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敢动你伯娘分毫,我会以文国公的身份将你处置!这是白兴言对白千娇说的话。

可是紧跟着,就听白鹤染那头幽幽地飘来一句:千娇,既然你大伯这样说,那你就别打了。放心,待我稳住二婶的胎,我会以天赐公主的身份去处置白花颜。公然行凶,且造成了实际伤害,还是重伤,这是杀人未遂之罪,牢里头住个十几二十年还是不成问题的。

白兴言气得咬牙,白鹤染,你莫要胳膊肘往外拐。

这怎么能是外呢?一笔写不出两个白家,你与二叔本就是同根生,怎么就成了外了?不处置她也行,那么我来处置你吧,我们来说说

住口!白兴言最怕一她又提起那条件,更怕府上其它人也听出究竟来,于是赶紧把话抢了过来,好,你说得对,你说得全对!是否处置你五妹妹这事我们且回头再议,现下我同你二叔还有话说。他不想跟白鹤染说话,又转向了白兴武,这里到底是我国公府,你公然来国公府撒野是大罪!

白兴武怒哼一声,大罪?那你就置我的罪好了,但治罪之前我一定把你这闺女给掐死。另外,既然要治罪,那就算上官府,正好我也跟官老爷问问,这文国公的爵位到底该由谁做!

白兴言对此嗤之以鼻,这事问官府没用,爵位是父亲传下来的,你该去问父亲。

白兴武气得一脑门子青筋,他哥这是在咒他死,让他到下面去问呢!他到底就是个粗人,打嘴皮子官司肯定打不过一肚子坏心眼的白兴言,这会儿就被这话堵住了口。

见他这头没了动静,到是白燕语眼珠一转,转身就扑向了老太爷的牌位。那牌位先前被白花颜拿起来砸人,溅了不少血,坏了一个角。白燕语抱着牌位哇哇大哭,一边哭一边说着:祖父,没想到您故去多年依然得不到安宁,五妹妹居然拿您来砸人,祖父您好可怜啊!祖父,我是燕语,您都没有见过我,可是燕语常听祖母念叨起您,心里早就把您当成了亲近的人,祖父,您睁开眼睛看看吧,您的儿孙都在想您呢!

白燕语一边哭一边给白蓁蓁和白千娇使眼色,那两位马上也反应过来,立即扑上前跟着一起哭,就连站在门口一直没说话也没上前的白浩宸都过来了,跪在地上抹眼泪。

一时间,祠堂还真像祠堂了,因为有人哭丧了。

白兴言气得大吼:混账东西!你们要将为父置于何地?

白蓁蓁哭着回过头来,颇为不解,祖父伤着了,我们哭一哭怎么了?这跟父亲又有什么关系?难道父亲不是祖父亲生的吗?对祖父竟这般没有感情,真是让人想不明白。

白兴武这回有话了,恩?你不是亲生的?那你凭什么承了这个爵位?

放屁!白兴言破口大骂,本国公怎么就不是亲生的了?本国公就是真真正正的白家嫡子,不信你们去问老夫人!说完,又瞪向白蓁蓁,蠢货!你们这样闹是想闹出个什么结果?为父若失了文国公之位对你们又有何好处?也不想想你们如今的身份地位锦衣玉食都是何人给的,莫要不识好歹自掘坟墓!

白蓁蓁这回可更有话了,身份地位怎么了?我就是个庶女,我有什么身份地位可言?至于锦衣玉食,父亲难道认为锦衣玉食是你给我们的?开什么玩笑,那分明就是我舅舅给的,如今是红家在养着白家,父亲不会不承认吧?要是不承认我可得跟舅舅们说,把银子全撤了,可不能白当这个好人。至于您失不失文国公之位的,我还真不在意,只是您如果不做文国公了可得早点儿说,我好收拾包袱走人。

混账!混账!白兴言气冒烟了,他想反驳,他也知道此时只有反驳才能找回面子。可是他怎么反啊?人家说的句句是实情啊!如今的国公府就是靠红家来养着的啊!

于是人们就看到文国公在原地转圈儿,一张脸铁青铁青的。

白兴武将白花颜给放了下来,他觉得他哥真是报应,儿女们这样子对他,在这个家里他实际上已经众叛亲离了,没有什么是比这更让人痛快的了。

他不想再理这些人,转而脱下外衫给谈氏盖了一下,然后蹲下来握住谈氏的手问道:让你受苦了,怎么样?哪里难受?

