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及笄不嫁?

九皇子来到花厅时,就看到江越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哭,哭一把鼻涕一把泪,那个心酸。

他不明所以,皱着眉快步进来,出了什么事?恩?你哭什么?

江越抬头,见是自己九哥来了,顿时哭得更凶了,九哥,你说我是不是挺招人烦的?

君慕楚完全搞不清楚状况,还以为是谁欺负了江越。可再又想想,这里是他的阎王殿,谁能在阎王殿里欺负江越呢?就算不知他真实身份,可他也是皇上跟前的总管太监,欺负他那不是找死么?到底出了什么事?

江越抽抽鼻子,十哥不要我了。

恩?君慕楚更懵了,老十不要你?他怎么不要?你什么时候成他的了?

我什么时候也没成他的,我的意思是说,他不想认我这个弟弟了,他不让十嫂给我治病!他是越说越委屈。

君慕楚却不信,怎么可能,老十向来疼你,你是不是听错了?

听错什么呀!十嫂一说给我治病十哥就急眼了,当时就拎着十嫂进了里屋。这知道的是他不想让十嫂医治我,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色迷了心窍准备剥皮吃人呢!十嫂就跟个小鸡似的被他给拎走了,扔了我一个人在这儿哭。九哥,你说十哥是不是该打?你打他吧!

君慕楚阵阵郁闷,打?那小子十六岁生辰过完,他就没打赢他过。这些年在战场上磨练得更不像话了,别看平时嘻嘻哈哈,可一旦杀气外放,隔着几十步远的人都要打哆嗦。

见九哥不吱声,江越就急了,九哥你不是打不过他吧?完了完了,那往后他还不得无法无天了?这可怎么办?我还指望着翻身做男人呢,这整的,谁成想事到临头他给我来这么一出啊!也不知道十嫂能不能打得过他,万一十嫂也输了,我岂不是要空欢喜一场?

君慕楚听不下去了,你给我说说你十哥为什么拦着不让治?或者你说说你十嫂究竟打算怎么个治法?他觉得已经抓到了事情的关键,老十是不讲道理,但那是跟他看不顺眼的人不讲,跟你他还是挺讲理的。你且说说这个病怎么个治法,本王听听再做评说。

江越抽了抽嘴角,不,不好吧?那兴许是十嫂的秘密,你知道,医术不轻易外传的。

别扯那些没用的。江越这态度更让君慕楚坚持自己的猜测了,看来这里头一定另有原因,保不齐就是在治法上出了问题。毕竟江越伤的是那个地方,难不成患处治疗?

江越脸一沉,九哥,你猜对了。

九皇子沉默了,患处治疗?怪不得老十发飙,这换了谁谁都不能干。

要说从前他或许不能体会,或许还会说大夫治病嘛,不能把男女看得太重了。可他如今也是有了未婚妻的人了,推己及人,如果是白蓁蓁算了算了,不能想,太可怕。

江越,本王帮不了你。他摇摇头,这件事情你求谁都没用,就是求到父皇那儿老十也不能让步。或者你可以求求老天爷,这种时候兴许就只有老天爷能帮你一把了。

江越撞墙的心都有,求老天爷?不如干脆去庙里烧香啊,这叫什么招儿?

且不说花厅里这俩人一个哭一个叹气,就说后屋里的一男一女,此刻,白鹤染正被扔在屋里罚站,某人绕着她一刻不停地走来走去,走得她直迷糊。

我说。白鹤染开口了,你这是跳钢管舞呢?围着我转起个没完,我不就给人治个病吗?何况还是给你弟弟,至于这么小气?

你就是给我爹看也不行!呃,不对,似乎不能这样说,反正给谁看都不行。

那要是给你呢?她眯起眼,笑得贼兮兮的。

给我肯定行。呃,又不对,这死丫头咒他是太监?某人不干了,小染染,你这胆子是越来越大了,你这是在怀疑为夫的身体健全?他凑近了她,凑得极近,小染染,要不要验验货,看看是不是货真价实的?

说着话,一只大手不客气地握住了她的手腕。

她怂了,不,不用验,验过了的,的确货真价实,实得不能再实了。

他想起温泉那日,这死丫头从天而降,差点儿没把他给废了。不由得磨牙,那次不算!你再验验,就不怕本王这几月来又出了差子?

