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春乐呵呵地领了任务,又问道:那叶家那位嫡小姐呢?

白鹤染想了想,说:至于那叶娇美,既然不想好好的当叶家的嫡小姐,那么喜欢鼓捣花蜜,便送到京郊的养蜂场,专门负责采蜜的活儿。

说到这,又想起件事来,于是叫住立即要走的迎春,去药屋里取了一盒药膏还临时抓了一包药材。

把这个拿给韩大人,药材放三倍的水熬成一小碗浓汁给韩小姐服下,药膏涂在被蜂子蛰过的地方,连涂两日既可全部消肿,不会留下任何伤痕。

迎春俯了俯身,小姐想得实在周全,奴婢这就去了。

白蓁蓁同白燕语二人都对她将叶娇美送到养蜂场一事感到特别痛快,不过叶家大老爷偷盗这个事怎么论呢?势必要带走福喜院儿那位吧?

二人问出疑问,白鹤染却不答,只告诉她们:且看明日,不出意料应该会有一出叶家内讧的好戏看。

这一晚,叶家无人安眠。

首先是叶二老爷叶成铭被送回来了,可这人送回来跟没送有什么区别呢?才到家不出两个时辰就咽了气,临死前一句话都没留下。

人们看着他被抽得皮开肉绽的样子,看着这具全身上下没一处好地方的尸体,便知十殿下这是在抽的时候就下了死手,连男人的器物都给抽得只连着一小截儿皮了。

二夫人张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个劲儿地喊着一定要为她们家二爷报仇。

可是这个仇谁给报呢?二老爷送回来,大老爷又被带走了,且还不是韩天刚带来的官差给领走的,而是阎王殿那头过来提的人。连一向威严跋扈的大夫人田氏都没敢吱声,实在是阎王殿的名头太响,她生怕多说了一句话再为叶家招来祸事。

不过张氏那头不依不饶的,一定要叶家为二老爷出头,甚至还说:这打死的不只是二爷,这打的是我们叶家的脸面啊!堂堂二老爷都能被人打死,这往后叶家还有什么脸在外走动,还不得成为整个东秦的笑柄?你们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叶家被人欺负?

田氏这会儿也是一肚子火,本来就闹心,张氏这一闹她就更闹心,眼瞅着张氏已经扑到她面前,伸出爪子来抓她的裙角,大夫人火了——你叫唤什么?你还委屈了?今日之事全都是你们二房惹出来的,我还没找你算帐,你竟还有脸来质问我?你养的好女儿,叶家白给她叶了十七年的饭,就吃出这么点本事来?要害人都能把证据留下,就这个脑子还敢做这种事?还有你的女儿养的好丫鬟,居然有胆子去跟那白鹤染叫板,她也不看看她是什么身份!一个奴才,去跟公主硬嗑,这就是你们教出来的奴才?是你们告诉她白家这些年告叶家的银子养活的?是你们教给她用这个事儿去跟白鹤染掰扯的?

大老爷的妾室江氏也说了话:二夫人,这些年叶家可没亏过二房,大小姐的吃穿用度都是可着最好的来,就连大少爷都比不过她。可是您瞧瞧这大小姐做的都是什么事啊?二老爷又为何要那么冲动,竟敢去抽白家那位公主,你们就是再瞧不起白家,可那也得看着那位背后的十殿下不是?您说让叶家给二老爷报仇,可是这仇怎么报?人是十殿下打死了,难不成咱们再一人拎把菜刀去把十殿下给剁了?谁敢?反正我是不敢。再说了,如今大老爷都被带走了,大夫人,咱们也应该跟二房的问问,他们惹出来的祸连累到咱们大房,这个怎么算?

大夫人田氏一边听一边点头,就是,我也想跟弟妹你问问,你们家老爷和女儿惹出来的祸,却让我们大房跟着吃了瓜烙儿,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说法?

二夫人懵了,说法?什么说法?想要说法找男人要去,别欺负我一个妇道人家。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就是落井下石,看到二爷死了就什么都往他头上赖,难不成我们二爷从前为叶家做过多少事你们都忘了吗?好,你们忘了,我可没忘!今日你们要是不为二爷讨个说法,就别怪我翻脸无情,把你们做的那些个龌龊事全抖露出来。二爷死了,大爷也别想活!

混账话!田氏真急眼了,我念在你丧夫,不愿同你做过多计较,可是张氏,你也要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饭可以乱吃,话却不能乱讲,别忘了,你也是叶家人,叶家完了你也得不着好!

