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花颜?  白鹤染想着那个才十岁出头的女孩,想着那双歹毒的眼睛,也想着个副白痴一样的头脑,不由得摇了摇头,叹气道:她就没有什么引导的价值了,毕竟将她养大的人

下了十年的功夫才将白纸一样的孩子养成了这般模样,又怎么能是轻易就掰得回来的。何况人家也不给我们掰的机会,不待见我们的所做所为。

白蓁蓁问她:你说白花颜跟白燕语两个有什么区别?  她想了想,说:区别就在于,养着白燕语的人是林氏,林氏教给她的无外乎就是一身媚功,讲的全都是勾搭男人的本事。而养着白花颜的人,从前是大叶氏,现如今

是小叶氏,这两位叶氏一个努力把她养成了二傻子,一个又在努力想把二傻子变聪明。偏偏她自己还乐在其中,觉得如此甚好,那谁还能管得了?

白蓁蓁点头,你说得也有道理。其实我明白,多个同盟总比多个敌人强,就算那白燕语够不上同盟的标准,至少今后她得记着你的好,不会再给你添堵。

她撇了她一眼,别光说别人的事,我还想问问你呢,九殿下何时上门来提亲?  刚刚还大咧咧谈别人的小丫头这会儿就有些脸红,扭扭捏捏地道:说是等痨病村的事情结束之后会向皇上请道恩旨,为我们赐婚。我姨娘还说让我跟你学,拒婚来着



白鹤染扶额,就不能学我点儿好的?另外我提醒你啊,端端架子可以,但是别端大发劲儿了,再把皇上给得罪了可就得不偿失。

我也是这样想来着,你给我拿个主意吧,这事儿我该怎么做才能既不得罪人,还能给我姨娘涨涨脸?  容我想想吧!她也拿不定主意,你知道的,你们家那位的性子跟我们家那位不太一样,我们家那位脸皮比较厚,禁搓磨,所以我折腾个几番他也不觉怎样。但你家

那样就不同了,太死板,太正经,你折腾狠了他再当真那可就不好哄了。  白蓁蓁脸都白了,我姨娘给我出的是啥主意啊!果然不能听她的。我就说么,她自己的婚事都如此失败,我听她的能听出什么好来?罢了罢了,等圣旨到了我乖乖接

下就是。  但估计可能要再等几天了。白鹤染分析着,老五出了这个事儿,皇上心情肯定不好,偏偏这个事儿又跟咱们家有关系,九殿下是个明白人,应该不会在这种时候触

皇上的霉头去提婚事。所以,说起来还是我耽误了你。  白蓁蓁连连摆手,不耽误不耽误,我反正不着急,他现在应该比我着急。我可是红家的外孙女,想娶我的人排长队都能排到城门口去。他虽然是个皇子,但是有个冷面阎王的名声在外,以前又动手打过爬床的女人,所以现在女孩子家家的对他都是避之不急。何况我这头还有个天天做梦都想往高爬的爹,保不齐他不早点下手我明儿就

被我爹订给别人。所以你看,我如此抢手,我急什么?该着急的是他。这种时候,谁先着急谁就输了!  白蓁蓁笑嘻嘻地站起身,又抓了个肉饼一边吃一边往外走,行了,我去看看三姐,既然她有心从良,那我这个当妹妹的总得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拉她一把。不是要替

男人还债么,就她那点儿资产够干什么的,好不容易得几样好东西,转眼就往外拿,也太寒碜了。罢了罢了,左右没几个钱,我替她还了算了。你慢慢吃,我去看看她。  白蓁蓁走了,嚼着肉饼走的。白鹤染瞅着空空的盘子,一共四张肉饼,白蓁蓁吃了三张半,她这个主人才混了个半饱,这究竟啥世道?还有那些银子,怎么也就小几

万两,到了白蓁蓁口中就是没几个钱,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有的时候她就觉得,如果来一场砸银子比赛,怕是那几位皇子都砸不过白蓁蓁。典型的富二代啊!  她在屋里等了一会儿,见迎春还没回来,只好自己收拾了一番,然后自己出门,到锦荣院儿去看老夫人。自从吃了她给的药丸,老夫人现在是精神抖擞箭步如飞,虽

然在外人看起来实在有些怪异,但好在她如今不用再担心家里哪个不开眼的再到锦荣院儿去闹,再趁她不在的工夫把老夫人给气个好歹。

她不能时刻留在家里,不能时刻守在老夫人身旁,就只能给老夫人一颗年轻的心脏。但愿子子孙孙能让老人家省点儿心,安度一个晚年。

白鹤染推门出屋,院子里的下人都在各自忙碌着,有人见她像是要出去的样子,赶紧过来行礼:迎春姐姐去前院儿了,小姐是要出门吗?奴婢这就把她给叫回来。  白鹤染摆摆手,不用,我就是去老夫人那里问个安,她若回来就让她往锦荣院儿去寻我。那丫鬟应声去了,她却站着没动,半晌,头稍微偏了偏,对着厢房的方向

道:你这是在等我呢?还是在等我呢?

