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说得红氏一愣,不过也很快就平静下来,她告诉白鹤染:是有一事,只是现在还不是最佳时机。阿染,不是红姨信不过你,只是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以咱们家现在的局面,一旦出了纰漏,我怕你顾全不了。不过你放心,最多再一年,等你及笄出嫁,红姨就告诉你。

白鹤染没有追问红氏究竟是瞒了什么事,这是同盟和至亲好友之间对彼此的信任。她相信红氏对事情把握有度,说不是时机,那就真的不是时机。

终于从前厅走了出来,白鹤染站在国公府的院子里,仰面向天。

这个家,越来越叫人心寒。

小姐。迎春也是一肚子火,如不咱们去告他吧,上阎王殿告去。到时候在十八层地狱的酷刑下,那个把柄不怕他不说。

白鹤染摇摇头,怎么告?人证呢?物证呢?当年我刚出生,我的话根本就没有说服力。

有老夫人和李嬷嬷啊!迎春没有听到刚刚白鹤染跟红氏的对话,在她心里还是只有老夫人跟李嬷嬷这两个证人。

但是白鹤染却并不看好这俩人,你觉得她们能做这个证人吗?道理我早说过,再不好也是她的亲儿子,没有母亲亲手葬送儿子的道理。到是那李嬷嬷可以争取一下,争取好了,兴许她这个证人能够成立。至于白兴言,阎王殿的十八层地狱,尝一尝也是不错的。

话是这么说,可是她心里明白,证据不足,单凭一个李嬷嬷的话是很难立案的。何况真要闹到那个地步,她还真怕老夫人会反水,家里上怎么闹都是家里的人,真要送进阎王殿,当娘的下不下得了那个狠心?

小姐咱们现在去哪儿?迎春知道今日事多,但就因为事多,她一时也拿不定主意先办哪一桩。先前小姐说要进宫去陪皇上皇后用晚膳,眼下已是晌午了,咱们得先把午膳解决了。您看是在府里用还是出去吃?

白鹤染想了想,出去吃吧,但吃之前还是要先办正事。你去药屋将我的药箱拿上,再将我留在中间柜子第二层的两个药瓶子也拿上,我在府门口等你,咱们去三叔家。

迎春匆匆回去取东西,白鹤染独自一人朝着府门口走。有下人主动上前问她:二小姐是要出门吗?奴才这就去知会马平川,让他备马套车。

白鹤染却摆了摆手,不用,已经有人去同他说了。

那下人挠挠头,为自己的多此一举有些不好意思。白鹤染却冲着他笑了笑,说:还是挺有眼力见儿的,一会儿我跟管家说,让他升你的职。

那小厮乐得直给她作揖,而管家白顺儿也早就恭候在府门口,听了这话赶紧就道:二小姐放心,今后奴才多带带他,管教好了也能为二小姐分忧。

马平川已经等在府门口了,刀光也在,而白鹤染之所以说已经有人通知马平川备车,是因为她笃定剑影一定会把这些事在暗地里替她安排好,不需要她多操心。

身边有人就是这点好,少操心,有时候少操心真的比什么都强。

马平川上前行礼,问道:小姐要去哪儿?

白鹤染说:去镇北将军府。

哟,这是去三老爷府上!成,小姐咱们是这就走,还是等等迎春姑娘?

等迎春,她回去取东西了。

刀光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面上有一丝苦色闪过,虽然稍纵即逝,却还是落进了白鹤染眼里。她忍不住笑,刀光,听我提到迎春你似乎有几分惧怕?

不等刀光开口,马平川都快笑岔气儿了,他能不怕么,迎春姑娘一大早就跑过来把他给骂了一顿。骂来骂去也没听出个缘由,反正看着到像是姑娘很生气,专门拿刀光兄弟出气来了。不过这也是好事——他捅捅刀光,这说明人家迎春姑娘心里头有你,不然她怎么不来骂我呀?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刀光紧皱着眉,懒得跟马平川说话。什么心里头有他,分明就是剑影那个臭小子惹火了人家姑娘,结果迎春以为罪魁祸首是他,跑来算帐了。说到底,他就是个背锅的。

是去骂你吗?白鹤染也有些意外,可是她跟我说是去给你道歉的。

刀光抽了抽嘴角,是来道歉的,但或许或许迎春姑娘道歉的方式比较特殊吧!

