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的人有些意想不到,竟是大皇子与六皇子。

虽说对这两位到访有些稀奇,但有皇子捧场,特别是还有一位玉树临风正妃之位空缺的六皇子到场,姑娘们的兴奋劲儿那就别提了。一时间都忘记了先前的不快,在客房里换过衣裙之后,便开始认真地烹起茶来。

为了配合这一环节,冷家庄园把这片园子中间的空地也好好地布置了一番,竟是垒砌了许多小炉台,所有参与烹茶的姑娘们都能一人分得一个。除此之外,所有烹荣的器具也都是崭新的,是冷家为了这次百花会新买来的。

冷若南也要参加烹茶,虽然她自认为手艺不怎么样,也不太喜欢参与这种比试,但她是组织人,自己不参加实在也说不过去,便只能硬着头皮上场。

只是临上去之前告诉白鹤染:冷若南小声告诉白鹤染两姐妹,以往也会有皇子来助阵,算是给撑个场面。尤其是那大皇子,最是个嘴馋好吃的,为了喝一口最香的花茶,几乎是年年都来,到是六皇子这还是头一次。

白鹤染今日不上场,白蓁蓁便也决定不去了,毕竟两人都订了亲,赏个花还行,煮茶比艺再拔头彩以求争个好亲事这种事,就跟她实在不挨着。

于是两姐妹并坐在上首位置,到是跟大皇子和六皇子坐到一处。

这到也没人非议什么,白鹤染是公主,跟这两位兄妹相称,哥哥来了妹妹自然是陪着说话的。而白蓁蓁是陪着自己姐姐,又是两位皇子未来的弟妹,说起来都是一家人。

白鹤染看着这两位乐呵呵地坐在那里,乐呵呵地看着一众嫡小姐烹茶,还时不时点评猜测一番谁最有希望夺魁。这时间一长,白鹤染就有点儿纳闷了,于是开了口,小声问身边两位:大哥六哥就这么一直看着?

六皇子挑挑眉,不然呢?

她切了一声,莫非不是为了叶家女儿来的?我还以为你们是听说了叶家女儿出事,这才巴巴地赶了过来为其撑场子。大哥我不知道同叶家交情如何,六哥当初可是去过国公府,为当时的二夫人贺寿的。

六皇子赶紧摆手,寿宴那是给你爹面子,去也是冲着文国公去的,关叶家什么事?至于这回,还真不是听说了叶家女儿出事才来,准确的说,应该是到了这里之后才听说叶家女儿出事。不过出不出事也跟我们没什么关系,大哥想来喝口好茶,本王便跟着来凑个热闹。

东秦的大皇子素有天下第一贪吃之人的美称,当然他也不是什么都吃,他只吃好的,吃新鲜的,吃有趣的,谁要是能给他吃一道满意的菜,金山银山都可拱手相让。

白鹤染自是不知道他还有这个喜好,但她却知道,这大皇子是个喜欢搅混水的人。什么事都能插上一脚,什么事儿又不管彻底,什么人都能说得上话,却又什么人都不肯深交。

搅浑水这一点主要体现于当初大叶氏的那场寿宴。

你说你身为皇子中的老大,着了火是不是应该先救火呀!可是他不,他添柴,那边一说是冥寿,他这头赶紧就命人把喜礼给退了,换成了丧礼。当时白鹤染就看出来这个大皇子的定位,绝对是个和稀泥的,就是不知道今日是不是也有他相中的稀泥要和。

白鹤染冲着大皇子点了点头,今日谁能夺魁我不知道,但想必这么多盏茶中选出来的一二三名,味道肯定是不错的。她说完,又看向六皇子,六哥当真只是坐陪?

六皇子点头,当真。

她便不再说话了,坐陪,坐陪个屁,她怎么不信身为皇子一天到晚的就这么闲,什么事都没有还跑来看姑娘等茶喝?不过再想想冷若南说过的,往年也有皇子来捧场,便又觉得他俩可能真是来等茶喝的。

茶未好时,迎春走到白鹤染身边,附耳小声道:小姐,大夫来了,说是伤势棘手,需要运送到京城,在这里是处理不好的。

白鹤染点点头,不急,冷小姐还在烹茶,这是走还是留得让主人家点头,咱们跟着操什么心。等烹茶结束吧!

六皇子把这话听了去,笑着道:也是,急什么呢,被蜂子蜇了又死不了人。

白鹤染却摇了头,非也非也,蜇成那样,要是处理不及时,很容易出事的。

那你还不赶紧让大夫将人带回京都?

关我什么事?白鹤染耸耸肩,我一不是这冷家庄园的主人,二不是我害她们被蜂子蜇的,就算要回京城也不该我发话,得找主人家!

