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若南看着叶娇美,冷冷地道:今年的百花宴是由我来主持,可你却在我的宴会上对我的客人动手脚,蓄意谋害。叶娇美,此事我亦是当事人,所以我也要告。

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冷若南的话音还未落定时,突然就听到孔曼蓉的声音也传了来,竟也是指控叶娇美——还有我!我也告她!孔曼蓉往前跑了几步,指着自己的脸,我的脸也被蜂子给蛰了,痒得快不行了。叶娇美,你们爱怎么打架就怎么打,我管不着,但你却要拉上这么多垫背的,置这么多人的安危于不顾,你安的是什么心?

对,你安的是什么心?我们都要告你!随着孔曼蓉一起的还有另外三个姑娘,也是红肿着脸正难受得不行。我们都被蛰了,你们看看我们的脸,又疼又痒,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我这都抓破了,少不得要去几分相貌,今儿不管叶家有多厚的家底多深的根基,我们都不怕,我们都要告这个状!

有一位小姑娘居然都哭了,我的脸成了这样,我还不如死了算了,还怕什么叶家。

柳絮再一次意识到自己的祸真的闯大了,可事到如今还能有什么办法?她左右看看,此处是山谷,来的都是些个小姐丫鬟,连个男丁护卫都没有,心里不由得升起了想跑的念头。

白鹤染却看出她这起子心思,于是开口问冷若南:你安排这百花会,不会一点儿防卫的措施都没预备吧?这万一山里出个什么事,遇着个坏人什么的怎么办?

冷若南笑了,怎么可能没有防备,我今日带来的丫鬟手底下可都是有功夫在的,且绝对不比男子差,一般的歹徒山匪什么的,十个八个都近不了她们的身。

白鹤染点点头,那就好。说完,抬手指了指那柳絮,把这人给我盯紧着,我瞧着怎么像要跑的意思呢?可别让人给跑了。

柳絮一听这话,心彻底死了,整个人再没有一点精气神儿,一下就瘫倒在地,再没起来。

很快地,有冷家庄园的下人带着马车入了山谷,冷若南指挥着人将受伤的几位都送上马车,并嘱咐着全部都带到庄子里,没有她的吩咐任何人不得离开,也任何人不能将她们带走。

下人立即应了话:小姐放心,庄子里有护卫五十人,必保万无一失。

终于,人都被送走了,一场闹剧算是暂时收场。人们到是有些期待一会儿离了山谷进了庄子后,那些人会不会又起些个妖蛾子。这蜂子都用上了,还有什么招儿没有?

且说那跟着一起坐马车离开的孔曼蓉几人,她们其实是知道自己的脸跟叶娇美无关的,因为在蜂子来之前她们脸上就已经不对劲了。

不过这个亏可不能白吃,案也不能断成无头案,眼下有一个能赖得上的自然是先赖上再说,管他到底些怎么回事,反正先让叶娇美背着锅。这坏了脸可是大事,家里要是问罪下来,叶娇美也正好出来顶这个罪。

孔曼蓉一边挠脸一边小声嘱咐自己这边的人:把话都给我咬死了,咱们这脸就是被蜂子给咬的,蜂子就是叶家小姐招来的,记住了吗?

有人担心:万一大夫查出来不是蜂子咬的怎么办?

那就再咬死就是蜂子出现之后开始痒的,没准儿是蜂子过敏,总之这一切都跟蜂子有关,都是被叶娇美给害的,明白吗?

几人点了头,可还是不解,曼蓉,你这是在帮着那天赐公主吗?你不是跟她有仇的,这种时候不是应该帮着叶娇美才对?

孔曼蓉用力抓了两把脸,简直恨铁不成钢,我是在帮白鹤染吗?你是不是傻的?我这是在带着你们明哲保身!叶娇美今天到了这个份儿上,就算咱们再帮忙她也翻不了身了?别说她翻不了身,保不齐这回连带着叶家都得跟着一起栽。这种时候就是要离这样的人和家族都远一些,免得刀宰她们再溅咱们一身血,最好再补两脚,如此才显得跟其它人同仇敌忾,不会成为异类。记住,为了一个已经看不到光明的人,是不值得多说一句话的。

几个姑娘听了这话都一致表示认同,于是一个个愤愤地看着昏迷的叶娇美,露出仇恨的目光来。至于柳絮,这时候正被捆了双手拖在马车后面,一个下人,是不配上冷家的车的。

因为出了这个事儿,百花会也失了几分兴致,眼瞅着人们都再没什么兴趣的神态,冷若南更是把那叶娇美给恨到了骨子里。她小声同白鹤染说:这次要闹就闹一把大的,我回去也让我爹搜罗些叶家做歹事的证据,不告死他们叶家我就不姓冷!敢到我的宴会上撒野,真是反了她了!

