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向天和帝的那些目光又投向了白鹤染,二皇子也跟着开了口:是啊,染妹妹,就算老五不去寒甘,如今咱们为二皇姐做法事,他总也该回来在皇姐灵位前上柱香的。

君慕凛扫了二皇子一眼,要不二哥你跟他换换?你先去佛光殿给二皇姐上了香,然后我送你去南郊把五哥给换回来,如何?

二皇子的脸色就很难看了,老十,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开玩笑?私人恩怨能否先放一放,寒甘的事刻不容缓,咱们不只要顾念着二皇姐有可能还活着,还要应对那寒甘国君的第二次求娶。难不成你还想看着我东秦再送去一位公主?

君慕凛挑眉,放不放五哥,跟送不送公主有什么关系?谁说就一定得让五哥去寒甘?要不二哥你去吧!你看啊——君慕凛拉着白鹤染撤到边上坐了下来,开始细数这些年二皇子对朝廷的贡献。可惜,才开始数就卡了壳儿,啧啧,二哥,你还真是没为咱们东秦做过什么。确实,腿脚不好什么都做不了,所以这回不如由二哥来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就由你来出使东秦,本王可以派几名高手随侍左右,必保你平安。就是那座雪山本王都可以叫人把你完好无损地抬上去,如何?

你——二皇子没想到他竟出了这么个主意,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接这个话。

九皇子瞅了瞅他二哥,也附和道:是啊二哥,同为东秦皇子,都是皇家兄弟,总不能因为坏了一条腿就什么都不做。你看看今日在场这些人,两位妹妹就不说了,女孩子家家的,自然是管不得前朝之事。但其它兄弟们哪一个不是日日为国事奔走,就连五哥都治过南涝北旱,二哥做过什么呢?

或许二哥根本不屑于做这些事情,毕竟二哥的日后是有保障的,即便什么都不做,想要的也都会有人拱手送到你面前。君慕凛阴嗖嗖地看向二皇子,不过叶家的美人还关在水牢里,二哥今后有什么打算吗?白府还有位五小姐,听说脾气不太好,长得也不如从前那位倾国倾城,二哥可能看得上?

这兄弟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直说得二皇子满面通红,都快在这大殿里坐不下去了。

白鹤染抬眼看了看天和帝,只见老皇帝黑着个脸狠狠瞪着他的二儿子。这怒火并不是因为这种时候儿子们还在打嘴架,而是因为这个二儿子被扒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那点子主意和野心都被摊在明面儿上了,这让他有些不能忍。

她轻扯了扯君慕凛的袖子,开口道:寒甘的事情要紧,兄弟之间就别说这个事了。二哥从前是因为腿脚不好才不理国事,现在他的腿不是好了么,相信今后会将荒废半生的国事也操持起来的,也会跟着其它哥哥们一起为父皇忧的。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天和帝跟陈皇后也是一脸错愕,二皇子就更惶恐不安。

他原本还以为白鹤染是出来打圆场的,可是万没想到白鹤染不说话则已,一说话简直比老九老十还要命。老九老十好歹只是揶揄挤兑,白鹤染则是直戳要害。

他的腿早就好了,还是被白鹤染治好的,可是他不想被人知道,他还有自己的打算,他是怕叶家知道了这个事情之后放弃他,另择他选。

可眼下这事儿怕是要瞒不住了。

也怪他,怎么就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个把柄握在她手里,怎么就多嘴掺合老五这件事呢?

二皇子简直懊恼不已,再看看所有人都投向他的疑惑目光,脑子就嗡嗡地响。

染妹妹真会说笑。二皇子硬着头皮想将这事搪塞过去,本王的腿是治不好的,连国医夏阳秋都说了没有办法,怎么可能好得了。罢了罢了,老五之事本王不提就是。

白鹤染翻了个白眼,不干了,我的医术在夏国医之上,你就是将他叫来对质他也是要承认的。他治不好很正常,我能治好也很正常。

这话就有点意思了,六皇子眯缝着眼问了句:染妹妹的意思是,你给二哥治过腿了?