不怕,你就是出了差子我也能再给你治回来。放手,再不放手我就不客气了。君慕凛,我就是给他治病,我是大夫。

你要是个男大夫,你爱怎么治就怎么治,可惜,你是个女的。他把牙根磨得咯咯响,白鹤染,本王真是平日太纵容你了,居然连这种事你都想干,你说你还有什么不敢干的?

她还真仔细想了,似乎还真没什么不敢的哎,也不是,我跟你说,如果这个受伤的人换成了你四哥或是你九哥,我估计我就不敢干了。毕竟他俩气场太特别,我渗得慌。

敢情你怕他俩不怕我?君慕凛毛了,真是气死老子了,白鹤染啊白鹤染,老子不跟你振振夫纲,你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他一把将面前的小人儿给抄了起来,打横抄的,二话不说就往床上扔。

你干什么?白鹤染一声惊呼,下一刻,人已经仰面躺倒在床榻上。也不知道这破床是什么板子做的,没铺褥子吗?膈得她腰疼。

可还有腰更疼的呢,随着某人欺压上身,她的一身筋骨彻底散了架,特别是再一对上那双迷死个人的紫眼睛,完了神经都跟着散了。

要不怎么说长得帅就有天然的优势呢,哪怕是干着这种流氓事都能让人当成一件艺术品来欣赏。她不由得感叹,真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帅啊!君慕凛,你说说你这张脸究竟迷倒过多少少男少女,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长得有多好看?

这话几乎是没经大脑就往外说的,说完自己都脸红了。似乎场合不太对?

紫眼睛的主人笑了,看来我们家小染染心里还是有为夫的,要早知道你如此迷恋为夫的样貌,为夫就该早一点把你抓上榻,让你好好看看为夫这张脸,以慰籍你的思慕。

她开始磨牙,思慕?对,的确是思慕,不知道有多少小姑娘思慕着这张脸呢!君慕凛,你说咱们成亲那天会不会有你的仰慕者当街拦轿,哭着喊着要入府为妾?

某人笑得更邪恶了,那要不咱们立即成亲,你自己看看不就完了?

美的你。我才十四,成亲,成你个大头鬼。君慕凛我告诉你,别指望我一及笄就出嫁,十五岁还是孩子呢,还在长身体呢,这种年龄不适合成婚。等我的天赐镇落成之后,我要颁布一条属于天赐镇的律法,女子不满十八不得出嫁,男子不满二十不得娶亲。及笄就是及笄,跟谈婚论嫁没关系,永远不得混为一谈。

这话一出,欺压在上的人可就不干了,你说什么?明年你不嫁给我?那怎么行,我日思夜长苦苦骄傲,好不容易熬过了小半年,还以为胜利的脚步又往前迈进一大步了呢,结果你这不行不行,染染,十八太遥远了,还有三年多呢,我可等不了。

等不了你也得等。她翻了个白眼,不管男子还是女子,成婚太早都是对身体没有任何好处的。十五岁的女孩子身体发育还没完成,这种时候成婚生子,是对身体最大的伤害,男子亦是如此。真搞不明白为什么你们都愿意早早就成亲,有的甚至十五岁成了婚紧接着就生孩子,自己还是个孩子呢,她懂得如何做一个母亲吗?

白鹤染真是越说越来气,干脆一把将身上的人给推开,盘腿坐在榻上同他细细数起过早成婚的伤害,说到最后甚至连难产和男子不孕不育都说进去了。

君慕凛听得直冒汗,祖宗,就为了晚几年成婚,你至于找这么多可怕的理由吗?要按你这么说下去,十五六岁就成婚生子的人,半截身子都埋土里去了。

我没有危言耸听啊!白鹤染表示无辜,不信你去问问夏阳秋,再不济问太医院也行,看看我说得对不对,是不是诓你的。

不用问。君慕凛很是挫败,夏阳秋那老头子,早十几年前就说过不易早成婚的话,起初都当他是胡扯,可后来他也不怎么的就说得父皇信服了,所以你看,君家的孩子成婚都晚,父皇也从不催的。只是前面几位皇姐嫁人早了些,没办法,公主和亲,局势所迫。

所以啊,我们明年不能成亲。她说得认真又得意,回头得跟九哥也说一说,阎王殿入驻天赐镇后,立即将这条律法颁布出去,凡我天赐镇人,若不遵从,立即驱逐。

某人冷汗都冒出来了,辛辛苦苦等媳妇成年,好不容易日子一天天开始倒数,结果突然又多出来三年。他家小染染真的不是在逗他玩儿吗?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