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叶沙沙,树影掠动,随着白鹤染一句话,一个身影从树上跳了下来。也不知为何心绪不宁,落地时差点儿拐了崴脖子。  白鹤染实在无语,冬天雪,如果从这点高的树上跳下来都能崴脚,那我要你在身边也没什么用。不但没用,还有可能成为我的拖累。她一边说一边指指在村口帮忙

的默语,你看看她,虽然内力肯定不如你,但是基本功却比你扎实得多。  树上下来的人的确是冬天雪,这会儿听到白鹤染如此说她,脸微微有些红,但还是努力为自己辩解:我是没想到你会发现,所以你冷不丁的一喊就把我给惊着了。对

,就是被你吓的。她狡辩起来面不改色气不喘,内力也明显的比之前厚重,可见病已痊愈。  怎么就你一个人?花飞花呢?白鹤染往四周看看,并没见花飞花的影子。难不成已经走了?不能啊,还欠着我银子呢,就这么走了可不仗义。堂堂不老天圣,如果

因为这点事被人追杀,传出去实在不好听。何况我的追杀可不是闹着玩儿的,绝对会让他悔恨终生。  我信。冬天雪活动活动腿脚,冲着她笑了笑,他没跑,还在村里待着呢!那天被你封了内力,爬不得树,跟着我只有被嘲笑的份儿。不老天圣面子矮,不可能我在

树上他在树底下,那太掉价了,所以窝缩在村里煮饭呢!

那你为什么要上树?白鹤染找了块大石头坐下来,翘着二郎腿跟冬天雪说话。是想偷听我说话吗?可是我说的话似乎也没什么值得偷听的价值。

冬天雪有些不好意思,其实也不是想偷听你说话,这都是巧了,而且是我先来的,我都在树上坐了有一会儿了你才到。

哦,这样啊!白鹤染点点头,然后站起身,那行,地方还给你,你待着吧,我要走了。她说完转身就走。  冬天雪就着急了,别走啊!我还找你有事儿呢!她想去拉白鹤染,可是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她是江湖中人不假,但也不是一点儿规矩都不懂的,在她面前的这

个人是公主,而且还是她即将要投靠的主子,她必须把性子收敛,再不能像从前那般散漫无拘了。

说吧,什么事。白鹤染停了下来,有话就直说,别吞吞吐吐的。都说江湖中人性子爽快,我上次见着你的时候的确觉得你爽快,但今儿怎么就变了?  谁变了?我没变。冬天雪急了,我就是一时有些调整不好身份的变化,毕竟除了给我师父当徒弟之外,我还没认过别人为主。一想到以后凡事都得听你的,这日子就有点儿不太会过了。她说到这里顿了顿,心里仿佛有事,也仿佛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终于把一句话给问出了口。她问白鹤染:你有心收我入你麾下,这几日就没跟人

打听打听我的底细?

白鹤染笑了,转回身又坐了下来,那肯定是打听了的,而且还打听得很详细。  那你还要我吗?冬天雪有些不确定,不瞒你说,我这几日天天都在树上坐着,就是在等一个人来。我得问问他介不介意我跟在你身边,毕竟你们现在也算是兄

妹,如果他介意,那我跟在你身边也是尴尬。

四殿下?她挑挑眉,你是我挑的人,为何还要问他介不介意?就算你与他有些故往,可那是你与他之间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怎么可能没关系。冬天雪叹了口气,我师父临终前逼我发了誓,这辈子要么嫁给他,要么杀了他,反正是不可能和平相处的。这以前天高地阔,一个在朝廷一个在

江湖,隔得远见不着也就罢了。可往后就不同了,你跟他的关系那么近,我要是跟了你,以后同他肯定也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那我该怎么办?

你想怎么办?她忽然觉得这件事情很有趣,不如你做个选择,是要嫁给他还是要杀死他,我帮你,如何?

