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到底是什么?

是一条黄玉手串,珠子挺大颗,一看就是男子才会戴的那种风格。

手串上坠着的福结已经褪了色,但依然能看出原本该是明堂堂的黄。

这样的颜色让白鹤染想到了东秦的皇宫,据说只有皇族才有资格使用明黄这种色彩,普通百姓是不可以的,甚至权臣贵族都不行。

珠子上还有些符文,她看不懂,但似乎原主的记忆里头有这些东西。她仔细回想,便想起在原主很小很小的时候,初初记事,曾看到过生母淳于蓝的物件中,也有过这种印记之物。

我若没猜错,这东西是属于歌布国的。梅果是我母亲从街上救回来的丫头很有可能是她留了我母亲之物,以做思念。至于为何是男子物件她有些琢磨不透,可能是母族那边的亲戚给的?比如说我的舅舅?母亲远嫁他乡,思念故土,若是舅舅给的东西她定是倍加珍惜的。如此说来,落到梅果手上也有几分道理可讲。

她觉得自己这个推理没什么错,剑影也觉得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不过他又告诉白鹤染:那梅果虽说委身于白大少,平日里看起来也很是恭顺,但实际上,每天夜里她都会给白大少灌一种药,而且很奇怪的是,他们两个行房之后白大少都会晕倒,梅果的药就灌得神不知鬼不觉。这都好几日了,白大少根本不知道每晚还有这么一出戏码。

白鹤染都惊呆了,你还去听房了?

剑影有些尴尬,主子,咱们在说正事儿。关注点偏了好吧?

这算是你的恶趣味吗?她还是想探讨这个,做为一个大龄单身青年,你这每天晚上跑去听房,不怕上火啊?她是比较关心下属的私生活的,剑影,你总这样可不行,其实上次你跟迎春吵吵闹闹我觉着挺好的,要不我帮你跟迎春探探口风,问问她乐不乐意?你看啊,你俩要是成了,你就还是我的暗卫,她也还是我的奴婢,你们俩个又能天天见面,两不耽误嘛!

剑影觉得跟这个主子简直没法沟通,做为一个未及笄未出阁的小姑娘,主子你说这话都不害臊的?他提出抗议,再说又不是我纯心想听,我这不也是为了完全主子您交待下来的任务么!您看,不听,怎么知道梅果有问题,怎么知道她天天晚上还给大少爷下药。

也是。白鹤染点点头,心里有些不爽快,我刚刚还在想,梅果是我娘亲的婢女,这手串兴许是我娘亲的遗物。可这会儿才又想起来她有功夫在身,便又在想,兴许当初的婢女身份也是假的。从我娘亲救下她的那一刻起,就遂了她的随,成功跟在了我娘亲身边。

主子怀疑她是别有用心?

确实别有用心,但出发点兴许是好的。我若没猜错的话,她应该是歌布人,是我亲舅舅派过来保护娘亲的。只是有一点很矛盾,初次见面她才七岁,七岁的孩子就算会武功,应该也只是简单的招式,那么这些年她功夫的进步又是从何而来?总不能是自己琢磨着练的。

剑影听了这话,再看向她便是一脸的鄙夷,七岁怎么就不能有内力了?七岁就练出内力来很正常啊!有些人习武二十年,都抵不过一个六七岁孩子的成就。

恩?她真愣了,还有这事?你们习武都这么猛的?

猛吗?很正常好不好,主子,您也才十四,而且据阎王殿的资料显示,您的这一身功夫可是三年之内就练出来的,您都不觉得自己也是个神话吗?

这到是让白鹤染哑口无言,不过对于梅果却又多了一层想法,若我早知是这样,绝对不会让她吃这个亏,便宜了白浩宸。

她给白大少下的药属下看过,日久天长,能让人越来越听话,怕是再过个把月,梅果说什么白大少就得听什么,比从小养大的狗还听话呢!

白鹤染的眉皱得更深了,她叹了一声,将手里的珠子递给剑影,知道了,把这个还回去,悄悄的,别让她发现。他们那头你多看着点儿,已经搭进去了身子,就别再把命也搭进去。白浩宸不是白花颜,他有脑子,

剑影点点头,把珠子接了过来,一闪身不见了。

白鹤染这回是彻底闹心了,梅果这是要报仇,不出意外,她十有八九是舅舅的人了。

她想起原主年幼时,经常听淳于蓝念叨起远在歌布的舅舅。夜里睡不着,淳于蓝就给她讲歌布的故事,会说起自己出嫁时,舅舅给备了很多很多的嫁妆,还告诉她一个人远在他乡,能靠得住的只有手中的银两。只有银子多了,今后才有依仗,还说等将来她有了孩子,就把这些嫁妆留给孩子们,而他这个当舅舅的,到时候也会为自己的外甥和外甥女撑腰。

可惜,想法是美好的,现实却是那么的残酷。

淳于诺的倾倒连累到远在异乡的妹妹,以及他还没来得及见过面的外甥女。

白鹤染觉得自己对梅果的猜测没有错,那个丫头应该是舅舅怕妹妹在国公府受气,送过来的贴身侍女。至于为何安排成那样遇然的方式赠送,想来是不想惹得国公府多心吧!

