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染是先出的宫,跟着今生阁的队伍一起到了痨病村。  为了给痨病村的摘牌仪式撑场子,白鹤染请到了四皇子九皇子和十皇子,小公主君灵犀也跟着一起到场。这些人能来她昨晚就已经知道了,没有什么惊喜,但是半个

时辰后,二皇子和六皇子的到来就实在出乎她的意料了。  眼瞅着二皇子拖着条病腿一瘸一拐地走过来,眼瞅着六皇子眯缝着一双狐狸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白鹤染心情就不是一般的差。她偏头小声问君慕凛:谁让他们俩来

的?  君慕凛也是闹心,谁也没让他俩来,是他们自己来的。老六性子一向怪,整个人不阴不阳的,冒点子坏水儿也属正常,但老二这是什么意思我就不明白了。他瞅瞅

二皇子那条腿,我记得你同我说过,那腿你给治好了,这怎么还瘸着?  装的。白鹤染说得十分肯定,真有病假有病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何况我自己治的腿,我心里还能没数?除非他自己搬块大石头又给砸折了,否则这腿是不会旧疾复

发的。  那就有意思了。他将胳膊搭在她的肩膀上,老二从前是郭叶白三家内定的皇位继承人,连皇后都给他选好了,可惜皇后烂了脸,人也没了影儿,他如今也是尴尬。郭叶白三家捧了那么多年,要说轻易放弃应该是不会的,毕竟没有人比老二更适合当个傀儡。不过他又往二皇子那条腿上瞅了一眼,不过那是从前,如今这老二好人

装瘸子,十有八九是不想被人放弃,而郭叶白三家若是不放弃,将来培养出来的就不可能只是个傀儡。  是啊!白鹤染亦感叹,能忍得住多年顽疾一朝得治的喜悦,继续装瘸子,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甘心做个傀儡。她眉心微蹙,当初治二皇子时,明明她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本以为二皇子也是个明事理的人,不会再受郭家叶家还有白家的摆布。可是没想到,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原本的那条路。看来权力的诱惑,的确甚少有人能够抗

拒得了,就是不知将来有一天若是九皇子和君慕凛二人要面对那个皇位,他们又该会做如何选择?

不及她多想,二皇子和六皇子已经走到了近前,君慕凛主动开口打招呼:二哥,六哥。

九皇子也冲着那二人点点头,而四皇子则和君灵犀站到一处,离得远,不知道在说什么。

白鹤染虽然不待见这两个人不请自到,但人都来了,二皇子还主动说了句:本王是来祝贺痨病得治,痨病村终于可以开门摘牌的。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既然人家也是好意上门来捧场,也自然也不能太给脸色看。于是俯了俯身道:多谢二哥。又看向了六皇子,叫了声六哥,算是打过招呼。虽

然嘴说上欢迎,也尽可能的不给其脸色,但嘴巴上该痛快的还是得痛快。于是她对二皇子说:二哥能来捧场,阿染自然是欢迎,但其实二哥你来了也挺让我为难的。

哦?二皇子不解,怎么个为难法?染妹妹不防有话直说。  白鹤染一点儿都没客气:父皇说我是神医现世,百姓们也都知道我医术高明,可是你看二哥你,拖着条病腿就来了,这不是打我脸么?我既然是神医,却连自己兄长

的腿都治不好,你让天下人怎么看我?

她这话是笑着说的,不明就里的人只以为她是在跟二皇子开玩笑,可是此时的二皇子就有些尴尬了。因为他知道,白鹤染这是在损他,明明腿都好了,还要装。  可是没办法,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走到底。何况他也不是没想过退却,更是向白鹤染表达过善意和关注。可惜,她从未将心思放在他身上过,

仿佛治这条腿跟治一条狗腿没什么区别,他没有在她心里留下过半分与众不同。

这亦是他选择继续走那条老路的原因,至于她医好他的恩情,来日有机会定然会报。  染妹妹说笑了,本王这腿是幼时患病所致,如今几十年过去,怎么可能治得好。妹妹只是神医不是神仙,相信百姓们一定能懂得这个道理。他面带笑意,只是笑里

面却带着些许自卑和埋怨,说完这些话就别过头去,看向痨病村里等待参加仪式的人们。

到是六皇子一直笑眼弯弯地看着她,就好像君慕凛不存在一般,看得她有点儿发毛。  九皇子不着痕迹地往前站了两步,隔住了六皇子的视线,君慕凛小声同白鹤染说:老六对姑娘家感兴趣可是头一回,传闻他府里养着好些个面首,去唯独没有女人。

不像老二府里,这些年叶家没少给他送侍妾,甚至连侧妃都有,却唯独没有孩子。  白鹤染搓搓手,肯定不能有孩子啊,孩子得等着特定的人选给他生。这个人选从前是白惊鸿,现在嘛,依我看,估计得是我那个五妹妹白花颜了。只是她还太小,二殿下至少要再等五年才能娶她过门儿,这个战线拉得有些长了。所谓夜长梦多,我是真不看好这条路。至于你那位六哥她斜了一眼六皇子,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奇特

的想法,你说,他如果养了面首在府里,那他应该是那个男性角色还是女性角色?

