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是么,堂堂九皇子,阎王殿殿主,居然被女方给下了聘礼,这是干什么?知道的是红氏心急怕这个好女婿跑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文国公府是在招上门女婿呢!

红氏直到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确实是鲁莽了,这事儿很有可能被她弄巧成拙,万一九皇子气得翻了脸,好好的一桩亲事可就要因为自己闹的这一出给毁掉了。

她开始冒汗,皇子威严终于让她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当下都有跪的心思了。

不过这一次她可真是高看了九皇子的胆子,要说平常事情,要是有人敢这样下他的脸面,那这个仇是必须得报的,而且当场就报,不择手段的报。

但这个是平常事吗?下他脸面也得看是谁下,给他气受也得看是谁给,现在面对的是丈母娘,丈母娘为难女婿,这用戏文里的话说,似乎是应该应份的。

更何况,就算不是应该的,可有白蓁蓁的情份在那里摆着,他敢给红氏脸子看?

于是赶紧开口:夫人千万不要误会,在本王面前也千万不要这般紧张,否则蓁蓁知道了他苦笑,她知道了是不会饶了我的,夫人只当是可怜本王,不要紧张了。

红氏松了口气,既然殿下这样说,那我就放心了。也请殿下放心,这几年我会看好蓁蓁,保证三年以后给殿下送来一个漂漂亮亮的新娘子。

红氏准备走了,今天的事都办完了,还办得十分满意,这让她很有成就感。

因为君慕楚还等着进宫,所以也没多留,只说改日会登门拜访,也会将自己的庚贴送过去,然后便亲自将红氏送出了府门。  人们都以为这事儿到这里就算完了,谁成想,府门一开,门口站着的一排人差点儿没把里头的人给吓死。特别是君慕楚,脸腾地一下就红了,因为他看到来的人里不但有白蓁蓁,还有他的弟弟和未来

的弟妹,以及后面跟着的落修跟默语。

他再一次发现,这一回丢脸可真是丢大发了。

九哥,不仗义啊!君慕凛首先发难,悄摸摸的给我找了个嫂子的事儿,我都还没来得及问你,这怎么着,才几天的工夫,丈母娘都上门了?

白蓁蓁抚额,这简直没脸见人了。

君慕楚也觉得没脸见人了,不由得投给了白蓁蓁一个共患难的目光。可惜,白蓁蓁没好意思抬头,他这个目光投了个空。  九哥的确是瞒得我们好苦,要不是我这妹妹心里装不住事同我们说了,怕是我这个当姐姐的还得费心张罗着给她找个好人家。你说这到时候人家都说好了,结果你们俩个却私订了终身,我该怎么和人

家交待呀!人家肯定会说皇家以势压人,连儿女亲事都要压上一头。

君慕楚更没脸了,弟弟跟着闹也就罢了,未来弟妹也一句接一句的堵,这让他怎么活?  你是哪伙的呀?白蓁蓁终于听不下去了,君慕凛说话她不敢顶,但眼下她二姐姐也跟着掺合,她可就有话说了。你是我姐,你能不能向着我一回?你不能有了夫君就忘了妹妹啊,更何况你俩还没成

亲呢,不带这么早就站队的。你俩才认识几天啊?咱俩可是十几年的交情,你就是不帮我也不能落井下石啊!

说完,又一把将红氏给扯到了自己身边,还有你,你可真是我亲娘,以前我就觉着爹不靠谱,今儿才明白,原来娘也不怎么着调。  恩?红氏不干了,说什么呢?你说别的我都没意见,但你要拿我跟你那个爹比我可不答应。我做的都是为你好的事,都是为你着想,他干什么了?他哪里是一句不靠谱就能说得清的?他那简直就叫

不是人!

君慕楚也开始抚额了,这个丈母娘啊,简直比白蓁蓁还敢说话。

边上,柯太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壮着胆子上前提议:几位,要不咱们到府里说话吧,这人来人往的不太好看。

君慕楚也反应过来,赶紧招呼:对,进来说话吧!本王原本是打算进宫一趟的,眼下看来也去不上了。他吩咐柯太监,叫厨下备膳。

柯太监答应着就要下去,却被白蓁蓁给叫住了:不用不用,不用备膳,不在这儿吃,马上就走。说着,又扯了红氏一把,跟我回家,赶紧的。

红氏点点头,原本也是打算回来的,反正该办的事也都办完了,多吃一顿饭也没什么意义,往后一起用膳的日子还多着呢!九殿下,您说是吧?

君慕楚赶紧行礼:夫人说得是。

白蓁蓁都快哭了,你到底都干什么了?我的亲娘啊,你可不能坑我呀!

