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习惯性地就想揶揄他几句,可是话到嘴边却终究没能说出来。

身后人将她揽得更紧了,脸蹭上她的脖子,痒痒的,却无关风月,只觉窝心。

怎么了?她把手从被子里探出来,伸到脑后摸到了他的脸。你怕什么?

身后传来一声重叹,每次危机化解我都会害怕,怕终有一天一个不小心就会失去你。染染,不只是怕你死,我也怕自己死,我从来没有这般惜命过,可是如今却觉这条性命比任何时候都要珍贵。因为没了命就不能守着你,只有好好活着才能与你长长久久,暮暮朝朝。

她阵阵心悸,嘴巴却还是不饶人,你很会说情话啊!

不是情话。他告诉她,都是心里话。你不知道从上都府出来找不见你我有多担心,我怕你又被人算计了去,怕你再出意外。后来听说你是不堪被那冷家小姐骚扰匆匆回府,这才放了心。可还是追了你一段,直到看见你被家人接进府里,关上府门,方才算真正放心。

她撇撇嘴,放心怎么还三更半夜的又跑过来?

拧了拧身子,想坐起,却听他说:别动,让我抱一会儿,就一会儿。

她放弃了,只轻轻叹着说:有什么可怕的,都说好人不长命,祸害移千年,我父亲总说我是个祸害,所以我可能得活个千年万载的。

他失笑,那我到是要感谢白兴言了。不过千年万载太长,长命百岁就好。知道你有本事,可是也不能太大意,你为过去复仇,树敌太多,我这些年兵权在手气焰过盛,也没少得罪人。所以咱们都得多加小心,千万不能再像今日那般落入别人的套里,万一有个闪失,染染,我输不起。从前输不起国土江山,如今输不起你。

她在他怀里转了个圈儿,把额头抵在他的心口,能听到他的心脏在强而有力的跳动。

别怕。她安慰他,你很强大,我也不脆弱,你我二人联手,还有什么沟沟坎坎是过不去的?她仰起头看他,今夜你来之前我见了我那个三妹妹,你对她有印象吗?

君慕凛努力回想,却还是摇头,没有印象。别说她没有印象,就是你那个四妹妹,她若不同你在一起或是不同九哥在一起,只在大街上单独遇着,我十有八九也是认不出来的。

白鹤染十分不解,你记性那么差?那你当初记我这张脸记了几回?

记你只要一眼,一眼就记住了。他实话实说,我的记性也挺好,但唯独对女人。到也不是没记住,实在是压根儿就没去记,我连她们正脸都没仔细瞅过。你说我没事儿闲的记她们长什么样作甚?我知道我媳妇儿长什么样就行了,别人是美是丑都不关我的事。

不管怎么说,白鹤染对他这个回答真是服气的,对他这个人也真是服气的。堂堂十皇子,堂堂尊王,得皇上最多宠爱,握东秦最多兵权,别人眼中的铁血硬汉,却能在人前人后表现出完全两种状态。这种本领究竟是何人赐予的?也是随了爹吗?老皇帝还真是个宝藏。

今晚那丫头到还真是让我刮相看。她想起白燕语说的那些话,关于其爱慕五皇子的。于是说给君慕凛听,末了总结道:或许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就是这样,没有原因,甚至都不需要过程,只需看一眼,就能迈出芳心暗许那一步。真是奇妙。

君慕凛想了想,点点头,确实,哪里需要过程,只看一眼便已过万年,一眼就够定终身了。他揉揉她细软的发,你那三妹说得不错,但人却选错了。老五那个人你看他整日里弯着双狐狸眼笑眯眯的,可实际上那人的性格十分别扭,总会做出些极端的事情。我们小时候有一次进山狩猎,他为了吸引野兽,竟用刀子划开掌心不断地放血。小兽到是猎着不少,最后他却因为失血过多晕了过去,可人却还是笑着的。那些我们认为的疼痛,在他看来却是享受一般,十分变态。

这是典型的心理扭曲。她告诉他,一般来说如果从小就这样,那应该就是在他的成长过程中经历过一些曲折,并且在这些曲折中受到了很严重的伤害。这种情况其实算是一种心理疾病,如果及时进行心理疏导一般可以减缓或治愈。但若不及时治疗,日积月累下性子就会发生不可逆的转变。对于这类人,往往我们能看到的并不是他的真正面孔,他会用另外一种生活方式来掩盖自己的真实心理。他的内心是外人不可窥及的,他会把自己真实那一面得很好,只在他认为安全的时候才会表露出来。

