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帝越来越觉得这个儿媳妇贼靠谱,原本他还认为这门亲事是白家攀了高枝,因为毕竟当初说的是冥婚,后来老儿子回来之后生生把冥婚改成了阳配,他舍不得驳儿子

心意,虽然不太乐意,但想着儿子喜欢,也就同意了。  可是后来随着白鹤染施展的技能越来越多,他渐渐开始转变了思想。直到今天,这个思想彻底的转变完了,现在他反过来认为,他儿子能娶到白鹤染可真是三生修来

的福气啊!

这种逆天的儿媳妇上哪找去?别说她是白兴言的亲闺女,就算她是冒充的,现在老皇帝也决定要将错就错。这么好的儿媳妇,傻子才不要。

天和帝如今看白鹤染是越看越觉得好,一双眼睛笑得弯弯的,嘴都快合不拢了。

君慕凛真鄙视他爹,不过也为自家媳妇儿感到骄傲。印象中他爹还没服过谁,但眼下他看得出,他爹是真服白鹤染了。

打算何时给小十一治伤?君慕凛替他爹把问题给问了出来。  白鹤染想了想,说:给我三日时间准备,痨病村那头明天摘牌,后续事情也需要再料理下。十一弟这边也得把宫里的锁事安排好,尽可能减轻操劳,虽然不需要卧榻静养,但三个月的生长期也不能太累着自己。侍候父皇端茶倒水,特别是守夜这类的事,还是交给别人去做吧!她说到这,又想了想,道:十一弟的事既然已经瞒了这

么多年,那也不差再多瞒半年。所以咱们都低调些,不要打草惊蛇,我也需避人耳目,不能天天往宫里跑,这个治病的地点她看看君慕凛,不如就在尊王府?

我同意。君慕凛举双手赞成,我来当你的助手。

她白了他一眼,行吧,虽然资质差了些,但好在可塑性还是很强的。

天和帝跟江越对视了一眼,这一眼中充满了激动。特别是江越,这时候就是让他跟白鹤染叫娘他都愿意。毕竟让太监重新做回男人这种事,从前是想都不敢想的。  江越抹了一把激动的泪水,看着他十哥说:真不知道你是几辈子修来的神气,居然能找着这么好的媳妇儿。等我的伤好了我也得好好找,我他说到这儿,顿了顿

,目光又投向了九皇子,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九皇子皱了皱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你看我干什么?  不干什么。江越吸了吸鼻子说,你们俩一个拐了白家的二小姐,一个拐了白家的四小姐,这得是对文国公府有多深的研究啊?我就想问问,白家别的小姐还有靠谱

的吗?  这事儿白鹤染最有发言权,于是当时就泼了江越一盆冷水:没了,真没了。不过说到这里,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于是语气有所缓和,我们国公府上是没了,不过将

军府或许还有。十一弟要是有这个打算,不如等你的伤好了之后,我帮你牵牵线?

江越一愣,将军府?他有点儿没反应过来,郭家?

天和帝也无奈了,你脑子没伤着吧?怎么着,在你眼里我东秦就一座将军府?

江越终于想起来了,啊!镇北将军府!十嫂的三叔家!

对嘛!老皇帝点点头,虽然郭家不靠谱,但是说起白老三,朕对这个人到是很器重的。所以小二一啊,如果白老三家有合适的,你真可以考虑一下。  江越迷茫了,镇北将军家的女儿,他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啊?镇北将军为人一向低调,家眷什么的也从来不出来招摇,好像宫宴那晚也有镇北将军府的小姐入宫,还

跟他十嫂在一块儿,但是他没注意过,以至于眼下想要回想,竟是连长相都回想不出来。  于是江越摇摇头,到时候再说吧!我真没有什么印象,再说也不能耽误人家小姐。我这个身份还是挺尴尬的,做过太监,又实实在在是个阉人,就怕到时候治好了也

会有人说没治好,我总不能到处展示给人看。跟我这样的人成婚,女孩子家家的是要背负很大压力的,我不能害了镇北将军的女儿。  白鹤染通过这个话,认为江越这人还是挺懂事的,也不自私,会为别人考虑。对方是她的堂姐,刚刚她也就是突发奇想,但是江越说得对,这事儿一旦成了,她堂姐

就要背负很大的压力,她不能将自己堂姐陷于这种两难的境地。

所以这个事儿还是得多考虑,不能冲动。

于是她不再提这茬儿,又把话头转向了痨病村:明日痨病村摘牌,我请了四哥和九哥,还有十殿下。父皇对这个事还有什么嘱咐?女儿一并记下,明儿一起办了。

老皇帝想了想,说:嘱咐到是没有,只是朕听说你要在原址建一个小镇,让那些因为痨病而无家可归的人都有个落脚之地,是吧?