他说得还是比较含蓄的,事实上哪里是特殊,分明就跟道歉半点关系都挨不上,那纯粹就是去骂人的。他是直到今日才知晓,原来姑娘家骂起人来也可以那么凶,简直可怕。

丫头或许被我养得刁蛮了些,你刚到我这里来可能还不太习惯。白鹤染安慰刀光,没事,骂着骂着就习惯了,习惯了也就不在意了。

刀光一脸无奈,都听主子的,属下不会同迎春姑娘计较的。他只会同剑影计较。

此时刀光心里琢磨起收拾剑影的一百种方法,却忽然听到府门里那个让他头疼的声音又传了来——刀光,你是不是说我坏话呢?我说你这人怎么如此小心眼?我都跟你道过歉了,结果你逮着个机会就跟小姐这儿告我的状,有意思吗?大家都是侍候同一个主子的,你这样窝里反好玩吗?我不过就是说了你几句,冤枉了你一回,你一个大男人,就如此没有风度?

刀光那个崩溃啊!迎春姑娘,我没告状,是主子先问的,我没说过你半句坏话。

哼,谁信哪!白天装得像个人似的一本正经,晚上就油腔滑调油嘴滑舌。不过我就纳闷了,你折腾了一夜没睡,不困吗?我瞅你到是比早上那会儿还要更精神些。

马平川都听傻了,迎春姑娘,你这下手可是够快的啊!刀光兄弟昨儿才来,这怎么晚上你俩就这进展是不是有点儿过啊?你仔细了解过他这个人吗?你知道他夜里睡觉不但不打呼噜,他甚至都不怎么喘气,还是睁着眼睛的,这些你都了解吗?你什么都不了解就跟人家是不是太草率了哎?

马平川说着说着就感觉不大对劲了,等等,你说他折腾一夜,到了晚上就油腔滑调油嘴滑舌?什么时候的事?你俩以前认识?

迎春摇头,从未见过。

那就更不对了啊!马平川都凌乱了,人家刀光兄弟昨天晚上老老实实在屋里睡觉,我跟他一个屋,我亲眼看着的,他怎么折腾一宿啊?迎春姑娘你是不是做梦了?

恩?迎春也懵了,不可能!马平川你跟他是一伙的吧?我就把你们俩安排在一起一晚上,你就被他给收买了?你还能不能有点儿立场了?

马平川那个委屈,我怎么就没立场了?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刀光扯扯他,别说了,别跟女人计较。

你什么意思?迎春又不干了,什么叫别跟女人计较?自己做错事还不让人说了?

白鹤染眼瞅着场面有点儿要失控的危险,赶紧出言制止:行了,都别说了,府门口吵闹让不让人笑话?赶紧上车,耽误了正事我拿你们是问。

主子一发话,三人立即闭嘴。马平川摆了踏凳给主子垫脚,迎春乖乖地陪着自家小姐上车,然后就看到刀光也跟着进到了车厢里,当时就不干了:你干什么?懂不懂规矩?小姐的车厢你一个男侍卫跟着进来作甚?还不赶紧出去!

刀光为难地看了眼白鹤染,白鹤染只好宽慰迎春:是我叫他进来的,有事。

哦,原来是这样。迎春看了眼刀光,翻了个白眼,那就进来坐吧,算你有福气。

刀光也没明白就坐个马车怎么就成有福气了,但是他始终贯彻一点,就是真的不能跟女人一般见识,何况他也见识过女人的厉害了,除非动手,不然光靠吵架是不可能吵赢的。

他拿迎春没办法,只好在心里把个惹祸的剑影给骂上一万遍。

迎春掀了帘子跟马平川说:去三老爷府上。

马平川应了一声,挥鞭打马。白鹤染则打开药箱,从里头取出五枚长短不一的金针来,然后拽过刀光的手腕,特别自然地将他的袖子给腕了起来。

第二次针阵用时要比第一次长,从国公府到镇北将军府没多少路,肯定是来不及的,所以我要将这五枚针埋入你的皮下,在皮下结成针阵,傍晚进宫前再取出来。施针结针的时候会有些疼,但一旦针阵结成,金针流通脉穴,痛感就会减轻许多。虽然也是痛,但绝对会在人能接受的范围之内。她说着话,又从药箱里取出一枚药丸来,吃了,能止些疼。

刀光依言吃下药丸,迎春则瞪大了眼睛看着白鹤染顺着刀光的手腕往里面埋针,恍然大悟:原来你有病啊!怪不得性格分裂。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