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白鹤染来了,且亲自坐诊,故而人们的热情度极高,以至于这一日的问诊一直持续到酉时末才结束。  东宫元一边帮着白鹤染收拾诊案一边同她说:有临省的官员已经闻讯而来,找到了知府韩大人那里。韩大人今儿下晌往这边来过,见师父您一直忙着便没好意思打扰

,只托弟子跟您问问,京都的痨病村治好之后,外省的痨病村是不是也能帮一把?  白鹤染对此应得很干脆:帮,只要是东秦范围内的痨病村,我们都会负责到底。但不是以我个人名义做这个事,而是要打响今生阁的名号,另外这个事也不是白做的,毕竟今生阁也需要大量的开支才能够维持。你回头让韩天刚跟他们说,今生阁可以救治痨病村内的所有病人,但也不是完全无偿,我们的要求也不高,就是在每一个痨病村的原址,按着京城今生阁的规模给我就地起一座建筑,地契拟好之后交到我手里,算做报酬。在此之前,由官府立下欠据,今生阁见了欠据会立即派出医者,绝不耽

搁。  东宫元点点头,师父这个主意好,地方要来之后,无论我们是扩张今生阁还是另做它用都方便。只是,能在每个省府都有自己的驻地固然是好,但是人手方面的需求

也就更大了。  一说到人手白鹤染就闹心,不由得叹了一声,慢慢来吧,有人就用,没人就先空着,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最近一直忙着,也没腾出空来跟红府问问,不知道学堂的事

怎么样了。  东宫元听她提及学堂,赶紧就道:师父放心,已经差不多了。红家动作很快,这还不到一个月,原先那彭家就已经到了濒临倒产的境地。听说已经在京城待不下去了

,准备卖了府宅田产回乡下去,但是京城的宅子却因为欠红家的银子太多,不得不抵给红家以做赔偿,同时赔给红家的还有京郊的两处田庄。

这么快?白鹤染一愣,据说那彭家也是京里数得上的富户,这些年多方经营,积累下的财富数不胜数,却没想到在红家的打压下,居然连一个月都没挺过去。

彭家也是活该。东宫元说,这些年银子没少赚,恶事也没少做,算是报应吧!更何况这次是红家出手,他们根本就没有招架之力。  白鹤染点点头,没有再问。彭家的事情已经解决,她也算是对李嬷嬷和李柱以及那死去的孙小螺有了个交代。这事儿是红家办的,她也不用太操心,相信学堂应该会

很快改建完成,待忙完痨病村的事,也该顾一顾那头了。

一行人上了马车准备回京,白鹤染落在最后,因为痨病村的人非常热情,都想多跟她说说话打打招呼,待她的马车终于启程时,天都黑了。

可是马车没走多远又停了下来,马平川掀了帘子同她就:二小姐,好像是十殿下跟九殿下的侍卫来了。话音刚落,就听外头有熟悉的声音扬起:王妃可在车里?

她听出这声音是落修,于是掀了车窗帘子。果然,除了落修,一同来的还有九皇子的近侍无言。二人骑着马,一脸焦急。

她心里咯噔一声,你们怎么来了?可是出了什么事?你们主子呢?

落修跳下马跑到窗边:王妃,主子和九殿下都去了礼王府,属下觉得这事儿不大对劲,就跟无言商量了下,一致认为十分有必要跟王妃说一声。

恩?白鹤染有点儿懵,去礼王府有什么不对劲的?那不是四殿下的官邸么?  无言此时也下了马,边走过来边说:就因为是四殿下的官邸才不对劲的,四殿下最近的情况公主应该也知晓一二吧,您觉得以四殿下如今的状态,他会有那个心思发

下贴子,请九爷和十爷入府喝酒么?  别说是现在,就以前也不可能啊!四殿下什么时候约人喝过酒?落修的两道眉毛都拧到了一处,如今的礼王府已经不是从前的礼王府了,十爷早就说过,礼王府里

有鬼。

她摆摆手,先上车,上车再说。然后吩咐马平川,将他们骑来的马绑到咱们车上,这车上多了两个人,光靠一匹马肯定是拉不动的,自己家的马还得自己心疼。

默语往里挪了挪,给落修和无言让出位置来。无言低声问她:你们家小姐连牲口都心疼,平时心不心疼你们这些当丫鬟的?

默语白了他一眼,我家小姐从未拿我和迎春当奴婢看待,你说心不心疼?

