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们掐得累了,可以申请吃东西。总之,要吃有吃要喝有喝,为的就是保证充足的体力,这样才能在掐人的时候下手更狠。白蓁蓁蹲在那两个婆子边上,托着下巴不满地道:当时掐小少爷那个劲头呢?都哪去了?怎么着,现在换成让你们互掐,就知道手下留情了?信不信姑奶奶把你们的手爪子都剁了,腌成咸菜送去给我爹下酒?

刚走进院儿的白兴言一听这话差点儿没吐了,但那两个婆子却在白蓁蓁的威胁下动了真格的,互相之间都下了死手,疼得二人一边掐一边哇哇地叫。  他俩在院子里叫,小叶氏在屋子里叫,竹笛院儿早就乱成了一团。红氏坐在一张藤椅上,有几个丫鬟在她面前跪着,还有个丫鬟正在与之抗理力争,正是小叶氏的贴

身婢女小鱼。  红姨娘,就算我家三夫人有错,这个错也该由老爷或是老夫人来罚,您身为妾室,嘴跑到主母的院子里来撒泼,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我家三夫人如今怀着身孕,身

子可是娇贵着,这万一气出个好歹来,红姨娘担得起吗?  红氏冷哼,她让人掐我儿子的时候怎么不想想自己还怀着孩子?怎么不知道为肚里的孩子积点德?她自己都不在意的,我为什么要替她在意?至于这事儿轮不轮得到

我——她摊摊手,你也看见了,是四小姐在罚那两个老东西,大少爷也在这儿站着呢,我就是个跟着来看热闹的,没说不说妾室看热闹吧?  白浩宸的确是跟着来了,这会儿就在红氏身后站着,一听红氏这样说,赶紧也开了口:小鱼,你是三夫人的近侍,平日里应该多劝解三夫人要平心静气,如此才能安

胎养神。可是你不但不劝着三夫人多为孩子着想,这会儿还来质问红姨娘。你可知道,这竹笛院儿在三夫人做了主母之后多的那些个添置,可都是花的红家的银子。  红氏点点头:我真是拿钱买肉包子喂了狗,回头狗还咬我儿子,真是没有天理。说完,扭头看了一眼来势汹汹的白兴言,正好老爷来了,老爷您给评评理,妾身这

话说得对不对?天底下有这么没良心的狗吗?  不等白兴言说话,白蓁蓁也过来了,眨巴着大眼睛一脸无辜地看向他:父亲,轩儿曾经也是您疼爱的孩子,三夫人肚子里的是男是女都还不清楚呢,您现在就放弃轩

儿是不是早了点?何且您这放弃的不仅是轩儿,还有大哥哥,也被父亲放弃了吧?就为了赌一个未知?

白浩宸被她说得更闹心,但这事儿他一直憋在心里,从来没在白兴言面前表露出来过,这会儿突然被白蓁蓁把这个盖子给揭开,一时间也有些尴尬。

白兴言看向白浩宸,问他:你也是这样想的吗?

白浩宸不敢像白蓁蓁那样说话,只是揖了礼道:儿子不敢说父亲的不是,不管父亲是否放弃于我,我始终都会记着父亲的养育之恩,也会照顾好弟弟妹妹们。

虽然口口声声叫着父亲,但是一句养育之恩还是狠狠地激了白兴言一下,让他意识到,小叶氏的身孕让这个大儿子产生危机感了,也让他们父子之间生出隔阂了。  浩宸,为父从来没有想过放弃你。话虽这样说,可是白兴言心里明白,他的确是想过放弃的。就在来到这里之前他还在想着,只要小叶氏怀的是个儿子,他就可以

不再背负替别人养孩子的骂名,不再被老夫人指着鼻子骂他无颜面对列祖列宗。只要他有了自己亲生的嫡子,从此以后他就可以抬起头来做人。

可是白蓁蓁的话点醒了他,这一切都还只是未知,现在做这些打算还早了些,万一小叶氏怀的是个女儿呢?

别想那些乱七八糟有的没的,你始终是我白家嫡子,嫡长子!为父不会放弃你。他再一次强调了白浩宸的身份,只可惜,如今的白浩宸已经不再相信他了。  白兴言看了一眼已经扭打在一处的两个婆子,她们都给对方下了死手,互掐已经不过瘾了,开始升级成用牙咬。一边厮咬还一边嘟囔:你个死老婆子,掐我下那么重

的手,三夫人让你掐小少爷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使劲儿呢?

老不死的,你咋知道我没使劲儿?我没使劲儿小少爷背上那道血印子还是你打的不成?三夫人说论功行赏,你跟着我多拿了多少赏钱自己心里没数吗?

