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礼王府时,君慕凛和白鹤染是先走的,但落在后头的三个人就没那么快离开了。特别是君灵犀,她不意走,因为很明显苏婳宛有问题,她想提醒她四哥小心,但被她九哥拦下了。

几人在礼王府陪了一会儿,一直陪到苏婳宛彻底清醒,太医院院首郑铎也说人没事了,被天赐公主救回来了,九皇子这才放心离开。

天不早了,从礼王府出来就直接奔了文国公府,他得先送白蓁蓁回家。

眼下,两人正站在文国公府门口,一个不怎么愿意走,一个也不怎么愿意敲门进院儿,就在外头有几分腻歪地僵持着。

而君灵犀则坐在马车里下都没下去,继她十哥找了媳妇儿之后,她九哥似乎也开窍,她得给哥哥腾出空间来好好培养感情,不能做不懂事的妹妹。  只是这突然之间哥哥们都有了嫂子,就连四哥的心上人都回归了,这一下子还真把她闪够呛。好像有些孤独啊!她靠在车厢里闷闷地想着,以后哥哥们都跟嫂子玩儿了,就不能再像从前那样去哪里都

带着她,这让这位小公主心里有些不好受。  但她到底是个善解人意的小公主,刚刚不好受一点,马上就又想到了好的一面。毕竟以前在宫里也没有女孩子跟她做伴,她的姐姐们都出嫁了,就剩下一个君长宁,可是她跟君长宁又从小都不和睦,

所以一直以来都只能跟男孩子一起玩。

现在好了,哥哥们都给她找了嫂子,以后就可以跟嫂子们一起玩,而且有个嫂子现在还是她的姐姐,有了嫡公主的身份,未来十嫂就可以自由出入皇宫了,这真是一件好事。

文国公府门口,白蓁蓁对九皇子说:你快回去吧,公主还在车里等着,路上小心些。

君慕楚则劝她:你先进去,本王确定你平安回府再走。

我都到府门口了有什么可不平安的,快走吧,不然开门的下人看到你送我回来,还不得吓死。哪有大半夜见阎王的,不吉利。

君慕楚有时候很想把这个二乎乎的四小姐脑子给敲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结构的。大半夜见阎王?还不吉利?这词儿都是哪整出来的?

别废话,快进去,你现在是不怕本王了。他沉了脸,假装生气。

白蓁蓁到真是被吓了一哆嗦,转身就往门口跑。没办法,她习惯了,惧怕这个阎王已经在她心里根深蒂固,他只要一黑脸,她马上条件反射一样地恐惧,想改都改不了。  九皇子特别无奈,但好歹是把人先劝进府了,同时也看到那个来开门的下人往自己这处瞅了一眼,吓得手里提的灯笼差点儿没掉了。终于,文国公府的大门重新关上,他耳力好,还听见那下人跟白蓁

蓁问了句:四小姐,您这胆子可真够大的,大半夜的让阎王给送回来,您这是打哪儿回的?地狱啊?

君慕楚十分无奈,自己真的就那么可怕?以前也没觉得阎王这称呼如何,人人都怕他也好,落得清静。可现在怎么听怎么觉得这俩字是贬义,这让他有些懊恼。

他甩甩头不再多想,转身上了马车,带着君灵犀回慎王府去了。而这时,不远处的一个拐角,两个人影悄悄现身,正是已经到了一会儿的君慕凛和白鹤染二人。

至于么?她一脸鄙夷地看着身边偷笑的男人,趴个墙角兴奋成这样?  你不懂。他挥挥手,趴墙角没什么意思,但那得看趴的是谁的墙角。九哥这种人从来在人前都是一本正经的,我还真没想过他有一天还能跟个姑娘家耐心交流。不过你这个妹子真是人才啊,几次三

番都让九哥在她手里栽了,而且栽得还不浅,我瞅着现在这个情况,她离做我们的九嫂也不远了。

白鹤染听到这里就有些纠结,这事儿要是真成了,那我们以后该怎么称呼?我是叫她妹子还是嫂子?她是叫你姐夫还是小叔子?