白鹤染点头,治过了呀,很早之前就治过了,而且还治好了。怎么,二哥没跟你们说过?她站起身,冲着天和帝俯了俯身,父皇,女儿一直对几位哥哥很尊重的,就算当初父皇还没认下我这个干女儿,但因为二哥跟文国公府常来常往,又对我家里原先那位姐姐情有独钟,我就想着,万一他们以后要是在一处了,我总不能眼瞅着我姐姐嫁给一个瘸子,更不能眼瞅着未来的姐夫因为腿脚不好总是在人前抬不起头来,所以我就主动为他治过腿了。

天和帝面上有惊讶,但更多的确是愤怒。他冲着白鹤染点了点头,好孩子,朕明白你的一片苦心。说完又转看二皇子,老二,站起来走几步给朕看看。

二皇子害怕了,他从来就不是个多有底气之人,否则叶家也不会想着找他当那个傀儡。眼下被老皇帝一问,当时就打起了哆嗦。想再狡辩几句,可白鹤染就那么盯盯地看着他,一脸冷漠,老九老十也是一副今儿就跟他杠到底的样子,他哪还敢再不说实话。

于是站起身,却脚发软,走不得路,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儿臣有罪,请父皇恕罪。

此言一出,相当于承认了腿已治好,且这一跪也跪得利索,长眼睛的都能看出来这根本不是一个瘸子的跪法。

所有人都不开心了,大皇子首先发难:简直太过份了!你的腿已经好了,却还要装成一个瘸子,老二,你这是在骗谁?又想通过装瘸图个什么?

六皇子想起那日大叶氏寿宴,这老二救了落水的白惊鸿,还当场提过亲,便觉得这个事情很有意思。怕是就是那时把白鹤染给得罪了吧?可是既然已经得罪了,白鹤染又为何给他治腿?莫非这治腿根本不是为了让他好,而是想要断了叶家鬼心思?

有意思,真有意思。小小姑娘竟有如此心机,更要命的是竟还真有如此医术,能把老二这从胎里带来的残疾都治得利利索索,老十真是捡了块宝啊!

天和帝气得一只茶碗砸了过来,二皇子没敢躲,生生用脑袋接了,前额当时就被砸出血。

二皇子什么都不敢说,就只是一味的求饶。白鹤染看着这场面,默默地叹了口气,再对天和帝道:父皇息怒,今日是为商议寒甘之事,至于二哥的腿,姑且放一放,过后父皇想怎么处置再怎么处置吧!眼下咱们还是说派人出使寒甘之事。

老皇帝还是生气,陈皇后见状赶紧把话接了过来:阿染说得对,正事要紧。至于君擎的腿为何一直瞒着,待佛光殿的法事做完,你再来跟你父皇有个交待吧!说完,又对白鹤染道:阿染,你七哥出的这个主意也是不错。那老五心起歹意敢谋害于你,惩罚是必不可少的,你将他困于南郊,我同你父皇也从未替他求过情。不是我们不心疼儿子,而是这个事情没办法开这个口,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更何况你也是我们的女儿,我们总得一碗水端平。但如今既然出了寒甘这个事,不如你就听母后一句,将你五哥放出来,让他出使寒甘。是福是祸都由他一人担心,你看可好?

白鹤染笑着点了点头,阿染都听母后的。阿染还是那句话,本也没打算将五哥困至死,只是他害我性命,我总得让他吃点苦头,否则万一以后还有第二次,阿染就不知道能不能像上回那样福大命大,能活着回来了。

天和帝听了这话重叹了一声,阿染啊,是父皇对不住你,回头朕一定让他给你赔不是。

白鹤染点点头,一切但凭父皇母后做主,女儿现在想去佛光殿为二皇姐上一柱香,之后就去南郊把五哥放出来。这枚药丸让江公公先收着吧,回头定下启程的日子,再交给五哥。

她说完,将手里的药瓶交给江越,然后看向君慕凛,咱们一道去吧!

君慕凛点点头,带着她帝后行礼告辞,出了清明殿。

只是在临走之前经了二皇子身边,白鹤染弯下身来低声同他说:二哥,即便认命去做一个傀儡,也不能真就将自己的脑子给锈住了。连我治好了你的腿这种事都忘记,你这样怕是连傀儡都做不成,小心叫人夺了江山。

二皇子一哆嗦,什么都没敢应。

二人出了清明殿,白鹤染的脸色一直都不太好。君慕凛低头问她:是不想放老五,还是被老二气着了?

她握握拳,是被你那个二哥给气着了。以前我以为他是为了自保才瞒住自己那条腿的事,今日才算真看明白,他那哪里是为自保,根本就是还惦记着叶家给他画下的那块大饼。她说着,又想起李贤妃和白兴言那档子事,心头更加纠结。

一个不忠的妃子,出轨了她的父亲,这件事情要不要同他说呢?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