红氏没吱声,白鹤染却跟君慕凛小声嘀咕了起来:他俩这事儿这就算定了吧?我看九哥这样子是认了丈母娘了,那咱俩是不是也该做做心理准备了?

君慕凛点点头,染染,你说以后这个称呼该从哪边儿论起呢?按说是该从男人家这头论的,但你要是觉着跟妹妹叫嫂子实在吃亏,那咱们从女方那头论起也行。

你的意思是,以后从我这儿论,见了九哥不叫九哥,叫妹夫?

对,就是妹夫。染染,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这么论行不行?

行,我看行。白鹤染点头,就这么定了吧,反正我看咱九哥也是听蓁蓁的,只要蓁蓁点了头,他不敢不答应。  白蓁蓁把耳朵给捂上了,她实在听不下去了也没脸再听了。这都什么人啊,落井下石也不是这么个落法,这分明就是先把她推到井里,然后一群人围在井上头哈哈大笑看热闹。偏偏这群人还是她的亲

人,是她在这世上最相信的几个。

她气得直跺脚,干脆也不理这群没良心的,蹬蹬几步走到君慕楚身边,你别听他们瞎说,都是从男方那边儿开始论的,他俩得管咱们叫九哥和九嫂,这事儿跑不了。

君慕楚也是哭笑不得,这场面完全不是他能控制得了的,眼前这几位自由发挥的空间和本能简直不要太大,偏偏他家这小姑娘也跟着起哄。

他扯扯白蓁蓁,小声劝慰:进府再说吧,叫什么都行,先把人劝进来。

白蓁蓁摇头,不了,我这就走,你负责管好那两位——她指指白鹤染和君慕凛,再看向红氏,我就负责把这个娘给弄回去。说完,一把扯住红氏,二话不说往就马车上拽。

终于,红氏被白蓁蓁给弄走了。眼瞅着马车越行越远,君慕楚真是松了口气,可再看边上还有俩人一副看笑话的模样看着他呢,头不禁又大了两圈儿。

九哥,是不是得给咱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君慕凛一脸贼笑,我们严肃高贵的阎王殿主居然跟人家小姑娘私定终身了,你可是把我们瞒的好苦啊!

白鹤染跟着起哄:是啊,我妹妹才十二岁,还这么小,九哥怎么下得去手。

君慕楚简直想打他俩一顿,一个比一个没正经,你二人的事可有给本王解释过?怎么就从救命之恩变成倾心相许的?这其中过程可愿道个一二?

行啊!白鹤染一点儿都不含糊,九哥你想听哪段儿?我一定知无不言。

你——他算是看明白了,这两口荤素不忌,自己是说不过他们的,于是干脆转了话题,说正经事,我正要进宫去,你们要不要一起?

君慕凛点头,也行,那咱们边走边说。

君慕楚抚额,这怎么还没完没了了呢?他今天还能不能跳出这个大坑?  好在上了宫车之后,白鹤染没再扯白蓁蓁的事,而是说起右相府那边,她告诉九皇子:今日先缓一天,我打算明天让今生阁介入到右相大人的治疗中去,治好右相之后再渗透到痨病村。这期间,你们

抓紧将右相府那位大夫人从痨病村弄走,可以对外说人死了,之后想怎么查就是你们的事。涉及到的人能动的就动,不能动的就缓一缓再动,我也只能帮这么多。  她一边说一边拿了一个小瓶子出来,这里面装的就是能治痨病的药丸,原本这一枚药丸就能痊愈的,但是为了避人耳目,我公开治疗时不能用疗效这么快的药。毕竟痨病的可怕在人们心里已经根深蒂

固,只一枚药丸就能痊愈,我怕被人当成妖怪。所以我回头会把药效降低一些,同样的药丸要吃五枚才可以把病治好。  她将手里这个瓶子递给君慕楚,九哥先把这个拿去,那江氏一入了痨病村,没病也成有病了,弄出来之后先给她吃一枚,省得传染了其它人。说到这,再想想,又道:罢了,你们也别去弄人了,我

晚上让默语去把人给你们扛出来,送到阎王殿去,省得你们的人进去了一个传染一个,太麻烦。

君慕楚接了瓶子,点点头,多谢。这次的事阎王殿欠你一个人情,需要本王何时还怎么还,到时候你只管开口,任何事都行。

白鹤染笑笑,没再说什么,暗哨的事自有君慕凛去替她打算,自己只需把人情耗下来。  她掀了车窗帘子往外随意看去,却没想到这一眼竟看到了一件令人疑惑的事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