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皆知九十两位皇子没了亲娘,在皇后跟前长大,再加上他们的亲娘是皇上最宠爱的贵妃,所以皇上对这两个儿子更偏疼一些。

可实际上,这两个儿子虽说偏疼,但因为他们机灵又懂事,从小到大也没让人操多大心。  可因为贤妃非但不贤,反而擅妒,更是在妒忌心的疯长中乱了神智祸害儿子。所以天和帝在这个五儿子身上没少花工夫,可即便如此,这个儿子的心性还是被他的亲

娘给带跑偏了。

人们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五皇子长得就越来越像李贤妃,那张狐狸样的眉眼五官让人打眼一看,竟还以为是看到了李贤妃年轻的时候。  可到底年轻是回不去的,李贤妃比常人老得都快,也丑得都快,虽说近两年兴许是因为年岁大了,也想开了,不再像过去那么疯癫,可心里头那些个歪理邪说却是一

点儿都没减少。  就比如此刻,她依然在用自己的所谓走过的经验来告诉她儿子:这世上没有什么人是值得依赖的,不管男人还是女人,今天对你好,明天就有可能会翻脸不认人。所

以你谁都不要相信,包括你将来的妻子儿女,统统不要相信。他们都是来讨债的,你只有不关心,将来才不会让他们成为你的短板,被人抓住七寸。  五皇子君慕丰看着病榻上自己的亲生母亲,下意识地往左臂上捏了一下。他左上臂外侧有一块巴掌大的疤痕,是四岁那年被眼前这个母亲用烙铁生生烙出来的,一辈

子都掉不了。  他至今都还记得母妃当时的模样,龇牙咧嘴面目狰狞,眼珠子像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似的,整个人陷入到一种癫狂的状态。她手里拿着烧红的烙铁,一步一步走向他,一句一句告诉他:丰儿,别怕,娘给你打上地狱的烙印,从此以后你就是阎王爷跟前的人,不会再有人敢欺负你。你的那些哥哥弟弟们都会躲你远远的,将来也没有人敢

与你争皇位。因为谁沾上你都得死,死无葬身之地。来吧,让娘亲帮你把这个烙印烙上,以后你就有了大靠山。

当时宫里的下人都护着他跑,可是他不想跑,他就站在那里眼瞅着李贤妃将烙铁烙在了他的胳膊上。小小年纪的他,当时就疼得晕了过去。  再睁开眼时,人已经不在恰合宫里,他用这样一个终身除不掉的印记为代价,终于逃离了怡合宫,逃离了自己母亲的身边。带着一条血淋淋的胳膊,带着一身的针眼



听说从那以后,李贤妃更加疯狂了,那些无法加注在儿子身上的虐打全部施于宫人身上,最后一个宫女不堪凌虐,投井自杀。  天和帝请了国医夏阳秋给李贤妃治病,足足治了一年,才算把她这个虐人的毛病给治回来。可治回来是治回来了,她却又想要回儿子。天和帝怎么敢把儿子还给她,

于是就叫人缝了个布娃娃送过去,就是现在被君慕丰拿在手里的这个,足足被李贤妃当成儿子养了二十年。  没有爱就不会有恨,你若不是因为太在意,又何苦会将自己弄成这般模样。君慕丰淡淡地述说着一个事实,进了宫门的女人,就该做好今日恩宠明日冷遇的心理准备,你若连这点承受力都没有,那只能说明你根本就不适合进宫。当朝没有强行入宫秀选的规矩,你想来就来,不想来不报名透选就是了,所以你怨不着别人,要怨就只

能怨把你送进宫的娘家,和当初那个想要出人投地嫁进皇宫来的自己。  他对这个母亲的感情很复杂,儿时他怕她,因为没日没夜的毒打几乎要了他半条命。可毒打之余也是有温暖的时刻,偶尔贤妃也会清醒,也会抱着他哭,会轻轻地仔

细地给他上药,一遍一遍地给他说对不起,说她是被他父皇气得脑袋出了问题才会打他。  每每那时,他便开始同情这个母妃,同时也憎恨他的父皇,因为父皇有那么多的女人,可真正顾得到的又有几个?所以他跟李贤妃一样憎恨自己的父亲,认为这一切

悲剧都是父亲造成的,是他亲手断送了母亲的一生,也断送了他的人生。  其实后来他懂了这里面的道理,也明白了皇家的无奈,知道了这些女人进宫来目的各有不同,也并非每个人都像他的父亲那样爱着他的父皇,甚至有些人根本是没有

