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染也是没想到这位大毒医居然把自己也拖下了水,一听之下都气笑了,怎么,堂堂国师竟如此没有自信,当众表演都不敢,还要拉上一个陪同的?可你就算找陪同也该找你罗夜人,叫上我算什么?万

一我把你赢了,你颜面何在啊!

冷若南也跟着说话了:可能是年龄决定自信,长相决定胆量吧!看国师这模样,要年华没年华,要长相没长相,肯定是不敢自己表演的。公主殿下不如就陪陪她,毕竟来者是客。

呼元蝶肺都快气炸了,她真想问问东秦人,所谓来者是客究竟是个什么意思,难道不是宾客至上,而是宾客活该被主人家挤兑?

可惜,她没这个机会开口,因为白鹤染已经走到大殿中间,正笑意盈盈地看着她说:既然要比试,便划出个道道来吧!毒医毒医,既毒又医,你想比医还是比毒?又或是两样都比?  呼元蝶看着白鹤染年轻艳美的小模样,心中妒火熊熊燃烧。她突然起了一个邪念,那就是将白鹤染这张脸给自己换过来,那么今后她就算服药,变化而成的也是白鹤染的样子,比之她从前的模样,不

但更年轻,也更漂亮。  这个念头一兴起,就越来越疯狂,以至于这呼元蝶几乎都有些急不可耐,立即就回了白鹤染的话:那便一局医,一局毒。但两局不好分胜负,不如再多加一局武,你看如何?三局两胜,愿赌服输。

她直勾勾地看着白鹤染,眼中掩饰不住的觊觎。

白鹤染看出她动机似不单纯,但一时半会却也猜不透这到底是要干啥。但是对于三局两胜这一说法她到是认同的,于是点了头,好,悉听尊便,你且说怎么个比法吧!

呼元蝶嘴角勾起狡猾的笑来,不急,既然是比试,肯定是有输赢,既然有输赢,便需得有筹码才行。公主且想想,你若赢了,同我要什么,你若输了,能输给我什么。  白鹤染双眼微眯,敢情动机的根源在这里呢!于是她笑笑,摇着头道:我若输了,你要什么我给什么便是。可我若赢了,却不知该同你要什么了。你只是个国师而已,你能给我什么?你又拥有什么?

总不会是金银珠宝这些俗物吧?你该知道,那些玩意,本公主不缺。  她一边说着一边又将目光往苏婳宛那处投了去,这一次,就连四皇子君慕息都不得不服她了。这真是执着啊!从宫门口开始,三番五次指名点姓要苏婳宛,这股子一条道跑到黑的劲儿,怕也只有白鹤

染才有。

君慕息知道,白鹤染都是为了他才这样做,心头感激说不出,却也为这个小姑娘提着担心。万一她输了,又该如何收场?  白鹤染的执着不止四皇子感叹,就连一众朝臣也跟着无奈起来,甚至有人小声议论:为了一个苏婳宛,值得么?苏家可是罪臣之家,苏婳宛如今又是被罗夜国君用过的女人,就算要回来了又能如何?

难不成还能嫁给四殿下?皇家尊严何在啊!

唉!当年之事其实咱们心里都有数,也实在是可怜了四殿下,也可怜了那苏家小姐。想当年绝代风华的佳人转眼就成了残花败柳,这叫四殿下如何甘心。  不甘心也没办法啊,德福宫那位到底还有个太后的名头压着,当年偏偏四殿下又不在京中,只能吃了个哑巴亏。到是这天赐公主有点意思,竟揪着苏婳宛不放,这何止是想给四殿下出口气,依我看,

这是在跟太后娘娘叫板呢!  更有知情人透露:要说天赐公主跟太后叫板,这可不是头一回了。之前就听闻太后以生病为由将公主请进宫去看诊,实则就是想替自己那给公主做后娘的侄女出口恶气。谁知气没出成到是给自己惹了

一身不是,简直颜面扫地啊!

白鹤染看向苏婳宛的一个眼神,引得人们八卦连篇,那罗夜国君也看出她是什么意思了,不由得气恼道:你同国师比艺,看向孤王的爱妃作甚?  白鹤染笑笑说:国师是罗夜的国师,献艺也是代表罗夜献艺,做为国君,怎么可能置身事外。况且赌注是你们的国师提出的,我刚刚也说了,从她本身来讲,并没有什么值得我赢的东西,所以这个赌

注要么国君替她付了,要么这场比试就作罢。

贺兰封被她气得没了脾气,你这是铁了心想要孤王的爱妃了?

