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敌人再度开始展开进攻,但却不再是活人冲上来,而是远远的将手中武器向血圈中投掷。扔出武器的人开始后退,后面有人扬声高喊:弓弩手!准备!

白鹤染闻听此言立即做出决断:散开!混到他们的人群里,各自寻找肉盾!

这话很明白了,冲入敌军将敌人拉下水,一来混淆弓弩手的视线,二来可以用人挡箭。

己方人马二话不说,立即冲散开,他们不是不想保护白鹤染和君慕息,而是知道越是聚到一起目标越大,反而是零散开更容易牵制敌方。

默语和落修二人却没有走开,加上白鹤染与君慕息,四人齐齐冲入敌军,再度陷入乱战。  场面到是乱了,弓弩手也没有了大用处,对方将领喊了几声让自己的人退出来,无奈白鹤染这边紧追不舍,他们一时半会儿摆脱不了。于是他放弃远攻的打算,开始一拨又一拨地派人增援,试图用人

海战术累死那三十多个高手中的高手。

白鹤染这边的确很累,默语把身上带的迷药都扬得差不多了,可是敌人根本不见少,好像死多少就能补上来多少,野草一样杀不尽。

再高强的武功也禁不起这般厮杀,更何况君慕息身上还带着伤,再加上前几日亏空的生机,眼下人都已经快站不住了,要靠白鹤染一手扶着才能勉强应敌。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推了白鹤染一把,虚弱无力地道:走吧阿染,能带走几个人是几个人,再不走真的来不及了,这样耗下去谁也活不成。

她咬咬牙,夺过他手中折扇,手掌破开的口子又开始淌血,眨眼间就染红了扇面。

君慕息看到她将染血的扇子往前一挥,一阵风扇过,面前敌人又倒地一波。就是后补上来的人闻到扇挥舞时带动的气流与味道也会产生中毒迹象,很快就没了命去。  我知道结果。她扶着君慕息退到山体边上,靠在山体上大喘了几口气。但是你看眼下这个局面,四面八方都是人,想走也没那么容易。我也不能扔下你,你要是折在这里,估计我得做一辈子噩梦,

你总不会忍心让我一生难安吧?何况我还在赌,赌一个可能。

什么可能?  或许君慕凛能来呢?若不是遇了埋伏,我们早该回去了,或者去刘宅,或者回京都,总之他会打听我们回去的消息。但眼下被困于此,他若警觉,应该会意识到发生了意外。我只是担心他单枪匹马一

个人前来接应,那可就跟我们一样倒霉,送上门等人宰割了。

她说完这番话,又再一次冲入战团,手中折扇不停挥舞,内力一道一道送上前去,可是动作也随之一点一点慢了下来。体力透支的悲哀,谁都逃不过去。  终于,己方开始有死伤了,一个,两个,三个,直到第九个人倒下去时,落修那双杀红了的眼睛里飞出眼泪来,默语也在哭,却不是哭自己身上被划开的口子,而是哭她家小姐很有可能无法突出重围

。她到底还是没有保护好白鹤染

剩下的人再度围拢到一处,再度将白鹤染与君慕息二人围到了中间,有人大声说:咱们做肉盾,护着王妃和四殿下冲出去,能护多远护多远!

好!这一战也是痛快了!王妃,请您给十爷带个话回去,就说咱们兄弟跟他还没处够呢!如果真有下辈子,咱们还跟着十爷干,还当十爷的兵。

对!还当十爷的兵!

最后这一句是所有人一齐喊出来的,宣披肝沥胆,碧血丹心,如排山倒海,气吞山河。

一瞬间,白鹤染的眼睛也湿润了,鼻子酸得不行。她想说同进退,共存亡,可是话还没等出口呢,突然就听山顶上传来一个充满邪气也嚣张至极的声音:混账!老子的兵,还从来没输过!

此一声无异于惊雷,在头顶轰然炸起。只是炸得一部份人心神振奋,一部份人闻风丧胆。

白鹤染抬起头,看到一双紫色的眼睛也正朝她看过来,眸中带笑,像是在说:染染,别怕,我来了。

她的眼泪唰地一下就流了下来,身边众人欢呼乍起:十爷来了!十爷的兵,从来不输!

