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氏是阴沉着脸进的礼王府,别说是白蓁蓁,就是礼王府的侍卫和奴才们都害怕了。  为啥害怕?因为他们心虚,他们也觉得自家理亏。人家四小姐好好一个黄花大闺女,就被他们王爷留在府里过了一夜,还在自己屋里过了一夜,还是两个人一起过了

一夜,这事儿传出去肯定是要被人诟病的,现在人家四小姐的娘来了,怎么交待?

人们一个个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心里都在想着万一一会儿红夫人发火,他们得帮着王爷跟人家道歉,实在不行就集体跪着,总之认错态度是必须得好的。

红氏被让进了前厅,坐到了主位上,有下人上茶,端茶的手直哆嗦。

红氏撇了那下人一眼,悠悠地道:这是做了多少亏心事啊,见了我吓成这样。

下人一激灵,哭的心都有了。

终于寒暄结束,茶上完了,红氏端起来喝了一口,目光投向了下头并排站着的两个人。

瞅了一会儿,说了句:恩,别说,还真有点儿两口子的模样。

白蓁蓁眨眨眼,心说这事儿有戏?于是也开了口,试探性地道:是吧?我也觉得挺像。  闭嘴!红氏的脸立马又沉了,待会儿我再跟你算帐!说完,又转向了君慕楚,九殿下,按说我今儿没资格坐在这里。您是皇子,是主子,不管做了什么都轮不到

咱们当奴才的说三道四。但事关我的女儿,我也就讨一回大脸,还望殿下恕罪。

君慕楚赶紧施礼:夫人言重了,在夫人面前,在下始终只是晚辈。  唉!红氏长叹了一声,晚辈,你这个晚辈也太不叫人省心了。是,你们两个的事是我同意的,我甚至还比较主动,往慎王府抬了聘礼。但你也不能就这么欺负了我

的女儿!  红氏开始激动了,说话的声音不由得提高了几分,你大聘未下,六礼未过,按说两人见面都应该有个度。可是你干了什么?你居然把我的女儿接到了慎王府来过夜,

这传出去可怎么办?我们蓁蓁还活不活?

白蓁蓁吓了一跳,干啥就不能活了啊?怎么就不能活了?这事儿跟我活不活挨着吗?

你闭嘴!红氏气得直咬牙,你还小,我可以理解为你不明白这些弯弯绕绕,可但凡是人都得要脸的,白家的脸可以不要,可红家的脸不能就这么没了!  君慕楚听着就想笑,这位夫人还真是豁得出去,直接把夫家给撇一边儿去了。不过想想也是,白家的脸面早被白兴言自己就给丢了个一干二净,根本轮不到别人来替

他丢。

白蓁蓁还想辩驳辩驳,红氏却是真生了气,直接冲着她喝道:你给我跪下!

白蓁蓁扑通一下就跪那儿了。  虽然她心里琢磨着昨天夜里好像也没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可是她到底年纪小,也没太整明白到底什么是该发生的,什么是不该发生的,更搞不清楚真要发生些事

情应该是怎么个过程。虽说以前也偷看过白燕语拿出来的小册子,可毕竟都是些插图,画得还十分抽象,以至于她现在整个人都是懵的。  想着两人昨晚一起在榻上躺过,她也在他身上躺过,好像坐在他肚子上的姿势,跟画册上的一幅图还真的挺像的,那是不是就算了,还是先跪着吧,这事儿到底是

自己理亏。

于是她老老实实地跪了下来,脸上开始泛红,心里也有些害怕。因为她二姐姐说过,女孩子不可以太早嫁人,对身体不好。她昨晚那样到底算不算嫁过人了?

正琢磨着,身边忽然多了一个跪着的人。她偏头一看,是君慕楚也跪下了。

这下连红氏都有些坐不住了,皇子给她下跪,她会不会折寿啊?就是成了亲也没有皇子下跪的道理,何况现在还没成亲,万一让别人知道了  她下意识地往厅外头瞅了瞅,想看看府中下人的反应。结果十分出乎意料,下人们都往这边看了过来,但也只是看过来,却并没有特殊的表现,也没有人上前拦着,

更没有人觉得这是不应该。人们反而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甚至有人还松了口气。

这是几个意思?

