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冷若南的宴贴又递了过来,一共两份,一份是给白燕语的,一份是给白蓁蓁的。

同时送来的还有一封手书,上头先是表达了一番歉意,因为之前把白蓁蓁给忘了,真的不是故意的。然后又表达了疑惑,因为她实在没想到白鹤染会替白燕语要宴贴,印象中她都没见过那位白家三小姐,怎么也想不起来是个什么样子。

当然,最后还有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白鹤染必须同行,如果白鹤染不去,她会把白燕语给赶回来,绝不手软。

白鹤染拿着这封冷若南的手书就想笑,她问今天赖在家里没去今生阁的白蓁蓁:这算威胁吗?我若不去,她真的能把燕语给撵回来?

白蓁蓁切了一声,绝不可能!她也就是吓唬吓唬你,想让你同去罢了。不过,姐,你真的打算把三姐也带去?别怪我没提醒你,小心她给你丢脸,就她那一身媚态,到时候万一见着个男的再跟人家抛媚眼,保准你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白鹤染摆摆手,我到巴不得她跟别人抛媚眼,抛着抛着兴许就淡了对那只狐狸的念想,我也就不用跟着多操那些心了。

到也是。白蓁蓁喝了碗粥,随后感慨,不过我瞅着这回兴许三姐还真是从良了,就她对五殿下那个劲头,我感觉我对君慕楚都没那样上心过。

恩?白鹤染这就不信了,以前是谁敢当街拦马?是谁敢不梳头不洗脸就往外跑的?你以为这些我都不知道啊?白蓁蓁啊白蓁蓁,你这是人到手了就不认帐了,可你这还没到手呢,这么不认帐真的好么?

白蓁蓁的小脸红了,好好的说三姐的事,你揭我短儿干什么?你要是打着在百花会上给她找个如意郎君,我看这个算盘真的是白打了。白燕语我太了解了,她既然能把自己的全部家当拿出来替男人还债,那这个男人对她来说就是下了血本儿的。那天我说我替她出银子,她都没干,最后好说歹说把那些东西折价卖给了我,才算是凑齐了诊费。所以我说,这个主意你是打差了,三姐不会忘了五殿下的。

白鹤染无奈地叹了声,罢了罢了,忘不了就忘不了吧,就当一起出去玩玩,我也去就是了。百花会,我还没参加过,不过烹花茶到是在行,回头我教给你们俩个,争取一人给我拔个头筹。

二人说话时,迎春走了进来,三小姐拔个头筹还有点意思,四小姐就实在是没必要了。一会儿为您和九殿下赐婚的圣旨就要到了,人都许出去了,还要那个头筹有什么用呢?那些公子少爷的,怎么能跟九殿下比。四小姐您说是不是?

白蓁蓁罕见地脸红了,翻了个白眼斥迎春:就你话多。

白鹤染也笑了起来:她说得也没错,你今儿个没到今生阁去,不就是在等着那圣旨。

白蓁蓁坐不下去了,主仆两个没一个正经的。说着起身就要走。

门外,白燕语风风火火地跑了来,后头还跟着管家白顺。两人在门口就冲着白蓁蓁大喊了起来——四妹妹,快,快到前院儿去,为你赐婚的圣旨到了!

白顺则是跪了下来,一脸兴奋地道:四小姐大喜,皇上为您和九殿下赐婚了。

这一幕白蓁蓁想过很多次,她今天没有到今生阁去,也的确是在等着这道圣旨。刚刚还在想等圣旨到了她该有多高兴,可是这会儿只听白燕语和管家来报信,她竟鼻子一酸,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

白燕语吓了一跳,哟,这怎么还哭了?说着赶紧上前帮她擦眼泪,好妹妹,这是天大的好事,快别哭了,一会儿眼睛哭红了可就不好看了,你还得到前院儿去接旨呢!

白顺也是高兴得都忘了起身,还在地上跪着呢,这会儿也跟着一起劝:是啊,四小姐,快去接旨吧,红夫人那头奴才也派人去通传了,应该会比您先到。

白鹤染带着迎春走出屋子,一边走一边笑,原本以为你会高兴得跳起来,没想到竟是喜极而泣。快把眼泪擦擦,准备应服圣旨。

她用了应服二字,没说接,因为她记得红氏似乎是想让白蓁蓁效仿她,也拒一拒婚,感受一下抗旨的刺激。

可是这会儿白蓁蓁似乎已经把这事儿给忘了,光顾着高兴,一个劲儿地问她:姐,你看我这一身还行吗?是不是不够严肃认真?要不我回去换身衣裳吧!红色太活泼了。

跪着的白顺赶紧把话接了过来:四小姐,要什么严肃认真啊!被赐婚这可是大喜事,就应该这样喜庆活泼的。

白鹤染也点点头,确实应该喜庆着,况且你就算换,你换得出别的颜色的衣裳吗?印象中白蓁蓁衣柜子里全都是红色,

白蓁蓁也想到这点,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那成,就这身吧,咱们走,接旨去!