君慕凛觉得他媳妇儿这个关注点实在是很刁钻,这个问题还真是把他给问住了,以前也没寻思过啊,谁知道他究竟是扮演什么角色?又或者是两种都会尝试?

他摇摇头,不知道,要不我帮你问问?  不好不好。她没同意,这种当面打脸的话怎么好问得那么直接,人要脸树要皮,虽然他不怎么招人待见,但还是得留些面子的。何况今儿是我的场子,我不想在这

么重要的一个场合上发生任何不愉快。人既然来了咱们就以礼相待,至于他今儿为什么来,管他为什么来呢,来了就不能白来,雁过拔毛的事我还是比较擅长的。

君慕凛对此十分认同,行,那你去薅毛吧,可得多薅些,老六的底子厚着呢!

说话间,小路上又传来一阵喧哗,众人看过去,原来是上都城知府韩天刚到了。这韩天刚还不是自己来的,同行的有孙师爷,还有两名户籍官,以及二十名官差。

韩天刚一下了车就带着孙师爷奔着白鹤染这头来,到了近前一个大礼行了去,面带惶恐地道:臣上都府尹韩天刚见过诸位殿下,见过天赐公主!

白鹤染笑了笑,韩大人多礼了,本公主替这些百姓谢谢韩大人能来捧场。

韩天刚赶紧道:公主客气了,臣身为上都府尹,痨病村也属府衙管辖范围之内,这么重要的场面臣当然得到。

哟,还知道这地儿是归自个儿管的啊!六皇子阴阳怪气地开了口,知道怎么才来?  韩天刚赶紧道:回禀六殿下,臣一早就想出来的,可是殿下也知道,今儿早朝时皇上有命,痨病村这块地方在摘了牌子之后就要立即从上都城管辖范围内分离出来,

设立天赐镇,一切政务事宜都交收由天赐公主接手。臣散了朝之后赶紧就去忙这个事儿,所以才来晚了。

六皇子翻了个白眼,没再吱声,九皇子君慕楚问他:分划天赐镇的事可都安排妥当了?  韩天刚答:回九皇下,都已经准备妥当,且微臣带了官差和户籍官一同前来,还带来了上都城的土地文书。一会儿让师爷带着官差去丈尺,量好之后呈报给公主,请

公主审议。

君慕楚问白鹤染:染妹妹觉得如何?

白鹤染点点头,一切全凭九哥做主。  九皇子告诉韩天刚:丈尺的时候手底下松着点儿,天赐公主的封地是要造福万民的,你若丈得太紧了,这天赐镇的作用可就发挥不出来了。到时候别说公主憋屈,就

是本王也不会答应,十殿下更是会同你好好理论理论。  话刚说完,四皇子和君灵犀也走了过来,君灵犀拍拍韩天刚的肩膀,上都府尹啊,我就这么和你说吧,我四哥九哥十哥还有本公主我,都是站在染姐姐这一边的。所

以这个天赐镇怎么个丈量法,你自己心里也得有一把尺才行。哦对了,母后也惦记着这件事呢!

君慕凛这时候已经走到官差们面前,拿过官差带着的尺子翻看起来。

四皇子君慕息看了看他,这才开了口,对韩天刚道:这天赐镇若是量不好,怕是你首先过不了的就是十殿下这一关。  韩天刚抹了一把汗,被这几位主子吓得直哆嗦,赶紧又哈了哈腰道:请公主放心,殿下们放心,臣都明白,都明白。临退朝前皇上也说了,天赐镇既然是给天赐公主

的,就不能给得太寒酸,这丈量的尺度臣心里有数,一定让诸位满意。

君灵犀点点头,行,那你们就去量吧,量完了我们再一起商议。  韩天刚赶紧吩咐师爷带着官差去量地皮了,但他自己没走,而是跟白鹤染说起了关于天赐村后续的打算——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