她点头,的确是这样。  老皇帝对此十分赞同,这样吧,朝廷出资,为那些百姓建个新家,也算是朕的一点心意,更是告诉他们,朝廷从来没有放弃过他们,只要他们愿意开始新的生活,朝

廷首先就会接纳和帮助。有了朝廷的表态,相信世人的疑虑也会更小一点。

君慕凛说:别光想着给别人表态,你对我们家染染是不是也应该有所表示?这么大的丰功伟绩,除了载入史册供后人景仰之外,就没有点儿实质性的奖赏?  赏!当然得赏!老皇帝答得很痛快,但随即也发了愁,赏什么呢?金银珠宝?会不会太俗了?可如果不赏这些东西,别的还有什么可赏的?她都已经是公主了,还

缺什么?

白鹤染对这个赏赐到是动了心,于是主动开口:如果父皇真有奖赏阿染的打算,不如听听阿染的建议?

老皇帝立即点头:阿染你说,只要父皇给得起,你要什么都行。  白鹤染笑了笑,父皇当然给得起,但是这个赏赐还需要各省府官员配合执行。她顿了顿,看了看天和帝的脸色变化,没瞧出什么,于是继续道:父皇一定要赏的话

,就将呼地的痨病村赏给阿染,如何?

老皇帝一愣,没太明白,各地痨病村?什么意思?

要地皮!君慕凛抢先道,就是把各地痨病村的地皮给了染染,她治好病人之后那地方就归她了,不再归各省府管辖。  白鹤染也懵了一下,她其实没想要地皮,只想接手各地痨病村的后期建设,依着京郊痨病村的模式直接建成一个新的村镇。但君慕凛居然直接给她要了地皮,还说赏

过来之后再也不归省府官员管辖。那不就成了封地了?而且还不是局限于一处地方,是遍及东秦各地。  这就意味着将来她的势力将会渗透到东蓁的每一处角落,或许这在天和帝在位时没什么大毛病,可一旦将来新帝登基,谁会受得了在自己的国土上有她白鹤染这种存

在?  她看向天和帝,已经做好了老皇帝摇头的准备。可还没等老皇帝开口呢,九皇子君慕楚到是先表了态:本王没有意见。染妹妹救万民于水火,那些被救治的人们理应记住他们的大恩人,同时我东秦所有臣民也应该记住天赐公主这个名号,即便是后世历代国君也不该忘记这历史性的一刻。所以本王认为,应该在各地设立天赐镇,以此

来纪念天赐公主的传奇事迹和精绝医术。  江越亦跟着道:九哥说得没错,而且就凭着十嫂的医术,我相信痨病也只是一个开端,今后还会源源不断地有各种疑难杂症被十嫂功克,咱们不如就在各地设立天赐

镇,也让百姓们求医有门,烧香有庙。待十嫂攻克痨病绝症的事迹一传来,只要有天赐镇在,对于百姓来说就是有了个心理寄托,更有利于国秦民安。

君慕凛点点头,你俩能有这个觉悟,本王十分欣慰。

九皇子白了他一眼,眼神里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可君慕凛脸皮厚啊,他一点儿都不在意,还一脸得意的模样问老皇帝:父皇以为如何?

天和帝哼哼两声,你们把什么都打算好了,朕还能有什么以为?

君慕凛点点头,的确是没什么可以为的了,就剩下拟旨了。  老皇帝叹了口气,你们说得对,皇帝能不能坐得稳当,除了朝廷政局之外,最重要的还是天下民心是否得以安定。民心,说起来普普通通两个字,却不知有多少帝王终其一生都无法得到。朕三生有幸得你们这样一群子女,不但能战场杀敌建功立业,还能惩治贪官污吏,为百姓头顶撑起一片朗朗晴天。如今就连干女儿都能助朕得民心

,稳天下,朕还有什么可不知足的?地皮就地皮,当是封地,赏给朕的干闺女,这是阿染建如此丰功伟绩应得的。

白鹤染一听到这,赶紧站了起来,走到清明殿中间,直直跪下。  女儿替天下万民谢父皇恩赏,请父皇放心,恩赏所得虽不归省府管辖,但依然接受东秦统治。将来不管哪一位兄长继皇帝位,女儿手里的全部封地都将悉数奉还。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