谈氏一头的汗,但气色却好了许多,她对着他摇摇头,不难受了,只要这肚子保住了,我就哪儿都不难受了。老爷,你可得好好谢谢阿染,要是没有她,不但你的女儿要被那个小畜生给打死,就连你这未出世的儿子也都保不住了。

白兴武点点头,对,该谢。然后转向白鹤染,阿染,大恩不言谢,你二叔我是个大老粗,不会说那些文绉绉的客气话。但今儿这个事我记下了,往后不管什么事,但凡你有用得着二叔我地方你尽管开口,二叔必义不容辞!

白千娇在那头补充说:不只染堂姐帮忙,还有这两位堂姐也帮着咱们说话呢!她指指白燕语和白蓁蓁。

白兴武冲着她俩点点头,二叔都记下了,你们都是好孩子,跟你们那个爹不一样。

白鹤染手里还捻着针,谈氏的孩子被白花颜那一撞几乎都给撞下来了,她这是强行用针阵将胎儿稳住,重新回到该回的位置去,十分困难。

但好在这会儿已经接近成功,她将金针依次拔出,又往谈氏嘴里塞了一枚药丸,这才道:都是自家人,二叔不需要客套。快将二婶扶回府去吧,静养两日就没事了。至于今日之事,我相信父亲也一定会给二叔和二婶一个说法。她回过头,对吧,父亲?

白兴言点头,是,是,一定会有个说法。在他看来,当务之急是将老二一家先送走,只要人走了,说不说法的,那都是后话了。

白兴武也知道这事儿一时半会儿也不好掰扯,白花颜确实就是个孩子,他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总不能真给掐死。要白兴言赔钱呢,白兴言又没钱,他早听说主宅这边都是红家在养着的,他总不好跟红家要银子去。至于其它的,那就更不可能是在这种情况下商议的了。

眼下谈氏的身子最为要紧,白兴武站了起来,白兴言为表诚意,赶紧吩咐下人去备马车送二老爷回府,还将白花颜手上戴着的镯子撸了一只下来往白千娇手里塞,你五妹妹脾气不好,二侄女多担待,回头大伯让她亲自上门给你赔罪去。

白千娇没搭理她,默默地跟着自己的爹娘在下人的搀扶下走出了祠堂,出府去了。

终于只剩下主宅这边的人,白兴言的脸色愈发阴沉,他好像在等什么人,时不时地往院子外头张望,连小叶氏指着自己喉咙向他求救的目光都没有接收到。

白花颜再次被那婆子扛在背上背了出去,这回是真请大夫去了,只是红氏说了句话,又让小叶氏的心凉到谷底。她说:真是让人心寒,我身为一个妾室,为了家族和睦安宁,为了维持文国公府和一家老小的颜面,宁愿从娘家要钱来支撑这一大家子人的开销。可是我养的这些所谓的家人们都做了些什么事啊?在祠堂偷吃供品,用牌位打砸他人,还公然行凶,妄图残害一条未出世的生命。这还是人吗?我养这样的人究竟有何用?

白蓁蓁也跟着委屈地道:本来钱都是给我和轩儿花的,现在到好,要养这一大家子,还个个都是白眼狼,实在是太叫人伤心了。

所以我决定不养了。红氏说得十分明确,从即日起,红家不会再往国公府送一两银子,国公府是饱是饥都不再跟红家有任何关系,我没有养你们的义务了。

这话一出,小叶氏等人几乎都傻了,白兴言更是冲口就道:你为何不管?凭什么不管?

红氏直接就笑出了声儿,我为何要管?凭什么要管?我就是个妾,妾是什么你明白吗?是小老婆,上不去族谱入不了台面儿的,连亲生的孩子都只能管我叫姨娘不能叫母亲。你可知我听到我自己的儿女一声声叫我姨娘时,我心里是什么感受?但是没办法,这就是规矩,我不能坏了这个规矩,所以我只能承受。但既然是规矩,就不能只我一个人遵守,自古都没有妾室养家的说法,所以你让我这样的一个妾为白家付出什么?我已经付出了这么久,你们又回报过什么?不要将我的施舍认为是理所当然,施舍它就是施舍,而如今,我不想施了。

飘飘。白兴言心急,你不要使性子,我知道你是一时气急才这样说的。但是今日之事是她们跟老二府上的矛盾,同你们娘仨没关系啊!

怎么就没关系了。白蓁蓁翻了个白眼,刚才是谁拿刀子一样的眼睛剜我来着?再者,我不能养杀人凶手啊!这万一哪天一个不高兴再给我来一下子可怎么整?她看了小叶氏一眼,眼珠一转,笑眯眯地道:不过父亲,想要我们继续养着白府也行,有个条件——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