都谁在场,一听说成了马上就抹了眼泪,哭得那叫一个伤心,大鼻涕都冒泡了。

君慕凛小声同身边的小姑娘说:你别笑话他,人上了年纪就是爱激动。

白鹤染笑了笑,人之常情,不会笑话的。就是等江越全好了之后,这个身份问题可得解释好,母后那一关是不是也得过啊?

这话老皇帝听着了,不由得叹了一声,阿染说得对,母老虎那关朕是得去过。唉,其实这些年吧,她多少也猜到了一些,朕也没成心想要瞒着她,只不过没有细说而已。这次玩儿大了,凭空少了个太监,还是个总管太监,这个谎还得你们母后去圆。

老皇帝说到这里又有些激动,站起来搓搓手说:阿染你先回去,让凛儿带你吃些好的,父皇就不留你在宫里吃饭了。一会儿你母后指不定要发火,朕得赶紧灭火去,怕你们留下会烧着,所以还是赶紧走吧!

君慕凛对此特别赞同,对,赶紧走,不走还得给他们拉架。老头子搞出这么大事来,母后不生气才怪。让他们自己打吧,咱们管不了。走,快走!

白鹤染是被他拉出宫门的,临出门前还看到江越一脸苦相地走到大殿这边,说是也要跟老皇帝一起去跪皇后,求得皇后娘娘宽恕原谅。

她有些惊讶,都坐上了马车还在琢磨这件事情:父皇见了母后是要跪的?

君慕凛摆摆手,不跪,家教没那么严,但是一顿数落肯定是少不了的。至于体罚,昭仁宫的花园里有一片小花田,是母后自己伺弄的,里头不但种了花,还种了不少白菜萝卜。以往父皇只要一犯错,母后就罚他到田里干活儿,什么浇水除虫摘菜洗菜,这都是轻的,有时还会罚他挑来牛粪鸡粪去肥地。

白鹤染抽抽嘴角,实在是没忍住,感叹了句:母后这真是活上了人生的巅峰啊!

某人赶紧讨好媳妇儿:往后我也这样,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要是表现不好,你也罚我去种地。你不是有很多药田花田吗?以后就都交给我琮伺弄,不用再额外雇人了。

她挑眉,你的意思是说,以后你就天天犯错,然后天天为了乞求原谅去种田?那你直接娶个农妇多好,然后倒插门到乡下去,保管你天天有田种。

不不不不不!他一连串儿的不字说出来,头摇得跟波浪鼓似的。谁都不要,本王只要你就够了。染染放心,父皇这样的错误我是不会犯的,我这辈子除了你之外,其它女人都近不了我的身,所以这种错误跟我不挨着。

那你会犯哪种错?她有些好奇,男女之事也算是从根儿上就断绝了,其它的错还能犯出什么花儿来?难不成你不搞混乱的男女关系,你喜欢玩的是男~男关系?

她觉得自己可能想对了,不由得大惊:君慕凛,不会吧?你真有那种嗜好?我可告诉你,你要是敢碰男人,姑奶奶一巴掌抽你上西天!

君慕凛一哆嗦,赶紧摇手,别恶心我了,我碰男人干什么?没那个嗜好。我的意思是其它方面,比如母后很讨厌父皇喝酒,因为他酒量不行,不喝正好,一喝就倒,每次还都要倒去昭仁宫,所以母后很烦。基本上第一天喝了,第二天就要下地干活,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父皇现在就变得比较主动了,锄头都拿得像模像样的。

她懂了,喝酒啊!没关系,男人么,喝酒应酬也是正常的。不过你喝完就自己找地方睡,别进我的房就好。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大度了?

君慕凛抽抽嘴角,大什么度,我不进你的房我上哪儿睡去?小染染,你可不能这么不讲究,我这人认床,我不能换地方睡觉的。

她表示不信,忘了你半夜钻到国公府,趴我榻上的事了?

那不是有你吗?染染,我认床是一个,认人更要命。反正只要有你在,天南海北都可以是家,但如果没你,我必须只睡一张榻。

她还是觉得这人说话有漏洞,行军打仗怎么整?难不成你以前出征都不睡觉的?