白鹤染笑了笑,默语,下次当着九爷你也问问无言,问问他九爷平日里是如何待他们这些侍卫的。说罢,又看向无言,怎么,如果我待她不好,你要替她做主?

无言赶紧低头:是属下失言了,请公主恕罪。  她摇摇头,没事,用不着这么紧张,我又不是那种见风就起浪的主子。一句玩笑话罢了,要是真往心里去那才叫见外。外头,马平川已经套好了马,马车再次启动

。说说吧,怎么个情况?你们的主子入了礼王府吃酒,你们两个怎么不跟着?还能跑出来找我?  落修一拍大腿,一脸的无奈,咱们两个要是能跟着就好了,愁就愁在礼王府说了,贴子请的是九爷和十爷,没咱俩什么事儿。这不,属下跟无言是被人家给赶出来的



白鹤染都听笑了,把主子的近身侍卫给赶出来?以前从前没有过这样的情况吧?  落修点点头,从未有过。属下跟着十爷,无言跟着九爷,再加上跟着四爷的燕关,从来都是主子去哪里咱们就跟到哪里,不管是礼王府慎王府还是尊王府,从来没被

拦过。王妃您说,今儿这事儿是不是不对劲?  无言跟着道:不对劲的还不只这一处。他说着,从怀中将一张贴子掏了出来,公主请看,这就是礼王府送到九爷手上的请贴,您闻闻看,是不是有一种特别的味道



称着白鹤染接过贴子之际,落修提醒无言:叫王妃不行吗?公主哪有王妃显得亲近?

无言想了想,也是,那就跟着你一起叫王妃吧!反正一年以后也是要改口的。  白鹤染失笑,你一年以后改口,我还能给你几锭改口银子,现在就提前叫了,到时候可就没银子可收了。说话间,将贴子随手翻开,女子的笔迹,贴子不是四殿下

写的。你说的特别的味道是从墨汁里散出来的,墨汁里混了几味药,能让闻见这味道的人产生一种她在心中选择用词,一种伤心的情绪。

身边几人听到这话连连点头,就连默语都深吸了一口气,哽咽着道:小姐若不说我还奇怪呢,为何这贴子一打开我就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平时也不多愁善感啊?  是这墨水的效应。她挥挥手,一股药香随着她这挥手的动作在车厢里弥漫了开,默语三人感受到的那种伤心欲绝的情绪瞬间就散了。九殿下十殿下内力深厚,这种墨水虽然也会对他们产生影响,但不会有你们的反应这么强烈。只是再浅的影响也是影响,我若没料错,当他们打开贴子的一瞬间感受到的应该是应该是从小到大与四

殿下之间的兄弟情谊,让他们认为这场酒宴必须去赴,否则就辜负了他们的四哥。

她说完,看向无言:这道贴子是九殿下留下的?  无言摇头,表情有些尴尬,不是,是属下从九殿下身上顺出来的。当时入礼王府时十爷递了贴子,礼王府的侍卫就只收了十爷那一张,九爷的还揣在身上。属下就觉

得贴子有问题,再加上礼王府将我和落修二人拒之门外,当时脑子一热,就把这贴子给顺了出来。

白鹤染都惊呆了,你能从九殿下身上顺出东西来,无言,这事儿如果不是九殿下主动放水,那看来我实在是该重新认识你一下。  无言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王妃就别揶揄属下了,其实这事儿也不算什么秘密,属下跟了九爷之前,师父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盗圣四十铃。我虽然没出息过师父,达不

到十八铃的高度,但十五铃还是能确保不响的。所以属下自信,顺这贴子的时候,九爷没放水。

四十铃?这个概念有些熟悉,她想起前世翻看白家积存下来的野史典籍时,曾看到过江湖中关于盗手的判定标准。  所谓多少铃,就是指在目标物体上悬挂铃铛,在盗手行偷盗所为时,最多能达到多少只铃铛不响,那个盗手就会被定义在多少只铃铛的阶品上。最低阶品是一铃,最

高没有上限。  她不会这种手艺,到是卜脉的风卿卿闲得无聊时练过一阵子。白家典籍所载的最高铃盗者为七十二铃,结果这个记录被风卿卿给破了,闹着玩儿一样练到了八十一铃



真人不露相啊!她感叹,九殿下身边果然人才辈出,落修,你有什么特长?  落修的脸瞬间垮了下来,祸从天降,躺着他都中箭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