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白蓁蓁的话说,白兴言那何止是丢人,简直都要让她在阎王殿抬不起头了。

堂堂文国公,一品侯爵,关键还是她爹。而她呢,是未来的慎王正妃,对阎王殿来说好歹也算是主母。可她爹居然在大牢里给那叶成仁下跪,还当着叶成仁的面狠狠地自扇耳光。

姐,你说他是不是疯了?他的脸皮当真就那么不值钱?他当真就那么怕叶家?叶家到底有什么值得他怕的?就因为一个太后娘娘吗?他不要脸,我还要脸呢,他扇的何止是他自己的嘴巴,他简直是在扇我。

白鹤染紧紧拧起眉,他想到叶成仁不会轻意就犯,不可能轻意就将所谓的名单告诉给白兴言,却也没想到对方竟会提出如此无礼的要求。

下跪?自扇耳光?

叶家确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人都扣押在了阎王殿的大牢里,还敢如此嚣张。白鹤染气得笑了出来,罢了,他愿意扇就让他扇,他也的确该扇,只不过再如何该扇也论不到叶家人行刑。她告诉白蓁蓁,不用理会,叶家大老爷来阎王殿一趟也不容易,这种人生体验可不是人人都有资格拥有的,咱们得给他创造一个好的牢狱条件,让他这个牢坐得更舒服自在。

白蓁蓁听不懂,姐你什么意思?

白鹤染摊摊手,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叶家大老爷不同常人,好歹也算半个亲戚,咱们可不能拦着人家逞威风。只是这威风逞多了也累得慌,大牢里总不比在家里时自在舒服,为免叶大老爷累着了她看向九皇子,九哥,给他送盏茶喝可好?

九皇子挑眉,弟妹所说的茶是

润喉的茶,我亲手调配,保证他喝下之后终身难忘。

九十两位对视一眼,皆是勾了唇角。君慕凛笑呵呵地说:我们家染染亲手调配的茶,叶家人真是好大的面子,竟能喝上未来尊王妃的茶。也罢,看在他跟你们白家是亲戚的份儿上,染染,你便给他泡上一壶吧!

一壶太浪费了,一盏就够。白鹤染伸了手臂,拿了桌上一只茶叶罐子。

君慕凛一把就给按住了,别闹,上等的紫雾茶,九哥可就得这么几两,可不能便宜了他。你要泡茶还不简单——他冲着外头的侍卫招招手,去,从树上摘些叶子下来,再刮两小块儿树皮,拿过来给公主殿下泡茶。

那侍卫应声去了,不多一会儿就抓着两把树叶回来,顺带着还撕下两片树皮。

染染,就用这些泡吧,阎王殿的树长得也都挺好的,给他喝不亏。

白鹤染看得直皱眉,你这整的也太明显了,他能喝吗?

君慕凛都听笑了,傻丫头,难不成你以为给他泡紫雾茶他就能喝?他又不傻,他现在是犯人,凭白无故的给犯人上盏茶,是个人都明白茶水里肯定是有问题的。所以用不着那么讲究,反正也是硬灌,就拿树叶树皮子泡吧,别白瞎了好东西。

她听得直抽嘴角,硬灌啊?那岂不是摆明了告诉他咱们这茶里有鬼?

就是摆明了告诉他啊!某人说得一脸无辜,老子就是摆明了收拾他,他能把老子怎么样?再说了,难不成进了阎王殿还能一点儿委屈都不受?九哥没用蒸锅蒸他就不错了,他要有意见,不行就推后院儿油锅里去,裹上面炸一炸,看他喝不喝。

白蓁蓁都快听吐了,捂着嘴跑了出去。九皇子赶紧在后头追,心里头咆哮怒骂,这两口子可真要命,如果把他的小蓁蓁给吓着了,他一定跟老十玩儿命。

那便这样吧!白鹤染也不想听他再发挥下去,裹面炸人什么的,是挺恶心。

她开始动手撕树叶,撕完了再搓,到真的整得跟茶叶似的。就是那两块树皮不太协调,她干脆用石头捻碎了掺到里面,然后倒了滚开的水。

行了,送去给叶大老爷喝,就说他训斥文国公太辛苦,本公主体恤,送他一盏茶喝。将茶放递给侍卫,那侍卫已经取了托盘来,端着就走了。

君慕凛邪笑起来,怎么暴露了自己?就当是阎王殿赏他的不就得了,他总不敢去找九哥报仇,就是宫里那位也是不敢的。

她摇头,那多无趣,做了好人好事却不留名,回头人家想道个谢都不知道该找谁去,也让人家为难不是。我就是想让他们叶家来找我报仇,人啊事啊的,只有动起来才有破绽。不然总是相安无事,你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假象,该怎么推动事件前进?叶家,只有一枚炸弹扔过去,炸飞一群人,他们才能有紧迫感。

他又不懂了,什么叫炸弹?