你们这是有难同当?红氏憋了半天憋出这么一句来。  君慕楚想了想,点点头说:算是吧!这是一个态度,是想对夫人您说,往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也不管事情是否与我有关,但只要是跟蓁蓁有关,那便是本王同她一起

担着。不论是多大的事,不管是涉及到谁,本王永远都会站在她这一边,不分对错。  红氏有些激动了,女人果然都是听不得这些话的,哪怕不是对她说,可到底也是对她女儿说的,怎么能不激动。但激动归激动,还是要把气势给绷住了,今儿可是来

算帐的,目的还没达到呢,不能就这么服了软。

于是清咳两声,再道:说得到是好听,可说来说去也没说到正题上。九殿下,我只问你,昨夜的事情,你要如何给我一个交待?  君慕楚想都没想,立即就道:近日都在忙着痨病村和法门寺的事情,宫里也一直在关注着,所以别的事就耽搁了。好在今天痨病村是最后一天治疗,明日就要摘掉闲

人勿近的牌子。待摘牌之后本王会立即进宫去请一道恩旨送进文国公府,做为给夫人的交待。  红氏点点头,心情更加的激动了。她想起当初江越到国公府去向白鹤染下圣旨时的场面,也想起白鹤染拒婚那一刻的霸气,当时她就做过梦,想过什么时候这种场面

她女儿也能经历一回。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到了!

好,文国公府等你的圣旨。红氏对这个交待很满意,但君慕楚却从她满意的目光中看出了一丝狡黠之色。心里不由得打起鼓来,怎么总觉得这是个坑呢?

红氏也不久留,得到了交待就站起身,盯着白蓁蓁说:你,跟我回去!

白蓁蓁有些害怕,他便轻揽她的肩,拍了两下,声音低低地说:不要怕,我始终都会在你的身后,今后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就是你的靠山。

从礼王府出来后,白蓁蓁上了红氏的马车,两人心里都是美滋滋的。白蓁蓁美的是君慕楚说会做她的靠山,她往后也是有靠山的人了。

而红氏美的则是另外一个打算

她用胳膊肘碰了碰自家女儿,哎,我跟你说个事儿。

白蓁蓁一愣,什么事?再瞅瞅娘亲那一脸得意样儿,当时就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我怎么觉得你在谋划着什么事呢?又有什么歪点子了?这次倒霉的是谁?

去,有这么说话的吗?我让谁倒霉过?还不都是为了你。红氏搓搓手,不过我说的这个事还真是需要你来配合,而且你一定得给我配合好了。

到底什么事?白蓁蓁警惕愈发的重了。  红氏看了看她,说:刚刚九殿下说会请一道恩旨送到文国公府,不用猜,那肯定就是赐婚的圣旨了。我听你大舅舅说了,因为红家收留了你二姐姐,所以皇上让江公

公给你大舅舅带了话,说是你跟九殿下的婚事,皇上皇后同意了。

这事儿你说过,进入正题。白蓁蓁催促,要我配合的是什么事?

我要你拒婚!红氏语不惊人死不休,一句拒婚,把白蓁蓁给雷了个外焦里嫩。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她简直震惊,没病吧?拒婚?这婚事成得多不容易你自己心里没数吗?还拒婚,不应该回去钻被窝里偷着乐?再说,哪来的胆子拒婚?是你有那个胆还是我有那个胆?那拒的是圣旨,你当闹着玩儿的?她真是气得不轻,怎么想的啊,还拒婚,你就不想想万一我这一拒,皇上生气了,再也不来送圣旨了怎么

办?你赔我?  我红氏有点儿心塞,我肯定是赔不起的,我就觉得你二姐姐当初一次次拒婚的时候,那股子气势是真足,看着都带劲儿。现在终于轮到你了,你就不能也硬气

一回?  硬不起来。她实话实说,能比吗?我觉得我这婚事要是没有二姐姐,怕是皇上皇后都不见得能同意。就算九殿下自己愿意,可为了这个事儿跟皇上闹翻了脸,咱们

谁能有好?这还没嫁呢就得罪了公婆,我以后的日子还过不过?红家的生意还做不做?  红氏叹了口气,说的也是,真是多亏了二小姐,你也算是跟着沾光了。这个恩咱们得记着,回头一定想着把恩给报了,不能做知恩不报的人。她说到这儿,脸沉了

下来,白蓁蓁,拒婚的事儿就算了,但是在男人家住了一晚上这个事儿,咱们可没了呢!

白蓁蓁又蔫了,还没了啊?他不是已经给你交待了么?  他是他你是你,你俩还没成亲,不能算是一体的!红氏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我希望我女儿嫁得好,可是嫁得好不代表嫁得早,我也心疼自己的女儿,你还这么小,这么小就住到男人家,你这身子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