你帮我?冬天雪连连摆手,不不,你帮不了我,因为我既不想杀了他也不想嫁给他,最好的办法就是大道朝天各走一边,谁也别搭理谁。  哦。她点点头,这样啊!那你就不能跟着我了,因为跟着我就不可能同他大道朝天各走一边,而且也不是偶尔才能见上一面那么简单。你跟他之间她说着话,

伸出手往一个方向指了指,你看,你跟他之间见面的机率就大到如此地步——说见就见。  冬天雪一愣,回头去看,正好看到一青衣男子手持折扇踩着斑驳树影往这边走来。有些像书生,温文而雅,却没有书生的酸腐;也有些道骨,却带着一身惆怅满眼哀

伤。  她许多年未见过他了,上一次还是八岁那年由她师父带着,远远地偷看过他一眼。那时就觉得这个师兄生得实在好看,不但好看,身上还带着一种说不上来的气质。

当他跟灵云先生一起站在冰川上时,竟好像整个人都与凛冽的冰川融在了一处,分不清虚实,天地一体,那是她有生之年感受过的最大一次震撼。  当时她的师父莺歌娘子指着那个人告诉她:这辈子,你要么嫁给他,要么杀了他,总之你记住,你师父我同灵云有生仇死恨,你二人是我们的弟子,理应有所承担。

她其实并不赞同这话,奈何不敢违背师命,只好点了头。后来到也许多年没再提起过,她还以为师父只是说着玩儿的,时日久了仇恨也就淡了,毕竟师父跟灵云先生

也是结发夫妻。谁知道师父临终前又把这个事给想了起来,还逼着她发了毒誓,一定要完成承诺,否则将凄苦一生,不得好死。  她就在那样的情况下发下誓言,之后这些年便尽可能地远远躲着,就怕见着那位师兄。好在对方是位皇子,不出入江湖,她躲得也算自在。谁成想命运就是这么喜欢

捉弄人,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她到底还是没躲过去,而且还要以这种方式即将到他身边去生活。

冬天雪想,这怕不是她师父在天有灵,故意给了她这样的安排吧?  脑子乱糟糟的工夫,人已经走到近前了。随着白鹤染叫了声四哥,冬天雪这才回过神来,再仔细去看眼前这个人,可是一看之下却是吓了一跳,竟把心里的想法脱口而出:你怎么变成这样儿了?虽说刚刚也看出这人身上好像有股子伤情劲儿,但毕竟离得还远,感受没那么直观。可眼下如此近距离的瞧他,那种深入骨子里的悲戚竟

将她也带得难过起来。

君慕息看了看她,面上没有什么变化,也没有惊讶,更不会有喜悦,只是平平淡淡地打了个招呼,叫了声:师妹。  这一声师妹又把冬天雪给叫闹心了,你知道我是你师妹啊?既然知道是师妹,那肯定也是知道他们两位师父之间的爱恨情仇的,那莺歌娘子让她发的誓他晓不晓得

呢?  师娘的徒弟,我自然是知晓的。他语态平和,清清淡淡,看不出热情,更听不出亲切。虽然叫了师妹,可实际上这声师妹叫得就跟叫个街上的路人没什么区别,一

丝师兄对师妹该有的同门情谊都没有。  不过想想也是,他与她之间虽然尊称师兄师妹,可实际上却是两个仇人分别收下的弟子。虽然仇人曾经是夫妻,但那场婚事是怎么来的,莺歌娘子自己心里最是清楚

。所以人家肯叫她一声师妹已经算是不错了,否则她就是草民,他就是皇子,见了人家是要下跪磕头的。

只是既然知晓是师妹,那她在师父跟前发的那个誓可怎么办?万一他也知道,她跟在天赐公主身边岂不是更加尴尬?

冬天雪越想越犯愁,礼貌性地揖了揖手,叫了声:师兄。然后再不说话,只看向了白鹤染,希望她能给自己个建议,或是打打圆场。  可惜白鹤染并没那个打算,反而还把话往深里唠。就见她指着冬天雪跟君慕息说:四哥,我在痨病村里相中了两人个江湖人,一个叫花飞花,人送绰号不老天圣。另

一个叫冬天雪,就是你这位师妹。我想把他们送到阎王殿去锻炼一阵子,然后再收回到身边帮帮我的忙,四哥觉得如何?帮我拿个主意吧!  君慕息看向她,就见这丫头眉眼弯弯的,里面分明藏着笑意,还有一丝狡黠。他便了然,想来灵云先生同莺歌娘子那些个恩恩怨怨,凛儿已经讲给她听了。所以这是

在捉弄他?

他失笑,你找暗哨,何以让我来拿主意。你相中了自然就好,谁又能阻拦你什么?  白鹤染却不怎么爱听这话,当即皱了眉毛,四哥这样说话是在怪我了?我知道昨儿我是过份了些,我也不想说什么都是为了你好这样的话,反正做都做了,我也不后

悔。你要埋怨我也由着你吧,大不了以后咱们少见面,省得给你添堵。  这话说完,转身就走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