就是一种烈性的炸药,炸药你懂吗?理论上来说跟烟花差不多,都是点燃了有烟,炸起来有响。只不过内里成份不同,火药剂量也不同。准确来说,烟花属于火药,而炸药是在火药的基础上演变而来的。烟花好看,能让人欢喜。炸弹可怕,能要人性命。

他还是不懂,却琢磨出门道来,若真有这种东西,岂不是运用在战场上会更好?

她看着他,眨眨眼,的确,很久很久之后的将来,人类就是将这种东西用于战场。一枚炸弹轰过去,尸横遍野。多少家园就是这么炸没的,多少无辜的老叟妇孺就是这么被炸死的,人们甚至前一刻还在提水灌溉麦田,笑容还漾在脸上没有褪去,轰地一声,生命便就此终结。有时炸得狠了,离得近了,连具全尸都剩不下,能找到一条断臂都是幸运的。

他听得直皱眉,杀伤性如此之大?可是染染,既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你又如何知道的?那种叫做炸弹的东西,你见过吗?

她扯扯唇角,没有正面回答,只是道:有人说那是时代发展的必然产物,可是我不待见,不如一把毒撒下去。再可恨的人都有爹娘,爹娘都会记得他们牙牙学语时可爱的模样。不管是为了国家必须上战场,还是有他们自己所坚持的不得不战的理由,即便要死,也留具尸首给家人,拉回去葬了,今后也有个念想。

她挥挥手,不愿再说这个话题,因为这话题会让她想到她的上一段人生,会让她想到第三世界国家残酷无情的战场,想到她跟着阿珩一起,将肠子都流出来的同胞从炮火中拖抢回来。那种场面,她绝不愿于经历第二回。

叶家这十多年一直制衡着白家,一直凌驾在国公府之上,我那个不争气的爹,更是在被叶家压着的这些年里,干了不少糊涂事。我今日把他带过来,让他去见一见叶成仁,本是打算让他威风一回,找找文国公府的颜面和气场。结果没想到,他依然是那么不争气。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我便不带他来了。

她垂了眼,看着桌上剩下的树叶子,轻轻哼了一声,白家人不是好欺负,只是从前懒得同他们计较和争斗,他们却真当自己逆天又无敌,可以对白家为所欲为。可惜,世上哪有那么一帆风顺之事,我心情好了,陪他们周旋周旋,我心情不好,便赏他们一口茶喝,让他们亲眼看看,看看衰败的真正模样,看看一个人从壮年到衰老,是一个多么可怕的自然规律。

你给他喝的是什么?君慕凛开始好奇了,不是毒茶?喝完不死?

她失笑,死?死是天底下最好的解脱,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我要让叶家人看着一家之主迅速衰老,就如同他们叶家的走势一样,盛极一时,转瞬即败。所以,那是一盏掠夺生机的茶,喝过之后,不出两日,生机会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他体内生生剥离。叶家人会看到那叶成仁满头黑发寸寸成雪,再片片掉落。会看到皱纹一道一道爬上他的脸,遍布他全身。会看到他牙齿稀松掉落,脊柱弯曲,身姿从挺拔到佝偻,声音从洪亮到沧桑。

她笑了起来,笑得就像黄泉路上的彼岸花,前世的人叫它曼珠沙华。最好看,也最要命。

三日之内完全衰老,最后虽无疾而终,但却要承担着最大的心理压力和恐惧,让叶家的人终身不忘。

纵是混世魔王,纵是神武将军,在听了这话之后也倒吸了一口冷气。

世上竟会有这样的药!染染,你这哪里是让他们终身不忘,这绝对是要被写进叶家家谱里去的。不只这一世不忘,还要警示后人。

我要了大叶氏手里的一个藏金窟,还要了叶家数千万两黄金。不出意外的话,叶成仁想要活命,他手里的那个藏金窟肯定也会交出来。我只给你留两日,两日之内撬开叶成仁的嘴,老太后还有多少个藏金窟,都掌握在什么人手里,但凡叶成仁知道的,都得撬出来。

她平静地说着打算,君慕凛却不知,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她没说。

关于那盏茶,白鹤染动了手脚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