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灵犀不见了,这让几位皇子有些慌神,就连白蓁蓁也酒醒了一大半。不过她此刻想到的是:莫非苏婳宛从国公府里跑出来了?抓了小公主?

九皇子实在无奈,她又不是妖怪,怎么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人抓走。

四皇子叫了门外侍候着的下人进来,问道:可有留意公主殿下何时离开的花厅?

那下人答:就是适才说到两条人命那会儿,奴才见到公主殿下一脸怒容地出了花厅,往府门口的方向去了。

君慕息霍然起身,不好,要出事。留下这一句,人匆匆走了。

白蓁蓁不解,什么意思?要出什么事?

君慕凛分析说:那次酒宴的事灵犀并不知情,今儿是头一回听说。依着她的性子,这会儿十有八九是到国公府找苏婳宛寻仇去了。走吧,咱们赶紧跟过去看看。他说完,紧随着他四哥的脚步也走出了花厅,走到门口还喊了声:九哥,小姨子,你俩也快点儿!

君慕楚觉得这称呼甚是别扭,九哥就九哥,小姨子又是几个意思?难不成真各论各的了?那他往后见了白鹤染还不是得叫姐姐?这实在让他叫不出口。

白蓁蓁却没顾得上这些,她只是思量着君慕凛的话,由衷地赞叹道:公主殿下真是好性子。赞叹完就顿了顿,脑子终于绕回到正路上,我,我是不是惹祸了?我不该那样说四殿下,更不该当着他的面说苏婳宛,他一定很生气。她看向九皇子,一脸的懊恼,刚刚喝多了酒,一时没控制住火气,我姐姐早就同我说过,苏婳宛是苏婳宛,四殿下是四殿下,两人不能混为一谈。这个关系平时我是能掰扯清楚的,四殿下我也是敬重他的,都怪这酒

九皇子失笑,罢了,四哥不会同你一般计较,你在他眼里就是个小孩子。不过关于苏婳宛,她若直到今日仍不知悔改,那你抽她就是对的。他拉了小姑娘的手,走吧,我们也去看看,但愿灵犀现在还没到国公府,否则你们家这一晚上又不得安宁了。

不得就不得,反正祖母不在家,安宁给谁看?白蓁蓁嘟囔着跟着往前院儿走,才走一半就看到前头有几个人正拉扯在一起,还有四皇子和十皇子也在边上劝着。她眼尖,指着前头就道:是我姐姐,还有小公主,看来这是才走一半就被我姐姐遇上了。

君灵犀的确是被白鹤染给拦回来的,白鹤染到时她正好气乎乎地走出礼王府,正跟门房的下人说要备车出去一趟。两人遇了个顶头碰,君灵犀怕被拦着,马车也不等了,拔腿就跑。

白鹤染被这丫头吓了一跳,虽不知她要去干什么,但拦肯定是得拦着的。

结果人拦下之后一打听,原来是要到国公府去找苏婳宛算帐,顿时弄得她是哭笑不得。

好说歹说把人劝了回去,可是君灵犀不甘心,一路反抗,说什么都要给苏婳宛些颜色看看。几位皇子并着白蓁蓁赶到时,正好听到她叫嚣着说:反了那苏婳宛了,枉我从前待她那样好,她居然害我九哥十哥?染姐姐,那我四哥呢?蓁蓁刚才没提四哥的事儿,苏婳宛她既然敢当着我四哥的面害人,那就说明我四哥也好不到哪儿去!

君灵犀说着说着就哭了,我四哥那么好,她都那样了四哥还收留她,她怎么就不知道感恩呢?母后都说过替四哥惋惜的话,我心里也是不乐意着,可是四哥喜欢她,我就也接纳她,可没想到她竟是个祸害!染姐姐,你同我说说,她都把我四哥怎么了?你看我四哥都瘦成什么样了,苏婳宛要是不作死他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染姐姐你告诉我,你别瞒着我,也别拦我!姑奶奶今儿不把那苏婳宛给打死,我就不姓君!

白鹤染一边努力地拉扯着君灵犀,一边问最先赶过来的四皇子:这到底是喝了多少酒啊?你们几时开喝的?我也没在宫里待多久,怎么就醉成这样了?

四皇子叹了口气,她也就喝了一杯不到。说完走上前,将君灵犀从白鹤染手里接了过来,灵犀,四哥没事,你九哥十哥也没事,别担心,什么事都没有。

你骗我!君灵犀的确是酒上了头,借着股子酒劲儿就跟白蓁蓁一样不管不顾。不同的就是白蓁蓁比她理智,至少不喝酒时没这么大胆子,君灵犀则是喝不喝酒胆子都大。四哥你告诉我,要是什么事都没有,你怎么就瘦成了这样?都脱了相了!还有,要是真没事,蓁蓁怎么可能急了眼?她又不傻,来坐客的,要不是真受了委屈,怎么可能会跟主人家翻脸!

