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氏的话把白燕语听得都震惊了,白鹤染名花有主,白花颜年龄更小,且已经成为府上嫡女,如今走的是昔日白惊鸿的路线,不可能轻易去跟郭家结亲。  她原本以为还有个白蓁蓁可以挡一挡,可是刚才林氏却说,白蓁蓁跟九皇子有那么一腿,以至于现在白蓁蓁的婚事白家根本就做不了主。别说做主了,就是提都不敢多提一句,生怕把那九皇子给惹着

了,再给文国公府来个一锅端,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白燕语实在想不明白,白蓁蓁到底是怎么跟九皇子扯到一起去的,就像她至今仍想不明白,白鹤染是怎么跟十皇子扯到一起去的一样。这对于她来说简直是一个又一个神话。

可偏偏就是这些神话毫无征兆地突然一下子涌入了她的生活,让她一下子沦落为文国公府最弱势的一位庶小姐。  其实以前她也是最弱的,因为即便是白花颜也是寄养在二夫人名下,小叶氏也还是叶家的女儿,就更别提腰缠万贯的白蓁蓁了。但是至少在阶级划分上没有现在这么明显,更何况当初还有个活得不如

狗的白鹤染给她垫背,这让她一度觉得自己还行,  结果今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接二连三的变化一个接一个的砸了下来,直接把她砸成了一枚可有可无的废子。原本还想着靠从外公那里学来的媚术勾搭个皇子的,可是现在却听到了白家要与郭家联姻

的消息,这对她的打击可不是一般的大。

看着白燕语失魂落魄地跟着林氏离开,白鹤染坐在墙头上依然没动,她在思考一件事情。  林氏的父亲是个戏班的班主这她知道,只是她没想到宫宴那晚,这位林班主也进了宫,可她在宫里并没看到唱戏的,千秋万岁殿内的表演也没有戏曲表演,那么那位林班主去了哪里呢?他是进宫给谁

唱戏的?  叶太后深夜披着被单子唱戏的那一幕又在眼前浮现,还有那张年轻的脸。她绝不怀疑那张脸跟罗夜毒医呼元蝶有关,因为她看得出,叶太后服用的跟呼元蝶是同一种药。也正因如此,所以她的思维一

度被这些线索牵引着,以为白惊鸿的失踪跟罗夜国有关。

可直到现在她才明白,原来一直都错了,错得十分离谱。当然,真相同样十分离谱。谁又能想到,白惊鸿的失踪居然跟林氏的父亲有关,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

她问默语:林家的那个戏班子叫什么来着?

默语说:好像是叫桃花班,从前听府里人说起过。

桃花班。她呢喃轻语,东秦的桃花开得真好。

小姐说什么?默语没听明白,怎么突然冒出这么句话来?

白鹤染笑了,不突然,这句话是宫宴那晚罗夜毒医说的,是她临死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我一直以为这只是她来到东秦这一路的感慨,却没想到,竟是给我的一个讯息。

默语紧紧拧着眉,这个结论太让她惊讶了,林姨娘的爹怎么可能跟白惊鸿的失踪扯上关系?他不就是个唱戏的吗?他有那么大的本事?  或许有吧!白鹤染到是没多大意外,那林氏在国公府里一直都是个不太显山露水的存在,虽然一身狐媚的功夫,但是比起有权有势的叶家,和大富大贵的红家来说,林家几乎就是可以忽略不计。也

正是因为这个忽略不计,就让我们对林家放松了警惕,以为只是个普通的戏班子,所以从来都没有关注过,从来都没有在意过。  她从墙上跳下来,慢慢往回走,可是仔细想想,怎么可能呢,就算起初他是普通的戏班子,但是一个班主的女儿嫁到文国公府十几年,再普通的娘家也会变得不再普通了。而之所以那桃花班这些年依

然不显山不露水,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他们是装的。

那我们该怎么办?要通知十殿下全力搜捕桃花班吗?默语有些着急,过去这么多天了,人都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太难了。  是啊,好几日了,该跑的都跑远了,我们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搜捕时机,这时候再去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所以不用追了。白鹤染淡淡地道,人被救走总有被救的道理,眼下看来林氏母女肯定是不知道这档子事,大叶氏也自是不知,所以我断定,那位林班主一定是跟另外一股势力达成了协议,他是在帮别人做事。不急,该来的总会来,总有一天对方会找上门,我们静静等着就好。不过眼下最要紧的

