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若南这头苦苦哀求白鹤染答应跟她做好姐妹,大有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不走了的架势。

白蓁蓁在想,原来天底下还真有比她还脸皮厚的姑娘,这不,一边求着一边往前挤,这会儿人都已经坐到白鹤染身边儿了。这户部尚书家的女儿行啊,真是让她刮目相看。  阿染。冷若南干脆也不一口一个公主的叫了,用她的话说那就是显得生份,只见她一把抓住了白鹤染的手,一脸真诚地道:我的心苍天可证星月可鉴,你要是不相信,我现在可以给你写个保证书。但凡我冷若南不是成心与你相交,或者但凡我冷若南今后干出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就就她就了半天,觉得拿自己说话实在是没什么份量,于是干脆把她爹给扯了出来——就让我爹被阎王殿查个底

儿掉!你看这个诚意如何?

白鹤染也是醉了,为何偏偏就看上了我?要说情投意合

君慕凛赶紧提醒:这个词不合适。  哦。她想了想,换了一种说法,要说合作愉快,我相信这大殿里能跟你合作愉快的人不在少数,她们只是没有机会而已,你不妨也多给别人些机会,让大家都好好展示一下自己。等人数凑得多了你

再好好挑挑,如此也算对自己负责。这特么越说越像谈恋爱。

冷若南矛盾了,怎么给机会?要不咱们再坐一回云梯,让蓁蓁妹妹再掉下去一回?

白蓁蓁推了她一把,别带上我,我可不跟你们玩儿那种游戏,那破云梯我再也不坐了。  不坐你怎么下山去?冷若南白了她一眼,还让九殿下抱你啊?我可跟你说,九皇子没少喝酒,我刚才瞅见许多敬给四殿下的酒都让他给拦了。等到宫宴结束指不定就是酩酊大醉,你还放心让他送你

下山?酒后用轻功可是很容易出事故的。

白蓁蓁一哆嗦,下意识地就往她姐夫君慕凛那儿看了去。

君慕凛赶紧又往后退了退,你别瞅我,虽然你是我小姨子,但你身上那股味儿本王一样闻不了,更容易出事故。

白蓁蓁气得直磨牙,最后忿忿地扔出一句:反正谁整出来的云梯谁负责。

白鹤染实在无奈,好了好了不生气了,大不了我带你下去就是。

白蓁蓁点头,不甘心地又说了句:看见没有,关键时刻还得靠姐妹,男人有什么用啊!

冷若南立即表示赞同:蓁妹妹说得对,所以阿染,你就从了我吧!咱们以后就是好姐妹,不管有什么事,只要你能用得着姐姐我的,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白鹤染觉得这个相好的怕是甩不掉了,特别是通过这一番攀谈,她仔细观察过这户部尚书家嫡小姐的眼睛,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头透出来的尽是真诚,到还真没有一丝一毫的狡诈。

于是她点了头,便从了你吧!不管今生还是前世,孤身一人总不是最好的生活方式。她需要结交京中权贵,也需要有自己的生活圈子,需要有一个小范围的友谊。  冷若南见她点了头,乐得直接就蹦了起来,她告诉白鹤染:我比你大两岁,我是姐姐,应该给你见面礼的。但今日没有准备,你放心,回去我就翻库房,明天我到国公府找你玩儿去。说完又对白蓁

蓁道,你也有,你们俩个都是我妹子了。放心,以后在上都城行走,姐罩着你们!说完,很大气地一挥手,目的圆满达成,你们吃你们的,我走了!回见!

她就这么潇洒的走了,走得这边儿的人一愣一愣的,就连君灵犀都不得不感叹:以前没发现户部尚书家藏着这么个人才啊!

白蓁蓁对冷若南的印象是:就像个山贼!

白鹤染到是没再多评价什么,因为她听到有人喝多了起哄,说光是看些歌舞没什么兴致,既然罗夜国君亲自来了,想必一定带了不少随侍,不如就让罗夜人表演个什么助助兴吧!