爱的。她们追求的只是利益,她们存在的目的只是让自己的母族更加强大,让自己这一生享不尽荣华富贵。  就像她刚刚对李贤妃说的那些话,东秦没有强制要求秀女进宫的制度,所以这些女人之所以能进宫来,要么是她们本身愿意,要么就是家族有所需。那么既然原本的

目的就不单纯,为何又要埋怨后宫的种种不公待遇?为何还要对得宠失宠怨恨至此?  可惜,话是这么说,但是年少的阴影和李贤妃这么多年的循循善诱,已经让怨恨的种子在他心里生根发芽,即便他长大了,明白道理了,依然无法将这种恨意根除

。  你懂什么!李贤妃冷哼一声,不解地看着自己的儿子,你今天怎么回事?以往不是这样的。不过就让你解决一个小麻烦,怎的这么多话?这些年咱们母子的情份虽说不多,可我到底是你的生母,李家到底是你的母族,你不保母族保什么?保君家?哼,想保君家的人多了,还轮不到你头上!别跟我说当初为何进宫,你问问这宫里的女人,包括那陈皇后在内,哪个是自愿进来的?哪个不是跟我一样,承载着母族的希望,也带着成为皇上的女人诞下皇嗣的梦想进了这座皇宫?我不过是她们中的一个

而已,我又有什么错?

五皇子看了看面前的母妃,说了句实话:你错就错在爱上了他,而且一爱这么多年。

李贤妃神情又有些恍惚,好像又回到了几十年前,回到了她跟和天帝情意还在的岁月。  所以本宫这些年始终走不出来。她也承认自己的状态,不过这样也好,至少看清了皇家是个什么德行,也明白了谁先爱上谁就先输的道理。丰儿,本宫从小就告诫

你,千万不要爱上什么人,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离他们远远的。玩玩可以,千万别动真情。一旦动了情,你离死期也就不远了。你晓得吗?

君慕丰将手里的娃娃扔回床榻上,母妃也知道这样的话已经说了二十几年,那儿臣自然是晓得的。母妃放心,不会有那么一天。

不会吗?李贤妃的一双眼死死盯着面前的儿子,丰儿,你同本宫说说,今日你阴阳怪气地找到怡合宫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君慕丰站起身,不想与她谈这个话题,只是提醒她:不管你心里头埋了多少恨,你依然是君家的媳妇,是后宫里的妃嫔,我也依然是东秦的皇子。除非你不想活了,

也不想我活了,否则就得记得,有些事可为,有些事不可为,要想好好活下去,就不能由着外头的李家胡作非为,害了自己不说,还得让本王给他们擦屁股。  混账话!李贤妃大怒,本宫刚才同你说的话你一句都没听进去?外头的李家是你的母族,是你将来要依靠的母族,你不帮着他们你帮着谁?现在他们遇了难处,咱

们不管谁能管?难不成就眼睁睁看着李家就这么毁了?  那是他们咎由自取!君慕凛的狐狸眼冷凝下来,第一次就李家的问题上同李贤妃有了不一样的看法,即便将来我要靠着他们,那也是将来,可是眼下他们就要靠着

我。没有今日的我,就没有将来的李家,这个因果关系母妃难道不明白吗?  李贤妃还要说话,却被他打断,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们,告诉李家,想要家族强大就别作死,本王脾气一向不好,没那个耐心一次次的为他们善后。也莫要再提什么将来依靠的话,就凭现在的李家,还真成为不了本王的依靠。如果需要本王一步步扶植壮大起他们,那本王扶谁不行?为何一定要扶李家?母族真的那么重要吗?母妃好

好想想,这么些年你为李家做过多少,李家又给予了你多少。好好算算这笔帐,再告诉本王,你亏不亏。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严厉地同李贤妃说话,连边上的宫人都吓得不轻,眼瞅着李贤妃又哆哆嗦嗦地把那个娃娃抱在了怀里,近侍宫女不得不恳求君慕丰:殿下少说两句

吧,娘娘这几日因为李家的事心神不宁,再这样下去会出事的。  出事?君慕丰摇摇头,想要自绝吧?那母妃可要想好,自绝的嫔妃,将来是没有资格入皇陵,没有资格为父皇伴葬的。母妃若对父皇还心存爱意,就一定要仔细斟

酌。希望母妃将今日的话说给李家的人听,给他们提个醒,不要以为本王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给李家解决一个又一个的麻烦。  五皇子走了,李贤妃怔了老半天才呢喃出一句话来:他变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