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燕语用力点头,二姐姐你放心,我再也不会拖你后腿了。她算是明白了,白鹤染今儿出门就是为了宰冤大头的。早说啊!宰冤大头这事儿她也擅长啊!只不过  她扭头看了看五皇子,心里有些不忍。多好看的一位皇子啊,是她打从记事起见到过的最好看的人。哪怕是九皇子十皇子甚至是那位和光同尘的四皇子,在她眼中都

不及这只狐狸。

没错,就是狐狸,她从来不知道自己居然会喜欢狐狸这种动物。阴柔,狡黠,笑里藏刀,说话都半真半假半虚半实,更是任你怎么瞧都瞧不明白他究竟在想什么。  这样的人一接近就会让人觉得渗得慌,也一点儿安全感都没有。可是好奇怪啊,她一看到这只狐狸就产生了一种控制不住的喜欢,就好像会媚功的是这只狐狸,吸引

着她不知不觉的就要往前冲,往上扑。她想,或许是因为狐狸天生媚态,不需刻意施展就能淋漓尽致。

然而,她现在要开始坑这只狐狸了,好心疼啊!

白燕语拍拍心口,将那种对不起心上人的情绪给强压了下去,然后将一身媚态尽数收起,整个人随着媚态的消失瞬间就没了吸引力,成了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女孩。

那胖店主都傻眼了,简直怀疑这是当着自己的面儿演了一出大变活人,刚才还让他瞬间心动的女子,这怎么一眨眼就变得平淡无奇,一点滋味都没有了?  说吧,多少钱买!白燕语板起脸,开始一本正经的引导那个胖子,既然是镇店之宝,那它的价钱就应该配得它的身份。你可别整个千八百两银子的就跟我说是镇店

之宝,那你这店可太不值钱了。  胖店主眯起眼睛,合计着这姑娘是不是脑子有病。可再瞅瞅身后跟着的那两个男的,其中一个长得跟个狐狸似的,又媚气又好看,简直让人移不开眼睛。好在他好色

是好色,但对男色却一点兴趣都不有,于是注意力就放在了对方那身衣服上。  他也算是见过世见的人,在上都城里也算得上个小富,好东西见得多了,好料子穿得也多了。可他依然认为,这狐狸脸男人穿着的一身锦服可不是闹着玩儿的,那料

子明显是贡料,绣品的线里掺了金丝,那可是皇室才准许用的材料,平常百姓就算有钱成红家那样,也是万万用不得的。看来今日这个阵仗需要认真思考了  胖店主背着手来回踱步,脑子里有了无数设想,如果真的是皇家人,他是应该趁机坑一把大的,还是应该借机送个人情结交一番?这种时候到底是钱重要还是人脉重

要?

思来想去,他觉得钱可以慢慢赚,冤大头也不只遇着这一回,但皇子可是平生都少有机会见着的。保不齐他这辈子就这一次机会,如果错失了,那将是终生的遗憾。

罢了罢了,钱下次再赚,这次送人情吧!  于是,在白鹤染和白燕语的期待下,胖店主说出一句差点儿没让她俩吐血的话来:宝贝无价,只赠有缘人。姑娘能一眼就相中了它,说明它与姑娘有缘。眼缘也是缘

,所以本店分文不取,愿将此物无偿送给姑娘,祝愿姑娘一生顺遂。

靠!白鹤染实在没忍住,暴了句粗口,然后扔下所有人转身就走。

白燕语已经无奈了,她好不容易要下决心跟她二姐姐联手坑一把人,结果是万万没想到,坑个人怎么也这么难呢?命运真是喜欢跟她开玩笑。  白燕语无奈地转过身,想跟五皇子说几句话,可眼瞅着白鹤染前脚刚走五皇子后脚就追了去,跟在后面不停地劝说:染妹妹别生气,你相中什么就拿走什么,至于银

子,他不要我都给你还不成吗?五哥不缺银子,你怎么花用都行。

白鹤染心灰意冷,摆摆手,径自出了玉器行的大门。  那胖老板也懵,看这架势似乎是他马屁没拍成拍到马蹄子上了?他不甘心,再瞅瞅那位疑似皇族人追着前面那位姑娘走了,这才明白,原来那位姑娘才是千金大小姐

,之前他神使鬼差看上的那个,兴许就是个丫鬟。可不管是小姐还是丫鬟,既然是商量好了要的东西,那肯定是经过小姐认同的,他拱手相送也没毛病啊?  胖店主想不通,一把将也要跟着走的白燕语给拽了回来,苦着一张大胖脸问道:姑娘,我这马屁到底哪拍错了?能不能给我指条明路?这怎么说不要钱还不高兴了呢

?  白燕语气得都想咬人,她握了握拳,强忍住不动手抽人的冲动开了口:没明白错哪儿了吗?你错就错在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我们是来花钱的,我们想花你却不要,

我姐能不生气吗?这种有花钱不出去的痛苦你能理解吗?  我胖店主一拍脑门子,姑娘你要是这么说,那我还真是理解不了。还有这么玩儿的?再有钱也不至于这么个花法啊!说到这儿,眼珠一转,忽然间就明白了什

么。  白燕语已经走了,伙计问一层那些东西是送还是卖,胖店主斩钉截铁地道:卖!所有东西价钱给我翻一倍的往外卖!他们不是愿意花钱么,让他们花个够!翻倍,不

,翻两倍!