她的右眼皮子突突地跳了几下,直觉告诉她,这不是一个好提议,罗夜人十有八九要借此机会生些事端。而且这个事端,又十有八九会冲着她来。  果不其然,只听那罗夜国君贺兰封说:我罗夜歌舞是一绝,但孤王这次前来东秦是为了朝贡而来,并没有带舞姬,也没有带歌姬,这种场合实在是不好参与啊!他呵呵笑着,可是目光却看向身侧的

绿袍老太太。

于是又有人搭腔了:除了歌舞,罗夜就没点别的?好不容易来一趟,给咱们开开眼嘛!  说话这人其实是想看罗夜笑话的,只是没想到贺兰封就坡下驴,接着这话就往下唠:也不是没有别的,孤王虽没带歌姬舞姬,但却带了我罗夜的大毒医随行。他指指身边的绿袍人,这位便是我罗夜

奉若神明的毒医,也是我罗夜国师,呼元蝶。如果诸位一定要看我罗夜的表演,那就只有请大毒医给大家露一手了。

提议的人一愣,毒医?毒医能表演什么?一时间他有些拿不定主意。

见东秦人都沉默下来,那呼元蝶却是冷哼道:怎么,东秦人没有胆量看本国师的本事?  此时一舞终了,下一支曲还未等奏起就听到呼元蝶这么一句话,奏曲的人怔了怔,没有继续演奏。而现场也的确不需要再看歌舞了,人们都在因罗夜毒医的话而愤怒,甚至已经有人借着酒劲儿大声道

:区区罗夜,牛哄什么?不就是个毒医么,有什么可怕的,我们东秦也有神医夏阳秋,说起来那才叫天下闻名的医者。

天和帝坐在上首,原本都想回去了,毕竟该给面子喝的酒也都喝了,他再留下去也没什么必要。可人还没等走呢就听见这么一出,一时间也有些不快。

怎么,罗夜的大国师有能当众表演的本事?他问那呼元蝶,医术如何表演?毒术又该如何表演?你总不能是下个毒,将这千秋万岁内的所有人都给毒死吧?  这话听起来像句笑话,可是贺兰封却绝对不能将它当成笑话。于是赶紧起身行礼道:皇上说笑了,我罗夜一向是东秦忠诚的拥护者,且奉东秦为主,怎么可能向主家下手。虽说大国师的确有这样的本

事,但本事是一回事,忠诚又是另一回事了。

这话说得好听,但也借此机会又捧了自家毒医一回,听得东秦众臣心里很是不痛快。

天和帝也不痛快,特别是听说那毒医真有毒死所有人的本事时,心里就更憋气。

他将目光往白鹤染那边投了去,白鹤染立即明白,这是该自己出场了。她这位天赐公主也不能白白占个好位置,遇上这种事的时候该出马必须得出马,更何况江越提前打过招呼了。  于是她开了口,声音清脆,悦耳动听,但却又带着不容质疑的气场。她说:国君也莫要将话说得那么满,毒死一殿的人不算什么本事,更别说她根本毒不死。而且即便她把一殿的人都毒死了,那么若

是有人能将毒死的人再给救回来,你说,那个人的本事是不是在你们大国师之上呢?她话是对罗夜国君说的,可此时却挑眉看向那绿袍老妇,面上挂着轻蔑。

区区沙漠小国,怀着不臣之心,竟跑到东秦来撒野。还毒死一殿的人,你怎么不说能毒死全天下的人呢?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这是白鹤染内心的潜台词,贺兰封却反问她:公主殿下所说的能把毒死之人再救回来的那位,可就是东秦那位传说中的国医夏阳秋?可是据孤王所知,那夏神医医术的确高明,但是在毒之一术上却并

没有什么建树。

白鹤染笑了起来,的确,夏阳秋老前辈的确没怎么研究过毒药,他肯定是不会解的。

这话一出,在场众人就有些懵了。这天赐公主是怎么回事?就算夏阳秋不会解毒,那也不能把话说得这么直接啊?这不是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吗?哪有当公主的这么说话的?

也有人心里想着,到底是个新手公主,言谈举止还是懒了点儿啊!

贺兰封也觉得她话有些奇怪,于是又问:莫非能解毒的人不是那夏阳秋?

白鹤染耸耸肩,谁说是他了?我东秦人才辈出,怎么可能只有一位神医拿得出手。

贺兰封不解,其它人也不解。不是夏阳秋还能有谁?没听说还有哪个人出名啊?

这时,君慕凛说话了,他问贺兰封:你是耳聋啊,还是根本就没将我父皇放在眼里?

恩?贺兰封不解,十殿下这话是怎么说的?

君慕凛切了一声,刚刚父皇册封天赐公主时说的话,你没听见?

贺兰封开始在脑子里搜索天和帝刚才都说了些什么,而那绿袍老妇却未及多想,直接就开了口道:方才皇帝陛下说天赐公主是神医现世,莫非,能解本国师之毒的人,就是你?  白鹤染摊手,真抱歉让国师没面子了,没错,能解你之毒的人,正是本公主。国师若不信,不如亲眼见证一下?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