君慕凛想了想,各论各的吧!这关系是有点儿乱套。

行了,我也该回去了,你也麻溜的回府,别到处瞎转悠,小心被女飞贼盯上。她一边说一边往府门口走,右眼皮却不合时宜地又跳了几下。

白鹤染心里有些烦躁,那种不好的预感又在心中升腾起来,这就让她觉得有些奇怪。  原本她以为那种不好的预感是来自苏婳宛,因为她没想到苏婳宛的转变,这件事情说起来是她一手酿出的错,她还在思考着该怎么挽回。甚至已经在想,一旦苏婳宛那头有什么动作,该怎么样把四皇

子干干净净地给摘出来。

可是眼下苏婳宛的事已经揭了幕,她心里那种预感为什么还存在呢?而且还愈发的强烈起来,这让她很不安。

君慕凛没有注意她的脸色,还在说着女飞贼的事,你要真担心我被女飞贼给拐跑了,那不如亲自保护我吧!或者你到尊王府去,或者我搬到国公府来。

她抬腿踹了他一脚,想得美。说话间,人已经到了府门前,正准备抬手扣门呢,可眼皮子跳来跳去的没完没了,这让她抬起来的手又收了回来。

怎么,是不是舍不得我?君慕凛凑上前,借着月色仔细一看,立即发现不对劲,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嘻笑的表情立即认真起来。

不知道,总觉得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但是抓不住头绪。也许是我太敏感了,但是我这样的预感还从未失算过,所以

殿下!王妃!正说着,巷子里有马蹄声传了来,同时伴着一声招呼。声音很熟悉,是君慕凛的近侍,落修。

白鹤染似乎抓住了这预感的关键,于是抬步迎了上去,一边走一边回应:落修,是不是出了事?你从哪边过来?

落修到了近前立即下马,顾不上行礼,赶紧回话道:的确是出了事,属下从王府过来,宫里派人出来报的信,说是出了大事,在水牢那边。两位主子,进宫看看吧!  水牢那边是没资格参加宫宴的,但整个皇宫都在饮宴,所以他们也托关系从御膳房弄了点小酒小菜来吃。毕竟水牢里头就关着一个白惊鸿,一个烂了脸失了声的女人能翻出什么水花来,这差事单调得

让人想睡觉,所以他们根本也没放在心上。

可是万万没想到,就是因为这顿酒却酿出了大祸。  水牢里的水是每隔一段时辰就上涨一次的,上涨的时候牢里锁着的人就会一点点被淹,但也只够淹个半死,在人还没彻底死过去之前水就会退回去。只是周而复始,一次又一次重复这种濒死的感觉,

给犯人带来了无穷无尽的痛苦。

说起来,以前水牢里也关过别的犯人,但都没几天就被折磨死了,白惊鸿还真是挺得时间最长的一个,这也不得不让这些守着水牢的将士们刮目相看。  不过再怎么刮目相看那也就是个犯人,虽然身段不错,但脸毁得厉害,以至于就算全身浸了水湿透了也没人愿意多看她一眼。更何况白惊鸿是个哑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所以即便是水位上涨时也

叫不出声音,很是安静。

两个牢头加上五六个在这边值夜的御林夜就打算今晚好好吃一顿,可是没想到酒过三巡居然就醉了,几个人一个接一个地醉倒,最后一个倒地的人还在合计着,今晚的酒可真烈啊!

结果没想到这一觉睡了几个时辰,再醒来时就听到水牢里有凄惨惊恐的叫声传了出来,可把这些人吓得够呛。

有人还以为见了鬼,因为白惊鸿是不会叫的呀,难不成是鬼在叫?

两个牢头壮着胆子去水牢里看,怎么看怎么不对劲,虽然也是烂着脸,可这人看起来比白惊鸿胖了点儿,裹在湿衣裳里的胸脯也高了不少。

他们当机立断将人从水里捞了上来,这一捞不要紧,心差点儿没跳出来。

人不是白惊鸿!  白鹤染到时,看到的是一个被强行毁了容的东秦女子,此时正趴在地上不停地颤抖,也在呜咽哭泣。这女子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模样,穿着白惊鸿原来的衣裳,有些小,很多地方已经撕烂了。她的神智

不是很清楚,时不时地就会冒出一句: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白鹤染知道这是惊吓过度所致,于是轻轻抬手,在她一处穴道上迅速点了一下,总算让人暂时镇定下来。于是她开口问话: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被关到水牢里?

那女子此时总算是有了几分清明,可是她不认识白鹤染,不知道白鹤染要对她做什么,心里存着警惕,一句话也不愿意说。  可是目光再往四周看,一眼就看到十皇子君慕凛正站在白鹤染身后,这她是能认得出的,此时一见皇子也在这里,当即就松了口气,然后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