随着她这话,传来个女子轻笑的声音,还真是耳聪目明。  她转过身来,说话的人是一直住在念昔院儿厢房里的苏婳宛。这几日白鹤染故意冷着她,打从上回帮着搓了药丸之后,再做胭脂的时候就没叫她帮忙,也不知这苏婳

宛是个什么心情。  但她无意理会苏婳宛是什么心情,对于曾经让她心情不好的人,白鹤染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也不会生出丝毫怜悯。又或者说,对于苏婳宛这样的女子,本该有的怜

悯也在对方一次又一次的作死下消耗一空,消失殆尽。

白鹤染。苏婳宛朝着她走了过来,一身灰纱裙子,是念昔院儿为她准备的。  这裙子看起来淡雅素静,但却不是苏婳宛喜欢的颜色,她喜欢粉色红色黄色绿色这种艳丽的色彩。可是白鹤染说了,她的念昔院儿是清静之地,她可以纵容白蓁蓁一身大红在院里乱窜,但却绝不会允许苏婳宛在这里招摇分毫。这不是苛待,只是白鹤染在警告她,再多的委屈再大的仇恨,去找仇家折腾,别跟这儿朝着还愿意伸出手帮

她的人撒泼。

你很会拉拢人心,我瞧着你那个三妹妹原本不是这般性子,却愿意在你面前俯首称臣,还提着点心上门讨你欢心。可是你似乎并没给她好脸色,人是急匆匆走的。  白鹤染平静地看着她,平静地问道:那又如何?她是我的妹妹,我是嫡姐,我对她们有管教的责任和义务。这也不是拉拢人心,是她自己还算懂事,听得进我说的话

,愿意按照我指引的方向去做,仅此而已。  是么?苏婳宛的笑容里带着几分讽刺,你可别告诉我你管教她们没有一点私心,我知道你也是在争取同盟,想要在这样一座府里扎根立足,一个人势单力薄,是行

不通的。  她点点头,没错,的确是在争取同盟,但是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苏婳宛,我以为你这几日应该收了心,应该也能想明白一些道理。我还以为那日你在礼王府同四

哥最后说的那些话,至少有一半应该出自真心。可是现在看来,那一半真心你也不想留了。  我为什么要留?苏婳宛的情绪有几分起伏,却被她努力压制下去。我留真心给谁呢?你却问问他,他现在还愿意要我的真心吗?他现在心里装着别人了,白鹤染,

你别跟我说你不知道那个别人是谁。  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她越来越不喜这个女子,越来越后悔那日宫宴救她回来。不如任其自生自灭,要祸害也是去祸害罗夜国,跟东秦没有任何关系。可惜,

一切都晚了。  苏婳宛。她情绪平缓,淡淡地道:不要总是用你短浅的目光来看待旁人,也莫要用你扭曲的内心来揣测我们。人与人不一样,事与事也不相同,你如今心里头装着

的究竟是你全家的仇,还是爱人不在的妒忌?没有人与你争抢,你连那样仙姿神身的男子都忍心侮辱亵渎,回过头来还好意思质问旁人?哪来的底气和勇气?  莫要用那样的眼神看我。白鹤染根本就不给她开口的机会,我非善类,你若惹了我不高兴,我抬手就能扇你一巴掌。你躲都躲不开,打也打不过。如此悬殊的实力

差距,你凭什么在我的地盘上跟我扯这一套?  她真是顶烦这苏婳宛反反复复,原本想着带她回来,冷静几日或许能想清楚,或许能捋明白自己究竟该走一条什么样的道路。谁成想过了这几日后,这人非但没改好

,反而变本加厉同她叫板,简直是个笑话!  苏婳宛也觉得自己是个笑话,可是她已经做了那么多贻笑天下之事,她怎么改?她能把过去做的一切都抹杀干净吗?能让所有的一切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吗?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