呸!我才没沾才你的光,那一大锭银元宝是因为我用针扎了小少爷的脚心。  红氏听不下去了,霍地一下站了起来,伸手指向小叶氏的房间——老爷都听见了,这就是你的新夫人,你这娶的是位主母还是条毒蛇?好,我知道现如今说什么都没

用,你为了要一个叶家女人生的嫡子,一切都能豁得出去。我指望不上你帮轩儿,那就只能靠我自己。  红氏一边说一边往屋子里走,你放心,我把她打死之后也绝不会独活,大不了赔她一条命。但是我必须得让你知道,任何人想欺负我红飘飘的孩子,都是要付出代价

的!

红飘飘气呼呼地要去跟小叶氏算帐了,白蓁蓁见她爹还在发愣,赶紧煽风点火:爹,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救你那未出世的儿子啊!我姨娘要进屋去杀人了!

白兴言这才反应过来,红飘飘你给我站住!你要干什么!  哎哎哎,爹你先别急,别急!白蓁蓁追了几步,拦住她爹道:爹你可要想好了,今儿这事儿毫无疑问是你们家叶三理亏,所以我姨娘进去报仇那是天经地义的事。

但是她这仇一报,你可能就没儿子了,保不齐要一尸两命。可是她要不报,你可能就没银子了,保不齐就人财两空。所以你得想好,究竟该帮谁。  白兴言都凌乱了,该帮谁?他哪知道该帮谁?小叶氏肚子里怀着他的孩子,红飘飘那也是他爱了十多年的女子,再加上轩儿也是他生的。一边是孩子一边是银子,手

心手背都是肉,哪一个他也舍不下。

到是白浩宸出了个主意:不如父亲想个择中的法子,既能平息红姨娘的怒火,又能保住胎儿平安,还能对三夫人施以惩罚,如此不是三全其美?

白兴言看白痴一样看向他这个大儿子,妈的,说得到是轻巧,老子要是能想出这样的法子,还用得着在这儿干着急?你有本事你想,想不出就别跟那儿瞎捣乱。

此时,红氏已经在屋里头开打了。但她没直接打小叶氏,而是带着自己的丫鬟桃花砸起了屋子,眨眼工夫就把这屋里值钱的物件儿摆设都给砸了个稀巴烂。  但其实也没多少可砸的,该砸的昨天晚上都被小叶氏给砸光了,不过小叶氏很聪明,砸的都是不怎么值钱又能听响的瓶瓶罐罐,对于一些相对值钱的东西,比如匣子

里的首饰墙上挂着的字画什么的动都没动,一点儿元气都没给自己伤。  但红氏下手就没那么留情了,用她的话说:这些东西都是花我红家的钱置办的,我就是都把它们撕了砸了也不给你留着,而且你也别指望还让公中出银子给你添置。

想用好东西,想摆主母的架子,让你们叶家给你送银子来,别吃我的喝我的回头还对我儿子痛下杀手。  小叶氏气得直迷糊,但她知道白兴言就在外头,所以绝对不会跟红氏针锋相对,就只躺在床榻上捂着肚子叫唤,一边叫还一边掉眼泪,可怜巴巴地道:孩子,娘对不

起你,娘怕是没有能力把你生下来了。娘和你爹盼了你这么多年,总算是把你盼来了,可惜我们还是有缘无份,孩子,你的命怎么跟娘一样苦啊!  小叶氏呜呜的哭,哭得白兴言心里那叫一个乱。他想阻拦红氏,可话没等说呢红氏那头就已经砸完了,然后搓搓手就要朝着小叶氏那头走,白兴言吓得赶紧把人给拽

了回来。  红飘飘,你闹够了没有?他一脸的乞求,算我求求你,看在咱们多年的夫妻情份上,你饶了她这一回,我让她给你赔罪还不行吗?她现在肚子里也怀着孩子,她的

孩子也遭到罪了,就算跟轩儿的罪抵了,行吗?  红氏纠正他:我只是你的妾,哪来的夫妻情份?她说到这里,忽然鼻子有些泛酸。这个男人她爱过,为了爱这个男人,甚至动过心机挤兑过淳于夫人。可是最后得

到什么了呢?对方先后与三个女子有过所谓的夫妻情份,三个,都没轮到过她。  我若早知道嫁给你之后的生活是这般模样,白兴言,当年我说什么都不会走进这文国公府红氏看着面前这位中年男子,已经不再是曾经风流倜傥的模样,眼中不再有一见到她藏不住的爱意浓浓,眉宇间的贵气也被岁月渐渐磨光,剩下的,全是陌生。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