大皇子在边上插了一句:阿染说得没错,谁作的孽谁自己受着,关咱们什么事。你俩别说话了,影响本王看烹茶。

六皇子失笑,你是看烹茶?你是在看姑娘吧?

看姑娘怎么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没准儿本王相中了哪个,就是她们天大的造化。

白鹤染简直无语,你一个有了正妃的皇子,怎么娶也是侧。这今儿到场的除了白燕语和白蓁蓁之外,可都是名门大户的嫡女,谁家会把嫡女嫁给你做侧室啊?就算是皇子也不成的。

她想到这,心里咯噔一声,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升腾起来。再顺着大皇子的目光去瞅尼玛,这一直盯盯看着的可不就是白燕语所在的位置。

白鹤染在心里头把个大皇子咒骂了无数遍,她培养白燕语是想给找个好人家,也是想打消她对五皇子的念想,可这种给别的皇子做侧室的事是万万不能的。

虽说以白燕语的庶女身份,做皇子侧室是正正好好的,可那也不能给大皇子做侧室啊,年龄差的有点儿大,不合适不合适。

于是她开始想办法,琢磨了一会儿开口问六皇子:六哥有没有吃过一种烤鸭?整只的烤,烤完之后用刀子将鸭皮和鸭肉一片一片的片下来,蘸着甜味儿的酱,配上切成丝的大葱,卷着蒸得薄薄的小饼吃?那烤鸭妙就妙在皮上,皮竟是酥的,一咬滋滋冒油,极香。

六皇子没等说话,大皇子这头可听不下去了,阿染,染妹妹,你说的这种烤鸭在哪能吃到?没听说上都城里有这种吃食啊?怕是东秦各地也是没有的。

她眨眨眼,外头自是没有,但是我会。

你会?大皇子眼睛眯了起来,好妹妹,做给大哥吃如何?

白鹤染笑了,大哥,你这吃的也要,人也要,可是有点儿贪心啊!

大皇子装傻,什么人也要?本王要什么人了?

她也不说破,只是告诉对方:吃的和人,只能要一样,大哥自己选吧!

大皇子又往白燕语处看了一会儿,方才道:罢了,本王平生就好一口吃的,这有了吃的自是什么都顾不上的。染妹妹便为本王做一道烤鸭,本王便也息了纳侧妃的念头,如何?

白鹤染点头,一言为定。但你得容我几日去做烤炉,做好了立即请大哥品尝。

大皇子哈哈大笑,既如此,那本王便等着染妹妹的烤鸭了,至于这百花会,不看也罢,毕竟一口好茶可比不上一只好鸭子。

他也是干脆,说完这话后竟起身走了。

在场一众嫡小姐见大皇子走了,一个个有些纳闷,不过再看六皇子还稳稳坐着,便放了心。毕竟她们对大皇子可没一点兴趣,到是这六皇子实在是入眼。

染妹妹可是看穿了大哥的心思?六皇子低声问她,这老大这一出有点儿难琢磨啊!

白鹤染笑了笑,他怎么想的我管不着,但动我的人肯定是不行。

一个庶女,何必如此看重?

那是我的妹妹。白鹤染认真地告诉他,我认了这个妹妹,便与嫡庶无关。

这一场烹茶比试,最终让白燕语拔得头筹,这是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

不过在白燕语将自己烹出的花茶为每人都倒了一盏之后,她们便也都服气了,的确好喝。

第二名是郑院首家的嫡女郑玉琳,第三名是李家的嫡次女李月茹。

至于冷若南嘛,排在了最后一位。

她也并不在意,一来她本就不喜这些,二来她是主办者,总不好让别人垫了底不高兴,唯有自己最后一名,才能给其它人留够面子。

白鹤染想,这冷若南平时没个正经,总是不怎么着调的样子,可真办起事来还是有几分算计的。

六皇子也不怎么想的,竟是将随身的一块玉佩摘下来,送给了白燕语,说是做为夺魁之礼,让白燕语不要多想,安心收下就是。

冷若南告诉白燕语,往年来的皇子也会给第一名送礼物,白燕语这才放心接下。

一场百花宴的重头戏这就算完了,剩下的便是吃吃喝喝。

冷家庄园席开十桌,小姐们却吃得都很矜持,结束之后桌上大半的菜都动也没动,只有白鹤染这桌吃得最干净。没办法,她不肯亏了自己的肚子,白蓁蓁和冷若南两人更是不肯亏了这一桌好酒好菜,于是一筷子一筷子的吃下去,最后竟是撑着了。

人们吃完就告辞离去,都急着想把山谷里发生的事情讲给自己的家人听。白鹤染是最后走的,还没等出庄园大门,就看到京都方向,有一辆马车正朝着这头疾驰而来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