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皇子两位公主再加上江越于本和迎春,这么多人一起拉架,居然还没能成功。

帝后二人是手脚并用,打得不可开交,君灵犀不小心挨了天和帝一巴掌,气得陈皇后又要跟他拼命。

最后江越实在无奈了,开始劝拉架的人:走吧,别管了,打累了他们自己就不打了。反正也不是头一回了,谁还没个经验呢!

众人想想,觉得也是这个理儿,于是也不想再管了,齐齐退出大殿,还体贴地把殿门给关了起来,以免声音传到外头去招人笑话。

白鹤染原本是进宫来陪帝后用晚膳的,谁成想这俩人因为这点儿小事居然能打起来,这实在是出乎她的意料。这晚膳肯定是用不成了,白鹤染告诉江越,明儿你就跟母后说,让她别着急,我会派人把药丸再给她送进来,让她不用当个宝贝似的供着,断不了货。

江越点点头,然后眼巴巴地瞅着白鹤染,一脸期待。

白鹤染当然知道他在期待什么,放心,你的事我也记着呢!明儿我派人给母后送药丸,顺便把你的药也带进来。你先吃着,连吃五日就可以施针了。

哎!好!江越眉开眼笑,美滋滋地把几人送出了昭仁宫,然后自己又回到大殿门口守着,继续听着里头的帝后大战。

皇宫里的晚膳是用不成了,君慕凛提议:不如去四哥那里。上回的酒宴没喝明白,今儿给找补回来,如何?

白鹤染对此没什么意见,到是九皇子在听到上回的酒宴时脸色变了变,说:叫上蓁蓁吧!上次就因为赴礼王府的酒宴,结果回去之后被白蓁蓁审了半宿,现在想想还心有余悸,同样的错误绝对不能再犯第二次。

白鹤染就笑了,九哥,你这个求生欲比君慕凛可强多了。

君慕凛不认同,不能吧?我一直觉着我的求生欲也挺强的。哎染染,你说说我哪儿做得不好,我再继续努力。

君灵犀一把将她十哥给扯到了一边去,然后紧紧抱住白鹤染的胳膊可怜兮兮地求她:带上我好不好?我保证不惹事,带我也一起去吧!

白鹤染回头朝了朝大殿紧闭的殿门,点点头,行,一起去吧,反正父皇母后这一场架指不定打到什么时候,应该顾不上过问你去了哪。不过用膳归用膳,你可不能饮酒,喝多了闹事我可不给你收拾残局。

君灵犀跟她保证:绝对滴酒不沾!

君慕凛听得直撇嘴,拉倒吧,谁信哪?咱们都喝,你干瞅着?不过有四哥在,想你也翻不起什么风浪来,咱们镇不住你,四哥的话你可是从小听到大的。

几人走出昭仁宫,虽里头战火纷飞,但也不失热闹,帝后打得凶猛,但老皇帝摔出去的每样东西都没砸到陈皇后身上,不过就是落地听响,过过干瘾。

白鹤染留意到从昭仁宫出来后,一直有个小宫女在后头远远跟着,像是想要同她说话,可是又畏惧她身边的两位皇子,一直也不敢上前。

直到都快出了后宫范围了,白鹤染停住了脚,轻轻地叹了声,你们先出宫去吧,我再多走些路一会还得折返回来,累得慌,不如就在这里等着人家来找,看看是去哪个宫院报道。

君慕凛往后撇了一眼,冷哼,恰合宫的人,李贤妃身边的。

她在脑子里把这个人物关系给过了一下,很快就捋明白了,原来是五殿下的生母,看来这是要找我寻仇的。这宫里头消息还真是灵通,我进宫的消息这么快就传到恰合宫去了。

君灵犀叹了一声,宫里人多,眼线自然也多,怕是打从你进了宫门那一刻起,就已经被人盯上了。染姐姐,我陪你一起去吧!那位李贤妃神叨叨的,脑子有点儿不正常,从小她就毒打儿子,要不是父皇拦着,她都能把她亲儿子给打死。这些年虽然也渐渐好了,但是跟正常人依然是有不同的。你一个人去我可不放心,九哥十哥是皇子,到后妃宫里也不是那么回事儿,就我陪你去最合适了。

白鹤染摇头,你去了我还得顾着你,不如我一个人来去自如。

染姐姐你这是嫌弃我。君灵犀表示很受伤。

哪有,我是怕屈了你嫡公主的身份。再说了,外头的事儿也得指望你呢,我们家那位四妹妹脾气可不好,上次因为苏婳宛设酒宴的事把她气够呛,我还真怕她闹出事情来。你人机灵,反应快,去帮我拦着点儿。

君灵犀纠结了,她看向她十哥,我该跟谁走啊?

