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小姐最先摘掉了头上斗笠,露出一张片片泛红的脸来,她指着自己的脸问身边站着的人:这位姐姐,你帮我看看,我这脸坏得是不是太含蓄了?如果仅是泛红能够对

芬芳阁造成震慑吗?我感觉力度似乎不太够。  那位小姐揭下脸上的面纱,指着自己已经开始结伽的脸说:你看我这儿,都结壳儿了,远没有刚烂的时候那般下来。不瞒妹妹,我也正担心伤势会不会太轻,对芬芳

阁打力度不够。  你们这样哪行,看我的脸。边上的一位夫人凑上前来,将罩面的厚纱摘掉,一脸的疙瘩都冒着白尖儿,有几块地方的肉都掉了,整张脸看起来就跟鬼似的。也幸亏

这是白天,这要是夜里瞧见了,非得吓死不可。

先前那两位小姐倒吸一口冷气,一定很疼吧?  那位夫人叹了声,疼都是次要的,关键这张脸一废,我在家里的地位也跟着玩完了。当家的别说到我屋里去,就是平时见着我都绕道走,不小心看着我的脸就吓得鬼哭狼嚎。如今府里小妾多了好几个,我纵是心里有气也没办法说,谁让咱们烂了脸呢!所以你们看我的脸,再看你们的脸,我觉得你俩还是回去吧,这么轻的伤,回去找

个好大夫仔细看看,再养上个小半年就能好了,犯不上跟着掺合这档子事。万一不好的名声传出去,得不偿失。  那可不行!满脸泛红的小姐摇摇头,来都来了,怎么还能有回去的道理。这辈子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做一件事,是第一次兴许也是最后一次为自己做主了,所以今天这个堂我必须亲自过,绝不离开。她一边说一边翻起袖袋,脸上的轻伤是吧?不要紧,毒胭脂我还有,本来是为了举证芬芳阁用的,但想来再用一些也没什么,用完

伤就重了。

她说完这话,毫不犹豫地把那盒胭脂往脸上扣了去,看得那位夫人直咧嘴。

这位妹妹说得没错,我也得为自己做主一回。那位脸上结伽的小姐也下定了决心,当即效仿起前头一位,也拿了胭脂出来往脸上倒。  有了这两位小姐的带着,一时间,堂上众人就像被传染了似的,接二连三地,纷纷开始学着那二人的模样,将随身带着的毒胭脂拍到脸上。甚至有人还对自己的脖子

也下了手,半盒都倒脖子根儿底下了。  眼下这些人就跟不要命一般,明知是毒药还义不容辞,看得那位夫人都直打哆嗦,一个劲儿地感叹:疯了,你们都疯了,对自己下手也忒狠了,你们这些小姑娘,对自己下手真是忒狠了!啧啧啧,我年轻的时候要是也有这股子狠劲儿,如今就不会因为烂了脸而在夫家受窝囊气,甚至连自己的孩子都嫌弃我。好,疯吧!都疯吧!今儿

要是讨不回公道,咱们就一起上街去把芬芳阁给砸了!爱谁谁,爱咋咋地,反正脸毁了这辈子也没什么指望了,不如就狠狠地闹一场,给自己出口恶气!  然而,她这话却并没有得到人们的回应,因为这些小姐们可真是一点儿都不傻,之所以敢对自己的脸下如此狠手,全是因为对白鹤染的信任。她们相信白鹤染一定能

把她们的脸给治好,所以才毫不犹豫地开始了自毁行为。什么爱咋咋地,她们可不会爱咋咋地,更不会没有指望,她们还指望好好活着,嫁个好人家呢!

明光远看着这一幕,不由得感叹女人的疯狂,同时也对那户部尚书家的嫡小姐心生佩服。

要不是没有冷若南的带头,这些人是不会丧心病狂到如此程度的。不下死手,又怎么可能咬死那芬芳阁?没错,要咬就得一口咬死,而不是让那地方死而不僵。  迎春也觉得这位尚书府的小姐太牛~逼了,凭一己之力就将场面调动得如此激烈,这位小姐是街头卖艺出身的吗?还有,十盒胭脂全倒脸上,十盒啊!还是明知故倒,

那得需要多大的勇气?果然这张脸烂得比她还彻底,嘴唇都起了好几个大泡。  大堂上有人因为疼痛开始叫唤,但也有人在自己强忍疼痛的同时还在为其它人打气,她们说:坚持住!坚持就是胜利!现在咱们疼,一会儿就让芬芳阁哭!咱们不但

要让他们为做出的丧尽天良的事付出代价,还要把他们赶出上都城!让他们在整个东秦都无法立足!

对!还得给我们赔偿,赔他们个倾家荡产!