白蓁蓁对冷若南的这个脾气那是相当的喜欢,当时就跟冷若南玩到一起去了。

白燕语则跟在白鹤染的身边,小声问着:二姐姐,真要这样做吗?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白鹤染反问:会出什么问题呢?

白燕语想了想,说:十多年过去了,自从叶家的人进了国公府的大门,我们就一直都生活在叶家的威仪之下。这冷不丁的要翻案,得翻出多少事来?大夫人的嫁妆,这些年被二夫人掏空的帐房,还有她身为嫡母迫害苛虐先夫人留下的孩子,也就是二姐姐你。这一桩桩的事要算起来,怕真是要把二夫人连同叶家都推进深渊里。当然,看他们下地狱我可乐意极了,但叶家肯定不会束手就擒,万一反击呢?还有宫里的太后,咱们不能不考虑。

白鹤染拍了拍她,比咱们家老四细心多了,没白疼你一场。放心,我既打了这个主意,势必就要同那叶家闹上一闹。掏空的银子得还,我母亲的嫁妆也得还。一笔一笔的银子,他们叶家别想再赖着。如果还不上,那便卖房卖地,或卖身为奴吧!

白燕语没再吱声,她知道,这一回怕是叶家在劫难逃了。大夫人嫁妆的这笔帐怕是二姐姐早就在心里头憋着,就等着一个适合的机会发作呢!叶家人作,自己将这个机会送上了门,那就真的怪不着别人。自作孽,不可活,说的就是这般。

赏花是没了兴致,好在众人已经将要用的花瓣摘得差不多了,于是下人们开始为自家主子装水,装够了烹茶用的水后便又继续前行,往山谷的出口。

当然,为了避免再生事端,原本准备的喂猴子的节目也取消了,用冷若南的话说,就是真怕哪个不要命的又在猴子堆里落下埋伏,万一再有人被伤着就太不好了。

人们对此都没有疑议,但却在心里把个叶娇美给骂了个千千万万遍,连同叶家一起,祖宗八代都快给骂完了。

终于出了山谷,众人都出了口气,特别是冷若南,对她来说总算是把各位都平安带出来了,除了那几个没事找事的,其它人平安就好。

冷家的下人上前来汇报,已经差人回上都城请了大夫,这会儿还没到呢,那叶家的小姐疼醒过几回又晕了过去,丫鬟逃跑过几回又给抓了回来,别人到算是安生。

冷若南也不是个没主意的,一听了这话脑子就转了转,然后问自家下人:逃是往哪个方向逃的?可是往上都城的方向?那有可能就不是逃是想回叶家去报个信儿。

下人摇摇头,回小姐的话,真不是往京城方向跑的,而是往前反方向,走的还是小路。这根本就不是要回叶府报信,而是成心要去逃命了。

冷若南嘿嘿笑了开,转头问白蓁蓁:妹子,你是个熟读律法的,咱们东秦律法里有没有关于逃奴是怎么处罚的条例?

白蓁蓁点点头,必须有,而且很简单,逃奴一律处斩。

冷若南对下人说:先看管起来,兴许人还有用,待用完了直接扔到衙门里斩了。

下人得了令,退了下去。

这次的百花会,冷若南其实是做了精心准备的,就连这冷家庄园上都移栽了不少鲜花。

她头一回办百花宴,原本一心想搏个彩头,没成想被搅合成这般,真是憋着一肚子火。所以冷若南这会儿一点儿烹茶煮花的心思都没有了,她就憋着劲儿想跟叶家干仗。

白鹤染瞅着她这个样儿,不得不提醒一句:你最好跟你爹打个招呼,叶家我是不怕,但他们万一剑走偏峰去祸害你们冷家,我们也是猝不及防啊!

冷若南一把挽起白鹤染的胳膊,打个招呼是一定的,已经叫人去了,不过阿染啊,这个万一真动起手来,你可得多多少少帮衬着点儿我们冷家。我爹官儿小,万一那老太后从中作祟,我们冷家怕是接不住招儿。

白鹤染笑笑,后宫不问前朝之事,这是规矩,她就是要出招儿也是对着女眷,还威胁不着冷大人。不过我到是挺期待她威胁冷大人一下的,毕竟她出了招儿我们才能拆招儿,她先触了祖宗规矩过问前朝,我们可就更有话说了。

冷若南点点头,是啊,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我这舍不出爹也是套不出老妖妇啊!

白燕语在边上听得直抽嘴角,太后的人缘当真如此之差么?

烹茶比艺总算是打开了帷幕,众人却不知,这次百花会,竟还有客等在这冷家庄园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