伙计抽了抽嘴角,赶紧出去打算盘算银子了。  胖店主瞅着这一幕,心中不由得感叹,看来他能想到了人家也想到了。这是不肯收他这个人情啊!皇家人可不缺银子,比起花点银子来,人情债才是最难还的。人家

不想跟他这个市井小民打交道,所以根本就不给他送礼的机会。

这年头,真是千难万难,都没有行个贿更难。

他正搁这儿感叹着,这时,就见楼下那随从模样的年轻人又进了门来,开始指挥着店里伙计将买下的东西装好箱子抬到外头的马车上。  他的伙计战战兢兢报了个价,是原价的两倍。小伙计有点儿心虚,怕人家嫌贵或是发现这里头的猫腻翻。结果就见对方想都没想就从怀里掏出一大把银票,往那小伙

计面前一拍,十分大气地道:都给你了,只多不少。然后转身走人。

小伙计赶紧把银票数了数,然后瞪圆了眼睛看向自己老板,东家,咱们翻了两倍,结果人家又人翻了一倍,一共翻了三倍。咱们今儿可真是赚大发了啊!

胖店主一咬牙,也罢,人也好情也好,怎么着也得赚一个。  店门外,五皇子还在劝白鹤染,要不到别的店里再看看?这家店不会做生意,咱们就去别家。本王就不信了,这条街上就没有会做生意的铺子?要真是都不会做那就

别做了,把这些铺子都买下来,当是五哥送给你的礼物,如何?

白燕语实在没忍住,问了句:五殿下,你是不是看上我二姐姐了?  五狐狸一点儿都不避讳地点点头,是啊,本王就是看上染妹妹了。回头得跟老十商量商量,看看他肯不肯忍痛割爱。只要能把染姐姐给我割下来,本王就是付出金山

银山也愿意。

白燕语盯着这双狐狸眼,到是一点儿都没生气,因为她看得出来,五皇子说的不是真话。  别问她怎么看出来的,感觉,就是一种感觉。兴许是媚气之人也多少都有些相通之处吧,所以她能从他的那双眼睛里看出是真情还是假意。就好比刚刚对方说看上了

染妹妹时,眼睛里媚态十足,但却没有丝毫真情实意,假的不能再假。  白燕语能看出来的事,白鹤染又如何能瞧不懂?所以也不在意,只淡淡地说了句:无事献殷勤,非奸既盗。然后将正在悄悄摸摸不着痕迹地向五皇子那头靠拢的白

燕语,一把给扯了回来,走,继续逛下一家。

白燕语瘪了瘪嘴,可怜兮兮地看了五皇子一眼。可惜,对方却看都没看她,一双狐狸眼还是吊在白鹤染身上不肯放下来。  她真是郁闷够呛,用得着装这么像吗?明明眼睛里闪烁着的都是狡黠和精明,却非得做出个爱意浓浓的样子,白鹤染又不是瞎子,会看不出来?再说,你弟弟的未婚

妻,你就这么明目张胆的示好,是不是有点儿找打?真要打起来,能打得过十皇子么?

白燕语觉得这只狐狸前途堪忧,毕竟十皇子乖张暴戾的性子早已在人们心中根深蒂固,除了九皇子还能用来对比一下,其它人根本就是两个层次的,绝不是对手。

她胡乱想着,忽然觉得腰间一痛,反应过来才知道原来是她二姐姐掐了她一把。

白燕语简直欲哭无泪,这个二姐姐还真是心狠手辣啊!

那里有家布庄,咱们去挑料子吧!这是白燕语给出的建议。

结果又被她二姐姐给鄙视了,腰间还一点儿都不意外地又挨了一下子。  白鹤染恶狠狠地瞪着她,恨铁不成钢地道:衣裳料子又沉又占地方不说,就算那衣裳是金子做的,还能贵到哪儿去?你的档次怎么还提不上来?眼界就这么丁点儿?

那应该提到什么程度呢?白燕语依然很懵。

白鹤染伸出手来,指了指前头不远处的一家铺子,去哪儿!  白燕语再度震惊,因为她发现她二姐姐所指之处,居然是一间古董铺子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