君慕凛没接她这话茬儿,到是看向了白鹤染,真的要去?

白鹤染点头。

他撇嘴,也未必是来找你的,就算是来找你的,也未必是叫你到怡合宫。

她失笑,往往事实都跟这种美好的预想恰恰相反,你越不希望是什么,它就越是什么。

君慕凛知她说得有道理,但心里又憋着气,不过再想想,便也支持他媳妇儿走这一趟。

去吧,她儿子加害于你,这笔帐是该当面跟她算算。老五那人平日里嘻皮笑脸的像个狐狸,偷鸡摸狗的事没少做,但要说他平白无故的害你,他到也没那么清闲。这事儿我琢磨着保不齐跟那位贤妃娘娘也脱不了干系,正好你过去问问,她儿子加害于你,她有什么想法。

君灵犀不赞同,宫里的女人有的活成了精,有的活成了妖魔,那李贤妃绝对是活成妖魔的。十哥就这么让染姐姐自己去,万一被那老妖妇搓磨了怎么办?不怕你媳妇儿挨欺负?

君慕凛拍了拍他妹妹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太天真了,灵犀,到底还是个孩子,你实在是太天真了。就你染姐姐,她会挨欺负?别说李贤妃,就是你五哥,他这会儿不也被你染姐姐困在南郊的大阵里呢么?你什么时候见你染姐姐吃过亏?现在你要考虑的不是你染姐姐会不会挨欺负的事,而是万一那李贤妃被你染姐姐给气死,咱们怎么收拾这个烂摊子。

君灵犀抽了抽嘴角,顿时觉得她十哥说得特别有道理,也是。那染姐姐,你就去吧,放心,我跟九哥十哥专业收捡烂摊子十几年,绝对可以应服得了各种场面。你大胆的去怡合宫,身后有我们呢!

白鹤染跟他们仨挥手告别,一直目送三人直到出了她的视线范围,这才回过头冲着远远跟着的那宫女招了招手。那宫女明显愣了下,但还是快步走到她面前,屈膝行礼:奴婢见过公主殿下。

迎春心里不痛快,冷声问道:你在后头鬼鬼祟祟地跟着我们家公主做什么?

那宫女赶紧道:姑娘误会了,奴婢是怡合宫的下人,贤妃娘娘听闻天赐公主进了宫,便派了奴婢过来邀请公主往怡合宫一叙。

怡合宫?李贤妃?迎春脸色依然不好看,我们家公主同你家主子也没什么交情,有什么好叙的?该不会每一个进宫来的人都要往怡合宫去报个到吧?贤妃娘娘的排场真是比皇后娘娘还大。

宫里的人哪一个不是千锤百炼出来的,说话办事滴水不漏,是这些宫人们的基本功。

对迎春来说已是十分刻薄的话,这些宫人却可以轻松化解,甚至还可以反将一军。

这位姑娘真是说笑了,贤妃娘娘如何能同皇后娘娘比呢!我家贤妃娘娘身子一直不大好,所以甚少出席宫中宴会等场合,公主受封那日也没能到场,总念叨着甚是遗憾。适才听闻公主进宫了,又赶巧今日贤妃娘娘精神头还好些,便紧着差了奴婢过来请人。

迎春冷哼一声,没再说什么,白鹤染自然也是不屑同个宫女废话。她既然有了去怡合宫的心,便没道理在此地多生纠葛。于是只说了声:前头带路吧!便不再多言。

那宫女依言走在前为她带路,时不时地还寒暄几句,白鹤染却理也不理。再说多了,迎春便随口怼她:公主身份尊贵,岂是你个宫人就能随意攀谈的?

那宫女立即笑着赔礼:是奴婢逾越了,那奴婢闭嘴就是,公主这边请。

终于,怡合宫到了,白鹤染迈过宫门槛,穿过院子,宫院里的下人皆停下手中活计看向她,却少有人向她行礼。直到白鹤染已经站到一宫主位的正屋门口时,这才见一个老宫女迎上前,皮笑肉不笑地问候了声:请天赐公主安。说是请安,却只点了点头,身子都没弯下去。这让白鹤染十分不理解,一个不得宠的老贤妃,一个同样不得宠也不得势的皇子,手底下的奴才却不知从哪里来的这股子优越感,真是迷之自信。

白鹤染没理她,只撇了那领路的宫女一眼,淡淡地道:如果九十两位殿下并着灵犀公主都在时,你也能理直气壮地到我跟前请人,我到是会高看你一眼。可惜了,到底也就是个只能怼丫鬟的料,上不得台面。她说完,伸手推门,径直走了进去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