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显然,白鹤染真不是在逗他玩,这件事情早在她心里酝酿过,只是女子及笄便准嫁,这是千百年来形成的规矩,又岂是她一人之力说改就改得了的?

不过今日她突然开了窍,改不了全部,那便只改天赐镇好了,怎么忘记了那地方由她说了算呢!到时候律法一颁,人们不听也得听,谁不听就不要住在她的封地。

她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自豪,或许人们短时日不会理解,但是她相信,日久天长,只要把道理讲清楚,总有一天人们会明白她的用心良苦。

你觉得我这个主意怎么样?她问君慕凛,这可是我做为天赐公主,对自己封地做的第一个决议,你做为我的驸马,一定要大力支持。

某人都快气迷糊了,十八成婚的事儿还没过呢,这又扯出来个驸马,你这是打算让本王上天赐镇倒插门儿去?当初他脑子坏掉了给她想这么个主意,要这么个封地?这不是自己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么。白鹤染,你给我听好了,你是我尊王正妃,别扯什么驸不驸马的,本王不当驸马。

行行行,就尊王正妃。她也不跟他计较这个,反正就一个身份的叫法嘛,无所谓,你喜欢什么就叫什么好了,反正大家心里都有数。

有什么数啊?这死丫头今儿怎么总给他挖陷阱呢?染染,文国公府那破娘家你还没待够啊?我以为早点儿把你娶进门是救你于水火,可眼下看来,你这哪里是陷在水火之中,你这简直是游刃有余,如鱼得水啊!

她摇头,这跟文国公府没关系,反正等我的公主府落成之后,我就要搬家了,带着我娘亲的牌位一起搬。至于文国公府,我会记得每年我娘亲祭日的时候回来一趟,在府门口的那根柱子前烧一些纸钱,顺便提醒一下我那个爹,当年他都做了些什么。

淳于蓝的死她依然无法释怀,虽然从灵魂上来说,她同淳于氏没有什么关系。可世间之是就是这般巧合,今世的白家同前世的白家是那么的相似,甚至连父亲的名字都只差了一个字。偶尔午夜梦回,她会分不清楚哪一个才是现实,哪一个才是前世。

君慕凛看着面前这丫头,有想掐人的冲动,可是伸了伸手,却没舍得真掐。

罢了罢了,你说十八就十八吧!他终究是拗不过她,左右你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跑也跑不掉。只是这三年若边关有战事,染染,你可得等我回来。不管多少年,一定等我,你要相信我,哪怕再难打的仗,我也一定会活着回来见你。

呸!她就不爱听这样的话,嘴里就不能说点儿吉利的?再说,我为什么要等你?不是说好了有仗一起打,有枪一起杠,怎么着,你想扔下我一个人去战斗?该不是在军营里藏了个相好的,不想让我知道吧?想京里一个家,军中再一个家?君慕凛,你要这么不检点,姑奶奶阉了你!她比划了一个阉割的动作,吓得某人身子一缩。

哎?她突然灵机一动,天赐镇第二条新律法,废除三妻四妾,对所有居民实施一夫一妻制。也就是说,想要住在天赐镇,就给我放弃纳妾的念头,只能有一位妻子。当然,允许和离允许在合理情况下休妻,若妻病逝,也允许续弦。但绝对不允许为了纳妾故意休妻,一经查处,必受重罚。

这点君慕凛那是举双手赞成的,就应该这么办,瞅你们国公府乱的,三个女人就一台戏,国公府前前后后都多少女人了,看着就烦。

再乱也比你们君家强。她翻了他一眼,数数你爹的后宫,再看看你有多少异母兄弟姐妹。我就不信不是一个娘肚子里头爬出来的,感情能好到哪去。说完顿了顿,四哥是例外,不过也就这一个例外,别的可就一言难尽了。

君慕凛不得不承认,你说的没错,后宫有多少女人数都数不清,你看到的还只是有名份的,还有不少没名没份的,以及名份太低甚少出来见人的呢!真不知道老头子年轻时候哪来那么旺盛的精力。染染你放心,我这点绝对不随我爹,我见着女人就烦,唯独你是例外。你都不知道,没认识你之前,除了母后跟灵犀以外,我几乎都不跟女人说话的。真是,一凑近了就能闻着一股脂粉的臭味儿,恶心死了。

白鹤染点点头,那这点咱俩算是达成共识了,今后我要在天赐镇建立一夫一妻制,你必须得挑大旗支持我,还要以身作则。

他举手保证,必须做到表率。不只我做表率,九哥也一起做表率,估计四哥也能。

四哥啊!她想到那个让人有些心疼的谪仙之人,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不是一夫一妻的问题,他是能不能娶的问题。你不觉得继苏婳宛之后,四哥很难再接受其它女子了么?