还是法门寺那头,我们得想个办法把东西都搬出来。有了那些东西,不只是今生阁受益,学堂的建设也不用完全依赖于红家了。  默语点头,不如我们跟十殿下借些人吧,晚上再往法门寺去一趟,小姐只要能让整座法门寺都睡个沉沉的觉,咱们应该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东西运走。右相府现在已经这样了,群龙无首,那位大夫

人就算留了眼线在法门寺,也成不了气候。  行,这事晚上去办,咱们现在回府睡觉去,晚上去法门寺,明儿今生阁就要介入痨病的治疗了,会开始忙碌起来。她一边说一边感叹,可用的人手实在是太好,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再这样下去,

怕是连睡觉的时间都要没有了。

这一天,上都城陷入右相府一事的恐慌中,街上行人少之又少,所有人都是能不出来就不出来,生怕被过了病气。

不过依然有人在为这件事情奔走忙碌,比如说迎春。

白鹤染和默语都在补觉,只有她醒着,所以有许多事情就需要她来做。

迎春坐着马车,先到今生阁,见了白蓁蓁和宋石,告诉他们做好准备,二小姐决定让今生阁明日起正式介入痨病的治疗。  从今生阁出来又去了东宫元的住所,通知东宫元明日一早到今生阁去等着,二小姐会去那里接上他,一起去右相府的外宅。这次行动分两拨进行,今生阁从城内右相府入手,东宫元将配合白鹤染从城

外的外宅入手,双管齐下,利用右相府一事将药丸推行开来。

这两边安排完,她又去了尊王府,被侍卫告知十殿下还在宫里没回来,便又去宫门口等着。今晚的行动需人大量的人力配合,国公府这边肯定是没人的,只能借助尊王府之力。

她在宫门口见到了同样等在这里的落修和无言,便知两位殿下是真的没离开皇宫,于是三人凑至一处闲聊起来。一直聊到晌午头,终于看到两位殿下一起出宫了。

迎春赶紧上前要跟君慕凛说话,哪知这十皇子跑得比兔子还快,一见她冲着自己小跑过来,嗖地一下就退出去十几步,同时还大喝一声:给我站住!别动!

这一嗓子可惹了祸,御林军们不知道什么情况,还以为这女人是个刺客呢,当时就围了过来,一个个长刀直向,恨不能将迎春给剁了。

迎春吓得脸都白了,这什么情况?莫非十殿下跟她家小姐情变了?婚约解除了?

她愣愣地看向君慕凛,十殿下,是二小姐叫奴婢过来禀报事情的呀!

君慕凛也好生尴尬,挥挥手跟那些御林军说:散了散了,你们跟着起什么哄,那是天赐公主的丫鬟,来找本王说事的。赶紧散了,别搁这儿给本王丢脸。  御林军们听了这话实在是哭笑不得,心说你都知道是你媳妇儿的丫鬟,那你怎么跟遇刺了似的连吵吵带喊的,还躲出这么老远?不过这话他们只敢在心中腹诽,是不敢说出来的,当下二话不说立即散

了去,该守宫门守宫门,再也不搭理这边。

迎春这才长出一口气,拍拍心中说:真是吓死我了。

君慕凛也郁闷,你还吓死我了呢!你有事就说事,奔着本王跑过来作甚?也不闻闻自己身上什么味儿,熏死人了。赶紧退后,往后退五步,要不本王是没法走过去了。

迎春这才想起来这十皇子的老毛病,于是尴尬地往后退了五六步,再停下时俯身行礼:都是奴婢的错,奴婢把这茬儿给忘了,还请殿下莫要怪罪。

君慕凛冷哼一声走了回来,问她:说吧,什么事?你家小姐呢?

迎春答:小姐昨儿一夜没睡,这会儿正补觉呢!睡下之前让奴婢来跟殿下说一声,晚上要去拜佛,因为带的香油钱多,所以请殿下派些人手同行。  这话说得很隐晦,但君慕凛别的明白了,说去拜佛就是要去法门寺,带的香油钱多意思就是要把那些东西往外运了。这些事情白鹤染都同他说过,看来小丫头是不放心那些到了手的银子,想尽快搬出

来。也是,东西只有往在自己手里才是自己的,放在外头就是别人的。  他点点头,好,本王知道了,你回去跟你家小姐说,为避免目标太大,本王派去的人会各自出发。她到了之后自会有人同她接头,一认便知。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