局面瞬间扭转,黑压压的正规军以绝对的优势压倒性地冲入敌方阵营,如利剑出鞘,所过之处,唯我独尊!  心中战火再一次被点燃,无穷斗智再一次为人们蓄满力量。他如星辉一般自上而下,拥住心上佳人,熟悉的沉香气息扑面而来,他听到怀里的姑娘哽咽着说:君慕凛,你怎么才来,你再晚到一会儿,

就要看不见我了。  这话如锥剜心,生疼生疼。他将人揽得更紧,大声地道:不会!我们家染染不会死,我不会让你死!这话好像是说给老天爷在听,说给命运在听。是在宣告,也是在威胁,谁敢夺走他的染染,纵是

天道运途,他也敢拼死一搏。

对了。她突然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你带了多少兵马?对方人多,至少三千。

他揉过她细软的发,往侧方战局中一指,放心,我点了五千精兵且个个以一敌十。  她这才松了口气,那我就放心了。再看那处战局,果然,君慕凛的大军一到,这才短短片刻就已呈现出压倒性的胜利。她再也不需要奋力拼杀,再也不需要一次又一次以血为毒,再也不用坚强,再

也不用逞强。接下来的一切,只要交给她心爱的人,就好。

神经一放松,体力透支的现象就呈显出来,她腿一软,突然就往地上滑了去。

君慕凛吓了一跳,赶紧将人托住,二话不说,打横抱了起来。  清人,活口带走,我们回京!随着他一声吩咐,这场战役宣布结束,大军迅速有序地清理战场开始撒离。只是先前得知未来的尊王妃和四殿下齐齐被困,将士们一听就怒了,从而导致入手过重,到

最后说活口带走时,一数,活口就俩

这就尴尬了。  君慕凛也是哭笑不得,自己手下这些人是个什么德性他再清楚不过了,那一个个是气轿方刚嫉恶如仇,对自己更是忠心不二。别的事还好说,这一听说主子的女人被劫了,谁还受得了这个气?没把那

些人都剁成肉泥就不错了。

这也怪他,来之前也是一肚子火,所以就没提留活口这个事儿。主子都没让留活口,这些伙计还不往死里打啊,能剩下两个就不错了。

君慕凛无奈地摆摆手,俩就俩吧,先押回阎王殿再说。

等等。被他抱在怀里的白鹤染突然开了口,撑着身子四下张望,那九个人呢?咱们倒下的九个兄弟呢?是死是伤?

落修赶紧答:没死,都还活着,但是重伤。说到这里,情绪低沉下去,其中一人伤势最重,被一刀割开了肚子,怕是撑不到回京了。

抬到我的马车里,没事,能活。有了事做,松懈的神经又再度紧绷起来,人一下子就来了精神。其它人呢?什么伤?  落修说:轻伤,但都中了毒,对方的兵器上都抹了毒药。不过应该不是烈性的毒,王妃请看——他说着挽起了自己的袖子,白鹤染这才发现,落修半条手臂都是黑的。只是发黑,但并不影响活动,

提刀剑都行,真不明白这是什么毒,下了有什么用。  他说得轻松,可是白鹤染的眼睛却眯了起来。她看向默语,默语也点了点头,挽起半截衣袖,奴婢也是这样,不只胳膊上有,身上被划伤的地方肯定也是黑的。不过都是皮外伤,也不怎么出血,没有大碍。但那个被划了肚子的兄弟就不太好,肠子都黑了。共了这一场患难,默语已然将这些人当成兄弟般看待,因为在打斗过程中其它人见她是个女子,总会帮衬一些,甚至有人为了保护她自己被敌人所

伤,却丝毫没有怨言。  到刘家外宅去,所有受伤的人,哪怕只有轻微小伤,也都一并过去。白鹤染沉声道,别小看这些毒,眼下没事,但不出两个时辰,这种黑色毒素就会蔓延至全身,不疼,却会奇痒。到时候你们自己

抓自己,都能抓出人命来。最要命的是,中了毒的人如果与其它人有肢体接触,会立即将这种毒素传染过去。一个传一个,最终会发展到像痨病一样,无法控制。

君慕凛一听这话立即警觉起来,当即便吩咐落修去办这件事,将所有受伤中毒的人集中起来,包括被碰触到的人都要一并集中,必须完全杜绝毒素传播的可能。

他抱着白鹤染上了马车,四皇子也被安排在同一辆马车上。只是他的身体已经太过虚弱,才上了车没多一会儿就沉沉睡去,到是身上被划出的伤口并没有发黑,因为在此之前,他喝过白鹤染的血。  白鹤染不担心君慕息,因为他的伤势不致命,到是那个被一并抬进来重伤员需要立即治疗,绝不能耽搁一刻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