我?哈哈!张氏笑了,有些癫狂,我还要什么好?我男人都死了,难不成你们还能把我供起来好好安养晚年?就冲着你们一个个这副嘴脸,连个妾都赶指着我鼻子说话了,我还能有什么指望?横竖都是这个命,不如闹个痛快,大不了我带着孩子回娘家,我父亲也是一府的府尹,不在乎多养我们几口人!

回娘家?田氏看傻子一样看着她,弟妹,且不说你这所谓的闹个痛快能不能真的痛快,你这一脚能不能踢得翻叶家。就算你踢翻了,你以为你还能回得去娘家?你以为你父亲还能在那个知府的位置上安安稳稳地坐下去?我今儿就把话给你摞在这儿,张氏,你听着,打从你嫁入叶家的那一刻起,你张氏就是要与叶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但凡对叶家做了什么不利之事,都会有人千百倍地还给你们张家。等到了你爹也被阎王殿带走的那一天,你可别又跪到我面前哭求。

边上,江氏也又劝道:是啊,二夫人,您就算不为娘家想,好歹也为大小姐想想。她如今可是被送到养蜂场去了,谁也没说什么时候能送回来。难不成你不想看着她平安回来了?你就这么恨心置她于不顾?还说带着大小姐回娘家,我的二夫人哟,大小姐可还得指望叶家去救呢!这二老爷没了,您不能把二小姐也豁出去吧?

张氏一激灵,是啊,她怎么把娇美给忘了。

一边是已死的丈夫,一边是还活着的孩子,张氏也算是个人物,当时就做出了判断。

于是冲着大夫人跪了下来,二话不说先磕了三个头,这才开口道:大嫂,是我糊涂了,我是被二爷突然没了这事儿给惊着了,一时胡言乱语说了胡话,大嫂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我知道错了,我心里头真不是这样想的,你放心,关于叶家的事,我必然绝口不提,所有的一切将来都会带进棺材里。二爷的仇也不报了,我如今只求大嫂在力所能及之时帮我拉娇美一把,只要孩子能活下来就好,我别无所求。

田氏冷哼一声,早这么明白该多好,平白的生了我们妯娌间的情份。行了,你快起来吧,就算二叔没了你也还是这府里的二夫人,没有人会因为二叔不在了就排挤你。至于二叔这个事,你也别怪我,府里事一向是男人拿主意,可现在大爷也被带到了阎王殿,剩下咱们一群女人,你让我给二叔报仇,我拿什么去报呢?

张氏赶紧陪着唠:是,是,都是我太糊涂,这事儿要说也得等大哥回来再说。

唉!田氏长叹,脸上也现了忧色,可是那阎王是个什么地方咱们都清楚,进去那里的人又有几个是能完好无损地出来的呢?她说着,又往边上那屋撇了一眼,那屋里还停着二老爷的尸体。意思很明显了,她是怕大老爷回来时,也是这般模样。

叶家慌了一夜,孔家也没好到哪去,因为他们家的女儿孔曼蓉在这一日的表现也是十分精彩,还带有剧戏性的转折。

府里已经先后请了五拨大夫来给孔曼蓉治脸,可是这几位大夫看了这个脸后都一致认为是中毒所致,根本就不是被蜂子蛰的,且这种毒他们从未见过,不可能有解毒之法。

不过其中一位也说了:虽然毒不能解,但是这毒也并不致命,只是会痒上一阵子,大概五六天左右,自己就会褪去,只要忍住别抓就不会留疤。当然,要实在是忍不住也没办法,只能等毒性自己褪了之后再治脸伤。

孔家人听得直皱眉,中毒?去参加个百花会怎么会中毒?

他们问孔曼蓉,但孔曼蓉这头是咬死了话,就是被蜂子蛰的,还说这伤府衙的人都验过,确认是蜂子蛰的无误。至于那些大夫为何说是中毒,肯定是他们医术不高明治不好怕怪罪,所以才说谎。

孔家人也觉得有道理,于是一咬牙,豁出去脸面,去请今生阁的大夫了。

今生阁那头白鹤染早就吩咐人去递了话,对那几位中毒的姑娘众口一词,就是被蜂子蛰的。该开药开药,该收诊金收诊金。至于送去的药,她也给了方子,自是解那种奇痒之毒。

于是眼瞅着今生阁的大夫认定是蜂子蛰出来的伤,还给开了药,一副药喝下去后孔曼蓉说已经没有那么痒了,甚至已经能忍住不再像之前那么不停地挠,他们便全信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