她动了动身子,换了个更舒适的姿势躺着,他知她习性,便将手臂展开给她当枕头,但还是说了句:总枕得太高睡觉不好,第二天脖子疼。

她摇摇头,习惯了,枕低了睡不着,第二天眼睛肿。

总是你有理。他也拿她没办法,只好将肌肉放松,让她枕得柔软些。

这种人通常都会有自虐倾向。她给五皇子下了定义,你说的放血引兽应该还是小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平日里应该会躲在一个地方,去做一些更加让人匪夷所思的自虐。

如此了解他?某人有些吃醋了,才一起逛了多一会儿庙会,就这么了解了?

她看傻子一样看他,明明是根据你说的这些事情做的分析,怎么成了逛庙会了解的?

是吗?他表示不信,老五那个人虽然像只狐狸,但是我们君家的孩子皮相都不错,就冲你那个三妹妹一眼就钟情于他便可以说明问题。染染,你可一定要意志坚定啊!

她点点头,你放心,我喜欢人类,对动物没什么兴趣。何况还是一只想要咬死我的动物,就更没兴趣了。或者如果一定要说有兴趣,那也是整死他的兴趣。

你整死他我没意见,只是你既然提到了你那个三妹,我听着好像印象还不错,态度也较之从前有所转变。既然这样的话,老五那头你是怎么打算的?

她偏头看他,君慕凛,我相信你是坚决站在我这一边的,我也相信我就算是把老五给弄死,你也不会说一个不字。但是我也看出来了,其实你打从心里对你那个五哥并没有多少恨意,或者说,在出了我这个事儿之前,你同他之间是没有矛盾的。这个事儿出得突然,以至于你还没有从他的转变中回过神来,还没有做好与之为敌的准备。我说得对不对?

他苦笑,什么都能被你看穿,什么事都瞒不过你。染染,你是打从什么时候起对我这般了解了的?

她想想,告诉他:可能是打从回京之后你再次上门找我解毒那一回吧!也可能是就在温泉里那次。说不清,反正总会猜到你在想什么,你不也一样吗?你也能猜得到我在想什么。

他点点头,的确,或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心有灵犀吧!但是在老五这件事情上,我没有任何立场,我都听你的。我说过,他在选择与你为敌的那一刻,就已经不再顾念这份兄弟感情了。是他先背叛了我们,所以我们无论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都问心无愧。不管他曾经遭遇过什么,也不管他是不是像你说的那样有心理疾病,总归事情是他做的,他就该承担后果。许他杀人,就也得许人家反过来报复于他,这是一个公平的游戏,就算是拿到父皇那里,他也说不出什么来的。

你的思维总是很对我胃口。白鹤染再一次服气于他的态度,不过我答应了白燕语,只要老五能从那个困阵里面熬过七七四十九天,我就饶了他这一回。

是吗?他看向她,露出一抹狡黠的笑,眼睛里紫色的光闪了又闪,笑道:染染,咱们之间就别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了,我怎么就不信你能为了一个从前并不交好的庶妹,就放过自己的生死仇人?真正饶老五一命的原因或许有几分白燕语的情份在,但这个情份怕是最多只占一成,另外还有父皇的情份也占了一成,其它八成,应该是你想通过他,将逼迫他这样做的人给引出来才是真吧?

她的用意被拆穿,笑得有些尴尬,你心里明白就好,何必说出来。

我与你之间没什么是不能说的。他伸手去捏她的脸,怎么吃都不长肉,真是拿你没办法。许是从前那些年饿得狠了,没个三年五载是养不回来的。染染,杀不杀随你,查不查也是你说了算,我这辈子没真正听过谁的话,不管是父皇,还是四哥和九哥,我自己决定的事他们都拿我没有办法。但唯独你,你的话我是真听,一点都不掺假。

她哧哧地笑起来,像个爬上灶台偷到油吃的小老鼠,听我劝,吃饱饭。不听我的言,吃亏在眼前哦!

他一脸宠溺,听,全都听,只要你在我身边,说什么我都听。睡吧染染,醒了就是新的一天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