一时间,群情激愤。冷若南看着眼前这一幕幕颇为得意,她问迎春:怎么样,服不服?

迎春皱皱半毁的眉毛,不得不承认:服了。然后抬起手,不由自主地想要摸摸冷若南起满了水泡的嘴唇。

才一触上就疼得冷若南直打激灵,别碰,疼,可疼着呢!你看我这头上,疼得直冒汗,汗一淌到脸上就蛰得更疼,这真不是人遭的罪。  那你还故意去毁脸?迎春简直不能理解,就算不闹这一出,芬芳阁的事情我们也能搞定。待我家小姐从痨病村回来,芬芳阁里的人就一个都跑不掉,你何苦还把自

己搭上?  冷若南看傻子一样看着迎春,跑不跑得掉是你们的事,但这里头不能没有我的功劳,否则我该怎么让阿染相信我是诚心想同她交往的?怎么能让阿染接受我这个朋友

呢?

迎春嘴角抽了抽,敢情说了半天,你跟二小姐还不是朋友啊?这年头为了交个朋友都得下这么大本钱吗?这位尚书府的嫡小姐当真不是傻子?  见她搁这儿愣神儿,冷若南凑近了些,小声问迎春:迎春,你给我交个实底儿,我这脸阿染能给治好不?你可别跟我说治不好,那我这辈子可就真毁了,我只能上你

们家吃喝拉撒,阿染她得养我一辈子。

迎春开始觉得这位冷小姐可能是个无赖,不是应该让芬芳阁养你一辈子吗?  哪里还能有芬芳阁。冷若南哼哼一声,你瞅瞅这些女人,若是让她们知道脸治不好了,还不得一把火将芬芳阁给烧了啊!法不责众,到时候官府总不能把这些夫人小姐全都给抓起来,那可热闹了。皇上一上朝,底下一堆夫人女儿被抓的大臣搁那儿哭叽叽,朝还上不上?政还议不议?所以也只能由着她们闹,所以指望芬芳阁养我根

本是不可能的。  她盯着迎春看了一会儿,突然就笑了,其实我这话问得真是多余,你都把自己豁出来了,凭着你们之间的主仆情谊,要不是你主子给你托了底,你敢拿自己的脸拼命

吗?

迎春挺了挺胸,怎么不敢?只要我家小姐需要,别说是脸,命我都豁得出去。  可有时候豁命容易,舍出去脸面可就难了。冷若南生了一句感慨,随后摆摆手,算了不说这个,阿染一定能治的,我心里有数。其实我之所以闹这么一出,也是为

了给你们壮势。但这个壮势不是因为忌惮芬芳阁,而是为了帮你们挡一挡那位站在芬芳阁背后的主子。  谁?迎春一愣,虽然早想到芬芳阁背后肯定有靠山,但究竟是什么靠山竟能让户部尚书家的千金嫡小姐出面来挡?难不成还能是哪位皇子殿下?说完又摇了摇头

,那也不对啊,当朝九位皇子都是我家二小姐的义兄,就算有些人不是一路的,可面子上的事儿也总得说得过去。那还能有谁?

一时间,迎春想到了许多种可能,包括叶家人郭家人,甚至都想到了老太后。  可是冷若南却告诉她:都不是,而是后宫中一位身居嫔位的娘娘,封号为丽,是为丽嫔娘娘。那芬芳阁就是丽嫔娘娘的亲兄弟开的,听说当初还是丽嫔娘娘去求了皇

上,皇上才下旨将红家采办胭脂的生意都给了芬芳阁,让芬芳阁也成为了皇商中的一员。

丽嫔?迎春皱着眉问,她很厉害?  也不是很厉害,甚至膝下还没有子嗣,但是我听我父亲说,这些年皇上无心后宫之事,所以心里头对那些娘娘们还是会觉得有些亏欠的。也所以当年丽嫔帮着娘家兄

弟要这桩买卖,皇上没怎么犹豫便给了。要知道,在那之前,采办胭脂的活儿可都是由红家做的。  迎春点点头,明白了,所以这个事儿搞不好还要牵动后宫,到时候丽嫔娘娘小风一吹,指不定就把皇上的立场给吹走了。看着冷若南点头,一副这回知道我的功劳

了吧的表情,迎春一下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冷小姐觉得,是丽嫔娘娘在皇上心中的地位高,还是皇后娘娘在皇上心中的地位高?

那当然是皇后,丽嫔跟皇后根本没法比,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冷若南张口就答。  迎春再点头,那就更不用担心了,实话告诉冷小姐,今儿这一出戏,其实也算是皇后娘娘跟我家二小姐一起唱的。所以,那丽嫔她纵是有天大的本事,她也翻不过这个案来!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