白鹤染渐渐听出门道来了,她走向白蓁蓁,捏捏这丫头的小脸蛋,原来是你惹的祸啊!你到底干什么了把灵犀刺激成这样?她说你急眼了?怎么急的?

白蓁蓁苦着一张脸去拉她姐姐的手,我错了,我真错了。刚才喝多了,就想起来上次苏婳宛设酒宴害他们的事。她说着指了指边上两位皇子,我不知道姐夫是个什么情况,反正九殿下回府时一身的酒气,听说还被下了药。再加上今早那苏婳宛那样对你,你说我能受得了这个气吗?所以借着酒劲儿就多说了几句,对四殿下不太不太礼貌,没成想四殿下没怎么着,到是把小公主给刺激着了。

君慕凛凑到白鹤染跟前,黑着一张脸问她:且不说别的,染染,你跟我说说,今儿早上在文国公府,那苏婳宛把你怎么着了?

她斜了他一眼,还嫌事儿小是吧?跟着添什么乱!

这怎么能是添乱呢?她一个戴罪之人,非但不知悔改,居然还跟自己的救命恩人炸刺,她这纯属找抽!

对!姐夫,我帮你抽了!

九皇子赶紧拉了白蓁蓁一把,小声求她:姑奶奶,别添乱了。

谁成想白蓁蓁确实不胜酒力,刚才让灵犀一惊,酒醒了大半,可这会儿适应了外头的小凉风,渐渐地就又迷糊起来,褪去的酒劲儿又重新找回来了。

什么叫我添乱?她急了眼,君慕楚!你这就是吃里扒外!都被人往死里算计了,你还大度给谁看?我不管,谁爱大度谁大度去,反正我不大度,她惹我我就得抽她,不抽她对不起我这颗正义的心!

对!对不起我们这两颗正义的心!君灵犀那头好不容易被四皇子安抚下来,一听白蓁蓁的话又跟着一起炸了。敢害我哥,我跟她拼命!四哥我告诉你,这世上好姑娘多得是,咱们不非得要那苏婳宛。她落得今日下场是咎由自取,跟咱们君家没关系!苍蝇还不盯无缝的蛋呢,他们苏家要真是干干净净,怎么可能被人家一祸端了?父皇也不是傻子,能凭白的就诛苏家九族?原本就是她苏家自己有问题,非得往你身上赖,她就是想缠着你,就是自己不好也不让别人好!什么爱不爱的,口口声声以爱为名,那怎么见不得爱的人过得好呢?

哪来的爱啊!就苏婳宛现在的样儿,跟当初的罗夜人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这些年她在罗夜早就叛变了,早就把自己变成罗夜人了!就咱们还傻乎乎的觉着她可怜,还帮她她说到这儿,开始怼起白鹤染了,姐,说来说去都是你惹的祸!当初要不是你逼着罗夜国君用苏婳宛当赌注,现在她就跟着罗夜人一起滚蛋了,哪还有后面这些个破事儿啊!姐,你有责任,你得对四殿下负责!

君慕凛听着这话就一哆嗦,赶紧一把将自家媳妇儿给揽到了怀里,然后一脸警惕地看向白蓁蓁,你姐对本王负责就行,其它人轮不着她去负责。

那你也得对我姐负责啊!白蓁蓁得理不饶人,你连自己的性命都保证不了,还要我姐赶去救你,这万一我姐去晚了,你们俩没了命,那我们怎么办呀?

都是苏婳宛的锅,让她背!这是君灵犀在吵吵。

白鹤染只觉阵阵头大,再瞅瞅九皇子,那张脸苦得也是跟个苦瓜似的。不但苦,还无奈,特无奈。只能学着君慕凛那样,将白蓁蓁也揽在怀里,然后再学着四皇子安慰君灵犀那般,轻言细语地安慰白蓁蓁:都过去了,以后不会发生那样的事了,我跟你保证。

九皇子这一保证,可把礼王府的下人们给惊够呛。嫡公主脾气不好人人皆知,四殿下脾气好,这也是人人皆知。人们都还知道嫡公主就吃四殿下这一套,这个小魔头有时候九殿下和十殿下都镇不住她,偏偏四殿下的话她才听。所以四皇子好言好语地劝导小公主,这没什么稀奇。稀奇就稀奇在九皇子劝白家四小姐

这简直是颠覆这位阎王对外的形象,甚至有些人都以为自己可能是瞎了,不然怎么能看到这一幕呢?有生之年居然还能听到九殿下这么软声细语地说话,还是跟一个姑娘家,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更难以置信的是那位姑娘似乎不怎么听劝,跟着嫡公主俩人一唱一和,很快就结成了反苏婳宛同盟,眼瞅着俩人就要拜把子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