只可惜,他没想到变故会来得那么突然又那么快,快到梅果还来不及成长,快到他再没有能力顾及妹妹这一边。

七岁的梅果护不住淳于蓝,也保护不了小小的白鹤染,她应该也暗中做过反抗,可惜都没成功。只能眼睁睁看着淳于蓝撞死在国公府门口,眼睁睁看着小主子被虐待了这么多年。

而她自己,其实这些年想跑肯定是很容易的,可是又能跑到哪去呢?歌布不敢回,要在东秦流浪吗?所以梅果选择留下,用一种无声无息的方式来等待时机。

如今时机到了,她这是要利用一切机会和手段开始为她的主子报仇了。

白鹤染有些心酸,七年的蛰伏谈何容易,让一个七岁的孩子把仇恨一记就记了这么多年,这到底是对权势的忠诚还是对自己的残忍?

是太大意了,她在心里暗暗埋怨自己,如何早注意到梅果的异样,她肯定不会让梅果走出这一步。祸害一个白浩宸何苦还要把自己搭进去呢?虽说在这个时代忠奴都是为主而活,为主子贡献一生,可她还是觉得这样太过残忍。

叶家,欠她的帐又多了一笔。

她睡了两个时辰便起了身,迎春进屋侍候时发现自家小姐已经不在屋里,便一路寻到药室。果然,白鹤染正坐在药屋里搓药丸,边上还放着已经洗漱过还没来得及倒掉的水。

一个个药丸被装进不同颜色的瓶子里,小石磨上还有没研磨完的药材搁着,迎春赶紧走上前,先把水拿出去让下人倒掉,然后自己动手去转动石磨,很快就磨出不少药粉来。

小姐近日药丸做得越来越多了。不只药丸做得多,还要做胭脂水粉,迎春觉得她家小姐实在太辛苦。天赐镇那头,奴婢已经通知加快进度,胭脂作坊已经造建得差不多,再过三五日就可以使用了。

白鹤染有些惊喜,这么快?那便好,那边投入使用,我也能轻松不少。回头你得空带上三小姐去镇上选人,挑些稳妥的姑娘们入坊,让三小姐把制胭脂的手艺教给她们。

迎春点头,小姐放心,这些事情奴婢会去做,咱们的胭脂铺子订单都接到了半年之后,京里的有钱人还真多。另外珠宝铺子近两日也会开张,小姐要不要过去看看?

不去了,让葛家兄妹管着就行。虽说挂了天赐的名头,但外界对于我的印象主要还是医馆和书院,经营方面的事我能少露面便少露面吧!

小姐说得是,奴婢这几日也将外面的事多交待给了芳晓去做,如此便能抽出身来陪着小姐。说起来,默语也走了有一阵子了,也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回。

白鹤染算计着日子,叹了气,怎么也还得个把月。古代这个交通真是叫人无奈,办个事走得稍远一些,就得十天半个月,再远些就得两三个月。这一来一回,小半年都出去了。

等默语回来,再等送到阎王殿去那两位也回来,咱们念昔院儿就热闹了。迎春说完又摇摇头,不对,等到那时候,咱们应该也不用住在这个院子里,应该要搬到公主府去了。

一提起要搬家她就兴奋,小姐,公主府建得可好了,奴婢听匠人说,整个公主府就是一座大花园,每间院子屋子都是座落在花园里,屋门前都有小桥流水,屋后面还都留了花园和药田,方便小姐您小范围的开垦栽种。等到搬了家,咱们还得再买些下人,不然那么大的一座府邸光靠咱们几个,可真是侍候不了。

白鹤染听着迎春的话,想着那座即将落成的新府邸,终于也笑了起来。

比起国公府来,那才算是她真正的地盘吧?有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家的感觉,真好。

两人又搓了一阵子药丸,便起身去花厅用早膳。最后一口汤刚喝下肚,就有小丫鬟笑呵呵地过来通报:小姐,外头来人给您送东西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