白鹤染点头,恩,我这个人一向专一,一个目的没有达成,是绝不会罢休的。

贺兰封皱皱眉,看向呼元蝶,却见呼元蝶完全不放在心上的样子,于是他的心也敞亮了。  是啊,他在担心什么呢?呼元家族在毒之一术上的造诣举世无双,区区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片子,怎么可能对呼元蝶造成威胁。即便是刚刚那桌的鸳毒也是她空口白牙说解除了,但实际上是不是真的

解了,还难说呢!没准儿就是虚张声势强做脸面。

于是贺兰封点点头,也罢,公主说得没错,国师献艺代表的是罗夜,所以如果公主赢了,孤王愿意把身边的苏爱妃做为赌注赔给你。但是如果公主输了

我要你的这副容貌!呼元蝶突然把话接了过来,说出来的话却让所有人皆心下一惊。

要容貌?容貌怎么要?

别说是朝臣和家眷,就是君慕凛也皱紧了眉,冷声开口:简直胡闹!

对面皇子席间,四皇子君慕息也道:是胡闹。染妹妹,回去坐着,这里没有什么比试。

贺兰封终于有了话说:怎么,怕了?还以为东秦天大地大什么也不怕,没想到区区一张容貌就让你们生了怯心,说起来还是底气不足啊!  君慕凛发出一声嗤笑,贺兰封,你不用在那里说风凉话,本王的媳妇儿若是真想要你的苏妃,大不了本王把罗夜打下来就是了,用不着费这个劲。从前之所以没动你,是因为染染她没见过苏妃,没成

想此番竟是一见如故,这就怨不得本王了。

贺兰封实在憋气,一言不合就开战?两国交战有这么随意的吗?  他最烦跟这个十皇子说话,哪里像个王爷,简直跟个土匪差不多,没一句话是能讲明白道理的。当下他也不跟君慕凛直接对话,转而看向天和帝:皇上,我罗夜国自臣服东秦以来,一向唯东秦马首是

瞻,两国交好,若是因为个女子就生出如此事端来,于国于民都不是个好选择。十殿下如此所为,是不是太任性了?  这是跟老皇帝告状呢,可天和帝一向是个护短儿的皇帝,更何况是对他一向最疼爱的小儿子,怎么可能让贺兰封讨到便宜。于是就听老皇帝重叹了一声:唉!然后说道:孩子大了,管不住喽!要是

再往前倒十年,或许朕还能劝劝,再不济打一顿也是可以的。但是现在他一摊手,国君也看到了,朕上了年纪,已经打不动他了。

下方群臣善意地笑了起来,贺兰封碰了一鼻子灰。  眼瞅着事情就要僵在这里,白鹤染主动开口解围:看来大国师是相中我这年轻的容貌了。也是,你这个年纪最无奈的就是青春流逝,即便有药物能够回复青春,可如果年轻时候原本就长得不行,回复

了也是没多大意思。所以你相中我这张脸我也能够理解,便就用我这张脸做赌注吧,我若输了,你用你的法子拿去就是。

她说得轻飘飘的,根本不像在说自己的脸,而是在说一个苹果,你想要就拿走。

君慕凛不高兴了,染染,虽然咱们肯定能赢,但这个赌注实在不太好。

她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笑,放心吧!你都说了能赢,那赌注什么的,还不就是说说而已。  呼元蝶实在气恼,一定能赢?凭什么如此自信?她亦走上前来,与白鹤染对面而站,天赐公主好大的口气,但你如此痛快实在让本国师很高兴。既然双方赌注已经约定好,那便立个字据吧,省得到时

候公主反悔,不肯将容貌给我。

白鹤染点头,好,这是应该的,我也怕罗夜反悔,不肯将美人送来。她说完,冲着江越道:劳烦江公公帮着写份字据,我跟大国师都会按上手印,大家一起做个见证。

江越见天和帝应允,立即吩咐人准备纸笔,字据很快就立好了。白鹤染与呼元蝶二人签字画押,字据由一位宫人放到托盘上端着,保证所有人都能看到。  接下来就该说规矩了,呼兰蝶一点都不客气,主动摆了道道:第一场比医,我们就比针法。由东秦和罗夜各出一人,我们各自为对方的人施针,在保证那人不死的情况下致其重症。然后你我再各自为自己这一方的人施针解救,限时两柱香,谁先将人治好谁获胜。第二场比毒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