他就是死心眼儿,回头我开导开导他。不过这人要是钻了死胡同,那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偏生我还打不过他,真是件叫人头疼的问题。

你真打不过他?她有些不信,都说十皇子是战神,战无不胜,自从你披甲挂帅,还没输过。你怎么就打不过他?

那是上阵杀敌,讲究的是战术。君慕凛实话实说,打群架跟单挑根本不是一回事,虽然我自认为单挑也是东秦数一数二的人物,但偏偏就是打不过四哥。所以这个数一数二,其实我是数的二,四哥才数一。灵云先生的弟子,那可真不是闹着玩儿的。

那么厉害?白鹤染感叹,可惜,这么厉害的人终究还是没能保住自己心爱的女人,以至于世事变换,再见面物非人亦非。所以君慕凛,你应该庆幸,我不是苏婳宛那种需要男人来保护的女子,我有足够的能力来保护我自己,而你,只需要放开手脚,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就可以了,我绝不拖你后腿。

君慕凛点头,确实,你不但可以保护你自己,你连我都能一起保护了。染染,其实男人都有保护欲,都想要尽自己所能来保护心爱的女子,你如此强大,让本王少了许多乐趣。

哪有?我没有很强大,就比如说天赐镇,要不是有你,封地什么的我肯定是要不来的。可是你却能够帮着我要出封地来,让我来建设属于自己的家园,让我来实现自己的归划和理想。君慕凛,从天赐镇这件事情来说,我很感激你。不如咱们去镇上看看,我给你再划出一块尊王府分部来?往后你常来常往的,也有个落脚处。

你开什么玩笑?他真想揍这死丫头一顿,本王去天赐镇,你让本王住外头?

不是外头,也是属于你的府邸。就跟京里的尊王府一个样,只是没那个大罢了。

那也不行!他坚决不同意,要住就一起住,反正本王到天赐镇去,就住在公主府上,别的地方哪儿都不去。

那怎么行?她坚决不同意,天赐镇上可都是我的臣民,我一边给人家定规矩,不许这个不许那个的,连十八岁之前成婚都不行,然后我自己就公然留宿未婚夫在府上同住,我成什么了?你让我的臣民怎么看我?

我不管,反正我不去外面住。他真生气了,大不了你在公主府里给我留个院子,挨着你就成,我晚上坐墙头上守着你,总也比住在外面强。

她无语了,爱咋咋地吧,反正来无影去无踪的,臣民们也看不到不是。

两人盘腿坐在床榻上,面对面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似乎哪里有点不太对劲。

眼瞅着某人眼珠子里的紫光愈发的浓重,白鹤染开始觉得有些渗得慌,屋子里的空气似乎都冷凝下来。好像一下子进入一座冷库,冷得她凭空打了个哆嗦。

你干什么?这男人好像生气了,不对,是发怒了。她有点儿心虚,这什么情况?

真行啊!某人咬牙切齿,你给本王说说,咱们原本是在探讨什么来着?你是怎么从那个话题一直扯到天赐镇的公主府的?这期间又是怎么扯起来一夫一妻,甚至都扯到四哥同本王谁更厉害上面?白鹤染,长本事了,学会打岔了!

呃好像是有些跑题了,那便说回来最初的话题,你不让我给江越治,那我都答应你爹了,现在说不治岂不是晚了?

不晚。某人继续黑脸,反正我说不能治就是不能治,不用你说,我跟老头子说去。

她还是觉得这样不好,怎么可以失信于人呢?

你让我想想,看有没有择中的办法。她拧着小眉毛琢磨着,小模样在某人看来实在是可口极了,于是摩拳擦掌想要将其推倒。结果就在手爪子刚伸出来的那一刻,小可口突然抬起胳膊打了个响指:我想到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