她当真是把红氏让她拒婚的事情给忘了,一直到了前院儿,看到了红氏正领着白浩轩热络地同前来传旨的于本说话,这才把这一马事给想起来。

可也由不得她多想,因为于本一见她来了赶紧上前,先是给白鹤染行了礼,然后便又冲着白蓁蓁行了大礼,道:四小姐大喜,奴才先给您道喜了!

白蓁蓁乐开了花,赶紧从袖袋里往外掏银票,多谢公公,这是点心意,您别嫌弃。

于本也乐了,四小姐,先接旨,接完旨再给赏。这是喜赏奴才一定接着。

接完旨才能给赏啊?白蓁蓁不太懂这个程序,没事,你先拿着,一会儿接完旨还有,所有来的人都有。说着还跟红氏道,娘亲,多备些银子,今儿来的人都有赏。

红氏这会儿也是乐开了花,就连白浩轩都跟着激动,连连表示:姐姐不用惦记,娘亲早就备下了,银子银票都有,还有金瓜子和金葫芦呢!

白家人听得眼睛都快红了,特别是小叶氏,红氏出手如此阔绰,这让她这个不当家的主母脸实在没地方放。可再没地方放也得端着笑着陪着,她是主母,这点气度是必须要有的。

白浩轩的话让一众宫人都跟着乐,谁不愿意拿赏钱呢,何况还是这么丰厚的赏。

于本也乐呵呵地把白蓁蓁递过来的银票给接了过来,喜赏嘛,给了就得接的。

赏过之后就该宣旨了,于本将手中圣旨往上一托,高唱一声:圣旨到!文国公府四小姐白蓁蓁接旨!

白家一众人等呼呼啦啦跪了一地,白蓁蓁跪在最前头,白兴言并着红氏紧随其后,再后面是身为天赐公主的白鹤染,到是如今已身为正室的小叶氏被挤到了后面,跟林氏一起跪在第四排。这让小叶氏十分憋屈,但这种憋屈也只能闷在心里,宣泄不得。

赐婚的圣旨都大同小异,兹闻文国公之四女白蓁蓁,性情温良,品貌出众,朕与皇后甚喜之。今赐婚于皇九子君慕楚,是为慎王正妃,待女子及笄后择日迎娶,钦此!

下方众人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于本将圣旨一合,递到白蓁蓁跟前,等着她说臣女接旨。

可白蓁蓁没说,也没伸手接旨,而是回头去看身后的红氏。因为她突然想起来红氏让她抗旨这档子事儿了,故以眼神询问,接,还是不接啊?

红氏激动得都掉眼泪了,先前想着也学一把白鹤染,找找抗旨的感觉。可眼下圣旨真的到了,她哪里还顾得上那些。这是她女儿的终身大事,她身为娘亲的哪里能为了自己的面子让女儿冒这个险。这会儿看到白蓁蓁瞅着她,赶紧道:快快接旨,女儿家得一门好亲事不容易,这是你的福气,快别犹豫了。

白蓁蓁笑了,笑得像个小傻子,却笑出了小姑娘全部的娇羞,笑出了芳心暗许后得偿所愿的甜蜜幸福。她伸出手来,高举过头,大声地道:臣女接旨谢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于本将圣旨郑重地放在她的手上,白蓁蓁两只小手立即握紧,生怕掉了她一生的幸运和福气,生怕掉了心上人给予她的最贵重的礼物。

眼泪有点控制不住,竟哗啦啦地往下流。不只白蓁蓁的眼泪流,后头跪着的白燕语也跟着一起抹眼泪,甚至许多丫鬟都被感动到了,也是又哭又笑的。

小叶氏跪在那里,反反复复地琢磨着圣旨中的那句话:是为慎王府正妃。

是正妃啊!一个庶女竟得了皇子正妃之位,这在东秦怕还是头一份。看来这个家的风向真是跑得越来越偏,她甚至都看不到还能被再拉回来的希望了。

文国公府已经脱离了主母的管制,脱离了文国公本人的控制,至于叶家,如今更是完全插不上手了。这样的一座府邸,叶家还要继续争取吗?这还有什么意义?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