出征不算,出征就没那么些讲究了。反正我的意思就是,染染,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能赶我出房门。我不怕丢人,就怕丢了你。

她打了个哆嗦,这人说话愈发的肉麻了,要不是知道他真有那个过敏的毛病,她绝对会以为这是个情场高手。这小情话说的,一句接一句的,句句都能说到点子上。

他送媳妇儿回国公府,自然又是一番恋恋不舍,而此时的国公府里,一个小厮正站在白花颜面前,向她汇报说:得水那丫头被大少爷派人扔到了郊外,据说是被几个男人给抢了,好像是抢到了附近的村子里,给好几个穷男人一起做媳妇儿。

那小厮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白花颜,再道:奴才不敢往下说了,怕污了五小姐的耳。小姐也别听了,后头真不是什么好话。总之得水那丫头是废了,疯疯癫癫的,小姐您就别惦记她了。要是您身边缺人手,可以跟红夫人说,请红夫人再拨个丫鬟过来侍候。

白花颜听得有点儿打哆嗦,她摆了摆手,行了,你下去吧,我这里也不缺人手,用不着什么红夫人不红夫人的给拨。

那小厮退了,白花颜身子抖得更厉害。她问身边的青草:你说得水为什么疯啊?就算被剃了头,那就等着再长出来就是了,也不至于就疯了呀!

青草叹了一声,小姐,怕不是得水自己愿意疯,兴许是被人做了手脚。您想啊,能在不知不觉间就剃光了她的头发,那么再下手做点别的,是不是也是易如反掌?小姐,您可别再听得水从前的蛊惑了,那丫头是存心挑拨您去跟三小姐翻脸,没存好心呀!如今她得了这般下场,小姐您可不能再听信她的话去跟三小姐做对了。

白花颜不愿意相信,她这般下场,跟我和白燕语做不做对有什么关系?

青草急得都快哭了,小姐您上怎么不信呢?那得水平日里也没做别的,所以一直以来咱们这头也算安生。可自从她鼓动您去跟三小姐闹,这不就出事了吗?再加上二夫人也出了事,奴婢猜想,这件事情一定跟二夫人有关。得水是听了二夫人的话,故意回来挑拨的,就冲着她是在大少爷房里出的事,您就应该有所警觉呀!

白花颜听得皱眉,得水同我讲白燕语的事情,这并没有错,她错就错在不该背着我又跟了别的主子,还一跟就跟到了人家房里去。哼,我那位大哥可不是什么好鸟,从前栽在他手里的丫鬟还少么?她偏偏又要凑上去,如今落得这般下场也是活该!

她越说越是愤恨,白燕语,别以为没了得水本小姐就不能拿她怎么样。她凭什么拿六殿下的东西?就冲着这一件事,本小姐势不罢休,该是我的东西,我必须得抢回来!

丫鬟青草看着自家小姐这副癫狂的样子,心里头只剩下默默叹气的份儿。她也为自己悲哀,主子做事奴才背锅,跟了这样的主子,她的未来已经可以预见了。

小姐不要再惦记立刻六殿下了吧!青草在做最后的挣扎,或者说也别把六殿下和三小姐想得那么亲密。奴婢听说,三小姐心里头惦记的是五殿下,她根本就没把六殿下放在心上,咱们就不要再计较那块玉佩了好吗?

五殿下?白花颜头一次听说这样的事,白燕语还惦记五殿下?

是。青草如实道,奴婢也是听说的,说三小姐自从跟着二小姐和五殿下去了一趟庙会之后,就对五殿下芳心暗许,就连城隍庙那些受伤百姓的伤药钱,都是三小姐替五殿下出的。除此之外,她还为五殿下缝了一件披风,只是最近她一直都在天赐镇那边住着,所以下人们也不知道有没有送出去。

这就是深宅大院儿,这里没有秘密,每一个院落发生的每一件事情,都经由一个个奴才的口很快便传扬了出去。白燕语自以为披风缝得够小心仔细,这个消息却还是在不经意间流走,很快就在小范围内传扬开来。

只是这些奴才们也懂得如何小心谨慎,他们知道,有些事可以说给主子听,比如对大叶氏和得水被剃头的猜测。但有些事就只能是坊间相传,比如说白燕语给五皇子缝披风。

但也有些人会在特定的时间告诉给自家主子,比如说此刻的青草。

其实她本意是想借由这个事儿,打消白花颜对三小姐白燕语的怨恨。可是万没想到,白花颜在听说了这件事之后,竟又在心里打起了一个鬼主意来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